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1章 我为什么喜欢你
    “如果我说我是喜欢你呢,苏凡?”他望着她,道。

    “喜欢?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就喜欢我吗?”她说,他不语。

    “你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你,不管是我还是你,我们看待对方都是从表面得出结论,被表面的东西吸引着。我一直觉得我爱你,可是,我也不了解你,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爱你,可我就是,就是这样--”她顿了片刻,“你呢?说实话,我觉得我这个人挺讨人厌的,矫情、胆小怕事,总是想让别人满意却总是不能成功,到头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还惹上了一堆的麻烦--”

    两人之间,从未有过这样的谈话,霍漱清的心,也慢慢沉静了下来。

    “那你觉得我是为什么喜欢你?因为你漂亮你年轻?还是因为我喜欢和你上床?还是因为我想要孩子?”他说道,她不语。

    她知道,他说的这些都不是事实,如果按照他说的这些理由,符合这样条件的女人太多太多了,岂止是她一个人?

    “苏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可是,我就是这样,你已经钻进了我的心里,想让我怎么忘掉你?”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

    “可是,我们是错的,不是吗?你有妻子,我也总是让自己去忽略这个现实,可现实总是现实,不是我们不去看就不存在。你说,我们的事,和孙律师没有关系,可我们都在伤害她--”苏凡道。

    “伤害她?那谁在伤害我?你以为我是刀枪不入的吗?”他打断她的话,道。

    她舍不得他难受,舍不得他伤心,可是--

    “我不想这样下去了,真的,我--”她低下头,不停地摇头。

    他的双手扶住她的脑袋。

    “我不想离开你,可是,我总是,总是想起孙律师,想起好多事,想起你被别人--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傻丫头,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绝情地走呢?”他深深呼出一口气,道。

    “我,不能--”她摇头道,“我们,我们分开吧,好吗?”

    泪水,从她的脸上流了下去。

    良久之后,他深深叹气。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就这样吧!”他松开她,起身走到办公桌边,背对着她,“你,走吧!”

    苏凡抬起头,他就站在她的泪花里。

    门关上的那一刻,似乎两个人就彻底分开在两个世界里。

    霍漱清的手扶着桌子站着,闭上眼睛,苦笑了。

    明明舍不得离开,却还是要--

    苏凡走出去的时候,在楼道里碰到了冯继海,冯继海愣了下,赶紧说:“你把文件放我桌上了?”

    她愣住了,突然意识到不远处走来的秦副市长,赶紧对冯继海道:“冯主任,您什么时候看完了,我再过来拿!”

    “哦,对了,你过来一下,我还有个事问问你,刚刚忘了,走吧!”冯继海道。

    转过身,冯继海忙迎上秦副市长,问候道:“秦副市长,您好!”

    “你好!”秦章看了一眼站在冯继海身边的苏凡。

    冯继海忙说:“外事办过来给我送文件的,小苏上班很早!”

    秦章点点头,却猛地想到什么,问苏凡道:“你叫苏什么?”

    苏凡忙应道:“是我,苏凡,秦副市长!”

    “小郑总和我说起过好几次,果真是个可人!”秦章说完,从苏凡和冯继海身边走过。

    “我们走吧!”冯继海说完,领着苏凡来到他的办公室。

    苏凡知道冯继海是为了她和霍漱清好,心中充满了感激,不过,以后,冯继海就再也不用这样费心了,她和霍漱清,便是两条平行线,再也不会有交集。

    日子,就这样静静地过着,邵来这世上,谁离了谁都能过的更好。

    苏凡每天都能从政府网页上看到霍漱清的动态,而她,也把自己全部的精力放在了工作上。忘不了他,只有用夜里来思念。

    然而,就在苏凡以为日子就这样平静过下去的时候,一天上午,突然有两个便衣警察来到她的办公室,向她亮了工作证。

    “苏凡吗?我们是云城市安全局的,有一件涉密案件,请你协助调查!”

    安全局?这三个字放在一起对于苏凡来说,就是一个在这块土地上怎么都找不到的地方。她的工作有涉及保密的地方,却怎么都想不到会真的被安全局来传唤!

