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29章 这个男人叫曾泉
    只不过,他也清楚,秦章说这话,只不过是让赵启明有个机会再把他霍漱清的家事炒炒作,让大家再一次把他霍漱清当做一个笑料而已。

    是啊,连老婆都管不了的男人,不是笑话是什么?说不定这个老婆在背后给他戴了多少绿帽子呢!

    领导们闲聊了几句,就散会了。

    明天,赵启明要领着市里一干领导陪同姚省长去南城县视察灾情,霍漱清留守市府。现在救灾进入了善后环节,已经过了最危险的时候,也是赵启明去露脸捞名声的时候了。

    离开市委,霍漱清便让司机送自己去松鸣山疗养院看望父母,尽管现在不能把苏凡怀孕的事告诉盼孙子的父母,可是,霍漱清的心情已经轻松了许多。

    坐在车上,他给苏凡回了电话过去,苏凡一看是他的,赶紧接了。

    曾泉看着苏凡连饭都不吃就去接电话,心里不禁莫名。

    “在做什么?”他的声音温柔如故,让她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和他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嗯,在吃晚饭,泡面。”她说。

    霍漱清愣住了,道:“你怎么吃那么没有营养的东西?哦,对了,张阿姨和你联系了吗?她怎么给我发短信说没找见你?”

    苏凡的脚,在地上磨着。

    良久,她才说:“我,我在芦花镇--”

    芦花镇?

    “哪个芦花镇?”他不敢把她说的这个地方和那个重灾区联系在一起。

    “是,南城县的--”她小心翼翼地说出来。

    虽然没见过他发火,可是她可以想象。

    “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乱弹琴!”他说。

    “我们处里救灾点就在这里,我是第一批--”苏凡道。

    他本来是可以跟她发火的,可是,话还没说出来,就听她说:“你别担心,我很小心的,而且,我们这里没什么活,就算有活也不用我干,有男同事做。你真的别担心,吃的喝的,我也都很注意的,你放心,就三天,三天就回来了。”

    霍漱清真的无奈了,她这个家伙,怎么就,就这么--

    她,应该会没事的吧!听她这么说--

    “你在那边都做些什么?”他问。

    “就是给灾民发放生活物资,方便面啊矿泉水啊蜡烛啊什么的,”她说,“我就给发,有个男同事搬东西。而且,我们这个点不知怎么回事,来领东西的老百姓很少,今天一整天连三十个人都没有,我看了那三个村的村民登记情况,加起来都一千多人呢!你说是为什么?难道他们都出外去了,不在村里?”

    霍漱清很是无奈,他的手指抚着额头,想了想,道:“是哪几个村?也许我还记得。”

    苏凡忙报了三个村的名字,霍漱清一惊。

    怎么分给苏凡他们的是三个偏僻的村子?那几个村子不是没人,是离镇上太远了,因为太远了,他都没有来得及去。那边的情况,南城县方面说灾情不严重,具体情况怎样,并不是十分清楚。

    “你有没有向前来领救灾物资的老百姓打听村里的情况?”霍漱清问。

    “啊?没有,没有问--”苏凡答道。

    “要是后面还有老百姓来,你要仔细了解一下他们村里的灾情,还有,他们要怎样才能到镇上领救灾物资,村民的安置,等等,你都了解一下,尽快给我一个答复。”霍漱清道。

    “嗯,我记住了。”她说。

    霍漱清静静望着窗外那即将升起的夜色,道:“照顾好自己,丫头!”

    她的鼻头,涌出一阵甜蜜的酸涩,点头道:“嗯,我记住了,你别担心。”

    他“嗯”了一声,道:“我要去看望一下我爸妈,有什么事你随时给我电话,不要犹豫,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她应道。

    眼前,明明是一片破败的景象,苏凡却丝毫没有觉得难过,她的心情,完全由这个男人主宰。

    她以为他会骂她,却没想到,他,他终究是关心她的。

    “那我先挂了啊,要不然我的泡面就不能吃了。”她笑着说。

    “嗯,再见!”他说。

    说了“再见”,苏凡久久不忍挂断电话,却还是挂掉了,转回头快步走向了工作地点。

    “苏科长,赶紧的,你的面条都不能吃了。”徐科长道。

    “对不起,接了个电话。”苏凡笑笑,道,说完就坐在一旁端起桶装的方便面继续吃了。

    吃完了晚饭,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再看看自己的桌子对面除了几个来问情况的人,根本没有老百姓来领物资,苏凡想起霍漱清的话。

    “小刘,我看看我们今天登记的名单。”她走到那个文弱的男人面前,道。

    “我每一笔都记下了。”小刘道。

    苏凡看了一眼,小刘那白皙的皮肤似乎因为今天被晒了半天,已经有些黯淡了。

    看男人的皮肤,好像有点不道德--可是,嘿嘿,没关系吧,随便看看嘛!

    当苏凡拿着登记名单坐在凳子上时,曾泉搬着凳子坐了过来,问:“苏科长,你在看什么?”

    苏凡看了他一眼,道:“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别的发放点那里都好多人,我们这里人这么少呢?”

