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13章 他怎么会来?
    霍漱清想着,盯着手机,可是,他已经没有她的号码了。

    算了,把这件事交给廖静生的话,应该就没问题了。

    霍漱清想了想,就把手机放下了,继续之前的工作,对冯继海道:“这件事你多留点心,有什么结果了,尽快告诉我!”

    “是,我知道了,霍市长!”冯继海忙应道。

    等冯继海从房间里离开,霍漱清才扔下文件,起身站在窗口。

    台北的夏夜,比起云城来又闷又热,眼前这璀璨的灯火,却不及云城的暖心。

    他真的该打电话问问她,其实,他就算没有她的号码,冯继海应该是有的,他只要问一下冯继海就可以,可是,他没有。打了电话之后说什么?安慰她?

    的确,她是需要安慰,一个年轻女孩子,遇上这种事,八成也就没主心骨了。可是,他们之间--

    想起她那次和郑翰站在一起的场景,霍漱清的心头,说不出的不舒服。

    那个郑翰,就是当年追求她的那个。本科毕业后去了美国读建筑学的研究生,没想到父亲郑成铎脑溢血瘫痪在床,无法管理公司,他便放弃了学业回了云城继承家业。郑家在江宁省是做建筑起家的,现在涉猎了不少的领域,算是一家大型的公司,郑家也是江宁省知名的豪门大家。现在,他是要和苏凡重续前缘,还是有别的打算?

    唉,不管郑翰要干什么,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既然和你没关系,又为什么要管她的事?

    霍漱清不愿再去想了,如果非要找个原因来安慰他,那就是,为了补偿她吧!毕竟她和自己在一起一段时间,而且,他还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苏凡根本不知道,弟弟在第二天就被从看守所放出来,而且案子进展顺利,究竟是什么缘故。由于廖静生局长的亲自督查,这件案子进展很快,到了周末的时候,已经彻底查清楚,苏子杰也彻底洗刷了冤屈。

    尽管被无罪释放了,可苏子杰毕竟是被警察拿着法院正式签发的拘留证从学校带走的。每年到了毕业的时候,学校就会出各项规定要严厉处理校内的“骚乱”,苏子杰那个案子的当事双方都是这个学校的,事件一出,学校更是立刻开会制定了最为严格的决议,杀鸡儆猴就把苏子杰给“杀”了,开除了他的学籍。现在虽然苏子杰无罪了,可学校给他的处分还在。

    开除学籍,意味着他这大学四年白上了。可现在没几天就要毕业了,他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周一,苏凡找到学校老师询问此事的解决办法,苏子杰的班主任说他去问了系里,系里说要找学校。可这个开除的决议是在校领导会议上发文的,现在想要修改,恐怕并不容易。从提起行政复议开始,这个时间,不知道要花多久,如果赶不上最后的毕业,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

    郑翰并不知道这个,苏凡去学校的时候,郑翰还以为警察给学校说明情况后,事情已经彻底过去了,甚至还给她打电话说愿意给苏子杰提供一个工作。

    “谢谢你,你帮我做了那么多,我还,还没谢你,现在--”苏凡道。

    “别这么见外!”郑翰在电话里说,“我听说子杰现在还没工作,你跟他说一下,让他今天下午就来我办公室找我,我给他安排--”

    郑翰亲自安排?这--

    苏凡不愿让弟弟去成功集团,她知道郑翰这么做都是因为她的缘故,她不想再这样无限制地亏欠了。这世上,哪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好?郑翰做这么多,也是有目的的,而他的目的,他想要她做的,她,她,并不--

    不愿再亏欠郑翰,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力和他划清界限,比如不告诉弟弟去成功集团的事,比如把律师费还给郑翰,再比如隐瞒弟弟被开除的事。

    尽管警察已经跟学校方面说明了事情调查的结果,可学校的决议已经做出,难道要让校领导们再坐在一起开会出个决议,不要开除苏子杰?

    其实,不光是苏子杰这件事,在这个毕业季,随着苏子杰这件事的爆发,校领导开会做出严厉处罚校内一切暴力活动的决定,禁止学生携带酒精类物质进校园,禁止校园里销售这类物品。苏凡知道,想要让学校撤销这个决议,简直,几乎是不可能了。

    怎么办?

    苏凡站在弟弟宿舍楼下的树荫里,看着前面不远处和同学们说笑的弟弟。弟弟虽然脸上说说笑笑,可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实在不行也没办法,难道要去告学校吗?”苏子杰对姐姐说。

    “我们得想别的办法,如果说在毕业之前不能取消你的处分,就要让他们给你再延长一年,推迟毕业,算是不得已的办法。”苏凡道。

    苏子杰望着姐姐,道:“姐,那个郑翰,他,真的是喜欢你?”

