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5章 为了她,值得吗?
    “现在事情有些棘手了,你别管了,要是有人来找你问话,可别乱说,让他们把注意力放到你身上的话,老爷子也不会保你的。”电话里的人说。

    “我知道了。”高岚挂了电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苏凡啊苏凡,我怎么会让你活着回来呢?进了那个地方,你还想回来?哼!你可不能怪我,谁让你这么讨人厌呢!

    曾泉跟科长请了个假,赶紧去了云城中心,姚省长的秘书专门等着他,把他带到了姚省长的休息室。因为等会儿剪彩完了这边还要举行一场文艺演出,在演出之前,姚省长会在休息室里稍作休息。

    从休息室里走出来,曾泉却在走廊里碰见了冯继海,冯继海没注意到他,在那边低声打电话。

    没一会儿,姚省长就来到了休息室,曾泉赶紧起身迎上去。

    “姚省长,究竟出了什么意外?”曾泉忙问。

    “这个--”姚省长示意他坐下,道,“我仔细了解过了,这件事,怕是针对云城市市长霍漱清的!去抓人的,是市委书记赵启明的人,省安全局的刘局长跟我说,昨晚霍漱清很生气,跟他打电话了,嘴上说是市政府工作人员被抓怎么怎么的,总归感觉有些不正常。”

    霍漱清?

    曾泉的脑子里,立刻想起苏凡那个联系电话,那个无法追查的号码。莫非那个人就是霍漱清?

    “苏凡只是个普通工作人员,就算是要对付霍市长,也不至于诬陷她啊!”曾泉道。

    姚省长摇摇头,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丛铁男也跟刘丛打电话了,说了那件事。你想想,一个普通的市政府工作人员的泄密问题,让这么多人关注,难道不是有大文章吗?”

    曾泉知道江宁省这一堆人关系复杂--不过,全国哪个地方不是这样呢?

    “您说这里面怎么回事?”曾泉毕竟对江宁省的情况了解不是很清楚,便问。

    姚省长喝了口水,开始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说给曾泉。

    姚省长的意思,很明确了,他是不愿插手这件事,可是,即便不愿意,却还是对曾泉说:“这件事很难办,不过,你也别担心,我跟刘丛交待过了,你要是想去那边看看,他会给你安排。”

    难道就这样放着苏凡不管吗?

    曾泉不确定,和苏凡通话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霍漱清。如果霍漱清这次是为了救苏凡而挑起了和赵启明之间的斗争,那么,这个男人还算是有情义的。可是,官场上的男人,哪有几个是讲情义的?讲情义的人,老早就被整死了,还能活到现在当市长?像他爸那样的男人--

    不想了不想了,他曾泉从来都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与其等待别人出手,还不如自己去拼。

    “那我现在就想去看看她,能安排吗?”曾泉道。

    姚省长看了秘书一眼,道:“让小陈先给刘丛打个电话,你们约好了再过去。”于是,曾泉便坐在一旁喝着水,等着陈秘书那边的电话挂断。

    “你自己过去?”姚省长跟曾泉说完,问道。

    “嗯,谢谢您!”曾泉握手道,说完就走出了休息室。

    等曾泉走了,姚省长想了想,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

    “是我,您好嗯嗯,一切都好您放心,他在这里干的很不错,前几天还去救灾了是这样的,现在有件事,不知道您的意下如何”姚省长对电话那边的人说。

    “这孩子,就知道添乱!”电话那边的人说。

    “没有没有,年轻人,热血一点也是正常的。只是,这件事--”姚省长道。

    “你就别管了,何必插手进去呢?”电话那边的人说这,姚省长心里也有了数,反正他本来就不愿意插手那两方的争斗,只等着两败俱伤,可毕竟曾泉是太子爷,找到了他的门上来求助,他不想帮忙,可还不能让自己落下埋怨,那就把这件事通报给那位,这样也表明了他的心意,也说明了他的难处。

    然而,曾泉开着车还没到省安全局,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在电话里,父亲狠狠批评了他,可是,曾泉根本不听。

    “你到底要干什么?别人都不愿意碰的雷,你偏要去碰,你这样浮躁,将来还能成什么事?”父亲道。

    “爸,既然你们都有顾虑,那你们谁都别管,我一个人也能救得出她!”曾泉道。

    “你这混小子,为了个女人就--”父亲怒了。

    “不管您说什么,我都不会听的。如果您还要说阻止我的话,那就不要再说了,我要去看她了!”曾泉说完,主动挂断了父亲的电话。

    “这个混小子!”父亲怒道。

    儿子的脾气,父亲最是了解。曾首长知道,自己是拦不住儿子了,可是,儿子只要开始行动,江宁省的那些人很快就会知道曾泉是何许人,他们会以为是他的意思--

    就在父亲这么想的时候,曾泉打电话过来。

    “爸,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曾泉把车停在路边,对父亲道。

    “还有呢?”父亲问。

    “可是,我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错。”曾泉道。

    “哼,你还有理了!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让你连你老子都敢顶?”父亲问。

    “反正我说什么您都不会信--”曾泉说。

    “那你干嘛还给我打电话?”父亲问。

    “爸,这件事我想过了,江宁省的几方势力,长期都不能分出个谁胜谁负,这样僵持不下的局面,对于姓姚的是最有利的--”曾泉道。

    父亲饶有兴致地问了句“为什么呢?他明明是最弱的一个。”

