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8章 还怕没有男人吗
    当一个人需要通过另一个人的存在来验证自己的存活,又是怎样可悲的一件事?

    在雨中碰到她,是个意外,而现在这样抓住她的手,更是一时冲动下的行为。他的手有多热,就说明他有多么想念她,可这样的话,他该如何说出口?

    苏凡哪里有他那么轻松,她好想开口求他放过她。她不想让孙蔓知道他们的关系,不想让孙蔓和他的夫妻关系受到伤害--尽管她已经伤害了这层关系--可是,让孙蔓在毫不知情的状态下摆脱这种伤害,比起亲眼看到这残酷的现实,算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霍漱清并不知道,自己这样冲动的行为,更加让苏凡坚定了要和他分开的念头。

    或许,事与愿违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他的手,那么大,将她的手紧紧包裹其中。他感觉到了她的颤抖,那不是激动,他很清楚,她在害怕,而他--

    就在苏凡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他猛地松开了她的手。

    是解脱,还是别的什么,苏凡并不清楚,她根本不理解霍漱清这么做的目的!

    就在他松开手的那个时候,她猛地向车窗外看了一眼,车子已经到了市中心的一条主干道。

    “能不能麻烦停下车!”她忙说。

    司机从照后镜里看了霍漱清一眼,见领导没说话,就把车子缓缓停在路边。

    “谢谢霍市长,谢谢孙律师,谢谢冯主任,我,下车了。”

    “外面还在下雨,你带上一把伞!”冯继海说着,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把雨伞,转过身递给苏凡。

    苏凡只说了句“谢谢”就赶紧下车了,她真的很感激冯继海这么关照她,可是,她再也不能在那个车子里待一秒钟。

    看着苏凡撑伞离开,孙蔓环抱着双臂,幽幽地说了句“这个女孩子,运气真好!”

    是啊,她的运气很好!认识冯继海,还有市长开口让她上车躲雨,照这关系,她的前途无可限量。

    车上的三个男人都听见了,却也没说话。

    霍漱清望着窗外的雨,还有雨中那不停闪烁的灯光和撑着伞在路边行走的路人,陷入了深思。

    他能给苏凡什么呢?房子、钱,她统统不要,而其他的--或许,就是前途吧,他能给她的,或许就是前途了。只是,在官场拼打了这么多年,见多了那些凭借着和某某领导的特殊关系而上位的女人,有些女同事,大家谁都清楚她是什么领导的女人,只不过都是静观而已。难道说,他要让苏凡也走上那样的路吗?

    官场里的女人,比男人更加艰难。或许,正如某些人所说,官场就是一个男人的战场,这里不应该有女人的足迹。有人说,女人想要在官场崭露头角,除非自身有个深厚的背景保着她,或者就是做好献身给领导的准备,有时候献身给一个领导还不够。

    霍漱清深知这一点,因此,每次在市政府看到苏凡的时候,他就会想起其他的那些和苏凡一样年轻漂亮初涉政坛的女孩子。每到这时,他就总想着苏凡应该走另一条路,专业的道路,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向前走。那样的生活,可能更适合她一些。

    只是,现在,他该怎么做?

    雨,似乎没有想要停下的意思,噼里啪啦打在伞面上,而她刚刚用毛巾擦过的衣服,此时又被飘落的雨沾湿。

    刚下车时,她的步伐很快,可现在,越走越慢。

    眼前的车流中,车灯在雨里拉成了一道道长长的线,苏凡停下了脚步。

    他,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让她走进他妻子的视线?让孙蔓不要注意到她不是更好吗?既然他说,说她苏凡于他而言就是个肉体享受的存在的话,这样的苏凡,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妻子--那个得到了他爱情的女人--的面前?

    苏凡怎么都想不通。

    下雨天的公交车总是很堵,想要挤上去并不容易,而且,她现在又是在市中心,尽管这里车比较多,可同时车里又很挤,每一辆停在脚边的车都满满的。

    霍漱清的短信发过来的时候,她正在公交车上挤着。

    霍漱清把短信写完,刚准备把手机装回去,就被孙蔓抢走了。

    刚刚他发短信的时候,孙蔓看着那个吊坠不停地在跳动,不禁生出了深深的好奇。

    霍漱清?什么时候会用这么卡哇伊的东西?他是那种电脑桌面都几百年不换的人,还会有心情给手机上挂个吊坠?

    “你干什么?”见她拿走了自己的手机,霍漱清道。

    “这个,”孙蔓在他面前晃动着那个小吊坠,笑道,“很特别嘛!”

