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24章 如果是真心对你
    没有人看得出她心里在想什么,她依旧是和平时一样的面带微笑,掩饰着内心对霍漱清的担忧。

    眼看着就要到晚宴的时间了,苏凡也不好意思去问市政府秘书处那边的人,晚上到底是哪位市长做报告。可是,等宴会正式开始的时候,陪同姚省长出来的人,竟然是霍漱清!

    聚光灯下的他,尽管不是主角,却比其他的人更加引人注意。或许,这仅仅是苏凡内心的想法,不一定是事实。

    掌声响起,苏凡的心里被满满的喜悦包围,和其他的人一起拍起手来。她知道他不会看见她,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宴会是自助餐的形式,按照流程一步步进行着,霍漱清面带笑容陪着领导们说话,视线却在会场里不经意地瞥见了那个熟悉的笑容。那一刻,霍漱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轻松,好像这两天的疲惫和压力,瞬间就消失的没了影踪!他强压着想要走过去和她说句话的冲动,视线却忍不住要向她的那边看去。

    这两天,他在灾区几乎是没有合眼,被埋的村民救出来之后,他就开始在所有受灾的村子里考察,了解受灾的程度。原本他不打算赶回市区,这样的一个论坛的晚宴,让别人代替他去讲话也没什么,可是他要跟省里报告灾情,为下一步的救灾提供最真实的数据,便乘车赶回了家,匆匆洗了个澡就来了现场。

    刚刚在后面休息室,他同姚省长谈了南城县的灾情,希望省里能够提供帮助,帮助云城市救灾。姚省长听了他的讲述,当即打电话给省民政厅,组织下拨救灾帐篷和毛毯、生活必需品等等物资。

    同来宾们交谈一阵之后,霍漱清觉得头疼难耐,跟姚省长说了下,就来到了宴会厅旁边的一个休息室短暂休息。

    “霍市长,要不要送您去医院?”冯继海担忧地问。

    “不了,我坐一会儿就可以了。”霍漱清说着,坐在沙发上,接过冯继海给他端过来的热水,“你出去吧,要是没什么要紧事,就别让别人进来。”

    冯继海领命退了出去,霍漱清一个人坐在休息室里。

    房间里的空调,吹出凉凉的风,却让他感觉越发的不舒服了。

    一定是感冒了--不就是个感冒吗?他还能倒下不行?

    冯继海终究是不放心霍漱清一个人这样的,他赶紧走出宴会厅,准备去外面的药店给市长买两包感冒药回来。

    然而,就在冯继海走出去的两分钟后,苏凡拿着手机走了过来。她的手机响了,家里打来的电话,本来想回去之后再给父母回电话。可是她知道父母都是早睡的人,等她回到住处,父母也就睡了,而她想让父亲劝劝弟弟放弃成功集团的那个工作,也只能现在说了,明天她就得去灾区。

    丝毫没有注意,她就推开了一扇门,别的休息室门上都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而这个房间门上什么都没有,应该里面就没人吧!她却不知道,这是冯继海刚刚走的急,一时疏忽忘记挂牌子了。

    推开房门,房间里只亮着一盏落地灯,就在沙发那里。她没有仔细看,潜意识里认为这个房间没有人,就没有注意到沙发背对着她的那边其实有个人的头露了出来,可以看见后脑。

    “嗯,他和我说了,还没有签合同。”苏凡说道。

    “他说是那个公司主动打电话给他的,不会是被骗了吧?就他那个样子,还有公司会主动招聘他?”父亲道。

    “爸,那个公司是真的--”苏凡还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就听见母亲在电话那边说,“儿子好不容易有个出头的机会,看你们父女两个在那里叨咕来叨咕去的,怎么,我儿子哪里不如别人了?凭什么就不能去那么大的公司?”

    “你知道什么啊?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父亲对母亲道。

    母亲不理父亲,直接拿过电话对苏凡说:“小凡,这件事,你就不用再管了,也别再拖子杰的后腿。你跟你爸一样,没有一次相信过子杰!”说完,母亲直接挂了电话。

    苏凡张大嘴巴,却是一句话都不能说。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涉及到弟弟的事,母亲就会特别没有理智,怎么说都说不通。看来,一定是子杰跟父母说她不让他去成功集团报到了。

    现在,恐怕她就算跟弟弟把成功集团录用他的根本原因说了,弟弟也不会相信了,他一定以为是他自己的能力让公司录用,而不是郑翰为了追求姐姐而--让他辞职,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苏凡无奈地走到沙发边上,坐在沙发上深深叹了口气。

    她要跟郑翰把事情说清楚,那么,是不是就干脆别管弟弟工作这个了?

    这么想着,苏凡不经意向旁边看了一眼,险些站起来!

    他,他怎么在这里?

