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21章 哪里有机会告诉他
    他想起昨夜在她楼下看见的那一幕,她穿着盛装回来,莫非是和郑翰一起出去做什么了?可为什么是只有她一个人?这说明她并非真的要和郑翰重新开始?

    霍漱清的心,从未像现在这么乱过。

    他想亲自问问她,问问她究竟怎么想,问问她是不是还对郑翰有感觉,可他说不出口。

    霍漱清,该怎么办?她很可能会离你而去,是彻底离你而去,你该怎么办?

    这一早上,霍漱清在办公室不管是批复文件,还是接见什么人,注意力都不像平时那么集中。直到快中午的时候,他才想起来,可以去食堂见她,她好像一般都在食堂吃饭的。

    “霍市长,您去里面坐吧,外面--”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刘晖劝道。

    霍漱清远远看了苏凡一眼,笑笑,道:“这么久了还没和大家一起吃过食堂的大锅饭,今天既然过来了,就不要搞特殊了。”说完,他就对冯继海说“给我拿个盘子”,冯继海忙去拿餐盘,可已经有人拿来给冯继海了。

    “糟了,这里好像是要打卡的吧,我办卡了吗,小冯?”他问冯继海。

    办了吗?冯继海自己也不记得了。

    “看来,要借用一下哪位同事的了!”霍漱清笑了,道,端着餐盘超前走,一直走到苏凡坐的那个桌子边上,他才停下脚步。

    “你,能借用一下你的饭卡吗?”他深深地望着她,问道。

    苏凡缓缓站起身。

    一时间,她有些错愕,他眼中的神情,那么熟悉,好像是她初见时的那样,那样的温柔。

    “哦,可以可以!”她的视线里多了几个人的时候,她赶紧应声,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饭卡,走出来双手呈给他,道,“霍市长,您请!”

    他微微笑了下,接过那带着她香气的饭卡,说了声“谢谢”就走向了取饭口。

    而苏凡,完全惊呆了,直到他走过去好久了,她才醒过神来。

    拿起筷子夹着菜,她却根本尝不出是什么味道。

    他刚刚,为什么要借用她的饭卡?食堂里那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她?是他故意,还是,凑巧?

    可是,她还没想明白,他就已经端着餐盘走过来了,后面跟着好几个人。

    “市长,您坐里面--”不知道谁说了句,意思是请市长坐在食堂的里面雅间和包厢。

    “不了,就这里可以了,你们都随便坐吧,别管我了。”霍漱清笑笑,道。

    苏凡听见这声音就在自己的身边,不禁又站起身,而他,就坐在了她的斜对面,和她一张桌子。

    “谢谢你的饭卡,改天找小冯把钱还给你!”他把饭卡从桌上推到她面前,双眸盯着她。

    “不用了不用了!”她赶紧拿起饭卡,道。

    冯继海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市长是要和苏凡有话说,可是,他们怎么不私下说去呢?难道市长也听说苏凡和郑家公子的传言了?

    不时地有人从他身边走过和他打招呼,霍漱清面带微笑回应着,偶尔也同坐在旁边桌上的刘晖等人说几句。

    她以为他会有话对她说,可是,他根本不同她说一个字。

    又是她自作多情了吗?

    “很喜欢收到男人的花吗?”

    咦?

    苏凡以为自己幻听,猛地抬头,却发现他的手正在桌上找着什么调料,可是拿起一个瓶子又放下,接着再拿起一个,别人根本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他的视线,却总是掠过她的脸。

    喜欢收到花吗?怎么会不喜欢吗?她又不是傻子。可是,她怎么告诉他,其实她最想收到的是他送的花?

    他拿起一个调料瓶,往餐盘里头的米饭里倒了点,却对旁边桌子上坐着吃饭的后勤处处长说:“这个瓶子上,最好标记清楚是什么调料,我想找糖的,竟然倒出来的是盐!”

    苏凡很想说,除了你,有多少人搞不清楚什么是盐什么是糖?

    处长忙不迭地认错,霍漱清笑笑摆摆手。

    “幸好就是最后一点了,要不然真是浪费粮食!”他说。

    “霍市长,我给您换一碗。”一个工作人员忙端着一碗米饭过来,刘晖起身接过来,恭敬地放在市长面前,看了苏凡一眼。

    刘晖不知道市长是意外跟她借卡的,还是怎么回事,可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事的样子。

    霍漱清说了声“谢谢”,拿起筷子夹了一口米饭。

    “怎么不说话?”他的视线,在她的身上扫了一遍,低声道。

    她能说什么?

    “你还喜欢他吗,苏凡?”他低低问。

    她的话,卡在嗓子眼里,根本出不来。

    她不喜欢郑翰,一点都不喜欢,她爱的人,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他霍漱清,都是面前坐着的这个人,可她怎么说的出来?

    我爱你,你知道吗?

    可所有的话都出不来,一个字都出不来!

