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5章 饭桌上的暗流涌动
    而现在,苏凡根本不兴奋,不像小丁那么兴奋。如果刚刚和孙蔓在洗手间交谈是一场雷雨的话,能那么,和孙蔓霍漱清在一起吃饭,绝对是一场飓风。

    “都说霍市长和他太太感情好,没想到他们好到这种地步。”小丁说。

    小丁是个比苏凡年纪大一点的女同事,说是小丁,实际上应该说丁姐。

    “这种地步?”苏凡不明白,“你和你老公不是也很好吗?”

    “我们小百姓,和他们不一样的。我们很平常的事,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就不一样。”小丁道,“等你结婚了就知道了。”

    结婚?她,会结婚吗?

    离开了霍漱清,她,会爱上别的男人,并嫁给那个男人吗?

    苏凡不知道。

    可是,接下来的饭局呢?怎么办?她,是不是该逃了?就像昨天一样?

    俗话说,逃得了初一逃不过十五,她以为昨天离开了东平湖,就不会再和孙蔓撞上了,没想到自己工作接待的就是孙蔓,而且,自己马上就要和他们一起吃饭--

    从小丁的口中,苏凡才知道处长也要过来。这样的话,她跟处长打电话解释一下,不去饭局,是不是就可以了?毕竟,如果处长不去的话,他们外事办派过来的最高级别的就是她,她再逃了,处长那边没法交代。现在可好,处长要来,她就不用出席了。

    临上车离开前,苏凡赶紧给处长打电话,说自己有事,没法出席今晚的饭局。

    “小苏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我早上怎么跟你交代的?”处长一听,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不懂事?苏凡愣住了。

    今天早上临来招商局之前,处长就千叮咛万嘱咐,毕竟来的是市长夫人,他们怎么能怠慢?而现在,到了最后的一道工序,她却掉链子,怪不得处长会生气!

    “处长,我--”苏凡解释说,她想解释自己是真的有事,可处长根本不给机会。

    “你别说了,不管什么事,都没有孙律师的事情重要!”处长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处长平时都是笑呵呵的,苏凡没想到处长因为这件事就如此批评她,果然,冯继海当初说的没错,领导不能得罪,领导家属更加不能。怠慢了孙蔓,就是得罪霍漱清,孙蔓来调查,云城市的相关官员们都这么紧张,也是情理之中的。

    坐在招商局准备的车上,苏凡听着同车其他的人说话,心里却想着自己既然逃不了,又该如何应对?

    冥冥中自有注定,难道就是这个意思吗?不管她怎么逃,都逃不过这一劫?

    劫数,苏凡现在觉得这和一场劫数差不多了。如果是劫数,上天是否是要借用这一劫来警告她,让她离开霍漱清,结束这段关系?

    如果这是上天给她的启示,一个Apocalypse,那么,她就要正确去面对。

    可是,她该怎么面对?她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吗?

    乘着招商局安排的车,苏凡的心里,却乱糟糟的,没有人看出来她的心里在想什么,即便是像孙蔓那么敏锐的人也做不到。

    车子停在了一个古香古色的院子里,大家下了车。

    尽管天色未暗,可院子里依旧点起了一盏盏红色的灯笼。

    苏凡跟着孙蔓一行走进包厢,才发现林局长和樊处长已经到了,两人在那里聊着天,一见孙蔓进来了,两人全都同时起身,含笑迎上去。

    “孙律师、刘律师,辛苦辛苦了,请坐请坐!”林局长和樊处长道。

    “林局长太客气了!”孙蔓笑道。

    另外那位刘律师知道云城官员都是看在孙蔓的面子上才如此高规格接待,去了其他地方,哪有局长亲自去接机请客的?连市长都要来,这更是绝无仅有的。刘律师深知这一点,就不再喧宾夺主,让云城官员好好在孙蔓面前表现,自己只是跟着孙蔓。

    “应该的应该的。”林局长陪笑道,“刚刚霍市长打电话说,他在省里开会马上就过来,要我们再等等。”

    孙蔓笑笑,不语。

    包厢里只有一张桌子,十六人的大桌,苏凡算了下,孙蔓和刘律师两人,外事办就三个人,招商局五人,两家企业各两人,不知道霍漱清会带几个人来。这么大的桌子--

    苏凡一进去,等着领导们都落座了,刚准备主动坐在上菜的位置,却发现一家企业的一个代表刚好拉开那个位置的椅子,看来这个是准备付账的一家,她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赶紧把机会让给别人,不在这种场合故作卑微,否则非但不能落下好,反倒是画虎反类犬。

    主位上空着,那是霍漱清的,霍漱清位置右手边的是孙蔓的,孙蔓右边的位置空着,不知道是给谁留的,再右就是刘律师,刘律师右面是一家企业的老板和代表。霍漱清左手边是林局长,林局长旁边坐着樊处长,樊处长左边是招商局那位副局长,副局长左边是今晚掏钱的一位企业老板,再过来是招商局的三个处长,再过来是苏凡,然后是小丁,小丁再过去就是要付钱的企业的那位代表。