    眼前的霍漱清,完全不是之前在聚光灯下那神态自若的样子,他的脸颊好像有些红--

    他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想试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在发烧,一边伸手,一边起身小心地向门口的方向看去,生怕有人进来看见。

    然而,她还没靠近他,就听见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她的手停在了空中,赶紧看着他,却迎上了他讶异的视线。

    霍漱清被自己的咳嗽惊醒了,他睁开眼,没想看一睁眼就看见了她--

    是在做梦吗?自从和她分开后,总是会想起她,难道,现在,还是自己的幻想吗?

    可他知道这不是幻想,她就在自己的身边,问题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外面正在举办宴会,而她怎么会在他的休息室?他不是早就叮嘱过冯继海不要让人进来了吗?

    他看了她一眼,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杯子,苏凡愣在当场。

    她一动不动,看着他拿起杯子喝水,却是一股钻心的疼,为他,也为自己。

    喝完了水,他抬起手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站起身就要往外走,这会儿宴会还没有散,他不能这么失礼地一个人在这里休息。

    他一站起身,苏凡也跟着站起来了,她看着他扶着沙发扶手晃了一下,赶紧跑过去扶住他。

    “去看看医生吧!”她忍不住说道。

    他一言不发,定定地站在那里。

    她就那么扶着他,时间,好像又回到了她第一次去他家的那一夜,那一夜,她也是这样扶着他进了卧室--

    “你怎么在这里?”他轻轻拿开架在她肩上的胳膊,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道。

    “我,我以为没有人,就进来接了个电话。”她自动闪到一边,和他分开了一个人的距离。

    他转过头,静静看着她。

    自从分开以来,他没有这样近距离仔细地看过她,也许是心理作用,他竟然觉得她消瘦了,而且,脸色不大好的样子。

    难道郑翰的追求没让她心情愉悦吗?收了那么多的花--

    “这里是公众场合,没事别乱闯!”他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

    她望着他的背影,泪水顿时填满了眼眶。

    房间里安静极了,似乎连空调的风声都能听得见。

    她好想冲上去,告诉他,我怀孕了,你说过,要是我怀孕了就跟你说,我现在要告诉你--

    可是,他这样冷漠,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丝毫没有曾经的热情,她怎么说得出口?

    苏凡别过脸,低下头,扶着沙发,静静站着。

    他的手,停在门把手上,站在那里。

    “你,还是喜欢他吗?”他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她猛地抬头,泪眼蒙蒙看着他。

    “如果他是真心对你--”他的嗓子,猛地生出一股刺痛,一个字都说不下去。

    霍漱清,你是怎么了?不是决定放手了吗?怎么还是,还是这样?

    苏凡闭上眼,突然无声地笑了下,擦去从眼中涌出的泪,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拉开了门,说了声“谢谢”就走了出去。

    谢谢?她跟他说谢谢?

    谢谢他祝福她?谢谢他没有纠缠她吗?

    她的背影,就那么消失在走廊的灯光里,他扶住门,紧紧闭上眼。

    他竟然,竟然想要成全她?真是可笑,他什么时候会面带笑容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人?

    然而,她刚出去,他就听见房间里传来一阵手机铃声,他回头看去,好像声音是来自于沙发那边的,便走了过去,这才看见了沙发上闪烁着的手机灯,看见了那个小娃娃的吊坠!

    她的手机,怎么在这里?他伸手拿了起来,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那一串数字,想了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苏凡,你还在宴会现场吗?现在下雨了,我等会儿过去接你?”手机里传来郑翰的声音。

    这个人是谁?竟然叫她“苏凡”?

    霍漱清的心头,一股无明业火就窜了出来。

    他定定神,对着手机道:“请问你是哪位?”

    手机那头的郑翰愣住了,怎么苏凡的手机会有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男人,是谁?

    郑翰一时半会儿没有想到这个声音的主人,便说了句“我叫郑翰,是她朋友,请问您是--”

    是啊,他是谁?他,究竟是她的谁?连前男友都不算吧!

    霍漱清的眉毛,抽动了几下,想了想,才说:“她很好,谢谢关心!”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不行,郑翰一定会来找她的,而他,绝对不能让苏凡跟着郑翰走。外面下着雨,她要是上了郑翰的车,那个登徒子,要是欺负她怎么办?她一个弱女子--

    霍漱清一定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多么可笑,可是,这一会儿,他抛弃了逻辑,抛弃了他一贯的冷静,忘记了自己和她已经没了瓜葛--

    拿着她的手机,霍漱清大步走向宴会厅,还没找见她,就撞见了出去给他买药的冯继海。

    “霍市长,把药先吃了。”冯继海低声道。

    霍漱清接过药,低声对冯继海说:“苏凡在哪里?把手机给她!”

    冯继海愣了片刻,却赶紧接过那个手机装进衣兜,给霍漱清倒了一杯水递给他,道:“好的,您先上车,我这就去找她!”说完,冯继海看着霍漱清喝了药走向一旁准备离开的姚省长等人,自己则开始在会场里寻找苏凡。

    然而,当冯继海找到苏凡的时候,苏凡正在楼道的窗户边上看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