    曾泉还没回答,坐在一旁修指甲的徐科长就说:“可能是那几个村里的老百姓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呗。就这些方便面,谁愿意吃啊!难吃死了!”

    苏凡和曾泉同时看了徐科长一眼,没理她。

    像玛戈王后那样的不知民间疾苦却又不去在意的人,古今中外到处都有。

    “是呀,我也奇怪,为什么呢?”曾泉道。

    “会不会是,”苏凡思考道,“会不会是因为这些村子来镇上的路断了,不好出门,所以才这样的?”

    她说着,问询似地看准则曾泉,曾泉陷入深思,道:“有这个可能,如果他们是因为道路不通而无法来领取救灾物资,而且,恰好他们也需要这些东西--”

    苏凡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有一个中年男人朝着他们的桌子走了过来,已经站在了小刘面前,用浓重的方言问这里是不是**村的救灾物资发放点。

    “是的,大叔!”苏凡忙迎了上去,曾泉见苏凡过去了,赶紧开始准备东西发给大叔。

    “好,好,这是俺们家的户口本,你看--”大叔说着,从上衣的内口袋里小心地取出一个已经户口本,苏凡忙接过来,递给小刘登记,同时给曾泉说发多少方便面多少蜡烛多少矿泉水。

    “大叔,你们村里情况怎么样?为什么大家都不来领东西?”苏凡问。

    “路都断了,那么远的,村里又都是老人跟娃儿,谁来领嘛!就俺这下午出门的,走到镇上都天黑了,领了这点蜡回去,天都要亮了。”大叔说着,给自己背的袋子里装着曾泉拿过来的东西。

    邵来是这样!

    “你们都还在村里,没有去安置点吗?”苏凡问。

    “俺们那里太远,还没有人送帐篷过去,俺们都在屋里头待着哩!”大叔答道。

    “你们村里大概有多少人,离镇上要多少路?”苏凡问。

    大叔看了她一眼,道:“就俺们那个队里,就有十几户人,路断了,车子不能骑,走的话,要三四个钟头。”说完,大叔在小刘指的位置按了手印,背起袋子就走了。

    曾泉看着苏凡,她一脸严肃,拿起小刘手上的登记本,数了一下刚刚这个大叔村里的人数,来领东西的连一成都没有。受了灾,路也断了,帐篷也没送到,那些老百姓在村里吃什么喝什么?

    苏凡想想,决定跟霍漱清说实情,让他赶紧派人过去。可是拿起电话,她又觉得必须要有切实的根据才能跟他说派人去那些村里,万一她谎报了军情怎么办?这可是救灾的大事,不能有丝毫差池的,出了错,背黑锅的人是霍漱清!

    “大叔,大叔,等等--”苏凡追了出去,没一会儿,那位大叔就和她来了。

    “曾泉,我们清点好东西,去借个自行车走吧!”她说。

    帐篷里的三个人都盯着她。

    “好的,我这就准备!”曾泉看着苏凡的脸,好像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说完就已经开始按照数目清点救灾物品,准备装箱。

    “苏科长,你们要干什么?”徐科长问。

    “徐科长、小刘,你们先在这里守着,到了晚上了,可能不会来太多人,我和曾泉赶紧连夜把东西送到刚刚那个大叔的村里去--”苏凡说完,帮着曾泉的忙。

    徐科长和小刘看着他们,也没有要伸手帮忙的意思,就那么看着。

    曾泉码好箱子,跑去路对面的一家药店借了辆三轮车和一辆自行车,赶紧和苏凡一起装好车,跟着大叔一起离开了发放点。

    “这两个人,疯了吧?”徐科长和小刘道。

    夜色,爬上了天空。

    苏凡没有想过,自己会做这样的事,从镇上去那个村里的路有多远,她也不知道,一路上就和大叔聊着,曾泉骑着三轮车,苏凡推着自行车,偶尔骑一下。

    看着曾泉搬东西可以,可是骑车在这颠簸的路上,却根本不行,苏凡不禁摇头叹息。

    可是曾泉一看她这样,就好像是要证明自己很有用一样,努力地骑着车子。

    这条路,果真不好走,走走停停,遇到坑坑洼洼的路段,只好把车上的东西卸下来,把车子抬过去了,再把东西装上车。

    大叔帮着他们两个,虽然年纪轻,可是苏凡和曾泉完全不如与大叔那么能干。眼看着月上中天了,一行三人才喘着气到了村里。

    市政府派来救灾的人把救灾物资连夜送到了自己家门口,村里的老百姓听说了,虽说很多人都已经睡下了,却还是都起来赶到了村口的打麦场里,拿着自家的户口本登记领取。

    发放完了东西,苏凡叫曾泉和自己一起去村里看看,看看老百姓的状况。曾泉虽然不明白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可是看着她那被汗水湿透的头发,还是跟着她挨家挨户去看。每到一家,苏凡就用手机拍下照片,和每家人详细了解受灾的情况。

    这一夜,等两人走访完所有的十几户人家,时间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这个村民小队的队长安排他们住在自己家里,天亮了再回镇上。

    苏凡走出院子,来到外面的一棵树下,拨出了霍漱清的号码。她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可是,她还是决定尽快跟他说。

    “你现在就在村里?”霍漱清惊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