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3章 不能害了他
    “我知道了!你尽快想办法查出关押苏凡的地点!其他的,你知道该怎么做!”霍漱清道。

    孙华应声,霍漱清那边就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嘀嘀声,孙华猛地想起来,他好像从没跟霍市长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怎么霍市长一下子就说了名字?苏凡?好像,好像差不多是个名字!

    难道说,那些人这次是想借着这个女人来整霍市长?糟了,蒋超那个人审问起来,可是,根本不讲手段的!如果那个女人扛不住,说了对霍市长不利的话--

    泄密,这可不是个轻罪名,就算不能把霍市长拉下马,可是,涉嫌泄密的话,对霍市长将来也是极为不利的!

    孙华捏着手机,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那个女人究竟能不能扛得住呢?孙华担心不已。

    霍漱清坐在椅子上,紧紧闭上眼。他不敢想象苏凡现在经历着什么,他的小丫头,因为他的缘故--

    思考片刻,霍漱清给市安全局局长聂明山打了过去。

    “你们到底搞什么飞机?从市政府抓人,事前不通报事后不汇报,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了?”电话一拨通,霍漱清根本没有给对方开口的机会,直接劈头盖脸一通骂。

    聂明山愣了片刻,等霍漱清那边说完,他就赶紧说:“霍市长,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想等到查清--”

    “查清?你们是打算怎么查清?动不动就来市政府抓人,你们是不是想学一学组织条例?”霍漱清道。

    聂明山听出市长很生气,忙说:“霍市长,我是准备明天就向您汇报调查情况,现在已经有些进展--”

    “聂明山,我不管你什么进展什么案件,我告诉你,一个小时之后,立刻把人给我放回来,你们要是继续扣押,不要怪我姓霍的翻脸不认人!”霍漱清说完,就摁掉了电话。

    聂明山从未见过霍漱清如此发怒,不禁心中怀疑,是不是秦副市长的猜测没有错,这个苏凡其实不是冯继海的关系,而是霍市长的?可是,不管怎样,那个女人是不能在他手下扣着了,要不然霍漱清这边交代不了。得想办法!

    挂了和聂明山的电话,霍漱清静静坐着,陷入了深思。

    如果赵启明他们是针对着他来的,那么,他们就不会这么容易把苏凡放了,要是不从苏凡那里得到他们想要的,是绝对不会放人。那么现在,他跟聂明山施压了,聂明山会怎么做?

    对于霍漱清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苏凡解救出来,他担心那些人为了邀功,会不择手段对付苏凡,她--不管她能不能承受,他都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想了想,霍漱清的电话直接打到了省安全局刘丛局长那里,希望省安全局可以直接插手把苏凡接过去。到了刘丛那里,就算是他们要查案,苏凡也不会受什么伤。

    “嗯,既然如此,那我打电话派人去接。你别太担心,如果没什么大问题,不会出什么事的!”刘丛对霍漱清说。

    “那我先谢谢你了!这个聂明山,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来市政府抓人,一个招呼都不打,以后我市政府的工作人员要是凭空消失了,是不是都要去他那里找?我怎么向人家的家属交代?”霍漱清道。

    “是,是,这个老聂,真是做事太鲁莽,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好好批评他!”刘丛道。

    挂了电话,刘丛给聂明山打了过去,可是,话还没说完,聂明山就对刘丛说:“刘局长,这次的泄密案件,霍市长的秘书很有可能也被牵涉其中,您现在因为霍市长的电话就让我把嫌犯和案件上交,我担心对您不利!请您再给我两天时间,后天晚上之前要是再没有结果,我一定会亲自把案件上交到您那里!”

    安全局是有纪律的,地方党政领导不得干涉安全局办案,聂明山现在就是抓着这一点来要挟刘丛。要是让聂明山把刘丛违反纪律这件事上报上去,刘丛也是不好过的。

    可是,刘丛不能不给霍漱清一个交代。

    “明天一大早你就去给霍市长做汇报,而且,对待市政府的那个工作人员,你们要注意工作方法。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是问!”刘丛道。

    “刘局长放心,我已经叮嘱过下面的人了。”聂明山道。

    霍漱清的心,忐忑不安,他想到聂明山可能会拒绝刘丛的要求,那么,拒绝之后该怎么办?他怎么做才能把苏凡尽快救出来?

    待在安全局秘密审讯点的苏凡,这个时候--

    尽管得到局长的命令要尽快从苏凡口中拿到口供,可是,他们不能用任何的刑罚。对方是个女人,要是有什么问题,谁都吃不了兜着走。蒋超想了好久,决定用冷暴力,也就是关着苏凡,不让喝水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然后用车轮战来审讯。蒋超坚信,一个女嫌犯,在这样的压力下,不出48小时,绝对会变得乖乖的,让说什么就说什么。

    于是,从这一晚开始,苏凡就被他们使用这样的方式来审讯了。

    一次又一次,他们问她是受到谁的指使盗取国家机密,可是,她始终坚持自己并没有做那件事。每隔三个小时,审讯人员就换一拨。她看不到时间,可是生物钟会提醒她大致到了什么时间。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故意的,还是什么,他们在她面前喝水,这让她很受刺激。刺激的是,她想上厕所,看着这些人喝水,她就想去厕所。她提出来,他们不同意,说什么“你老老实实交代问题,交代完了再说”。

    真够狠的!