    “您说的对,他是最弱的一个,可是他的手上掌握着的资源,是丛铁男不能比的。现在的江宁省,覃春明的势力最强,丛铁男已经是日薄西山,姓姚的想要脱颖而出,就必须联合其中的一方。如果联合丛铁男,姓姚的不一定会赢,可是,如果先联合了覃春明来搬倒丛铁男的势力,对姓姚的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对您来说也是最好的。”曾泉认真地说。

    父亲微眯着眼,好像看见了儿子自信的神采。

    “继续说--”父亲道。

    “过了今年,覃春明第一个任期就结束了,他最多在江宁省待五年。只要清除了丛铁男的势力,五年之后,等覃春明调离--只要姓姚的留任江宁,江宁省就是姓姚的天下,那个时候的局面,不是您最想看到的吗?”曾泉道。

    父亲淡淡笑了,道:“还有呢?”

    “所以,您要支持姓姚的和覃春明结盟,早日清除丛铁男的影响。联合强者消灭弱者,再把弱者的力量收入自己麾下,这样的话,姓姚的在将来的五年,才有力量制衡覃春明。”曾泉接着说道。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父亲道。

    “可是,姓姚的这个人,不够光明磊落,自己的小算盘太多,就怕他将来得了势,也不见得会完全听您的。”曾泉道。

    曾首长惊讶于儿子如此敏锐的判断,看来,这小子去江宁这短短的几个月,也历练了不少。

    “你这是为了满足你的私心,才跟我说这些的吧!”父亲道。

    曾泉沉默片刻,认真地说:“爸,我必须要救出她!”

    “如果这是你的心愿,我会成全你。可是,我不会立刻出手,等到时机到了,姚省长会帮你的。”父亲道。

    “谢谢爸!”曾泉忙说。

    “不过,我也有条件!”父亲严肃地说,“如果你能答应这个条件,我会保证让那个人尽快自由!”

    “什么条件?”曾泉就知道,跟父亲开口,从来都不会得到免费的帮助。不过,这么多年了,他已经习惯了父亲这样,也能猜得出父亲的条件是什么,那些条件,他都承担得起,今天,他觉得也是同样!

    然而,当曾泉亲耳听到父亲的条件时,曾泉觉得身体里有股什么东西被抽走了。

    “你要是答应了,我们就成交!”父亲道。

    这么做,值得吗?曾泉心想。

    “我要先去看看她再决定!”曾泉道。

    “好,等你决定了,再给我打电话!”父亲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愣愣地坐在车里。

    路边的步行道上,来来去去的年轻男女,让他想起了自己和苏凡去逛街的情形,想起两个人说说笑笑轻松的样子,那一切,就好像是昨天--

    为了苏凡这样一个才相处了没几天的女孩子,他值得答应父亲的那个条件吗?在他的生命力,苏凡这样的人,又算的了什么呢?也许,就是因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候遇见了她,才会觉得她如此特别!

    那么,值得吗?

    曾泉发动了车子,来到了省安全局。

    刘丛亲自接见了他,并派自己的亲信带着曾泉一起去见苏凡。审讯苏凡的地方,刘丛已经知道了,并跟聂明山说他会派人过去参与审讯,了解案情,让聂明山全面配合。

    尽管不愿让上面插手这件案子,可是,他没有权利阻止上级派人来了解案情的进展。于是,曾泉混进了刘丛派出去的调查组。

    曾泉来到秘密地点检查苏凡案件的进展,先是看到了那些秘密卷宗,他没想到,苏凡竟然是被这样愚蠢的一个陷阱给害了。而现在,挖井的人,似乎有些眉目了。

    当他看见了在审讯室正襟危坐,一动不动的苏凡的时候,曾泉的鼻头,突然涌出一股酸涩。

    怎么就一晚上的工夫她就这样憔悴了?虽然从表面上看不到她是不是有伤,可曾泉心里觉得不妙。

    “云城市安全局的审讯人员有没有对你使用非法审讯手段?”曾泉突然问了句,审讯室里的人都看着她。

    一直冷冷坐着的苏凡,听到这个声音的那一刻,瞳孔突然亮了。

    尽管他戴着她并不熟悉的眼镜,可是这个声音没有错,绝对就是他!是曾泉!可是,他怎么会来这里?他怎么--

    苏凡的心,猛地因为曾泉的到来而跃动了起来。

    见到了自己熟悉的人,终于,终于见到了一个熟悉的--

    不对,曾泉为什么会在这些人当中?他,他是不是安全局的人,只不过是一直在伪装身份?

    真是可悲,连夜不停的审讯,全身的疲惫让苏凡失去了缜密的思考能力,她不敢相信曾泉,那个和她一起下乡的曾泉会为了她而来到这样的一个地方,就算是他有心,他也绝对办不到。那么,他为什么在这里?

    站在观察室玻璃面前的蒋超,微微侧头对身边的人说了句“这个是新来的吗?”

    “刚刚检查他的证件,是新的!”下属答道。

    新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