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9章 迫切想见她
    霍漱清并不知道妻子此时的浴室想什么,他换好衣服躺在床上,想起刚刚的事。他不明白,为什么孙蔓主动表示的时候,他的那个东西没有坚硬。难道他出了什么问题?这么一想,他突然有些紧张,做了一件自己真的是许多许多年没有做过的事--他伸手摸了自己的那个--果真,那个是软软的,如同婴儿一般沉睡着。

    怎么会这样?

    明明他周六才和苏凡做过,怎么现在会是软的?

    苏凡,苏凡!

    当他的脑子里想起这个名字,名字所代表的那个人就立刻浮现在他眼前,她那紧咬唇角深陷欲|海的模样,那微微张开的小嘴,还有那沁人心脾的声音--

    霍漱清的手,不自主地摸了下自己的那个东西,手,却被烫了回去!

    怎么会,这样?

    不对不对,原来不是他硬不起来,而是,而是因为他面对的那个人不是苏凡,不是那个他想要的人!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她的身边,把她按在自己的身下,狠狠地要她--

    深呼吸两下,霍漱清走到卧室的那件浴室,打开凉水的水龙头,开始猛烈的浇着自己,让自己清醒过来,让自己把这些不该有的杂念赶出脑子。

    等他走出浴室的时候,就看见孙蔓穿着丝质睡裙端着一杯红酒走了上来。

    孙蔓看出来了,他又去洗澡了,原来自己刚刚是真的影响了他,可是至于吗?

    夫妻二人打了个照面,就各自回房间,一如过去的相敬如宾,甚至比过去更冰!

    “哦,对了,明南家园的那几套房子要不要出掉?”孙蔓突然开口问。

    霍漱清停住脚步,看了孙蔓一眼,道:“你怎么突然想卖房子了?缺钱?”

    明南家园是榕城的一个高档小区,前几年孙蔓在那里买了三套。

    “最近房价有跌的迹象,我怕过阵子真的跌了就卖不出去了。”孙蔓靠着墙壁,端着酒杯摇晃着,道。

    “那只不过是一些传言,榕城的房价怎么会跌!”霍漱清道,“你现在又不是急需用钱,把房子卖了,肯定会后悔。”

    “你呢?没有在这边再做点小投资?”孙蔓道,“云城的房价上升空间更大!”

    “没那个精力!”霍漱清道。

    “东阳前阵子还和我说他打算在上清江附近再开发一个楼盘呢,你有什么想法?”孙蔓问。

    霍漱清从楼梯口的饮水机那里取出自己的一个杯子,倒了杯水,道:“你是想把榕城的房子卖了来买云城的?”

    “问问你的意见!”孙蔓道。

    “你自己决定就好!反正我觉得都差不多。”霍漱清说完,就道了晚安走回自己的房间。

    夜晚,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苏凡依旧作为外事办负责人陪同孙蔓一行处理那个案子,中午的时候,孙蔓就已经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苏凡和丁雨回了单位,一起去了食堂吃午饭。

    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下班之前,她接到了他的电话。

    她,又要去见他了吗?

    孙蔓的离开,对于苏凡来说,是要和霍漱清分手的开始。尽管分手这个词多适用于恋爱男女,而他们的关系并非如此,可眼下,使用这个词似乎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分手,苏凡活到现在都没有正式恋爱过,却要第一次正式提出分手,尽管她自己根本不愿意离开他,可现在,不能再拖了。

    当霍漱清的电话来了的时候,苏凡静静地盯着那一串号码,呼出一口气。

    快到下班时间了,办公室里竺科长出差不在,可她还是把房门检查了一遍,关好,才按下接听键。

    听筒里,传来她熟悉的呼吸声--那和她在深夜熟睡时听到的一样--尽管这声音很低,霍漱清并不一定意识到她会听见,可她还是听见了。

    “是我!”他说。

    “嗯!”她应了一声。

    “等会儿我有个应酬要去,大概九点钟能离开,你自己拿着钥匙去清江家园的那个房子等我。”他说。

    苏凡不知道的是,他有多么迫切想见她,这种强烈的愿望从昨晚持续到了现在,而这最后的几个小时,更加难熬。

    “嗯,我知道了。”她答应道。

    昨晚跟她说这件事的时候,她撒谎拒绝了他,现在听到她答应,霍漱清的心里,陡然一阵轻松。

    他不知道,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乖!”他只这么说。

    乖,他就需要她这样乖乖的吗?