    苏凡忍着,却怎么都忍不住。

    她可以不喝水,可以不睡觉,可是不能不上厕所啊!这怎么憋得住?

    先礼后兵,既然礼貌不行,那就来点浑的!

    “不让我去厕所,能不能请你们转过身去,我在这里方便?要是你们不嫌脏,我不怕丢人!”苏凡硬着头皮,似笑非笑地说。

    审讯人员全都愣住了,没想到这个看似文弱的女人,竟然能这样,这样不要脸!

    “怎么?你们这是要参观吗?”苏凡搬着椅子到了墙角,把椅子放倒,看来是有要在审讯室里方便的架势了。

    调查员们互相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们从没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以前带来审讯的,就算不让上厕所也没有人想到这种办法。这个女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再坚持一下,我去请示一下!”其中一名调查员和同伴商量完,就起身走出了审讯室。

    旁边的房间里,蒋超一直在观察着里面的情况。当调查员进来的时候,蒋超道:“派个人陪她去。”

    “可是,队长--”观察室里一个调查员道。

    “盯紧她,不能让她发现任何动向,不能让别的人发现她!”蒋超说完,前来请示的人就出去了。

    果然,苏凡被两名女工作人员陪着去了女洗手间。

    对于苏凡来说,尽管只是一次去厕所的机会,她也算是取得了成功。可是,想一想自己用了什么样的方法来取得这样的结果,泪水就从眼里流了出来。

    这些人是想要她说出冯继海,说出霍漱清,她听出来了。可是,她怎么能把他牵扯进去?冤枉她一个人就够了,再让这些混蛋来陷害他?她绝对不能容忍!

    那么,接下来给怎么办呢,苏凡?

    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想办法,她觉得自己应该把现在的消息传递给霍漱清,让他不要救她,不要管她。那些人就等着他来救她呢!现在他们没有任何证据把他拉进来,可是,一旦他出手救她了,不就直接掉进这些坏蛋设的圈套吗?

    问题是,她该怎么把消息传出去?她连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哪里都不知道,怎么给他传口讯?最关键的是,这里面的人,究竟有没有他的人?如果没有,她传消息不是找死吗?嫌人家没证据主动给人家啊!

    苏凡想来想去,决定不让霍漱清知道这件事,他不知道是最好的。不管事情最后变成怎样,至少他能安然无恙。

    想起霍漱清,苏凡就会想起孙蔓,像孙蔓那么强干的女人,一定可以轻松化解现在的困境,而不像她,在这里想来想去,自己连个主意都没有。这样的自己,哪有一点配得上他?真是没用,苏凡,你除了害他,还会干什么?不能,这次,你就算是把自己搭上,也不能让他受到半分的骚扰。何况,也不至于会让你把自己搭上,这是法制社会,涉及这么重大的案件,安全局不会随便找个人顶罪的,他们一定会查清真相。

    既然他们能查到真相,那么,你就坚持下去,坚持到那一天。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或许就是最好的选择。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会被他们抓住把柄的。而且,就算他们激你,你也要忍住,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对,忍!苏凡,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记住,你不能把他们引到霍漱清那里,绝对不能!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苏凡两脚轻松地跟着调查员来到审讯室。

    回去的路上,她向外面看了一眼,厚厚的玻璃层似乎很难阻挡星辰的光亮。

    是呀,苏凡,没有什么可以打垮你的!

    等这次苏凡回到了审讯室,调查员就发现她紧闭嘴巴,一言不发,不光是一言不发,甚至他们问话她都好像没听见一样,情况一直这么持续着。

    蒋超疑惑不解,难道刚刚苏凡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接到了霍漱清的指示,让她不要开口?不对呀,刚刚明明没有人和她接头。难道是有什么人混进来了?应该不会!

    嘴唇越来越干,房间里温度也不低,苏凡感觉胃里面都的水分都开始蒸发了。她想要杯水喝,可是人家不给。不给就不给吧,忍着。

    审讯持续不断地进行,苏凡就好像耳朵被堵上了一样,根本不理会,一直在那里坐着。

    过了凌晨的时候,最是困意缠绕,可她坚持着。看来这些人是不会让她睡觉的,她就什么都别提,忍着就好。

    长夜漫漫,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那么好受。

    霍漱清接到刘丛的电话,说他会想办法安排,让云城市政府方面及时了解案情的进展。

    刘丛告诉霍漱清,说苏凡是牵扯到了涉密案件,具体的情况,明天聂明山会去跟他汇报。

    涉密?真亏他们能想到这一点!

    不管是因为什么缘由,霍漱清都相信苏凡的无辜,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那样的一个小女人性格的丫头,能做什么让安全局的人盯上?越是这么想,霍漱清的内心越是难受,他觉得苏凡很有可能是因为他才出了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