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4章 市长夫人面子大
    “江小姐这么急于学习婚姻之道,是不是打算结婚了?”孙蔓一边给霍漱清夹菜,一边含笑问道。

    “要是我有孙律师的福气,想也不想就赶紧嫁了,可惜啊!”江采囡道。

    “福气是要争取的,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得到的!”孙蔓道。

    “孙律师说的对。”江采囡道,说完,她又一脸纯真地问,“这么说来,孙律师是花了很大的力气追到霍市长的?”

    桌上的气氛又冷了。

    这顿午饭,被这个江采囡搅得,不是尴尬就是冷场。

    这种场合,霍漱清不好说什么,否则显得他以权压人,而孙蔓也没有给他机会制止江采囡。

    “江小姐为什么认为我花了很多力气追到霍市长的?”孙蔓尽管面带微笑,可话意并不亲切。

    “直觉!”江采囡笑道,“我的直觉算是比较准的,全靠着这个吃饭呢!”

    这个时候,霍漱清不说话,别人也不好插话。

    孙蔓笑笑,道:“那就恭喜江小姐了,看来你天生就是追着新闻跑的人。”

    “多谢孙律师!”江采囡道。

    她听出孙蔓在讽刺她了,因此,她也没给孙蔓好脸,回了一句。

    “我只听说过容易得到的感情才不会珍惜,不过,今天我知道了,就算是费心得到的,也不见得会珍惜到哪里去。”江采囡道。

    这句话,在座的人全都听出来她是针对孙蔓的,仔细想想,从一开始,江采囡就在针对孙蔓。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呢?让孙蔓难堪,她江采囡能有什么好处?

    “吃菜吃菜,孙蔓,你尝尝,东平湖这里的菜式还是很有特点的!”邵德平忙打岔道。

    “是呀,孙蔓,你来尝尝,这里的菜,京城是吃不到的!”芮颖赶紧接着丈夫的话,说道。

    孙蔓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有人给了台阶,那还是会下。

    她笑笑,尝了一口藕片,点头道:“的确不错。”

    邵芮雪看着这一幕,不禁有点替苏凡抱憾了,要是苏凡看到这个场景该多好!可是,她现在很不明白,江采囡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小小的记者,公然针对市长夫人,是不是不想干了啊?

    霍漱清看了江采囡一眼,心里似乎略有所懂,不过,他也觉得这个江采囡太不可思议了,胆子大到这种地步--难道是她有什么深厚的背景?

    想来想去,霍漱清越是觉得奇怪了。

    首先,自己调查拓县煤矿事故的独家报道那么快速就上了新华网的专栏,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那种并没有在全国引起巨大轰动的事件怎么会登上那么显要的位置?其次,就是自己这趟东平湖之行,这件事是他交代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刘晖安排的,虽说江采囡最初采访他是刘晖安排的,可是,从今天在这里遇到江采囡的事情来看,一定是江采囡从刘晖那里得到的消息。如果没有特殊的背景,如果江采囡不能给刘晖带来好处的话,刘晖怎么会把他的行程告诉江采囡?最后,就是刚刚在饭桌上的这一番对话,霍漱清和孙蔓结婚这么多年,一起出席过数不清的饭局,可从没有过这样的场面,没有人如此明显地针对过孙蔓。江采囡身为记者,不会不懂得察言观色,确切地说,江采囡很会说话。她应该很清楚得罪孙蔓会怎样,可她还是这么做了,说明,她不怕得罪孙蔓。

    现在的问题是,江采囡到底是什么背景?

    霍漱清心里这么想了下,淡淡看了江采囡一眼。

    孙蔓的心情简直糟透了,虽然江采囡没有开过口,孙蔓一直在和邵德平夫妇聊天,可她的心里一点都不舒服。

    吃完饭,大家回到房间收拾行李准备返回云城市区,而江采囡谢过霍漱清,独自离开了。

    孙蔓来到霍漱清的房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收拾东西的霍漱清,道:“那个记者,怎么回事?”

    “口无遮拦的人,你何必计较!”霍漱清道。

    “是吗?难道你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针对我?”孙蔓道。

    “我和她又不熟,我怎么知道?今天也只是偶然碰上--”

    “不熟?”孙蔓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说,“我看她对咱们的事倒是了解的很。”

    苏凡从未想过自己会在这样这样的场合见到孙蔓,那个自己想要见到而却又躲避的女人。更加没有想过,自己在见到孙蔓的时候该说什么。

    而显然,眼前的这个女人,让苏凡感到了深深的压力,尽管自己和她说话只有那么简短的一句,可是,苏凡看着孙蔓,完全慌了。

    她,和这个女人的丈夫,有了很亲密的关系,而,而这个女人根本,根本不知道。可她该怎么办?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继续工作?或者就像这个会议室里其他的人一样,表现出对孙蔓的热心?

