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37章 什么都能承受
    “程院长在办公室!”霍漱清对张阿姨道,张阿姨点点头,扶着苏凡一步步朝着急诊通道走去。

    那个瘦弱的背影,被那昏暗的灯光拉得好长。

    他转身去关车门,却发现副驾驶位上她刚刚做过的地方,真皮座椅上已经粘上鲜血。

    明明出门的时候她垫了东西的,这血怎么还是--

    关了车门,霍漱清靠着车门站着,到了深夜,穿着短袖还是会感觉到冷意,特别是站在这被河风吹过的院子里。

    他看向那红色的“急诊”两个字,心头,被一种陌生的东西拉扯着,扯着扯着,就变成了撕。

    抬起头,那无垠的夜空,群星闪烁,那么遥远的星空,却又好像伸手就能触及。

    他的孩子,会不会,会不会已经变成了那无尽群星中的一颗?最小最小的一颗?或许会小到让他根本看不见--

    当苏凡走进急诊区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朝着她们走来,她并不知道那是谁,张阿姨却说了句“程院长来了”,便赶紧迎了上去。

    “程院长,这就是霍市长刚刚电话里--”张阿姨对程院长道。

    “来,赶紧来检查室--”程院长看了一眼裙子被染红的女孩,对张阿姨说了句,就赶紧对身后跟着的护士说,“准备B超--”

    张阿姨扶着苏凡跟上程院长走进B超室,没一会儿,苏凡就看着程院长摇摇头。

    孩子,没有了,对吗?

    她说不出来,眼泪从紧闭的眼眶里涌了出去,两只手依旧死死地捏着被血染红的裙角。

    张阿姨见状,忙问:“程院长,怎么回事?”

    “怀上多久了?”程院长问。

    “38天。”张阿姨替苏凡回答道。

    “那就是生化了。”程院长道。

    苏凡猛地睁开眼,望着医生,道:“生化是什么意思?我,我早上还去医院化验过--”

    “你的化验提示你怀孕了,只是受精卵在子宫着床失败,或者是在从卵巢返回子宫发育的过程中因为某些因素而又返回卵巢,从而使得孕囊像月经血一样流出。”程院长解释道,说着,她又拿起B超探头在苏凡的腹部检查,对苏凡和张阿姨说,“你们看上面的屏幕--这里是子宫,按照这个时间推算,胚胎应该是停在子宫里的,可是现在看不出来。这就是我们说的临床型流产,也就是俗话说的生化。”

    而这时,张阿姨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赶紧接听,原来是霍漱清打来的,问她们在哪里。

    “我在走廊--”他说。

    半夜里,即便是妇产医院的急诊室,病人也是寥寥无几的。

    张阿姨看了苏凡一眼,忙拿着手机走到门外,就看见了在走廊里的霍漱清。可是霍漱清并没看见她,她便赶紧朝着霍漱清走了过去,什么都没说,霍漱清就挂了电话跟着她走进了B超室。

    程院长一见衣衫前襟满是血的霍漱清,瞬间明白了什么,赶紧对身边的护士说:“你先出去,别让别人进来!”

    等护士出去,霍漱清忙拉住苏凡的手。

    “霍市长--”程院长站起身。

    “怎么样?”他忙问。

    “胚胎没有办法发育,没有在子宫着床。”程院长解释说。

    “那就是说--”他问,看了苏凡一眼。

    程院长摇摇头,霍漱清静静站着,握着苏凡的手,却微微用力了。

    事实上,程院长的丈夫是江宁省卫生厅党组书记,和霍漱清过从甚密。刘书记年纪比霍漱清长,霍漱清经常对程院长以嫂子相称。因此,程院长和丈夫对霍漱清至今无子的事情相当清楚,到了霍漱清这个岁数,连个孩子都没有,的确是挺难过的一件事。今晚这情形,不用多说,程院长也明白是怎么回事。霍漱清好不容易有个孩子,却发生这样的意外,怎么能不让人唏嘘。

    “引起生化的原因很多,总结来说就是胚胎本身质量不好,是自然的优胜劣汰。”说着,她对苏凡道:“你回去好好休息,补充营养,不要总是想着这件事,要不然,对你身体也不好,再怎么说,也是流产。”

    “嫂子,我想和你单独谈谈!”霍漱清对程院长道。

    “好,霍市长,您到这边来。”程院长说完,就对苏凡道,“你先休息一下,我让护士给你拿一床被子!”

    程院长便推开B超室里面的一扇门,请霍漱清走了进去,她自己走到B超室门口,叫了个护士,让护士抱一床被子进来,自己则走进了霍漱清现在在的那个房间。

    片刻后,护士抱着被子进来,张阿姨便赶紧给苏凡盖上了。

    “霍市长,您不用担心,今晚的事,我会处理好的。”程院长一进去,就跟霍漱清说。

    霍漱清摆摆手,道:“我要是信不过嫂子,就不会带着她来找嫂子了。”

    程院长看着霍漱清,点点头,却问:“霍市长想问我什么?是不是想知道这次的事会不会影响她以后的生育?”