    他猛地站起身,对面前的苏凡道:“辛苦你帮忙处理一下我的盘子了!”说着,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就离开了。

    苏凡根本来不及回答,就站在那里。

    冯继海看了她一下,赶紧追了霍漱清去。

    市长匆匆来匆匆去,食堂又恢复了正常的气氛。

    她,没有回答他,可是,她还是很高兴的吧!自己心仪的男人现在又回过头来追了,怎么会不高兴呢?霍漱清走在食堂外的花园里,不禁抬头看了下天空。

    那么,他,是不是就该这样放手,放手让她离开他的世界,去一片属于她的天空飞翔,去拥有一段正常的关系呢?

    也许是因为霍漱清找的借口太正常,苏凡和他坐在一张桌子上用餐的消息,并未引起众人的怀疑。

    可是,苏凡,心里越来越难受。她感觉,他距离她越来越远了,真的越来越远了!远的她再也没有机会把那件事告诉他!

    回到办公室,苏凡一个人一直坐着,中午不会有人打扰,可她的心,乱的不得了。

    乱,可是有一点她很清楚,郑翰这里,她是不能让他继续下去了。她必须要和郑翰好好谈一次,认真谈一次。

    至于霍漱清,他,他为什么说那些?他,什么意思?他们不是已经分开了吗?他还--

    身在异地的郑翰,突然接到苏凡发来的短信“我有话跟你说,你回来了通知我一下”。郑翰的心头,猛地一亮。

    霍漱清从食堂出来,接到一个电话,就乘车去赴约了,下午直接去了省里开会。休息的时候,他总是会不自觉地看看手机,以为她会对刚刚他的出现和他的话有所反应,会给他发个信息说明一下什么的,可是,什么都没有。

    苏凡,真的做出了她的选择吗?

    他的时间,总是排的满满的,回到自己家里,每天都会很晚。

    后天就是周六,他晚上接到母亲的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去趟疗养院,他答应了。不管他的心情怎样,该他做的事,还得去做。

    夜晚,站在卧室的窗前,大雨噼里啪啦打在窗玻璃上,风夹着雨,不停地拍打着窗户。

    是因为他心情不好,所以才觉得这雨太大了?

    苏凡坐在床上看书,接到了邵芮雪的电话,问她有没有把事情告诉霍漱清。

    “没有。”她说。

    “小凡,这事儿你不能拖的,拖下去会越来越麻烦,你难道要让别人发现你怀孕么?早点跟霍叔叔说,他就有机会早点做计划了。”邵芮雪道。

    雪儿说的对,可她哪里有机会?郑翰早上搞出来那么一出,已经打乱了她的阵脚,更糟的是,霍漱清还,还对那件事有意见,听他的意思,好像她是那种肤浅的收了几束花就付出自己身心的人,还问她喜欢收到花吗?她当然喜欢,可她从没收到过他的花,即便没收到他的花,可并没有影响她爱他。他,怎么这样子?怎么可以这样?

    越想越难过,越想越伤心,苏凡和邵芮雪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而此时,窗外面雷声大作,暴雨倾盆。

    苏凡并不知道,在她熟睡的时候,在城市另一个角落的霍漱清接到了电话,说是南城县一带发生严重山体滑坡,一个村子被泥石流掩埋,与此同时,南城县的一个镇正好在一个巨大的堰塞湖下游。

    接到电话的霍漱清和其他的市委常委连夜开会,根据先期到达事发地的南城县负责人的汇报,联系驻地部队,开始组织营救。

    市委书记赵启明这几天正好在京城学习,霍漱清开完会就带人直奔南城县,常务副市长秦章留守市府。

    大雨不停,到达县城时已经上午八点,南城县留守的领导请市领导吃了饭再过去,霍漱清带人只喝了茶水就走了。可是,从县城到那个镇子的路,经过一夜暴雨的冲刷,已经是破烂不堪,到处坑坑洼洼,有些路段的路基甚至被暴雨冲坏。

    霍漱清赶紧安排公路养护单位派人来维修路段,毕竟接下来的日子,进入这条道路的救援车辆会相当多,道路通畅直接影响救援进展。

    跟随着市长一行,云城市第一医院、第二医院,以及驻地部队医院都派出了人员前往灾区,后续的物资调度,正源源不断从各处运来。

    等霍漱清到达被堰塞湖威胁的芦花镇,时间已经到中午了。大雨,也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芦花镇四面环山,有一条小河匆匆镇子中心穿过去,邵本水位极低的小河,由于昨夜大雨,河水猛涨,水位直逼禁戒线,而那个堰塞湖,就在这条河的上游。由于常年失修,堤坝损毁严重,有好几处河堤已经出现了溃堤的危险。当地军民加紧抢修,却来不及阻挡河水越过河岸漫进城区的速度。

    大致了解了下镇上的灾情之后,霍漱清带人一刻不停就赶往被泥石流掩埋的山村,前往山村的山路早就被毁,霍漱清一行跟着后续前来救援的军队沿着泥泞破败的山路前行。

    早上苏凡去上班的时候,就发现云城市区的好多路段也都出现了内涝的现象,这在现在的都市已经不是什么怪事了,哪一次天上下暴雨地上不得淹啊?可是,等她到了单位,才发现院子里停了很多的车辆,比平时都多。

    “南城县那边发大水了,有的村子都被泥石流淹了。”

    “霍市长好像已经过去了吧!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我一个朋友在市一院的,说他们半夜就被院长打电话叫去开会,安排医生护士下去灾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