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7章 被他叫上车
    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他妻子在身边,他竟然,竟然--

    苏凡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接,她不想接,可是--

    手机终究还是接通了,她听见了里面传来他那熟悉的声音。

    “怎么出去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他微微顿了下,问。

    身体舒服,可心里--

    她很想问,你觉得舒服吗?可她没这么说。

    “没事,外面凉快。”她说。

    里面的包厢也很凉快,其实。

    霍漱清站在洗手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明天晚上,我在清江别苑的房子等你。”他说。

    明天晚上?孙蔓明天上午就会离开了。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吗?老婆前脚走,他后脚就和她--

    “我明天晚上,有事。”她说。

    “推掉,我有事要和你谈。”他的语气,没有一丝可以商量的余地。

    推掉?他以为他是谁?

    “很重要的事,不能--”她还是静静地说。

    “苏凡,我要见你!”他打断了她的借口,他知道那是借口。

    他不能让她躲着他,不能让她离开。

    可是,霍漱清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句话说完,手机听筒里就传来挂断电话的“嘀嘀”声。

    她,竟然挂了他的电话,又一次!

    没有人敢这样直接挂他的电话--说没有人敢不恰当,应该说,没有人那么做过,就算他的父母和上级,都不会那么做。而苏凡,这个小丫头,竟然,竟然第二次挂他的电话?她明知他有话要说--

    可是,听着那个声音,霍漱清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

    苏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挂了他的电话,她也根本没有想霍漱清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可是,她现在不想和他单独见面,哪怕明天也不要,后天,也不要。她不想见他,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见他,完全不知道!

    不管怎么说,外面不能久待,时间长了,肯定不好,她不想给自己惹来无妄之灾!

    返回包厢,除了霍漱清夫妇和丁雨,还有冯继海,没人注意到苏凡回来了。

    霍漱清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没有再将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

    没多一会儿,饭局就结束了。

    孙蔓坐霍漱清的车返回霍漱清的住处,冯继海陪同。其他人自行解决。

    丁雨家里打电话过来,就赶紧打了一辆车回家了。

    苏凡一个人走到路口,准备去找公交车站坐车回去自己住处,可是,车站还没找到,一阵大雨就噼里啪啦下了起来,她举起包包挡在头顶准备跑向前方。

    离开饭桌,霍漱清被今晚请客的那位企业主挽留私聊了几句,他的车子离开的就晚了些。车子驶出酒店没一会儿,雨点就落了下来。

    耳边是孙蔓和刘律师通话的声音,他们明天中午就要离开江城。

    霍漱清没有说一个字,转过头看向车窗外。

    他的脑子里,却是苏凡今晚对他那礼貌的表情。他不喜欢那样的表情,尽管他和她在有第三人在场时总是那样礼貌客气,可今晚,她的表情有些复杂。再加上她后来挂断他电话的行为--

    霍漱清的心里,陡然有些慌乱,而眼前,就是一个女孩在雨中盯着背包奔跑的情形,而那个背影,像极了苏凡。

    是他脑子里在想着她,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幻觉吗?霍漱清不禁暗笑自己竟然如此自乱阵脚。

    因为是雨天,车子行驶速度并不快,再加上道路拥堵的缘故,想快也快不起来。

    霍漱清的车子沿着路边缓缓行驶着,当车子越过那个奔跑的背影时,他的视线依旧停在车外,而那一刻,他的眼睛,猛地一亮!

    是她?!

    “停车!”他说道,接到命令的司机缓缓踩下刹车,将车子停下,车里的孙蔓和前排坐着的冯继海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丝毫不知道情况的苏凡顶着包跑了过来,却在雨声和汽车喇叭声中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上车!”

    苏凡的脚步,骤然停住,她愕然地回头看去,希冀着看到雨中撑着伞等她的霍漱清--这,也是她曾经的一个幻想--

    她以为是自己幻听,以为是自己再次走入了幻想,可回头的那一刻--

    隔着雨帘,身后的车子后车窗里露出他的脸!

    也许是上天太过眷顾她,总是让她的幻想变成现实,总是让他出现在她那真实的梦境中,总是让她一次次以为自己和他之间就是奇迹!

    冯继海看见了回头的苏凡,他简直不敢相信霍市长怎么就在这么大的雨里看见了她,更不敢相信霍市长竟然会当着妻子的面让苏凡上车!

    孙蔓正好挂了电话,她看向车窗外,却因为视线问题,看不见霍漱清在和谁说话。

    苏凡顿住了,她怎么办?直接当做没听见他的声音就跑掉?她已经看见了他,而且他的司机也看见了她,她这样理都不理就直接走了,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情吗?

    “霍市长,我不上来了,马上就到车站了!”苏凡想了想,还是走到他的车窗边,笑了下,道。

    孙蔓这才看见是苏凡,她心里一愣,霍漱清怎么--可是,孙蔓还是笑着说:“车里还有位置,上来吧!”

