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22章 不能让那种女人进门
    楼道里,几个同事边走边说,苏凡跟在他们身后。

    那么大的雨,他已经过去灾区了?

    苏凡静静看着窗户上流下来的雨水,望着远处灰蒙蒙的天。

    想起那天在拓县矿难现场的情形,苏凡的心,又提了起来。

    发生了这样的灾难,他一定很揪心吧!会不会又是多少个日夜熬着?

    她知道他是个对工作非常负责的人,也许就是个工作狂,这和徐蔓真是好像。可是,她的心里总是舍不得他,尽管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对,可她还是希望他不要那么拼了--

    九点多,樊主任参加完市政府临时紧急会议,召集外事办的人开会布置救灾的事。

    按照市政府的部署,市里所有机关单位,都要派遣小分队前往灾区,组织救援、发放应急食品等等,可是,由于灾区急缺生活物资,各个单位只能派遣个别人下去,实行倒班制。

    外事办这里,省政府的活动还没有结束,樊主任便调派其他科室的人先下去,涉外科排在第二批,也就是两天以后。

    安排完任务,樊主任说:“霍市长已经亲自下去灾区了,我们大家也要认真对待这次的任务,去了灾区不要做一些不符合规定的事。上次拓县矿难那里发生的事,我想你们都知道,不需要我再强调。如果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可不会替你们去霍市长那里说情。”

    苏凡知道樊主任说的这件事,那是拓县矿难的时候,拓县县委的一个什么科长在陪同市长去医院探望受伤工人时,接电话的时候当着其他矿工家属说了不合时宜的话,就当即被市长批评了,之后立刻被调离了县委。从那次之后,大家都知道霍市长的脾气不大好。

    尽管别人都那么私下评价霍漱清,可苏凡觉得他是对工作太认真了,在这个年代,谁愿意唱黑脸呢?工作是大家的,又不是某一个人的,何必那么认真?干好了也罢,要是出了差错,还不是他要背黑锅?

    开完了会,外事办制定了详细的下灾区名单,下午的时候,已经贴在了会议室门口。这次并非每个人都要下去,苏凡这个科里,她和竺科长两个人都要去,轮换制,每人三天。

    下班回家,苏凡赶紧回家开始准备下乡要带的东西,可是,大雨,又下了起来。

    听着外面的雷声,苏凡为霍漱清担心不已,他在那边,不知道怎么样。他肯定是不会受什么罪的,可是,她的心里,总是无法安定下来。尽管她知道自己就算是去了灾区,也不一定有机会能见到他,可是也比在这里待着安心一些,至少离他近了些,可以和他一起经历困境,哪怕自己可能根本帮不到他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到了现在,她还是心心念着霍漱清?

    手机又响了,是郑翰发来的短信,他说他已经回来云城了,可是今晚有个应酬,明天她有没有空,一起去看电影。

    看电影?

    开始约会了啊!

    苏凡看着短信,给他拨了个电话出去。

    “在做什么?”郑翰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没什么,收拾些东西。”她答道。

    下午的时候,弟弟打电话跟她说,他在成功集团找了一份工作。他没有去面试,是那边主动打电话的,职位在房产开发部门。弟弟大学学的是基建,去房产开发也算是专业对路,可是,苏凡知道这都是郑翰刻意安排的,而弟弟还得意地说那是他自己优秀,“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我弟弟的事,谢谢你。”她想起弟弟那个电话,道。

    “客气什么?你那么担心弟弟的工作,我能帮你就帮了,而且,你弟弟也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这次的事只不过是个意外,让他多历练几年也就好了。”郑翰道。

    他这么贴心,弟弟的事,从头到尾都是他在忙活,这样重的情意,她--

    “我,我刚刚看到你的短信,最近是有什么好电影吗?”她想了想,问。

    “呃,我没注意--”他不禁有点囧,笑道,“我只是想着,谈恋爱的话,看电影是一道标准程序,所以就--你,会不会不高兴?”

    她昨天没有收下那么多的花,让郑翰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他以为她是不愿意接受他的心意,可是转念一想,也许那么多的花,她不好意思拿回办公室吧!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之后,他就安心了,继续开始自己的追求计划。

    他很诚实,把他的意图说的很清楚,因为有那样的意图,就有了相应的执行步骤,一切都合情合理。可是,有个关键的地方出了差错,那就是,他在违背她的意愿。

    “那我们什么时候在哪里见面?”她问。

    有些话,还是见了面说清楚,哪怕他不听--她自问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够让他如此痴迷,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了--她也要清楚说明白。

    下午,她跟弟弟说让他别去成功集团,可弟弟不听她的话,她明知道那是郑翰的安排,却不能说出来,不能说自己不愿欠别人的人情。

    “呃,”郑翰想了想,道,“刚刚秦副市长打电话给我,让我陪他去吃个饭,吃完饭估计就九点左右了,我们可以看晚场电影。”他顿了下,“对不起,苏凡,要是你觉得太晚,我们可以后天再看?”

