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23章 是不是来作秀的?
    郑翰很清楚,父亲向来和赵启明这些人走的近,成功集团甚至还有赵启明儿子的股份,而赵启明和霍漱清之间的关系,凡是熟悉云城官场的人都知道这两个人貌合神离--

    这个世上的事,从来都不是简简单单的。

    郑翰望着车窗外,沉默不语。

    但愿苏凡和霍市长那边关系不要太深,否则,否则--

    苏凡并不知道郑翰的担忧,对于她来说,郑翰担忧的事还太过遥远,或者说根本不现实。

    外事办的同事明天才要去灾区,她根本无从得知灾区的情况,根本不知道霍漱清在那边怎么样。今天樊主任布置这项任务的时候,她恨不得当场就跟主任毛遂自荐马上就去灾区,她好想见到霍漱清,哪怕是远远看看他也好啊!

    南城县那边的情形还算乐观,等霍漱清带人到达被掩埋山村时,才发现损失比之前预计的要小。由于灾难发生前,这个地区就连续下了几天的雨,村里的老百姓都知道家里危险,提前集体陆续转移到了地势高的地区,事发当晚留在村里的人并不多。根据统计,当晚没有逃出来的人,也就十五六个。

    尽管有些经济损失,可是,幸好人员伤亡不大,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根据气象局的预测,这个地区未来几天还有大雨,霍漱清在指挥官兵抢救被埋群众和转移百姓财物的时候,组织受困群众下山离开村庄。

    而当晚,就在苏凡收拾行李准备前往灾区的时候,霍漱清却坚守在抢救被埋群众的第一线。

    南城县方面安排市长住在高坪地区的民房里,雨停了,霍漱清站在塬上,看着下面那星星点点的灯光,听着下面救援的声音,拿着手电筒走了下去。冯继海看见了,赶紧带了两个小伙子跟上。

    大雨之后的山路相当湿滑,霍漱清给自己找了根棍子撑着,还没怎么被滑倒。可是,还没到救援地点,他就听见了一个女声传进耳朵“啊呀--”

    他赶紧拿着手电筒照过去,发现前面有个女人滑倒在泥里,他便赶紧过去扶起来。

    “你没事吧?”他问。

    真是奇怪,村民们基本都被护送下山了,有人折回家拿东西,也不大可能是女人回来啊!

    然而,当那个人抬起头的时候,霍漱清惊呆了。

    “江记者?”他叫了声。

    江采囡赶紧从口袋里抽出一包纸巾擦着脸上的泥巴,笑道:“霍市长,真是巧啊!”

    “你怎么在这里?”霍漱清扶起她,问。

    “我过来报道灾情啊,难道要坐在宾馆里?霍市长您不也是坚守在第一线吗?”江采囡笑着说。

    报道灾情,怎么往高坪上走?霍漱清心想,却没问出来。

    “小冯,赶紧给江记者打点水洗个脸。”霍漱清说着,扶着脚下打滑的江采囡往他住的地方走。

    别看江采囡一身野外服,可都是价值不菲的。霍漱清给她倒了杯水,等她洗完脸递给她。

    “谢谢霍市长!”江采囡说着,放下自己的背包,坐在凳子上,环视一圈。

    冯继海带人就先离开了,道:“霍市长,江记者,有什么事就叫我们。”

    江采囡看着霍漱清,嘻嘻笑了。

    记者来到灾区采访并没什么奇怪的,可是霍漱清不明白的是,怎么是江采囡来了?她一个女孩子,在这荒郊野外的--

    “你们单位就没有别人可派了吗?”霍漱清问了句。

    江采囡明白他的意思,却答道:“霍市长是看不起我江采囡呢,还是说,霍市长认为这样的地方不是女人来的?”

    霍漱清一下子被她说的噤声了,这个女人,看着瘦瘦小小的,怎么就这么,这么厉害?

    的确,他被她说中了。现在现场这里,来来去去都是男人的身影,唯一有几个非男性的,都是军队医院的护士。

    “我是想着,霍市长能在这山里面守着,我为什么不能呢?这里又没有枪林弹雨,和战场上相比安全多了。”江采囡说着,喝着霍漱清递给她的水。

    “你一个人来的?”霍漱清问。

    “和几个回家取东西的老乡一起来的,聊了一路。刚刚听说霍市长您住在这里,就过来采访您一下,获得第一手资料。”江采囡说着,放下杯子,从包包里取出录音笔,“我最近听说您非常注意您的为官形象,上次在拓县矿难现场您的做法就印证了这一点,因此,有人说您是个只注重形象的官员,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霍漱清愣了片刻,旋即笑笑,道:“做官首先要注意自己的官声,如果连形象都不在意了,还谈什么做事?”

