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11章 走投无路求助无门
    “没事,我们去火车站等等就有火车了,你不是和别人合租吗?我们去了,不方便,住旅馆又要花钱。”父亲说,“小凡,有什么事记得告诉我们。”

    “嗯,爸,我知道了。”苏凡说着,陪着父母走出派出所,来到附近的一个小吃店吃饭,可是一家人心情都不好,没什么胃口。吃完了饭,苏凡便把父母送到了火车站,买了火车票和路上喝的水就离开了。

    夜色浓浓的压在云城的上空,苏凡望着车窗外那炫丽的夜色,心头却是一丝丝说不出的痛。

    深深叹了口气,她环抱住自己的双臂,把头靠在窗玻璃上。

    明明是夏夜,怎么还这么冷呢?

    弟弟这件事,还得要借钱才行,可她上哪儿去借?邵芮雪是个月光族,吃住在家,自己的工资还不够花,要靠父母接济。可是,除了邵芮雪,她能找谁?办公室的同事,她又不熟,谁愿意给她借钱呢?而且,借了之后,她什么时候才能还给人家?

    穷人,真不好!她望着外面的夜色,眼里蒙上一层水雾。

    可是,不管怎么说,她都要把这件事扛下来,直到弟弟洗刷冤屈的时候。

    还没到住处,苏凡就接到了邵芮雪的电话,问她找律师干什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雪儿,我,”她张不开口。

    “小凡,什么事你说啊,别急死我!”邵芮雪道。

    “我弟弟出了点事,被,被拘留了--”苏凡道。

    拘留?邵芮雪惊呆了。

    那个苏子杰,一看就不是个靠谱的,平日里老跟小凡要钱不说,现在还被拘留?全都是他父母惯出来的。邵芮雪就想不通,这一个家里的姐弟,怎么就差距这么大?重男轻女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她真的要庆幸自己没有个弟弟啊!

    “小凡,小凡,你别急,我爸说那个陈律师很厉害的,刘书记介绍的人没有错,他一定会--”邵芮雪安慰道,可是,她的心里也没谱,陈律师一定会怎样?苏子杰犯了法,肯定要接受惩罚的。

    “雪儿,等哪天事情平静了,我再去你家谢谢邵叔叔。现在,我,我还有个事想请你帮忙。”苏凡说了,却觉得自己真的,真的不好意思开口。

    每一次都这样麻烦雪儿,雪儿又不欠她什么--

    “说吧,什么事?”邵芮雪问。

    “能不能,能不能给我借点钱,我手上--”苏凡说着,不禁紧咬住了唇角。

    朋友之间,她欠雪儿太多了。

    “你要多少?”邵芮雪问,她理解苏凡的处境,生在那样的家庭里,摊上那样的一个弟弟,真是,唉!

    尽管自己没钱,可邵芮雪还是决定要帮苏凡,她知道,在云城,除了她,苏凡根本找不到别的人来帮助自己。因此,哪怕她现在是要去跟父母借钱,她也要帮苏凡。

    “给我借五万,好吗?我,我不知道够不够。”苏凡道。

    五万块,她就是不吃不喝,一年都存不下来。

    可是,弟弟的事迫在眉睫,她总不能只顾着自己就不管弟弟了吧!就算是背债,她也得背。

    苏凡这么一想,不禁有种轻松的感觉,幸好自己还是单身,要是自己结了婚或者有男朋友了,哪个男的愿意和她过?

    单身,还是有好处的,起码,很自由,真的很自由!

    不论这五万够不够,苏凡都觉得这笔钱要自己来还,父母那里是很难了。这么一来,近两年她就不要考虑自己的事情,安心存钱还债就好。

    自己的事情?什么事情?结婚嫁人?谁愿意和她结婚呢?而她,又能嫁给谁?她心里的那个人,她这辈子都是没机会的。别的男人--爬过了华山,还会觉得爬别的山有意思吗?

    想这么多干什么?轻重都不分了。

    “五万啊?没问题没问题,你什么时候要,我给你直接打到卡上。”邵芮雪道。

    “明天吧!”苏凡道。

    她觉得明天那个受伤的学生家属就会来找她了,人家现在是讹上他们家了,要让那个学生改口说出实情,还是先给他把医药费交上吧!

    邵芮雪答应了父母之后,就去找父母说明这件事了,顺便跟父母借钱。邵家父母对苏凡的印象向来很好,现在苏凡遇上了这样的事,她一个弱女子要扛着实在不容易,便答应了给苏凡借钱。

    “你跟小凡说,让她别着急还,我们又不急的。”邵德平道。

    “嗯,爸,我知道了。”邵芮雪道。

    “走,我给你去拿银行卡,你是要直接给她打到卡上吗?”母亲芮颖起身,问女儿道。

    “这样方便一些。”邵芮雪说。

    躺在床上,苏凡心里烦的连洗漱睡觉的念头都没有。

    那个受伤的学生,她该怎么办?明摆着是在说瞎话,可是,怎么让他把实话说出来?给他交医药费就可以了吗?

