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07章 情敌相遇
    郑翰放下菜单,看了她一眼,曾经他眼里稚嫩的面容,经过了这几年,却变得更有女人的感觉。

    这是一家经营韩国菜的店,菜品地道,环境幽雅,苏凡以前跟着原芮雪来蹭过饭。

    “你,这些年怎么样?”郑翰想了想,问。

    不知怎的,即便是过了这两年,他还是觉得自己很难在她面前“信口开河”,还是像过去一样,要想一想才能开口。

    苏凡放下杯子,看着他,礼貌地笑笑,道:“挺好的,你呢?是回来休假了吗?”

    郑翰定定地看着她,咳嗽了一下,道:“我,休学了。”

    “休学?为什么?”苏凡不解。

    大四那一年,她听说他被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生院录取了,虽然没再见过他,却也听说他出国深造去了。怎么休学了?

    郑翰深深呼出一口气,道:“正月里,我爸中风了,虽然抢救了过来,可是,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整天只能坐在轮椅上晒太阳。”

    苏凡很意外,没想到他是因为这个原因回来的。她知道他是家里独子,虽然有个姐姐在,可估计姐姐也不管家里的生意吧!

    只不过,郑翰没有告诉她,父亲病重之后,家里发生了怎样的背叛,公司已经分崩离析,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别担心,只要抢救过来就好,以后再花时间好好休养,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她安慰了他一句。

    他不禁笑了下,道:“谢谢你,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善解人意!”

    善解人意?她吗?她怎么从没觉得?

    苏凡端起手边的杯子,再一次掩饰般的喝了口水。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去上学?”苏凡又问。

    “呃,可能,不知道。”他无奈地笑笑,道。

    她听说他在哥大读的是建筑学的研究生,不过,看样子他是不打算回去了吧!苏凡只是点点头,没有在问。她不喜欢打听别人的事,这种习惯不好。

    他盯着她那双修长美丽的手,其实,他一直注意到她手指上干干净净的,没有戒指。

    “你,是不是快结婚了?”他换了个说法问。

    苏凡愣了下,摇摇头,笑了下说:“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呢,你太太--”

    “我也没有--”他的视线,似乎比刚才热了一些。

    她笑笑,跟着说了句:“等你结婚的时候,通知一声,我去给你送个红包!”

    他把手放到嘴边咳嗽了一下,笑笑不语。

    苏凡好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就没拒绝他一下?跟着他来吃饭,简直是受罪!越来越尴尬了。

    于是,她起身去了下洗手间,赶紧让自己脱离那个环境,想想该怎么办。

    也许,是她想多了吧,他只不过是礼貌地请她吃个饭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她不该多想的,想多了的话,好像她有什么企图一样。

    企图?她要是有企图,五年前就不会拒绝他了!

    错过的人,就如同泼掉的水,过去了的,就没必要多想了。人家对她这么客气礼貌的,她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他。

    然而,苏凡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洗手间的这点时间,郑翰已经打电话给市政府的一个朋友,了解她的情况了。

    “那,这么说的话,你是接了你们家的生意吗?”苏凡回到位子上,问。

    他点点头。

    “你没问题的。”她笑笑,习惯性地鼓励了他一句。

    他却紧紧盯着她,道:“你这么相信我?”

    相信他?苏凡愣了片刻,却还是微笑着说:“你那么聪明的,做生意肯定不会差!”

    她这只是客套话,和相信不相信的,没有关系。

    饭菜上来了,他却突然接了几个电话,苏凡安安静静地吃了几口菜,根本没去注意他。因此,她也不知道,尽管他在接电话,视线却总是在她的身上。

    因为下午两人都要回去工作,午饭吃完也很快。苏凡不知道该和他聊什么,后面一直就是在回答他的问题。

    和这样半生不熟的人在一起吃饭,真是不自在,苏凡心想。可好歹是人家热心地请客,她这么想也过分了。

    走出餐厅的时候,她客气地说了句“今天谢谢你,改天我请你--”

    “好啊,你什么时候有空?”他急急地问。

    什么时候?苏凡还没想太多,只说:“最近我们工作比较忙,所以--”

    “哦,没事没事,等你有空了吧!”他说。

    “那,我就先回去了--”走到电梯口,她说。

    “我送你吧!正好我也要去一趟市政府。”他按住电梯,道。

    “哦,是公事吧!”她客气地问。

    “嗯,和秦副市长约了见面的,去他那里送个文件。”郑翰道。

    她点点头,和他一起走进了电梯。

    乘电梯返回停车场,苏凡跟着他上了他的车。

    其实,她还是很好奇的,对于他后来的经历,比如说当初打她的那个女生--忘记叫什么名字了的--后来和他交往了多久,只是,这都是他的私事,她才不会去打听。

    看着外面那快要被太阳晒化的马路,苏凡觉得这车里真是舒服。

    也许是昨晚没睡好,而弟弟的事现在也画了句号,她感到了一身的轻松,上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郑翰从后视镜里看见坐在后排的她头靠着椅背睡着,体贴地调小了空调的风力,缓缓开着车。

    从她的言谈举止来看,她比在学校的时候成熟了一些,可身上依旧残存着很深的学生痕迹。而且,她在那里吃饭那么长时间,连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接到,说明她现在还是一个人。

    这,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下车的时候,郑翰还是主动来给她拉车门,苏凡知道他是个素质很好的人,对他的行为,只有道谢。

    然而,两人刚下车,一辆车就开了过来停在他们的旁边。

    明明车子不会撞到他们,可郑翰还是下意识地拉了一下她的胳膊,让她停住了,没再往前走。然后,在苏凡注意到之前,他很快就松开了她。

    车子停下了,开门下来的人,竟然是冯继海!