    “这是第一个孩子,所以--”霍漱清没有感到难为情,直接说。

    “您不用担心,只要好好调养,不会影响以后的。”程院长想了想,道,“您要是不放心,让她哪天来找我做个全面的检查,看看她的身体有没有什么问题。”

    “嗯,我跟她说。还有什么?”霍漱清问。

    程院长看着霍漱清,思忖道:“霍市长,这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您自己也适当,适当注意一下生活习惯,男女双方的染色体质量都会影响到受精卵能否正常发育,影响孩子的健康。”

    霍漱清沉默了,他的生活习惯--

    “这种事说不常见也不罕见,现在很多人都会这样,您不要太过担心。”程院长安慰道。

    “我明白了,谢谢嫂子!这么晚把嫂子从家里叫过来,真是过意不去,改天我再请嫂子和老刘一起吃饭。”霍漱清和程院长握手道。

    “别这么客气,我应该的。”程院长微笑道。

    苏凡静静地躺在那张B超床上,尽管身上盖着被子,可是,不知道是因为她穿的太少,还是房间里的空调太冷,此时,苏凡觉得好冷好冷。

    她的手,根本不知道该放到哪里,她不敢放在孩子曾经待过的那个地方,甚至,她不敢去看面前那个显示屏。

    “你怎么起来了?”张阿姨忙按住苏凡的胳膊,道。

    “躺不住--”她低声道。

    张阿姨叹了口气,却说:“你别急,等程院长出来再说。”

    望着那扇紧闭的白色的门,苏凡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霍漱清。

    他一定是跟医生了解详情去了,他那么想要这个孩子,可她,可她那么不小心,要是她不那么任性不那么逞强,孩子,孩子就不会出事了!

    她该怎么跟霍漱清交代?他--

    为了这个孩子,他不惜冒险把他们的关系暴露出来,可她,她--

    苏凡,你真是无药可救,你害了孩子,你让他伤心,你,是个罪人!

    不知道是因为猛然间失去了孩子--哪怕这个孩子的到来让她手足无措,哪怕这个孩子陪伴她还没有半个月--还是因为内心深深的自责和对自己怨恨,苏凡突然觉得浑身无力。

    她静静坐在检查床上,两条腿垂在床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印花的睡裙,而裙子上却是一块块还没有干的血渍,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脸色惨白,要是现在有人推门进来,把她当做是贞子也没什么奇怪的。

    张阿姨看着苏凡这样子,心里可怜的不行,怕她着凉,赶紧把被子给她披上。

    苏凡很想就这么走出去,她再也没脸面对霍漱清了,她根本不敢想象他从那扇门里出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和心情。

    可是,她必须等着他,等着他,不管他说什么,不管他怎么怪怨她责备她,她都要承受。如果责备她会让他心里好受的话,她情愿被他责备,被他怨恨!

    她很清楚,霍漱清今晚送她来医院,会有多大的风险。如果他只是在院子里的车里等着还好,可他,他竟然来到了检查室,楼道里虽然人不多,可是并不是完全没有人,要是他被人看见认出来了怎么办?他一个已婚的市长,三更半夜浑身是血的带着一个流产的女人来医院,而且这个女人还不是他的妻子--

    苏凡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后果!

    都是她害的,要是,要是他因此有什么麻烦怎么办?他怎么办?

    孩子没有了,她还害霍漱清--

    她那抓着床沿的双手,不停地松开捏紧,她好害怕会出事,好害怕--

    不行,她要马上走,不能和他一起走,不能等着他出来,不能让别人看见她和他在一起。

    想到此,她猛地推开被子,跳下床,大步走到门口推开门出去,一眼不发。

    张阿姨惊呆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苏凡已经跑出了B超室,她赶紧追了出去。

    尽管此时身体虚弱,可苏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跑的太快了,张阿姨根本追不上她。霍漱清和程院长出来的时候,苏凡和张阿姨已经不见了,霍漱清以为张阿姨带着苏凡上车了,也没多想,和程院长握手道别。他还没走到门口,程院长赶紧叫住他。

    “霍市长,您等一下,以防万一!”程院长说着,忙从里间的储物柜里里掏出一副没有拆封的帽子和白大褂拿了出来递给霍漱清。

    霍漱清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血渍,便接过程院长给他的东西,赶紧换上了。

    “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程院长道。

    “谢谢嫂子!”霍漱清说完,就走出了检查室,走向外面的停车场。

    程院长看着霍漱清远去的背影,不停地摇头叹息。

    然而,霍漱清刚走出急诊区,就给张阿姨打电话打算问苏凡在哪里,可是,手机没接通,他就听见寂静中传来的一阵手机铃声,就在自己不远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