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00章 不许咬破了
    “我先去冲个澡,你等一会儿。”他随便套了件衬衣,亲了下她的额头,就走进了浴室。

    昨晚,他打电话让她过来,是,是为了什么事?难道仅仅是为了刚刚这个?既然他妻子都来了,他又何必,何必这么急着和她--

    然而,苏凡还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他就从浴室出来了,身上穿着一套很随意的家居服,看起来质地像是麻的,浅灰色的。

    他的头发好像只是随便擦了一下,根本没有吹干,一过来就坐在她的身边,宠溺地拉着她的手,揽过她的肩。

    她抬头望着他,脸上的水珠,让她知道他是有多么急切地从浴室里出来--可是,有那个必要么--

    “我去给你拿毛巾擦擦头发--”她说着,推开他的手,起身走向浴室。

    霍漱清抬手随意地撩了下自己潮湿的头发,几滴水就“啪啪”滴在了手背上。

    他起身,给自己和她倒了两杯白水,放在茶几上。等他坐下了,苏凡就拿着毛巾出来了。

    她站在沙发后面,拿着毛巾给他擦头发。

    “就算是夏天,洗完澡也不能让头发这么湿就出来,很容易感冒的。”她边擦边说。

    他无声笑了,端起杯子喝了口水,道:“你天天给我擦不就好了?”

    天天?

    苏凡的手,顿住了。

    他怎么会没有感觉到?

    霍漱清转过头,看着不知所措的她,起身挽着她的胳膊,坐在了沙发上。

    “怎么了?”他轻轻捋着她的长发,道。

    其实,他知道的。

    苏凡抬头,望着他,可是,她的话迟迟没有说出来,就听见他幽幽地说:“要是我,我想以后很多年里,都是这样呢?”

    “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偏,偏偏是我?”她的眼神没有丝毫地逃避,问道。

    是啊,为什么偏偏是她?

    霍漱清也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就等到了她呢?遇到了她,让他放弃了那么多年的坚守--

    好一会儿,他都没有说话,修长的手指,轻轻数着她的指关节。

    “你说呢?”他望着她,道。

    苏凡苦笑了下,道:“我,我问过你了,你,你也给了我答案,可我怎么还会想着再问一次?真傻!”

    “有我在,你没必要像别人那么精明--”他说。

    苏凡低下头,道:“孙,孙律师,那么,那么精明的人,她知道你,你背着她--”

    她哽咽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可是,她明显感觉到他的手顿了下。

    “我们的事,和别人无关!”他又重复了那天的话,可是苏凡不停地摇头。

    “我不能,我不能!”她抬起头盯着他。

    “你有妻子的,对不对?我,我们怎么可以,可以--”她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让自己的语言听起来有说服力一些。

    她的情绪,似乎有些不稳定,霍漱清紧紧抱住她,可是她要挣脱。

    “请,请你,听,听我说--”她几乎是哽咽着,抬头看着他。

    霍漱清盯着她,空气里流淌着奇异的安静,不安的情绪却在持续地躁动着。

    渐渐的,他松开她,静静望着她。

    苏凡低头,片刻之后,抬头抿了下嘴唇。

    “我,我们,以后,以后,还是,还是不要,不要再,再这样了!”她的声音,波动着,剧烈的。

    “不要,怎样?”他低头望着她,问。

    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可是,她,心软了。

    不行,苏凡,不行,你要坚持,不能心软,绝对不能!要不然,要不然,你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能回头了!

    她咬了下唇角,刚要开口,他那修长的手指,却抚上了她的唇瓣。

    “以后,不许这样咬了,这么漂亮的嘴唇,咬破了,不好看,明白吗?”他的声音那么温柔,苏凡的鼻腔里,猛地被涩涩的液体充满,眼眶似乎也润湿了。

    她低头,猛地吸了一下鼻子,把那些潮湿的液体吸进了心扉。

    旋即,她又抬头。

    “不要在一起了,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此刻,她的声音,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波动剧烈。

    他那如墨的瞳孔里,那只有她的眼眸里,闪过深深的错愕的神色。

    她不敢看他,别过脸,盯着电视屏幕。

    如果他不回复,他不同意,她这么说是不会有结果的。因此,苏凡在等着他的回答。

    霍漱清坐正身体,拉开茶几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包烟和打火机,等苏凡闻见了烟味,才注意到他在抽烟。

    她的心头,一阵疼,张开嘴想要劝他别抽烟,会伤到身体,可是,自己都和他分手了,还有,还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他沉默不言,猛吸了几口烟,就把烟蒂摁进烟灰缸,摁灭了。

    接着,他又准备从烟盒里取一支烟,可是,里面没有了,他拿起盒子倒也倒不出来,便把烟盒揉成一团,扔在茶几上。

    “你想说的,就是这个?”他问。

    她点头,“嗯”了一声。

    他看着她,不禁苦笑了一下,接着又转过头看着前方。

    从他的动作看来,他的心情不平静。

    霍漱清不懂,自己向来都会很好地控制自己的心情,控制自己的行为,绝对不会让别人看出自己内心的喜怒。可是,今晚,怎么了?他,这么不平静?

    他的十指,轻轻落在鼻翼两侧,却又抹了下下巴。

    “因为孙蔓,你才说这样的话,对不对?”他问。

    苏凡不语。

    他无奈地笑了下,道:“的确,你是该跟我提出什么,毕竟,你我之间,你这么年轻,而我--”

    她的心尖,一阵阵地被针扎着,痛,却说不出来。

    良久,他转过脸,凝望着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苏凡,我做什么,才能让你留下?”他轻声问道。

    她闭上眼。

    “呃?苏凡?说,告诉我,我该为你做什么?”他的脸,贴近她的,低声问着。

    她摇头,一言不发。

    寂静,将两人包裹起来,如一个厚厚的茧,谁都无法打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