    苏凡不语,紧紧咬着唇角。

    “哦,我现在要出门了,就这样,晚上见!”他说完,就立刻挂了电话,起身走向门口,门外,市政府秘书长雷奇正在敲门。

    苏凡叹了口气,挂了手机,整理了一下桌面,准备关窗离开。

    走出单位,她一路走向清江家园,看见路边一家卖麻辣烫的店人很多的样子,就走了进去。

    夏天吃麻辣烫,肯定会是一身汗,可是肚子里的馋虫禁不住麻辣美食的诱惑,拽着她的脚步走了进去。

    店里的顾客,都是年轻人,或是一对对情侣,或是结伴的女孩,极少有像她这样单独一个人的。想当初上学的时候,她也是经常和同学舍友一起光顾麻辣烫店的。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端来烫好的菜,兑好料碗,拿起筷子开始吃,却发现坐在对面的一个女孩给她的男朋友喂菜吃。苏凡不禁苦涩地笑了下,如果自己也是找个同龄的年轻男人恋爱的话,也会像对面的女孩一样给他喂菜吃,只是,只是她爱上的那个人--

    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对于女人来说,选择了什么样的男人,就等同于选择了怎样的生活方式和未来。她选了霍漱清那样的人,注定她就是无法享受普通女孩的恋爱过程。而现在,今晚,她连这个男人都要放弃了!

    既然决定了,就不要再想东想西了!

    不知道是因为麻辣烫太辣了,还是其他的什么缘故,苏凡吃着吃着流泪了,她拿起纸巾擦去眼里的泪。

    来到清江家园,站在那个房间的门前,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掏出钥匙开了门。

    开了灯,房间里的闷热就包围了她,她赶紧去阳台打开了落地窗,很快的,晚风就从纱窗里吹了进来。

    坐在客厅沙发上,手指轻轻抚摸着这如皮肤一般细滑的沙发扶手,再看看这装修考究的房子,苏凡的心头不禁涌出酸涩的笑意。离开了霍漱清,自己要奋斗多少年才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这样的房子呢?或许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这么宽阔精致的家吧!和他在一起这么久,要分手了,是不是该向他索要点什么?

    苏凡啊苏凡,你如果真的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还会愿意和他分手吗?只要你继续和他保持这样的关系,你可能会得到更多。

    就像那天小雪说的,年轻女孩的青春,对于某些男人来说是最想要的商品,那些男人愿意花很多的钱来得到这样的青春。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需求市场,才有了那么多年轻女孩拿自己的身体和青春当做换钱的工具。这样的事,岂止是现在才有?古代那些老态龙钟的皇帝们,还不是选了那么多年轻的小女孩供其享乐?嘉靖皇帝临死前不是还有个不到十五岁的女孩子陪伴么?

    可是,苏凡你真的愿意吗?想想孙蔓,你愿意吗?将来有一天,你也会是一个男人的妻子,如果你的丈夫背着你有一个年轻的情妇,你,会怎样想?

    水蓬头里的水,不停地冲刷着她的身体,冲走了她身上的汗水,冲走了她心里那么多的不舍。

    打扫干净浴室,换上衣服走出去,她的心,似乎轻松了一些,而她很清楚,这种轻松,只不过是她的幻觉。

    看看时间,才七点半,他说九点--

    苏凡走进他的书房,尽管他好像几乎没有在这里居住,可书房里依旧有很多书,她随手从书柜里取出一本翻看着。

    房间里好安静,安静的甚至有点让人耳鸣的感觉,她打开电视,无聊地扫着,最后找了某台的英语新闻频道。

    霍漱清来的时候,是自己掏钥匙开的门,而门打开了,迎接他的是一片的明亮和电视的声音。

    他换了鞋,直接走向了客厅,发现她正歪坐在沙发上看书。

    “等很久了?”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问。

    苏凡摇头。

    他坐在她身边,把她拉坐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脸,黑亮的双眼深深地注视着她。

    可她不敢迎接他的视线,她知道自己从来都无力抗拒他那致命的吸引力。

    “怎么了?不说话?”他轻轻扳过她的脸,直视着她的双眼,问道。

    “有件事--”她说,可是,她的话没说完,就听他说:“这么香!”

    她讶然却又害羞,才发现他好像在闻着她的发香。

    这句话,让她更加不敢再看他,那些在心里重复了多少遍的话,此刻根本说不出来。

    下一刻,她便落入了他的怀里,那紧紧闭着的嘴唇,被他轻易就撬开,灵活的舌如鱼儿一般滑了进去,吮着她的甘甜,那属于他的甘甜。

    他的吻,好像从来都是激烈的,让她就算承受也都无力。

    房间里回荡着新闻的声音,枯燥的播音员的一板一眼的腔调,而这个狂热的吻,却让那些昏昏欲睡的空气分子开始躁动起来。

    可是,这个吻还没有结束,苏凡就觉得自己身上的衣服在被他剥开。

    “不--”她摇着头,抗拒着他,可是--

    “丫头--”他哑声呼唤着她,“你真香!”

    或许是他真的想要她了,而她无意间的沐浴,让他以为她在专门等着他来--

    算是,算是最后一次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