    苏凡愣住了,赶紧跟他打了个招呼。

    冯继海笑着问候了一句就去开后座的门,苏凡立刻闭上了眼睛,糟了,这是他的车!

    其实,霍漱清老早就看见她了,从她下车那一刻,他就看见了。因此,当他下车的时候,已经丝毫不意外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凑巧的是,他是从苏凡和郑翰站着的这面下车的。

    他就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总不能不开口吧!

    “霍市长,您好!”她问候道,语气庄重。

    霍漱清只说了句“你好”,视线从她的身上掠过,只是那么快速的掠了过去,根本没有停留。反倒是在她身边的郑翰身上停了片刻,接着就抬步朝前走。

    他的余光在苏凡的身上停了片刻,问,郑翰道,“怎么大中午来市政府?”

    “来给秦副市长送个招标书,正好我朋友也在这里上班,就一起过来了!”郑翰忙答。

    朋友?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对郑翰笑笑,道:“那你去找秦副市长吧!”

    “是,霍市长,那您忙!”郑翰忙说。

    霍漱清对他点点头,他就看了苏凡一眼,道:“我去拿招标书。”说完就拉开了车门。

    苏凡看着眼前的霍漱清,却发现他的眼神那么陌生,好像她就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心里猛地一阵抽痛,而他,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同她讲,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她打了个寒颤,一股凉气从脚底直逼头顶。明明是大中午,即便是站在树荫下,也不至于冷成这样啊!

    “你,怎么了?”郑翰走过来,一脸紧张地看着面色惨白的她。

    她对他笑笑,道:“没事没事,谢谢你!”她看了一眼他的手上拿的文件,道:“我们上楼吧,要不然你就错过和秦副市长约的时间了。”

    “真的没事?”他还是不放心。

    郑翰是个心细如尘的人,虽然和他接触不多,苏凡却早就知道这一点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几年过去了,他还是这样--

    “嗯,谢谢你!”她安慰似地笑了下,朝着办公大楼走去,郑翰跟在她身后。

    这时,其他的同事也都在陆陆续续走进那幢大楼,苏凡走进楼里的时候,看见霍漱清也和大家一起在等电梯。她倒是已经习惯走楼梯了,便跟郑翰说了下,走向楼梯口。

    “我们一起走吧!”郑翰道。

    “我还想去下洗手间,你--”她低声撒谎道。

    郑翰善解人意地笑了,掏出手机,道:“你今天还忘了把号码留给我。”

    和他的重逢,绝对是个意外,五年前她不愿意和他有下文,现在也不愿意和他再有什么交集。而且现在这种想法更甚,毕竟他是一家大企业的老板,而她--还是算了,能碰上就当做是缘分,分开了也没必要刻意去联络。

    可是,郑翰这个人,从她第一天见到他开始就是人群里的焦点。他的身高,他的相貌,他的阳光开朗,这两年他又在美国生活学习,身上又多了一些说不出的感觉、这样的一个郑翰,站在市政府的大厅里,和那些死气沉沉的机关大叔们一比,绝对是王子级别,自然会让很多人都注意到他。而和他站在一起说话的苏凡,自然也会被关注到。

    也许郑翰是习惯了别人注意的目光,可苏凡不习惯。自从那一年被郑翰的那个追求者打了一顿之后,苏凡真是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

    她不想和他再有什么联系,可是,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总不能说“我没手机”之类的谎话吧。

    于是,她把自己的号码报给他,他快速在手机上存了下来,片刻之后,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的,你也存下。改天我们再联系。”他又露出自己那阳光的笑容,却不知已经让大厅里的异性们都两眼放光了。

    苏凡知道他这笑容的杀伤力,为了不让自己惹上莫名的烦恼,她只好点头再见,快步朝着楼梯口方向走去。

    然而,就在她和郑翰说话这会儿,霍漱清早就从电梯那里离开走向了楼梯口,他看见了和郑翰一起走进来的苏凡,看见了郑翰看她的眼神--那绝对不是什么看待朋友的眼神--

    他知道苏凡现在总是走楼梯,今天,他也开始走楼梯。而苏凡并不知道他就在楼梯口那边。

    等她走到了楼梯口,立刻怔住了,看见他正站在台阶上和一个男人说着什么,身边没有跟着冯继海。

    “就这样吧!”霍漱清的余光看见苏凡的手正抓着包包的带子,便对那个人说道。

    “是,是,霍市长,我知道了,那我不打扰您了!”那人说完,赶紧下了楼。

    楼梯间只有他们两个人了,霍漱清依旧好像她不存在一样,抬步上楼。苏凡的心里翻江倒海,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楼梯间里,两个人的脚步声交替着,如同他们的心跳。

    霍漱清知道她就在自己身后,或许,他该问问她,那个郑翰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是偶然遇见的,还是早就有约?大中午的,看样子是一起去吃饭了吧!那个郑翰,是不是她当初拒绝了的那个?他感觉,感觉就是。

    可是,他怎么开口?他现在有什么立场问她这些?

    那个郑翰,和她站在一起,一眼看去就是,就是一对璧人!

    想到这里,他的脚步停住了,回头看着她,而她依旧低着头。

    苏凡没有注意到他站在那里,等她的头撞上他了,才发现--

    她的身体微微向后倾去,习惯性地抓住他的手,等她站稳了--

    他的眼神,说不出是什么意味,而她的手,还在抓着他的。

    糟了,她怎么--

    赶紧松开手,她忙低头说:“对不起,我刚刚,对不起--”

    她,为什么要跟他说对不起?

    霍漱清的心里,生出一种难言的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