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03章 还怕男人不抢着要?
    不行,苏凡,你必须镇静,镇静,否则,否则会出事的!你,你会害了他的!

    深呼吸几下,苏凡终于抬步走向了楼梯口。尽管知道他已经下楼了,可她还是,还是不敢去坐电梯。

    省政府外事办今天召开的会议主题是布置下周的意大利文化周的,全省各市都要组织展览和交流。坐在会议室里的苏凡,脑子里却全是霍漱清,他刚从眼里那疏离的神色,让她的心不禁难受起来。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既然分开了,就不能记着他,可是,她怎么这样不果决呢?

    身边坐着的宋科长不时地看她,她那心不在焉的样子,早就落入了宋科长的视线。

    开完会乘坐处长的车返回市政府后,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宋科长直接拉着她去了餐厅。

    “小苏,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宋科长问。

    “啊?没,没有,我,我挺好的。”苏凡忙说。

    “我堂哥的一个儿子,在中行工作的,你,有没有兴趣见见?”宋科长道。

    相亲?

    “谢谢科长,我,我,还是,还是别见了吧!”苏凡道。

    “你,有男朋友?”宋科长问。

    “没有,只是,”苏凡不好意思地笑了下,道,“我,我这条件,怕是配不上--”

    “傻丫头,什么啊?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男人们还不得抢着要啊?我是怕我说的晚了你被别人抢走了,我侄子可就没戏了。”宋科长端着餐盘,笑着说,“你放心,我那个堂哥家境还不错的,他儿子德国海龟,在银行做投资的,年薪很高,人也长的好,和你啊,正好一对!”

    见苏凡并不是很乐意,宋科长想想,道:“你再考虑考虑,别急着拒绝,反正那孩子一天到晚也忙着工作,等你决定好了,我再安排你们见面。”

    可是,在和霍漱清度过那样的一段日子后,她的心里,还能放进去别的男人吗?

    苏凡低头吃饭,一言不发。

    这种对外交流,苏凡从没参与过,因此,即便routinejob,她也要比其他人花更多的精力。再加上这次活动的对象是意大利,她又没学过意大利语,审核文件的难度可想而知。不过,苏凡丝毫没觉得这样有多累,反倒很感激工作如此忙碌,也许这样忙碌起来,她就会从霍漱清那件事里走出来。

    周五,当霍漱清乘飞机离开云城时,苏凡还在办公室加班。

    晚饭是在食堂买的饺子,可是最近她都没什么胃口,吃了几个就吃不下去了,拎着剩下的几个上楼回了办公室。

    周五的夜晚,没有几个人加班,整个办公楼,亮灯的办公室并不多。

    霍漱清并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他下午七点就去了机场上了飞机,他的心里,想的是该怎么劝说父母来到云城,因为去年二老来云城的记忆非常不好,霍漱清想要说服他们,难度很大。

    等他到了榕城,就直奔华东省省一院高干二科病房探望父亲。而时间,已经不早,他到达医院的时候,父亲已经睡着。霍漱清坐在父亲的病床边,注视着台灯下父亲那苍老的脸,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霍廷楷是北方人,身材高大,那个年代的人都长到了将近一米八,再加上他年轻时相貌堂堂,在一堆人里相当出众。也许是遗传了父亲的优秀基因,霍漱清小小年纪就是一个大个子,只不过,在相貌方面,霍漱清遗传了身为江南美女的母亲的一些基因,没有父亲那么棱角突出,比起父亲略微俊秀一些。儿时的霍漱清,总是在仰望着父亲高大的身影,随着他越来越大,和父亲的差距也越来越小。曾经父亲那挺直的背那高大的背影,这些年也弯了,那洪亮的嗓门,说几句话也就开始咳嗽了。

    霍漱清望着父亲满脸的皱纹和白发苍苍,伸出手把父亲的手放在自己的掌中。他还记得,父亲这双手曾经握着鞭子打过他不知多少次,抓着他的手腕那么疼,而如今--

    看着床上的父亲,霍漱清突然有种幻觉,好像躺在床上的不是父亲,而是自己,猛然间,他的心底生出无尽的悲凉。父亲现在病了,他还能坐在这里陪着,将来,等他老了躺在病床上,又会有谁坐在这里陪他呢?

    霍漱清叹了口气,给父亲轻轻掖好被子,把台灯的亮度调到最小,走出了病房。

    从医院出来,霍漱清直接回了父母的家,这几天姐姐一家住在这边陪伴母亲照顾父亲。霍漱清到家的时候,母亲已经睡了,姐姐和姐夫坐在他们二楼的客厅看电视,桐桐在自己房间玩游戏。

    “你们还没睡?”霍漱清推门进去,问道。

    “没呢,你吃饭了没?冰箱里还有馄饨,给你下一碗。”霍佳敏起身,道。

    “在飞机上吃了。”霍漱清坐在沙发上,接过姐夫给他泡的茶。

    “就那么点还不够塞牙缝的,你坐着,我去给你煮馄饨。”霍佳敏走了出去。

    “明天周末,还不能办出院。”姐夫道。

    “我和医生聊了,爸的情况还不错,可以出院。到时候再让他们派个医生一路跟我去云城,等到了那边的疗养院,交接就好了。”霍漱清道。

    姐夫点点头,道:“你那边环境好点,爸妈过去住也好。”看了霍漱清一眼,姐夫问:“你最近怎么样?脸色不大好。”

    霍漱清笑了下,道:“你什么时候有透视眼了?”