    苏凡想了想,决定还是打电话问一下律师的意见,她可千万别自作主张做了错事。

    拨通了陈律师的电话,苏凡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陈律师劝她先别去给那个学生交医药费,否则就会落下口实,越来越不能摆脱了。

    “可是他现在一口咬定就是子杰打他的,要是他不改口的话,子杰就没救了!”苏凡道。

    “目前除了那个孩子的口供,还有刀上的指纹,没有其他的证据指证子杰,你先别急,我们再想办法。”律师说。

    指纹是没什么用的,因为子杰说他当时看见地上有刀,好奇捡了起来,所以留下了指纹,这一点也说得通。而且,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学生挨了几刀,不知道伤口在哪里。

    现在,苏凡觉得要找其他的证人,来证明子杰在案发时不在现场。可问题是,案发当时,没有人证明子杰在做什么。

    夜色渐深,苏凡打开电脑,开始在网上查阅刑事案件相关的资料,一直到了很晚。

    第二天早上,苏凡跟宋科长请了个假,去见了陈律师签了合同付了一部分律师费。然而,她还没有返回单位,就接到了宋科长的电话,说有人在市政府门口大闹,要找她。

    “你先别来,要是被人家撞见了怎么办?”宋科长道。

    “科长,是什么人在找我?”苏凡问。

    宋科长顿了片刻,道:“小苏,你弟弟,出事了?”

    苏凡点头“嗯”了一声。

    “小苏,你别急,那几个人被保安赶走了,他们也不进来咱们楼里闹,听说就在路边守着呢。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认识你,要是他们认识你的话,就麻烦了。”宋科长道。

    “是,谢谢科长,我,我下午再过来吧!”苏凡道。

    “小苏,要是需要什么帮忙的,你只管跟我说,别跟我客气。”宋科长说。

    “谢谢科长,我,没什么需要的了,现在找了律师在办,我弟弟他是无辜的,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洗刷冤屈了。只是,我没想到那家人竟然找到单位去--”苏凡叹了口气,道。

    “别难过,谁一辈子不遇上点窝囊事呢!”宋科长安慰了苏凡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宋科长突然觉得,苏凡没有和她堂侄子相亲是件好事。就苏凡那个长相,还有她的脾气和工作,她堂侄子肯定会看上,万一结了婚,不就麻烦了吗?把他们家和苏凡那种家庭掺和在一起,还有没有安静日子过?万幸万幸啊!

    正如宋科长所说,被打的那个学生家属,从学校里打听到苏子杰有个姐姐在市政府做领导,由于苏子杰家里迟迟没有把医药费给他们,于是就想到去苏子杰姐姐单位闹了。市政府自然是进不去的,可他们知道,政府里做官的最怕别人看笑话了,只要他们去闹一次,苏子杰家一定会害怕地把钱拿给他们。

    苏凡没有回单位,中午在外面吃了个饭,就买了一瓶水坐在市政府附近上清江畔,坐了一中午。

    她可以想象现在单位里怎么传说她了,被人指指点点--那又怎样呢?只要弟弟能洗刷冤屈就好了,别人怎么看她,她从来都无所谓。

    如她所料,这件事已经传遍了市政府,除了一些领导之外,很多人都知道了。当然,郑翰也听说了。

    他担心苏凡会被那些人为难,便赶紧给她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这么一来,他就更担心了,什么都不想干,他想知道苏凡的弟弟到底怎么了,打听来打听去,才知道她弟弟被关在北城看守所,就赶紧派人去公安局了解情况了。

    中午的时候,郑翰得知了事件的经过。

    苏凡转过身,远远看着市政府那幢翼型大楼,不由自主地就会想起霍漱清。可是,一想到他,她的心里就难受的不得了。

    她知道他去了台湾,她好想见到他,好想在他怀里哭一场,好想他能给她一点意见,不要让她这么无助。

    可她再也没有这机会了,他们之间,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

    直到此时,苏凡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眷恋他,有多么离不开他。

    低着头,双手扶着脑袋坐在长椅上。

    眼前是滔滔的上清江,江边的路上,总有人走来走去,即便偶尔有人坐在她旁边的位置,她也不会去在意。而这次--

    突然间,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瓶饮料,她猛地抬起头。

    错愕的眼里,出现的是郑翰那张好看的简直要夺人心魄的脸。

    他,他,他怎么,在这里?

    苏凡好一会儿都不能动弹,呆呆地盯着他。

    他淡淡一笑,把饮料瓶子给她打开,递给她。

    “怎么不跟我说你家里的事?”他的语气,有些责备,也有些舍不得。

    她挤出一丝笑意,道:“说这些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好事。”

    “我什么时候说只听好事了?”他笑问。

    她喝着那瓶橙汁,不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