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6章 结婚不能找律师
    冯继海这突然的解围,让樊处长猛地发现了自己的失误,自己的下属,怎么能让冯继海介绍?等霍漱清和苏凡握了手,樊处长就赶紧跟霍漱清介绍了小丁,可是他根本不知道小丁姓甚名谁,介绍的时候看着苏凡,苏凡忙接着处长的话说“这位是我们科的小丁,丁雨,涉外贸易的很多事情都是她经手的,在我们科里是骨干,很出色的同事。”

    小丁完全没料到苏凡会在领导面前这么捧她,错愕之余满心感激,在外事办都五六年了,她一直都是埋头勤勤恳恳干活的,没有高岚的漂亮和背景,也没有其他某些同事溜须拍马的本事,连副处长都叫不出她的名字,何况处长?而苏凡却在市长面前这么为她讲话--苏凡是冯秘书的关系,她在市长面前这么说--

    丁雨忙握着霍漱清的手,一脸感动。

    “你在外事办几年了?”霍漱清含笑问道。

    “马上就六年了。”丁雨忙说。

    霍漱清松开手,对樊处长道:“像小丁这样任劳任怨认真工作的老同志,要给予鼓励和支持!”说完,霍漱清又对丁雨道:“说小丁是老同志,是说你工龄长,可不是说你年纪啊,你们女同志最在意年纪了,是不是?”

    大家都陪笑了,除了苏凡和孙蔓。

    然而,他对丁雨褒奖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意外了,当然也包括苏凡。

    樊处长讶然,片刻后忙说:“是,霍市长说的是,我们要对勤勤恳恳工作的基层同志好好鼓励,提高待遇才是。”

    有了市长这句叮嘱,再有樊处长的保证,丁雨的职务和待遇,就有提升的希望了。

    和众人握完手,霍漱清坐回自己的位置,视线却还是装作不经意在苏凡的身上停留片刻,很快就移开了,除了孙蔓,根本没有人注意到。

    尽管孙蔓有些怀疑苏凡和丁雨,可是,当她想了下霍漱清刚才和那两个女人握手前后的情形,猛地将实现凝固在苏凡的身上。

    因为是苏凡和他说了那番话,他才注意到了那个女下属,才会说一番有利于那个女下属的话。

    难道,霍漱清和这个苏什么--

    的确,苏凡很年轻,长相清秀,尽管算不上很漂亮--其实,苏凡还不如她孙蔓漂亮--霍漱清,会看上这样的苏凡吗?那样眼高于顶的霍漱清,会垂青于这样一个普通平凡的女孩子吗?还是说,霍漱清那么做,只是因为这个苏凡和冯继海有关?

    孙蔓仔细观察着苏凡,发现她根本没有把任何一秒的时间用在观察霍漱清的身上,这是为什么呢?说明她和霍漱清有关系还是没关系?

    饭菜陆续上桌,众人也都开始抓住机会和市长聊天,只不过,苏凡低头吃饭,并没有参与,丁雨还偶尔接两句话。尽管低头吃饭,苏凡却没有吃多少东西。孙蔓和霍漱清坐在那里,接受别人的夸赞和吹捧,好像他们就是国王和往后。那么耀眼的两个人在那里,苏凡吃饭还有什么味道?桌上那些精致的菜肴,于她而言,味同嚼蜡。

    “小苏?”孙蔓突然叫了她一声,苏凡压根没听见,丁雨听见了,忙推了她一下,示意孙蔓。

    孙蔓看着苏凡笑了,端着酒杯站起身,霍漱清本来和今晚付钱的那个企业老板说话,猛地听见孙蔓叫了苏凡,不自觉地转移了注意力。

    “我要过去敬小苏一杯酒,她今天也是蛮辛苦的。”孙蔓对霍漱清说完,就朝着苏凡走了过去。

    苏凡见孙蔓过来了,忙端起酒杯,手却在抖。

    不行,不行,苏凡,一定要镇定,绝对不能出差错,要不然,要不然就被,被这些人发现了。

    她不停地暗示自己,不停地在心里说着,直到孙蔓站在她面前。

    “孙律师!”她主动开口道。

    孙蔓嫣然一笑,道:“今天辛苦你了,谢谢!”说着,她举起酒杯,示意苏凡碰杯。

    苏凡根本不知道孙蔓为什么这么说,她今天其实没做什么,因此,孙蔓这么说,让她心里越发不安。

    猛地,一个念头窜出她的脑子,难道说孙蔓发现了什么?难道说孙蔓发现她和霍漱清--

    不会吧,她真的,真的已经,已经非常注意自己的行为了,这顿饭吃了半个小时,她都没有看霍漱清一眼。孙蔓怎么会发现--

    “哪里哪里,孙律师辛苦了。”慌乱之间,苏凡根本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就这样顺着孙蔓的话说了句,赶紧机械式地碰了下酒杯,猛喝了一口酒。