    当时,她没有想到事情有多么严重,以为这只是例行的公事,以为还有其他同事也被安全局的人询问了,就坐上安全局的车去了不知道的一个地方。

    车子在市区里随意走着,就那么晃了好几圈,走走停停,苏凡根本看不出行车的方向。晕乎乎的就眯了眼睛,等到她醒来,才发现车子停在了一个院子里。

    安全局的人让她下了车,她才注意到这个院子很破败的样子。院子周围种了一圈的白杨树,院子里也种着树,除了树就只有一幢楼和一个车库。

    她下意识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却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方向丝毫搞不清,周围没有任何标志性的建筑。如果只是叫她协助调查,为什么非要坐那么长时间的车,来到这样偏僻的一个地方呢?如果这两个人不是副处长带过来的,如果不是亲眼检查了他们的证件,就眼下这情形,她一定会以为自己被绑架了。不过,话说回来,哪有绑匪会绑架她?又没人为她付赎金。

    这是一幢三层小楼,外面一层全是窗玻璃,大致是做了双层门窗的样子,看起来江宁省许多的普通民房没区别。可是,一走进那道铁门,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看起来的那样。

    被带进了一间问讯室,调查员给她端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

    “对不起,你的手机,请交上来。”调查员伸手道。

    苏凡愣了下,不过还是把手机交给了他们,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喝水的时候,她向外看了一眼,竟然发现窗户里看不见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

    “苏凡同志,我们现在开始做笔录,请你对每一个问题都认真思考再做回答。”一个中年男人道。

    苏凡注意到那个男人两边坐着一男一女,女的应该就是书记员,男的那个,不知道是做什么的。

    “好的,你们问吧!”苏凡道。

    这里不像公安局或派出所的问讯室,写着什么坦白从宽之类的话。

    “你看一下,这份材料,你有印象吗?”中年男人说着,把材料带给旁边的年轻男人,年轻男人就拿着那份影印的文件放在苏凡面前的桌上。

    苏凡认真地阅读了一遍,心里大惊。

    这份文件,是三天前她刚刚存档的,怎么会在这里?

    “这份材料,是我们的同志在国外的一个网站发现的,你还有印象吗?”中年男人问。

    苏凡如实回答,并把自己存放文件的位置都告诉了他们,说:“你们派人去找,那份文件应该还在那里,而且,我们的文件查阅都有记录的,可以追查--”

    “我们已经查过了,文件的确还在,而且,所有碰过这份文件的人,我们也都了解过了。这份文件的阅读权限只到了你这里,你们处里的那些普通工作人员是接触不到的。”中年男人道。

    苏凡知道,这份文件是她亲自翻译的,处长和一位副处长,以及宋科长,还有就是她,只有这四个人碰过。

    “你仔细想想,你什么时候把文件做了拷贝,什么时候传送到了网上,谁指使你这么做的?”中年男人一口咬定就是苏凡泄露了机密,苏凡听出来了。

    “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就是我做的?”苏凡问,“的确,我是最后存档的人,可是,我从没有拷贝任何文件,也不会把这些材料发到网上,保密条例,我也是学过的。而且,又不是我一个人碰过这份文件,你们凭什么说就是我--”

    “我们从来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把你带到这里来了解情况,你就应该知道,我们如果手上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会这么做的。”中年男人说着,让身边的年轻男人拿了几份纸质材料摆放在苏凡面前的桌子上。

    “你们单位的网络只能连接几个有限的网站,我们查过这几个网站--你看,这是从你的电脑里调出的浏览记录,根据这条记录,我们追踪到了这份文件的最初发布站点,就是这里,你们四个人只有你的电脑里有这项记录。这个,你怎么解释?”中年男人道,“而其他的几个人,并没有登录过类似的网站。”

    苏凡惊呆了,一张张看着调查员摆在她眼前的纸张上的内容。

    到底怎么回事?

    “苏凡,你最好认真想想,主动交代,谁让你这么做的?你泄露国家机密有多长时间了?只要你说出指使你的人,我们可以向组织说明情况,算你有立功表现--”中年男人语气冷漠,道。

    指使的人?她连这件事都没做过,还有什么指使她的人?开玩笑啊!

    此时,苏凡意识到自己被人陷害了,可是,究竟会是谁陷害她?就算是陷害,为什么非要用泄密来陷害?是想让她彻底不能翻身吗?

    面对中年男人的问话,苏凡一声不吭,只是静静坐着。

    问讯室里陷入了一篇沉寂,苏凡努力回想,会是谁最有可能做这件事来陷害她。

    她和高岚的过节,是处里人人皆知的,可是,高岚的级别低,从没接触过这份文件。呢鞥泄密的人,应该就是接触过文件的人。算来算去,其他三个人,又和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何必要陷害她?而且,最要紧的是,这三个人,苏凡丝毫找不出他们会陷害她的邵因。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你自己在这里好好想,什么时候想清楚了,我们再谈。”中年男人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打字员整理完笔录,也跟着走了出去,只留下那个年轻男人坐在那里翻看材料。

    突然之间,苏凡觉得自己从正常的世界掉入了一个说不清的地方。一团迷雾,她该怎么找清楚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