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2章 为什么会是她?
    坐在椅子上,她开始认认真真回想自己和那三个人的接触经历,想想自己有没有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们中的某一个人,或者说是几个。可是,怎么想,她都理不出一个头绪。

    在外事办,她是出了名的好说话,见着谁都客客气气的,下属在工作上有了问题,她也从不会批评或者指责,只是会叮嘱去做好。因此,她在处里是名声不错的。当然,只有高岚一个人是她怎么都不能暖心的人,尽管谁都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可是再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的摩擦。就这样,唯一一个可能害她的人,都没有办法害到,她还怎么找别人呢?

    不对,刚刚那个调查员不停地问她“同伙”的问题,她是没有同伙,难道高岚就没有同伙了吗?如果说,那三个人当中的某一个人和高岚是同伙的话,这件事就很容易解释了。

    可是,究竟谁会是同伙呢?

    这样坐着干想,是想不出来头绪的。苏凡觉得,如果要知道是谁诬陷她,她就要从审讯方面主动入手获得信息了。

    尽管她这个人脑子糊涂,没什么社会经验,可是好歹这么多年美剧看了不少,特别是破案的剧情,甚至包括审讯的技巧。

    那么,今天,就大胆地尝试一次好了。精明的罪犯,是可以控制警察的调查方向的,电视里不是总这么演吗?尽管她没有那种控制调查走向的本事,可是,试着从调查员的口里探听到可疑的人,这一点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美剧的编剧大人们啊,你们没骗人吧!

    于是,苏凡对那个年轻的调查员说:“这样坐着好无聊,我们聊聊天,说不定会想起什么。”

    “哦?那你说吧!”调查员道。

    苏凡以为他会把另外的人叫进来,却没想到根本没有。

    面对一个人总比三个人要容易,苏凡心想。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道:“你们平时上班就是要到处上网找泄密吗?”

    调查员愣了下,道:“不一定。”

    “不过,能从那么多的网站和帖子里找到一份东西,真的是好厉害!你们是不是用什么软件扫描呢?是不是像搜找敏感词汇一样?如果人工寻找的话,工作量那么大,你们真是很辛苦啊!”苏凡道。

    “你想从我这里打听什么?”调查员似乎发现了她的动机,盯着她,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打听,我只是觉得很好奇--”她连忙摆手,道,“对了,那你们是不是像FBI一样也有什么线人?如果没有线人报告的话,很多情报都发现不了,对不对?”

    调查员笑了下,道:“你想知道是谁向我们告发了你?”

    “没有没有,我真的只是好奇!”她微笑着说,“其实,我好羡慕你们呢!感觉好威风神气,关键是你们的工作真的好厉害,国家安全涉及那么多的事,都要你们来调查,找到可疑的人,就好像是给大树捉虫一样,是不是?”

    调查员想了想,点点头。

    “那你们会不会经常加班啊?你们--”苏凡越说越有劲,可是,对方打断了她的话。

    “你的手机记录清除的很干净啊!为什么呢?”调查员突然问。

    苏凡一愣,对了啊,调查她的同伙的话,她的手机和电脑都是被调查的对象。

    老天保佑,真是太好了,幸好她前几天把霍漱清的号码和通话记录以及短信都删了。如果他们两个还在一起,她肯定不会想到这些,更加不会去删掉这些信息。如果她不删,岂不是会把他暴露在这帮人眼皮底下?本来一件涉密案,不就变成了风月案?

    太好了,太好了,千万别把他拖下水。

    哦,对了,为什么他们要不停地问她同伙是谁?到底是要针对她,还是针对她的同伙?如果要针对她,现在就凭这些证据,距离给她定罪已经不远了。如果说是要抓她的同伙--问题是,她有什么同伙?她的生活圈子那么简单,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查同伙,能查谁?

    “我这个人喜欢干净。”她说。

    调查员点点头,却笑了下,说:“干净到了这种程度,不就是洁癖?”

    苏凡也笑了下,说:“是呀,有些洁癖!”

    “你刚才用我给你的杯子喝水了,直接喝水了,如果是有洁癖的人,一般不是会擦干净杯子,或者拒绝--”调查员道。

    破绽!苏凡心想,这些人真是厉害!

