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38章 他是那么温柔
    “霍先生--”张阿姨接了电话。

    “她呢?”霍漱清问。

    “在,在院子里--”张阿姨说道,可霍漱清清晰地听见了她的声音,不是从手机里,而是从空气中。

    他循声快步走去,走到一辆车边,竟然看见苏凡蹲在地上,张阿姨正在扶起她。

    “怎么了?”他跑过去,忙问。

    “刚刚摔倒了。”张阿姨扶起苏凡,答道。

    霍漱清一把抱起苏凡,走向自己的车子,张阿姨跟了过去。

    苏凡一言不发,她没有哭,尽管一颗心已经被悔恨的泪水浸透,可她没有在他面前哭出来。她知道他难过,她不想让自己的难过阻止他的发泄,他有理由发泄。

    一颗心,好似被放在一面锅上面煎着,不停地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疼痛难忍。

    他把她放在副驾驶位,给她系好安全带,对张阿姨说:“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再过去那边陪她。”

    张阿姨应声,看着霍漱清开车离开。

    夜色,依旧沉沉的压在云城的上空,到了这后半夜,街上安静极了,就连路灯和霓虹灯似乎都有点不适应这样的冷寂,显得有些落寞孤独。

    车上,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安静的让人觉得脚心都发凉。

    霍漱清还没上车就扯掉了口罩,扔在地上。一路上,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紧绷着,那两道浓眉,似乎显得越发的浓密。

    苏凡不敢看他,刚刚摔倒时两个膝盖都被蹭破了皮,现在还在流血。

    今晚,她流了太多的血,之前流的那么多血,才是她心里的珍珠,而现在这点,根本不算什么,也感觉不到疼。要说疼,疼的只有心,那股钻心的痛,从心底里涌出来,蔓延到了全身,覆盖了膝盖上的痛。

    返回上清佳苑的路途,似乎显得很长很长,苏凡觉得自己快要被这车里的空气压碎了,明明车窗开着,可她怎么还是觉得这么呼吸紧张?

    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急速地看向了霍漱清,却发现他只是下了车,根本没有看她,她捏紧手指,还没有推开车门,车门自己就开了。

    想想也是,世上哪有自己会打开的车门?

    霍漱清探身进来抱起她,她想让他放开自己,她再也无力承受他这么对她,她宁可他大骂她一顿,却不愿,不愿他这样温柔!

    泪水,似乎一直被积压在泪腺里,根本找不到机会流出来。苏凡蜷在他的怀里,低着头。

    半夜里,电梯里哪有人?

    回到了家里,他一言不发就把她放在沙发上,从茶几的抽屉里取出医药箱,打开来,从里面取出棉签和碘酒。

    苏凡惊呆了,穿着白大褂的他,正蹲在她面前要为她擦破皮流血的膝盖消毒!

    她赶紧收回腿,道:“不用,不用--”

    他却一把按住她的双腿,那一双深邃的双眸,定定地凝视着她。

    看着脸色一点血色都没有的她,霍漱清的心头,有种从来都没有过的难受,他低下头,一只手按着她的腿,一只手拿着沾了碘酒的棉签,轻轻地涂在她那受伤的膝盖上。

    当棉签碰到伤口的那一刻,泪珠如断线的珍珠一般滴落下来,一颗颗打在他的手背上。

    苏凡没有觉得膝盖痛,全部的痛都在心里。

    她对不起他,她不配他这样对她,她不配!

    他的动作轻轻的,也许是因为他不够熟练,也许是因为他太过小心,这个动作,一直持续了好久好久,好久以来,客厅里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等到他把膝盖上的伤口处理好了,就从医药箱里取出一卷医用纱布给她缠在膝盖上,一圈又一圈。

    处理完膝盖上的擦伤,霍漱清起身,又取出两块创可贴给她贴在额角擦伤的地方。

    这丫头,怎么非要把自己弄得跟个破娃娃一样呢?难道你就这么不珍惜自己吗,苏凡?