    霍漱清看着已经湿了衣服的苏凡,道:“淋湿了很容易感冒!”说着,他已经把车门推开了。

    而苏凡,依旧不知所措,更加不敢相信。

    他,怎么会当着孙蔓的面让她上车呢?他就不怕--

    可是,她不敢和他们同坐一辆车,刚刚一起吃饭已经,已经很让她心痛了,再坐他的车--

    “赶紧上车吧,衣服都湿透了。”副驾驶位的冯继海忙拿着伞下车,给苏凡把伞撑上,接着霍漱清推门的动作就把霍漱清身边的那扇车门拉开了。

    因此,苏凡几乎是被冯继海推上车的!

    “谢谢霍市长、孙律师,对不起,我把您的车弄脏了。”苏凡忙说,可她根本不敢看霍漱清,因为他就坐在自己的身边,而她屁股下那个热热的位置,就是他刚刚坐的。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对冯继海道:“把毛巾拿过来。”

    孙蔓却笑了,道:“你怎么也没带个伞?”

    “我,我忘记了,放在办公室--”苏凡忙答道。

    冯继海赶紧从储物抽屉里取出毛巾,交给苏凡,道:“擦一下,别着凉了。”

    “谢谢,谢谢!”苏凡接过毛巾,忙说。

    可是,那种恐惧之心,又从她的身体深处生了出来。而且,随着车子窗户关上,这种恐惧越来越重。

    她不知道霍漱清这么做,会不会让孙蔓怀疑,可是,她的心,在不停地加快跳动的步伐,震耳发聩。

    曾经,在知道他有妻子之后,她也想象过自己有一天会撞见他的妻子,可是,今天的经历绝对是她没有想象过的,而她的脑洞也没有足够大到想象出这么离奇的剧情!

    自从上了车,霍漱清就没有再说过话,倒是冯继海和苏凡聊了几句,孙蔓插了几句话之后,就在静静观察霍漱清。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可是,想到这里,孙蔓的心,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苏凡小心地擦着自己头上和身上的雨水,还好她在雨里并没有淋太久,身上并没有湿到堪称湿身的程度。可是,霍漱清就坐在她的身旁,虽然没有紧挨着,却也距离很近,十公分左右。

    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苏凡担心的不得了,抓紧速度把雨水胡乱擦了下。刚伸手准备把毛巾还给冯继海,却又觉得这样做太不礼貌,便说:“冯主任,我,这个毛巾我拿走洗干净了再还回来,可以吗?”

    “啊?”冯继海愣了下,却又很快恢复正常,忙说,“没关系,我收拾就可以了。”

    苏凡只好把毛巾还给冯继海,那毛巾上面不止有雨水,还有她的汗水和掉落的头发。

    “小苏你和小冯不是老熟人吗?怎么还这么见外?”孙蔓含笑问道。

    老熟人?哪有?可是,当着孙蔓的面,苏凡既不能承认也不能否认,只能沉默。

    孙蔓却笑了,对冯继海道:“小冯,你可要当心那条毛巾哦!”

    “毛巾?”冯继海不解,却又嘿嘿笑了,道,“这又是为什么,孙律师?”

    “小心别让小苏的头发沾到你身上,否则回家可就说不清了。”孙蔓道。

    霍漱清没有想过孙蔓竟然会这样说话,观察的太细了,她这何止是在提醒冯继海,也是在映射他自己?

    心虚的苏凡一听孙蔓这么说,忙对冯继海说:“冯处长,毛巾还是给我吧,要是给您家里添麻烦--”

    “小苏真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孙蔓道。

    “我们先送你回家!”霍漱清没有理会妻子这处处玄机的说辞,侧过脸对苏凡道。

    苏凡一愣,她,没想到他会让她和他的妻子同乘一辆车,既然上了车,她就想着到市中心哪个路口下了再去坐车回家,而他竟然这么说--

    糟了,他会不会一顺嘴就把她的住址说给司机了?

    “不了不了,谢谢霍市长,我,我在前面的路口下了就可以了。”苏凡忙说。

    霍漱清很快扫了她一眼,没再坚持。

    苏凡忙挤出一丝笑意,说了声“谢谢”,可是,道谢的话刚说完,她的手就被他攥住了。

    那颗并没有安静回到胸腔的心脏,现在,几乎要从嗓子眼里窜出去。

    她知道是他攥住了她的手,可是她根本不敢动,也不敢看他。

    车上有五个人,尽管他的动作隐秘--估计他是确定了不会有人看见才这么做的--可苏凡害怕极了,他,他怎么可以,可以这样放肆?

    他的左边,就是他的妻子,而现在,他却--

    霍漱清感觉到了她手心的冰凉,尽管如此冰凉,却还是出了很多的汗。就算不看她,他也知道她是怎样的表情。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很享受这种“捉弄”,他喜欢她这样手足无措!

    真是恶趣味!

    恶趣味又怎样呢?这样活生生的苏凡,才让他时不时地感觉到新鲜的生命力,才让他感觉到自己真实地活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