    霍漱清拿了过来,把手机装进衣兜,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我的东西了?”

    坐在前面的司机和秘书,自动闭上耳朵。

    “只是这么短短的时间没见你,却发现你变了很多,你自己没注意吗?”她问。

    霍漱清轻轻笑了下,道:“是你的眼光变了吧?我没觉得自己改变了什么,如果你非要把这么一个小东西都称为改变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孙蔓没有说下去,只是,霍漱清这番听来很中立的解释,在孙蔓的耳朵里,却变成了一种辩解。

    他,变了!

    回到家里,苏凡一直没有看手机,洗漱完毕坐在床上这才发现了他发来的短信,很简短的几个字--明天的约定,不许逃!

    他,还是--

    她该怎么办?她如何舍得下他?她知道自己爱他,哪怕他不爱她,失去了他,她该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

    如果是在以前,她一定会回复他的短信,可现在,她没办法回复。她知道他和他的妻子在一起,就算他不介意这一点,可她不能,她不能无视那个女人的存在!或许,此刻,他正和他的妻子做着他在她身上做过的那件事,一想到他们也那样,苏凡的心,一点点被剐着。其实,是她抢了孙蔓的男人,是她和孙蔓的丈夫做了那样的事,可她怎么还会因为孙蔓尽职妻子本份而伤心呢?

    他不是属于她的男人,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过去,她嫉妒那个得到了他的女人,相比较那个女人,她,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他!

    而苏凡并不知道的是,霍漱清和孙蔓一直都是在分房睡,不管是在榕城还是云城。就在苏凡辗转反侧的时候,霍漱清在洗浴间冲澡,洗浴间的门,却开了。

    温水不断地从莲蓬头上冲下去,冲着他的身体,而身后,却有一双女人的手,温柔暧昧。

    孙蔓见他不动,从他身后环住他的腰身,脸颊贴在他的背上轻轻蹭着。

    水,湿了两人的身体。

    霍漱清闭着眼,他知道后面的人是谁,可是,他不明白的是,孙蔓怎么会突然想要做那件事了?

    孙蔓的手,轻轻从他的背上移动到前面,向下一直到他的腿根,一转手,就要碰到他那个男性之物。

    而这时,水流突然停止了,只有几滴水不断地滴下。

    孙蔓愣了下,却还是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念头。然而,就在她的手要碰到他的那个物件的时候,他,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我累了,要休息!”他说。

    吃了闭门羹的孙蔓并没有打退堂鼓,她的身体完全贴在他的背上,呢喃道:“我们很久没有做过了!”

    他闭着眼,松开孙蔓的手。

    她是他的妻子,她想要,他就有义务配合。而且,正如她所说,他们很久没有做了。很久,是多久?一年,还是半年?霍漱清根本记不清了。

    直到最近,霍漱清才知道一件事,那种事只有和有感觉的人在一起做才开心,可是,对于孙蔓,他,还有感觉吗?

    “霍漱清--”孙蔓柔声叫着,舌尖在他的背上滑着。

    她这样的主动,对他来说丝毫没有结果,他没有感觉到冲动,没有欲念。而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始终在睡觉,根本醒不过来。

    他轻轻拿开孙蔓的手,道:“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赶飞机,早点休息!”说完,他连看都没看孙蔓一眼,就直接走出了浴室。

    孙蔓惊愕地站在那里。

    说实话,那晚在和酒吧里那个陌生男人疯狂一夜后,孙蔓觉得自己身体里那个渴望的因子被激活了,既然来了云城,那就要和霍漱清重温一下旧梦,不管是为了拉近两个人的关系,还是为了填补她内心的饥渴。可是,昨晚,当她穿着睡裙走到他门口的时候,他只说了句“早点休息”就关了门,害得她愣愣地盯着那扇门站了好久。而今晚,她主动出击,竟然会被他这样直接拒绝。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相信四十岁还不到的霍漱清会没有那方面的需求--

    莫非,是他在别的女人身上已经得到了满足,所以才这样对她视而不见的?

    别的女人?会是谁?江采囡?苏凡?还是别的她没有见过的女人?

    这一刻,江采囡和苏凡的样子不停地在孙蔓的眼前飞过,到底会是哪一个?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分辨不来了。

    不要想了,孙蔓,你何必为了这件事烦心?他不愿意做,有的是男人愿意和你做,像你这么漂亮,这么妩媚,这么性感的女人,还怕没有男人吗?

    站在浴室镜子前面的孙蔓,静静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像她这样的美人,就是画家们的画作里都不见得有,可是,这样的她,为什么现在不能让他冲动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