    贴完了创可贴,他抬手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苏凡却一把抓住他的手。

    她把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无声地落泪。

    心里,除了悔恨就是对他的亏欠,他为她做了那么多,他期待了那么多,最后他的希望全被她毁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弯下腰低下头,口中喃喃。

    他猛地抱住她,把她的脸贴在自己的胸前。

    “别哭了,好吗?你现在要好好休息,乖--”他劝道。

    她拼命摇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没关系,傻丫头--”他的手,摸着她的脑后。

    “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对不起,对不起--”她不住地说着。

    霍漱清松开她,捧着她的脸,擦着她的泪,道:“傻丫头,这不怪你,程院长和我说过--”

    “对不起--”她闭着眼,泪水从眼眶里不停地涌出去。

    “傻瓜,听我说,好吗?”他说。

    她睁开眼,泪眼蒙蒙地看着他。

    “今晚的事,不是你的责任,这是自然的反应。你也学过生物的,自然选择优胜劣汰是自然法则,那个胚胎不合格,所以才会被你的身体排出去。你想想看,我们的孩子一定是个健康活泼的,是个聪明宝宝,那个宝宝有问题--”他耐心地说。

    “可是,我--”她望着他,不知道说什么。

    “医生说,只要你好好调养身体,我以后也多注意注意,我们还是会有孩子的。”他亲了下她的脸颊,望着她,“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

    她的嘴唇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好了,去把身上的血冲一下换件衣服,我们回床上再睡两个小时。天亮了你给领导打电话请个假,在家好好休息--”他摸着她的头顶,那看着她的眼神,似乎又多了一些情感。

    望着他眼中那掩饰的疲惫,苏凡的心头,被刀剐着,她点点头,站起身。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端起茶几上放着的杯子,一口气喝掉了里面剩下的水。

    她知道他是在安慰她,好端端的孩子,怎么会说没就没了?他明明很伤心,却还是,还是在安慰她,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放肆地享受他的原谅?

    等她返回卧室的时候,霍漱清坐在床上等着她。

    “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他走过来,问。

    苏凡微微点头。

    他轻轻揽过她的肩,和她一并走到床边,道:“还有两个小时天就亮了,我们休息一会儿,你记得请个假,在家休息几天,我一大早要去南城县开个现场会,回来也就晚上了,你不要等我。”

    她默默点头。

    躺在床上,他很自然地把她抱在怀里,黑暗之中却是张着眼睛,怎么都睡不着。他本来想说让她改天跟着张阿姨去找程院长检查一下身体,可是,他很清楚此刻她的心里有多难过,要是说出这样的话--尽管是对她好的话--她会认为这次的事都是她造成的。还是等过几天她的心情平复一点再说吧!

    “乖,睡吧!”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

    她根本睡不着。

    发生了那样的事,让她若无其事的睡觉,她怎么做的到?可是,她不愿让他担心,便窝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就这样,不知到了什么时候,她竟然睡着了,猛地一睁眼,才看见了满目的光明,而身边,已经没有他!

    苏凡赶紧起来,看了一眼床头上的时间,竟然都上午九点多了!

    呆呆地坐在床上,想起昨晚的事,好像跟梦一样的,掀开被子一看,床上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是他换了床单啊!

    坐了一会儿,她还是起床了,洗漱完毕,来到厨房打算找点吃的,却没想到碰上张阿姨在洗衣间洗衣服。

    “起来了?电饭锅里还热着粥呢!我去给你盛,你坐会儿。”张阿姨抱着被套对她笑了,走到阳台去晾衣服。

    “谢谢您,我自己去吧!”苏凡对张阿姨笑了笑,刚走了两步,忙问,“我给您也盛一碗吧?”

    “不了不了,我吃过了。哦,我还给你蒸了包子,没事,我马上过来给你热。”张阿姨说完,就把怀里抱的被套放在沙发扶手上,走进厨房。

    苏凡刚舀了一碗粥坐在餐厅里开始吃,张阿姨就拿着红糖过来了,道:“给你倒点红糖。这两天啊,你要多喝点红糖水,喝水的时候就放红糖喝,可千万不要喝白开水或者其他的饮料。”

    “嗯,我记住了。”苏凡道。

    说完,她又想了想,道:“其实,为什么非要喝红糖水呢?没什么道理吧?”

    张阿姨笑了,道:“老祖宗传下来的,喝了也没坏处,对不对?”

    苏凡点头,道:“糖的话,是补充能量的,可是为什么要红糖不要白糖了?既然都是糖类,应该是差不多的吧!难道是因为颜色的缘故?缺什么补什么?”

    张阿姨笑道:“这个我也不懂!”

    苏凡笑了,也觉得自己太较真了,对张阿姨抱歉地笑了下,开始吃早饭。

    房间里,到处都是一尘不染,干净极了。

    张阿姨晾好了被套就去收拾苏凡和霍漱清的卧室,其他房间都打扫完了。

    没一会儿,她就出来说:“霍先生早上给我打电话说要是床垫被子脏了就换一下,我刚刚检查了一下,还是打电话让商场送货过来,你觉得呢?”

    苏凡没想到张阿姨为这种事咨询她的意见,忙说:“没事没事,您决定就好。”

    张阿姨笑了下,拿起电话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