    好不容易以为有机会和他说清楚,看来,还是算了吧!等她从灾区回来再说,反正也没几天。正好,可以用这几天的时间劝劝弟弟,让他放弃去成功集团的想法。

    “没事,不就是一场电影嘛,你去陪秦副市长,看电影的事,以后再说,我后天要去灾区,过几天都不在市区。”她说。

    “哦,那你当心一些,照顾好自己,到时候我也要过去。”他说。

    “你也去?”她不解地问道。

    “嗯,要捐款啊!秦副市长今天和我说的也是这个,明晚要和市里几家公司的前辈一起商量捐款的事情。”郑翰道,“哦,苏凡,我先挂了,这边还有点事,我们明天再聊。”

    说完,郑翰就挂了电话,起身迎上走过来的母亲。

    “妈,我们回去?”郑翰问。

    “芊芊也要回去,我们先送芊芊吧!”一身珠光宝气的郑夫人挽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对儿子说。

    “是吗?丛小姐能赏光,是郑翰的福气,请!”郑翰微笑着,道。

    “谢谢郑总了!”丛芊芊礼貌地回了句。

    大雨已经停了。

    坐在郑家那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上,丛芊芊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着出身贵门的气质,郑夫人看在眼里喜欢的不得了,郑翰只是礼貌地对她笑笑,聊着一些共同在美国读书的经历。

    “你姐姐什么时候回来?”郑翰问。

    “她不想回来了。”丛芊芊道。

    丛芊芊的堂姐丛珊珊,和郑翰是美国的校友,来往比较多。

    “国内有什么好?没必要回来了,我家翰儿是没办法,要不然,我们也不愿他回来。”郑夫人插话道。

    “其实,我是觉得国内更好一些,美国那地方,出去玩玩还可以,老在那边住着,总感觉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丛芊芊却说,郑夫人脸上浮上谄媚的笑容。

    是啊,别人的地盘上。郑翰听着这话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和自己一起玩的几个高干子弟,时常会这么说。回到国内就是到了自己的地盘,想干什么都很容易。丛芊芊出身在江宁的政治世家,会说这样的话,也没什么奇怪的。

    “是呀是呀,外面再好,终究不是家!”郑夫人忙说。

    郑翰的眉头一蹙,却很快舒展开来。

    “今晚谢谢阿姨和郑总了!”车子停在市中心一个院落门前,丛芊芊下车道。

    “不客气不客气,以后芊芊常来家里玩呀!”郑夫人拉着丛芊芊的手,道。

    丛芊芊谢过郑翰母子,转身走进了那个小院。

    在闹市区这样的一个四合院,可不是有钱就可以拥有的,这是地位的象征。

    “这个丛芊芊,还是挺不错的!”郑夫人上了车,对儿子说。

    “没看出来,一双眼睛长在头顶上。”郑翰解开袖口的扣子,道。

    “我儿子这么优秀的,那个女孩子不喜欢?再说了,你这孩子也太迟钝了,你干嘛不对她热情点,一个人跑去哪里打什么电话?”母亲怪怨道。

    “妈,您是我妈,当然看着我什么都好了。可是别人未必见得。而且,就算她喜欢我又怎样?我才不想看她那张孔雀的脸呢!”郑翰道。

    “你怎么还搞不清状况?我们家现在这个样子,轮得着你挑三拣四吗?早先就让你在美国把丛珊珊给抓到手里,你可倒好,跟她在一起泡了那么久,愣是让她被老外追跑了。”母亲道。

    郑翰不语。

    和孔雀一样的丛芊芊不同,丛珊珊是个男人婆,郑翰想想她那个短头发迎风吹的样子就想笑。

    “你还笑?”母亲道,“对了,刚刚刘太太他们说的那个怎么回事?你前天晚上带谁去晚宴了?”

    郑翰想起前晚苏凡的样子,那超然的气质,岂是丛芊芊这些俗不可耐的女孩子能比的?

    从儿子的眼里,郑夫人看出他异样的光彩,不悦道:“我跟你说了,可不许随随便便把女孩子带进来,我们家的情况--”

    “妈,这件事,我连一点自己的自由都没有了吗?”郑翰气呼呼地说。

    “好了好了,我也懒得和你说这个。前天晚上那个女孩子,是市政府的那个?秦副市长的太太打电话和我说了,说你搞的动静那么大,整个市政府都知道了,秦副市长回家都和她说了。那个女孩子,是不是和霍市长那边的人有来往?”母亲道。

    “你们能不能想简单一点?动不动就扯这个那个的--”郑翰反驳道。

    母亲见他那么不高兴,也不说了,静静坐在车上。

    苏凡和冯继海之间来往甚密,这是郑翰怎么都无法忽视的一点。她和冯继海到底怎么搭上线的?她身边的人,有冯继海的关系吗?

    哦,对了,邵芮雪!她和邵芮雪是好朋友,会不会是通过邵芮雪那里才认识了霍市长,之后才和冯继海有来往的?这么说的话,是她先认识了霍市长,后来才是冯继海?

    可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