    “你不要管这个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你的事!”苏凡喝了口水,道。

    “姐,你让他去找找学校领导,他是成功集团的老总,学校领导肯定会--”苏子杰道。

    “子杰,自己的事,不要总想着麻烦别人什么!”苏凡打断弟弟的话,道。

    “姐,我们这是找他帮帮忙,又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干嘛不行?”苏子杰道。

    “大不了就是我们自己多跑跑腿问问学校,老找别人干嘛?你以为人家都很闲吗?”苏凡道。

    “那你觉得你能让校领导赶紧把处分取消了?姐,我是被冤枉的,被警察抓去不说,还被学校开除,我怎么这么倒霉!”苏子杰道。

    “在说这话之前,你先好好检讨一下自己!”苏凡见弟弟到现在还认识不到自己也有问题,不禁生气起来。

    “姐,我检讨什么?我根本就是被冤枉--”苏子杰盯着姐姐,道。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这样的话,你没听过吗?”苏凡道。

    “我读书没你好,没听过,你也没必要用这种大道理来教训我!”苏子杰也不高兴了。

    “这是大道理吗?”苏凡看着弟弟,说,“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平时都做了什么,那种场合,别人都不去,你为什么跑过去掺和?看看热闹也就算了,拉什么架?的确,你是很有正义感,可你在表达你的正义感之前,能不能先考虑一下所处的环境再做决定?”

    “苏凡,你干嘛这么凶我?”苏子杰一下子站起身,盯着她。

    “我凶你?我要是再不说,你这辈子都改不了这毛病,凡事强出头,纯粹就是匹夫之勇!你这样的个性,在学校里都闹出事情,去了工作岗位,还呆得住吗?”苏凡从来都没有这样和弟弟说过话。

    霍漱清说的对,她真的太惯着弟弟了,现在,她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把什么都压在心里不说,不说只会害了弟弟。

    “我连个工作都没有,还说什么?”苏子杰道。

    “没有工作你怪怨得了别人吗?这么长时间,你自己去认真找过工作没有?”苏凡道。

    “找工作?我自己找的那些工作能干吗?那么点钱,连自己都养活不了,还谈什么养家?”苏子杰丝毫不让。

    “事情都是一点一滴做出来的,你这样好高骛远,就算是给你一个重要的岗位,你有什么本事去接?”苏凡说道。

    “你说的轻松!这年头,谁不是靠着这亲戚那朋友的关系找工作的,我们家这样的环境,你让我找谁?”苏子杰道。

    苏凡盯着弟弟,简直气的说不出话来。

    “我原以为经过了这件事,你会变得成熟一些,想问题会实际一些,看来,你还是没有吃够苦头!”苏凡说着,背起包包就要准备走,“苏子杰,这个社会的确是要靠关系,可是,你自己没有能力,就算是有关系,你也一事无成。在怪怨别人之前,先好好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说完,苏凡背上包包就走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苏子杰一脚踢在一旁的树上,喋喋道。

    把弟弟说了一通,难道真的放任他不管吗?为了教训他,就不管他了?苏凡放慢了脚步。

    从云城交大出来,苏凡赶紧返回单位,明天就是意大利文化周开始的日子,今天准备工作全部结束,展厅也差不多要布置完毕了。这几天忙着弟弟的事,她都没有认真去做这次的工作。

    活动在省委省政府招待所望云庄举办,所有的展览也都在这里。

    苏凡赶过去的时候,有几个同事已经在那里做最后的检查了,因为云城市所有的参展项目都要市政府的几个协同单位来确定最后的展出。

    然而,就在苏凡和同事们组织布置会场时,听到有人喊了句“霍市长来看望大家了”,苏凡的手,猛地抖了下。

    他,怎么会来?

    她知道,他上周去了台湾,周末回来了,今天他上班了,上午是在市政府开会,开完会之后不知道去做什么了,现在又来了这里--

    苏凡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见他了,他瘦了吗?精神好吗?心情好吗?他,想她了吗?

    不管他有没有想她,可她想他了,真的好想。

    这一周发生了太多的事,这些事都太复杂,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多想他能在身边给她出出主意,让她安安心,可是--

    不能,不能,苏凡,你要平静,你要平静,绝对不能慌,不能慌!

    转过身,就看见他被一群人簇拥着进了云城市的展厅,现在会议还没开始,他怎么会来?反正明天他还要过来参观的,现在来干什么?

    苏凡赶紧站在一旁,看着他越来越近,看着他面带笑容和大家握手,看着他还是那么神采奕奕。

    是啊,他为什么要不高兴呢?难道她经历了不好的事,就要别人也跟着不开心?他又不是她的什么。

    说到这个,她现在该怎么还郑翰的人情?如果不是郑翰,弟弟的事根本不会这么快就结束。郑翰帮了她那么多,她怎么还?

    等他走到她面前向她伸出手,苏凡颤抖着手握住了。

    “辛苦了!”他只是说了这么简单的三个字,视线在她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就松开了手走了过去,留给她一个侧脸。

    苏凡苦笑了一下,低下头。

    她期待着什么?期待着他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抱她吗?

    “来,小苏,你过来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樊主任喊了苏凡一句,苏凡赶紧跑了过去。

    “这次主要是你负责的,跟霍市长好好讲讲!”樊主任含笑道。

    霍漱清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就那么静静看着她,苏凡的嗓子眼里,一股热血涌动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