    “霍市长这么说,是您很在意您的名声,所以才要去做一些维护名声的事?这可不可以理解为一种政治作秀?比如说您喜欢亲赴一线--”江采囡今晚不知怎么了,提问极为尖锐。

    霍漱清倒也没觉得不高兴,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记者没见过?只是像江采囡这样直接的、毫不避讳的并不多,很多记者都是奉命前来写赞歌的。

    “身为政府领导,百姓生命财产受到威胁之时亲赴一线,这是最基本的要求。不光是我,很多高级别的领导都是如此。如果要把这些都定义为政治秀,还有多少官员愿意亲赴一线呢?如果不能亲赴一线了解调查,如何获得最真实可靠的材料?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和你们记者倒是同行。”霍漱清打断江采囡的话,答道。

    江采囡笑了下,道:“您说的很对,可是,您怎么解释现在愈演愈烈的官员作秀呢?”她顿了下,接着说,“只要发生一点灾难,就会有各级官员去现场走一遍,他们根本无所谓民众的观感,把灾难现场当做是t台一样。”

    霍漱清点点头,道:“你说的很对,现在的确有这样的现象,可是,我们不能因为某些人的不当行为而抹杀了整件事的正面意义。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一种进步!”

    “霍市长您说服了我,可是,我能再问一个问题吗?”江采囡道。

    “江记者请!”霍漱清道。

    “您上次在拓县矿难现场处理的那名干部,是为了维护您自己的形象呢,还是为了别的什么缘故?”江采囡问,“我在镇上了解到的情况是,很多前来救援的政府工作人员都对那件事心有余悸。”

    霍漱清摊开手,笑了下,道:“你自己回答了你的问题。”

    江采囡想了下,忍不住笑了,道:“霍市长,您真是滴水不漏。我采访了很多的政府官员和干部,很少有人像您一样面对记者这样镇定、思维清晰的。”

    “我早说过了,你们是无冕之王,必须要尊重才是!不过,我要谢谢你深入到灾难第一线进行报道,让外界了解真实的灾情和救援!谢谢你,江记者!”霍漱清起身,走向江采囡,向她伸出手。

    江采囡看着他的手,笑笑道:“霍市长,您嘴上这么说,心里肯定在骂我江采囡这么咄咄逼人吧!”

    “没有没有,我喜欢你这样直率的记者!”霍漱清笑道。

    江采囡含笑不语。

    “工作归工作,江记者还是要注意劳逸结合--”霍漱清说着,见江采囡盯着自己笑,又说,“我可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我很佩服江记者如此忠于职守!”

    江采囡笑笑,道:“霍市长刚刚是要下去吗?不如我们一起走?”

    霍漱清答应了她,等走出他休息的房间,才问她有没有地方休息,江采囡摇头,霍漱清便外面守候的冯继海说“叫人给江记者安排个睡觉的地方”,冯继海便派人找村支书去联系了。

    下去村里的路上,江采囡根本没有之前那样的大无畏,走着走着就悬乎乎的像是要滑倒一样,霍漱清走在她身边,看着她这样子,便伸出手扶住她。然而,突然间,江采囡一脚没站稳,向一旁倒去,霍漱清赶紧拉住她,却没想到用力过猛,一下子把拉到了自己怀里。

    江采囡抬头看着他,那近在咫尺的俊逸的脸庞,不禁舔了下嘴唇。

    霍漱清笑笑,松开她,道:“你这个样子,可怎么深入一线采访?还没到地方呢,自己先趴下了。”

    说着,霍漱清拄着棍子往前走。

    “有霍市长在,我怕什么?”江采囡笑着,从霍漱清身边走过去,从她的步伐来看,哪里像是在这山路上摔跤的人?

    霍漱清看着她的背影,没说话。可是,跟在他身后的冯继海等人,心里似乎看出了一点什么。

    冯继海不禁摇头,为江采囡叹息。不得不说,江采囡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可是呢,谁让她遇上的对手是孙蔓呢?还有那个苏凡,唉,谁知道她又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又和郑翰--

    天亮后,苏凡去了论坛现场,今天下午论坛就要结束了,按照事先安排的日程,霍漱清要在结束晚宴上讲话,可是他去了灾区,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不过,由于云城市出了灾情,原先设计的晚宴,也被适当精简了一些。

    晚宴是在晚上六点半开始,姚省长和省里一些领导都要出席,省里的一些企业代表也都会参加。作为主办方的云城市,最后要做个总结发言。霍漱清不在,秦章要去参加一个工商界的聚会号召捐款,可能会是其他的领导来出席讲话吧!

    可是,苏凡还是希望霍漱清能够赶回来,听说被埋的百姓已经全都找到了,受伤的死亡的,正在安置救助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