    苏凡一直低头不语,这一整天,她都是在望着孙蔓的背影,听着孙蔓那让人深感佩服的话语,换句话说,她是怀着羡慕敬重孙蔓并深深自责的心情中度过了这一天。

    如果说过去孙蔓对苏凡而言只是一个不真实的存在,那么今天,苏凡切实认识到了孙蔓的力量,孙蔓就是那么一个强势、完美的女人,她不能用肤浅的美丽来形容,她是个非常有气质的女人,举手投足无一不显示出她的良好教养和她自身优秀的素质,不管在多少人里,孙蔓就是一个光辉的存在。相比之下,她苏凡就是一棵杂草,石头缝里的杂草。

    早上初见孙蔓的时候,苏凡觉得害怕恐惧,可现在,经过这大半天,她的心情变得复杂无比,如此复杂的心情里,更多的是自卑。她甚至有些想不通,这样卑贱的自己,怎么会和如此优秀的女人分享了同一个出色的男人?哪怕她只得到了那个男人的肉体。

    饭桌上,大家谈笑一堂,没一会儿,包厢门就开了。

    包厢里的人都向门口看去,进来的人是霍漱清!所有人都起身,包括苏凡。

    大家都站好,迎接市长驾临。

    不知道是因为灯光太过耀眼,还是包厢太过奢华,还是一桌子的人都衣着光鲜,刚进门的那一刻,霍漱清感觉眼前很亮,他也没有时间去区别那是来自何处的光亮,因此,在喝苏凡握手之前,他压根没看见苏凡!

    和在场的人一一握手,霍漱清始终面带微笑,那比例堪称完美的笑容。苏凡望着和孙蔓同样优秀的他,顿时觉得自己就是那身处黑暗的一颗小石头,而他们,就是那熠熠生辉的钻石!在钻石面前,她这么一块平淡无奇的小石头,怎么还有存在的必要?

    霍漱清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苏凡在这里,他挨个握手过来,从门口那边,也就是从右向左走过来,顺时针方向绕着桌子握了一圈手。

    和苏凡旁边的人握完手,霍漱清才看见了她,他怔住了,伸出去的手停在了空气里,那标准的笑容,也凝固住了。

    苏凡的心,从他进门的那一刻就一直悬在胸腔,不停地快速跳动,她总感觉等他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的心就从胸膛里跳出来了。而现在,当他真的站在她面前,用和对其他人一样的笑容面对她,向她伸出手,苏凡才感觉到自己瞬间坠入了深渊,而他就在那天堂。

    她和他之间的距离,永远都不可能缩短,她却一直忘了这一点,她忘记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厢情愿地以为,以为自己可以离他近一点,可以不用那么仰着脖子注视他。可是,这一天,这一天的经历,让她意识到了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幼稚,意识到了自己和他,只不过是她做的一场美梦。他身边站着的女人,是孙蔓那样优秀的女人,也只有那样的女人配得上他,而她苏凡--

    明明包厢里不断地有谈话声,可苏凡还是听见了胸腔里发出丝丝碎裂的声音。

    她颤抖着手,向他伸出手,挤出了一丝笑容,问候了一句“霍市长,您好”。

    霍漱清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在这里碰见她,他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一进门就看见她,为什么直到走到她面前才--

    早上林局长打电话请他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说,外事办也派了人过来协助,可霍漱清压根没想到外事办派过来的人会是苏凡。这么说,苏凡跟着孙蔓已经跟了一天了?她昨天不想和孙蔓碰面才匆匆离开东平湖,今天,她怎么,怎么和孙蔓度过了一天?

    她眼中的神情,那是悲伤,还有,决绝!

    霍漱清的心,猛地一顿。

    冯继海跟着霍漱清来的,孙蔓旁边的另一个位置,就是留给冯继海的。冯继海见状,赶紧给霍漱清打圆场,道:“霍市长,这是小苏--”

    冯继海话音刚落,霍漱清看了他一眼,而此时,苏凡已经颤抖着把手伸向了霍漱清,问候了他。

    霍漱清没说话,握住了苏凡的手,也许是因为和她的特殊关系,霍漱清一时竟破例握住了她整只手,而不是像和其他女性握手一样只握一下指尖就松开。

    “小苏?”孙蔓含笑走过来,望向冯继海和霍漱清,又看着苏凡。

    苏凡赶紧抽出手,脸颊忍不住又红了。

    “小冯认识?”孙蔓问道。

    冯继海忙说:“啊,是,小苏,小苏是我一个朋友的师妹,所以,所以认识。一起吃过几次饭的。”

    孙蔓笑笑,看了看局促的苏凡一眼,就走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