    姐夫笑笑,道:“我就是瞎猜而已。哦,对了,前几天在医院碰见孙芳两口子,说是你岳父好像也不大好的样子,带着老爷子去瞧病了。你明天还是过去看看。”

    霍漱清长长叹了口气,身体向后靠。

    “咱们这个岁数是最可怜的,上有老下有小,出了家门还有工作,里里外外都得顾着,唯独顾不到自己。”姐夫叹道。

    霍漱清笑笑,说:“你还可怜啊!我姐把你们父女俩都伺候成什么样子了。”

    “你以为我说的是我?你姐的好,不用你给我提醒。我啊,说的是你--”姐夫看着他,霍漱清笑了下,道:“你怎么就说我不好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知道多自在,想干嘛干嘛,想几点回家就几点回家,谁能管我?”

    “你呀,这么大年纪了,还跟个孩子一样,嘴硬!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姐夫说着,拿起遥控器换了个频道。

    霍漱清扫了一眼电视屏幕,把遥控器拿过来,换了个台,道:“你也跟着我姐看这种婆婆妈妈的电视剧?不怕你也变成这样?”

    姐夫无奈地笑了,说:“你啊,以后别说结婚多少年了,说出来都丢人。懂不懂啊,好丈夫守则有一条就是,老婆要看的电视剧,再无聊也要陪着看--”话毕,姐夫把遥控器又拿过来,换成了一个电视剧的频道,看着霍漱清,才说:“孙蔓和你姐爱好不同,也难怪你觉得我奇怪了。这就是说啊,结婚久了,两个人就同化了。”

    “你觉得我和孙蔓同化了?”霍漱清喝了口茶,道。

    “你自己觉得呢?”姐夫说。

    霍漱清不语。

    好一会儿,房间里只有电视剧的声音。

    电视里,无非就是一些小三啊婚外情啊婆媳矛盾啊之类的,狗血之极。

    “姐夫,你有没有考虑过离婚?”霍漱清突然幽幽地说,姐夫杨建明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住,一脸错愕地盯着霍漱清。

    “你实话实说,我不会跟我姐告密的。”霍漱清笑道。

    “我还怕你告什么密?只是,”杨建明盯着霍漱清,顿了片刻,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你和孙蔓--”

    霍漱清笑了下,道:“随便问问,男人之间的谈话,你干嘛扯那么远?我只是想知道怎么样就想着离婚了,仅此而已。你好歹也是婚姻围城里的老居民了,给我这个后辈一点经验。”

    杨建明刚要开口,门就推开了,霍佳敏端了一碗鸡汤馄饨进来,放在弟弟面前。

    “哇,真好吃,一闻这味道就饿了!”霍漱清笑道,“怪不得姐夫减不了肥!”

    霍佳敏坐在弟弟身边,看着弟弟端起馄饨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一阵酸涩,眼角就湿了。

    都怪那个孙蔓,都怪她,害得弟弟成了这个样子!霍佳敏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就落了泪。

    “你这是怎么了?”杨建明忙抽出一张纸巾给老婆,霍佳敏赶紧擦去眼角的泪,反问道:“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都笑了,霍漱清道:“男人间的谈话,女人不宜听。”

    “就你事儿多!”霍佳敏道。

    电视剧依旧在演着,三个人却都没有在看。

    “姐,有件事,我想和你和姐夫商量一下。”霍漱清吃完了馄饨,擦了下嘴角,道。

    “什么事?”霍佳敏夫妻互相看了一眼,道。

    “我想把爸妈接到云城去生活,怎么样?春天秋天的时候他们在榕城,冬夏的时候去云城,你们说呢?”霍漱清道。

    霍佳敏夫妻不语。

    “这些年,姐,你和姐夫一直照顾爸妈,爸妈年纪越来越大,我也该尽尽自己的职责,不能总是让你们辛苦--”霍漱清望着姐姐姐夫,道。

    “辛苦什么啊?自己的爸妈,做什么都是应该的。”霍佳敏道,“再说了,我和你姐夫工作都没你那么忙,照顾爸妈比你方便多了--”

    霍佳敏话没说完,丈夫就轻轻拍拍她的手背,霍佳敏看了丈夫一眼。

    “漱清,你说要接爸妈过去住,这个,我们是没问题,可是,你把他们接过去了怎么办?孙蔓在京城,爸妈这样的身体,你是打算彻底交给保姆来管吗?”杨建明问。

    霍漱清不语。

    对于年老的父母来说,和孩子在一起生活是他们的愿望,可是,孩子那么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