    孙蔓看着苏凡那颤抖的手,嘴角抿出一个微微的笑。

    霍漱清的心,并不平静,他听不见孙蔓和苏凡在说什么,可是,苏凡那紧张的样子,毫无遗漏地落入了他的眼里。

    这一幕让冯继海完全惊呆了,莫非孙律师已经知道了?不会吧?但是,不管孙蔓有没有发现,苏凡要是再这么紧张下去,肯定会露陷的。

    冯继海看了霍漱清一眼,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化解这个困局。身为秘书,就要替领导解决麻烦,可是,如果太过精明,反而会给自己招来祸患。

    那么,现在,他该怎么做?霍市长根本没有给他指示。

    苏凡不知道孙蔓干嘛老盯着自己,呆呆地对孙蔓笑了下,低下头。

    孙蔓看着苏凡的样子,心里充满了不解。

    苏凡一看就是个没什么道行的,那么谨慎的霍漱清会找一个这样的女人吗?找苏凡这样的,岂不是把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对手?霍漱清,不会这么蠢的,绝对不会。他向来都是个谨慎的人,滴水不漏,分毫不差。这个苏凡,不是霍漱清的菜!

    不是霍漱清的菜,这是孙蔓专业的结论,不管是身为妻子的专业,还是律师!

    有了这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结论,孙蔓满意地拍拍苏凡的肩,微笑着亲切地问:“这么年轻还没结婚吧?”

    “没,没有!”苏凡忙说。

    “不要太早结婚,男人很喜欢管东管西的,要是不管着你,他们就不安心!”孙蔓笑着说。

    苏凡挤出一丝笑意,没说话。

    “孙律师这么说,是不是冤枉霍市长了啊!”林局长的声音突然传过来。

    “我?冤枉霍市长了?”孙蔓转过身,含笑问道。

    “霍市长可是我们江宁省有名的疼老婆的男人,孙律师这么说--哈哈!”林局长笑道。

    这是句玩笑话,大家都听出来了。

    “我没有说你们霍市长啊,到了江城,我要是敢说霍市长的不是,恐怕就大难临头了!”孙蔓笑道,走向自己的位置,“心疼老婆难道不是你们男人的天职吗?还是说,现在的男人都把爱心散播到家庭外面去了?”

    孙蔓后面这句话,在男人占绝对多数的这个包厢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霍漱清看了孙蔓一眼,那眼神是在责怪孙蔓干嘛说这样的话?

    孙蔓接收到他的眼神,淡淡笑了下,解释道:“之前在榕城的律师事务所里,接到过很多因为婚外情而离婚的案件,牵扯到财产分割的问题--其实,就财产分割这一点来说,离婚对于一个成功男人并非绝对明智的选择。”

    “孙律师是专家,给我们扫扫盲!”一家企业的老板恭维道。

    孙蔓似乎很习惯别人的这种吹捧,她一脸平静地说:“按照现行的婚姻法,离婚的话,夫妻双方婚后财产是需要平分的。如果男方不是提前就隐匿资产或者找到女方的过错,会分出去很多的钱。这对男方是很不利的--”说着,她又笑了下,道,“我国至今没有实行财产登记制度,因此,男人们还是有很多机会占到好处的。在美国那样的国家,离婚的损失更大。也许,这也是我国现在出现许多婚姻问题、家庭不稳定的一个因素。毕竟,犯罪的代价很低的话,很多人都会去犯罪。”

    “这么说来,我们国内还是天堂?”另一个企业老板笑着说道。

    孙蔓笑了下,道:“可以这么说!”

    原本,苏凡对孙蔓就敬佩不已,刚刚这番话,又让苏凡对孙蔓的敬慕增加了许多。

    是呀,孙蔓说的很对,犯罪成本低的话,犯罪率就会上升,这个犯罪包括各个层面,囊括了整个社会的所有角落。

    “如果就因为说犯罪成本太低就去加重刑罚的话,同样会让社会不安。”苏凡想了想,道。

    整个桌上的人都望着她,她才知道自己不该说话。

    “的确如此,所以,并不能单纯地以为加重刑罚就会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孙蔓没有开口,霍漱清却说,“一个社会,完备公正的法律体系,公平的执法,才是解决之道。”

    桌上的众人皆点头赞许,苏凡刚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同时接触到他的视线,便赶紧低下头。

    不管到何时,她终究无法抵抗他的吸引力,哪怕她知道自己错了。

    意识到这一点,苏凡的心情彻底黯淡下来。

    包厢里有洗手间,可是苏凡不习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走进去,只好遛出去找公共的洗手间。

    丁雨问她要不要陪同,苏凡拒绝了。

    包厢里的空气,甚至比早上招商局那个会议室里更加压抑。苏凡走出包厢,来到包厢外面的走廊,一路慢慢走着,来到走廊外面的花园里。

    尽管挂着灯笼,可是花园里的光线并不是十分明亮。

    苏凡坐在花园里的一个石凳上,静静坐着。

    他和孙蔓,他们是夫妻,他们那么般配--

    她抬头望着天空,那漆黑的夜空,一颗星星都没有,而月亮,不知道在何方,根本看不见。

    这样的天空,就是她的未来么?就这样漆黑,没有一丝光明?

    手机,在黑暗中响了起来,那是她的手机。

    掏出手机,她看见的是他的号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