    整个上午的会议上,苏凡都是处在晕乎乎的状态,甚至觉得窒息。她遛出去好几次,就为了逃离孙蔓带给她的紧张空气。可是,每次站在外面剧烈呼吸没有孙蔓味道的空气时,苏凡都觉得自己的肺部被什么东西挤压着,尽管有丰沛的空气,可是她的肺泡根本无法接受到足够的氧气,全身的血液似乎濒临衰竭状态。

    她无法面对孙蔓,她不知道怎么再次走进那个会议室,怎么继续后面的工作。她,该怎么办?

    可是,她还必须要继续工作,处长交代她要好好跟进这次的联合调查。到了现在,她才知道这是因为前来的人是市长夫人,所以外事办如此重视,招商局如此重视。

    中午吃了简单的工作餐,虽说简单,可是据一起过来的小丁说,她从未吃过这么“简单”的工作餐。

    午饭后,大家稍事休息就去了两家位于云城的涉事企业,这两家外贸企业都是这一次被列在商务部集体诉讼名单上的。月初,欧盟对华发布了一串制裁名单,云城这两家企业都在上面。现在,商务部要向世贸总部提出上诉,而在这之前,他们要搞清楚涉事企业的详情,以便诉讼成功。

    午后的空气,变得燥热难挡,苏凡来到洗手间,洗了把脸,用纸巾擦掉了水滴,刚准备出去,就发现有人从里面走出来打开水龙头在洗手。

    是,孙蔓?

    苏凡猛地顿住了,她不知道该走出去,还是继续站在那里,而显然,她现在的行为很奇怪。

    正在洗手的孙蔓看了她一眼,道:“云城好像也挺热的。”

    在和她说话吗?

    苏凡愣了下,机械式地转过身。

    如果面前有面镜子,苏凡一定会奇怪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表情,这辈子从未有过这样的表情!

    除了第一句自我介绍的话之外,这是孙蔓主动单独和她说的第二句话。

    看着苏凡的表情,孙蔓也有些愣住了,不过,她显然很善于处理这样的意外。

    孙蔓笑了下,问道:“你是市政府的?”

    “是,是。”苏凡忙答道。

    这是一句很普通的问话,孙蔓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走近苏凡,仔细盯着她。

    也许是因为太过心虚,苏凡根本不敢和孙蔓对视,此时孙蔓看着自己,让苏凡越发地紧张,刚刚发散掉的汗珠,重新又从皮肤里冒了出来。

    不知道孙蔓为什么这样盯着自己看,苏凡觉得这段时间好长,这样的对视,让苏凡有种被审讯的感觉。

    “孙,孙律师--”苏凡吞吐道。

    孙蔓看着她,淡淡笑了,道:“你不化妆?”

    “啊?嗯,我,我没有--”苏凡吞吞吐吐地说。

    孙蔓吹干手,走到苏凡身边,笑了,道:“年轻就是好,不化妆也这么好看--”

    苏凡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了,进去工作吧!”孙蔓笑笑,拍拍苏凡的肩,从她身边走过。

    苏凡一直那么站着,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她确定孙蔓已经离开了,才准备移动脚步,可是,她的脚刚抬起来,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糟糕,怎么,怎么会这样?

    她,她害怕了吗?

    怎么,她怎么会这么倒下去?

    苏凡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自己的反应,她,真的那么害怕孙蔓吗?

    此时的苏凡并不清楚,孙蔓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霍漱清的妻子那么简单,而是她内心必须面对的一个欲望,深深的欲望。这个欲望,在她毫不知情的时候侵入了她的大脑,深入了她的骨髓。

    “你怎么了?没事吧?是不是中暑了?”有人走进洗手间,看见跪在地上的苏凡,忙过去扶起她。

    “没,没事,谢谢,谢谢!”苏凡忙起身,道谢完毕,连洗手都忘了,就赶紧走出了洗手间。

    孙蔓一行来了两个人,可能是京城的工作节奏都很快吧,早上在招商局会议室听了两个小时的报告后,又赶去两家企业现场调研,可是一下午调研根本没有结束,还有些细节需要调查的,挪到了明天早上。

    “大家今天都辛苦了,林局长已经定了位置,大家一起去吃饭,好好放松一下,明天继续!”快六点了,下午陪同去调研的招商局一位副局长对大家说。

    尽管说是林局长定位置,苏凡却觉得最后掏钱的肯定不是林局长了,有那两家企业在,哪里还用得着林局长付钱呢?

    “到底是市长夫人,面子就是大!”跟着苏凡一起来的同事小丁低声道。

    “为什么这么说?”苏凡小声问。

    “林局长请客,霍市长也要过来--”小丁道。

    霍市长--他,他也要--

    苏凡愣住了,她刚刚只是走了会儿神,怎么,怎么就没听见霍漱清也要来参加饭局?

    小丁却好像很兴奋,低声道:“我还从没和霍市长一起吃过饭呢!”

    尽管在同一个楼里上班,偶尔也会乘坐同一辆电梯,可是,和市长吃饭,并不见得这幢大楼里每个人都有机会。苏凡知道这一点,如果不是黄局长的有意安排,她这辈子是压根不会和霍漱清这样的人同桌,更加不会有后面的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