    “我是说我有些洁癖,并不是完全的,而且,这个杯子很干净,我不喜欢没事干擦杯子。”苏凡答道。

    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她很清楚,要是她慌了,她就露出破绽了,而她的破绽会被他们抓住,让她的思维混乱,从而犯错。

    “那你的癖好就是清除手机记录?”调查员问。

    “差不多,我的电脑垃圾箱里也是干干净净的。”她说。

    “不过,你应该知道,就算你清除了手机记录也没用,我们要想调查的话,直接从通讯方面就可以拿到你的通话记录,而且,我们的技术同事也会破解你手机里的储存记录,把你删掉的内容恢复出来,只是浪费点时间而已。”调查员道。

    “你们没有权利侵犯我的个人隐私!”她猛地站起来,道。

    她和霍漱清之间的通话频繁,要是让他们找到了那个号码,找到了霍漱清,不就--

    “你现在是嫌犯,你的所有信息都不再享有法律的保护!你,应该明白!好了,你继续好好想吧,想清楚了再找我们。”调查员起身,拿着她的手机和材料就往门口走。

    完了,苏凡坐不住了,她该怎么办?要是他们发现了她和霍漱清的事--

    尽管那是过去式了,可是,她不能让他们知道!

    到了此时,真正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苏凡坐在椅子上,端着水杯子静静喝水,开始在脑子里过电影,思考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以及可能留下的可以给她思考的线索。

    另一侧的观察室里,中年男人透过玻璃看着审讯室里面的苏凡,对一旁的年轻男人道:“她还真是很镇定!”

    “是,我以为她会害怕的一下子把什么都说了。”年轻男人道。

    “看来我们的情报有误!”中年男人说完,拿起桌上的座机拨了个号码,“是的,她什么都不说,还试图从我们这里找破绽!这个女人,不是看起来那么蠢!”

    “还有人到了你们那里不交代的吗?”电话里的声音很严厉。

    “您放心,过了今晚,让她把什么都说出来!女人,毕竟是女人!”中年男人道。

    “既然她没你们想象的蠢,那你们最好用点非常手段,尽快从她的口里把别人撬出来,这件事不能拖太久,否则就不好控制了。”电话里的人说。

    “是的,我明白!”中年男人说完,挂了电话,对房间里几个调查员说,“从现在开始,不许给她喝水,不许让她上厕所,不许让她睡觉,你们都好好盯着。”

    “队长,我觉得是不是让她和外面打个电话?现在她应该会想给她的同伙通风报信--”刚刚从审讯室出来的年轻男人对中年男人说。

    “你的意思是欲擒故纵?让后面的人自己主动跳出来?”中年男人问。

    “是,这样的话,不是很省事吗?”年轻男人道。

    “不用这样费心了,电话号码已经查到了。”观察室里一个灰色衬衫的年轻男人把一份通话记录打印出来递给“队长”。

    “这两个号码,是半年来和她通话最频繁的,我查过了,一个是云城大学的一个老师的号码,这个老师和她是朋友。另一个--”灰衣男人道。

    “另一个查不下去?”队长问。

    灰衣男人点头,道:“反向跟踪另一个号码,发现这个号码只和嫌犯一个人有联系,很有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人!”

    队长点着那个号码,拿着通话记录走出了观察室。

    苏凡静静坐着,却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完全落入了别人的监视,而她,即将面临着更加想象不到的严酷遭遇。

    这个世上,从来都没有不透风的墙!

    就在苏凡被抓走的当天晚上,霍漱清接到了一个电话。

    “霍市长,我们局里今天从市政府带走了一个人,是蒋超的人去执行任务的,我这边一个人都没有动,人被抓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抓也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一个男人在电话里说。

    霍漱清没有明白,市安全局的孙华为什么突然给他打电话,市政府的人被抓,的确是要跟他说,可是没必要这么紧急--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你接着说。”霍漱清道。

    “我派人去想办法打听消息,刚刚才听说被抓的那个人是外事办的一个副科长,姓苏的--”孙华说道,霍漱清手里的水杯子,一下子掉在地板上,水洒了一地。

    “我听说那个人和冯秘书来往比较多,所以--”孙华说道。

    霍漱清的双眉,紧紧锁着。

    苏凡?怎么会被他们抓到苏凡?

    霍漱清敛定心神,坐在椅子上,问:“什么罪名,还不知道吗?”

    “说是涉嫌泄密,具体是怎样的,还没了解清楚。”孙华道。

    涉密?真亏他们能找到这样的借口!

    霍漱清心想,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从苏凡身上入手?是想从苏凡这里来突破冯继海,还是直接指向他?

    “你盯紧这件事,有什么情况,不管什么时候,随时跟我汇报!”霍漱清道。

    “是,我知道,霍市长。”孙华应道,想了想,却说,“霍市长,听说他们审了一晚上那个苏科长都没开口承认,估计,今天晚上就,可能会麻烦一些。她是个女人,怕是--”

    孙华的言下之意是,苏凡是女人,估计很难扛得住这样的车轮审讯,而且,还是晚上--

    霍漱清的心,砰砰乱跳个不停。

    怎么办?苏凡刚刚才流产没几天,都没好好休息就去上班,她的身体本来就弱,这么一折腾--而且,到了安全局那里,就算身体强壮的男人都撑不下来,何况她一个弱女子?

    这帮混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