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50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孙蔓就那么冷静地离开了云城,霍漱清并不意外。孙蔓这个人就是如此,即便她对他有不满,两个人也不会撕破脸。

    坐在飞机上,孙蔓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和霍漱清就真的走到了这一步。霍漱清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知道霍漱清对她有很多意见,可是,那也没有到离婚的地步啊!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因为他身边别的女人--霍漱清绝对不是那种可以被女人威胁的人!

    即便到了此时,孙蔓也想不清楚自己和霍漱清的问题出在了哪里。可是,现在霍漱清提出了离婚,她该怎么接,这个球踢到了她的脚下,她该怎么办呢?难道接受条件和他离婚?

    那份草拟的离婚协议里面,霍漱清把两人在榕城的财产多数给了她,可是,孙蔓很清楚,就算是霍漱清把协议里列的那些都给了她,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霍漱清也很清楚这一点,可他还是并没有把全部都给她,估计是怕她追查他其他的收入吧!至少现在这样看起来,他们的离婚协议还是很公平的。

    望着脚下逐渐远离的城市,孙蔓的心情,有点复杂。

    霍漱清看着怀里睡着的人,心情也一点都不轻松。不光是离婚的事,而且还有工作的事。

    公安局这边,这一次,他是决心要把云城市公安局这块天捅破,这一仗,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从眼下的结果来看,金勇华是要四面楚歌了,不光是云城市的黄赌毒问题,还有一些案件侦破过程中出现的违规操作导致的无头案--霍漱清很清楚,该从什么方面下手才能缩小打击面,把所有的子弹都射向金勇华这个靶子,尽量不要误伤到别的人。金勇华把持云城市公安系统十多年,想找他的问题不是难事,可是要做到稳准狠,就不容易了。幸好,廖静生是个想法很缜密的人,每一步都走的恰到好处。霍漱清要做的,就是从其他的方面给予协助,比如说利用舆论的力量,以及省里的压力。

    金勇华要做到今天这个地步,除了赵启明、丛铁男等人的强力支持外,其他的派系也对他是尊敬有加,谁也不敢得罪他。要办他,压力可想而知。不过,似乎很多大事在进行的时候,冥冥中都会有些暗示一样,这次的事件,就正好发生在金勇华去巡回学习期间。金勇华离开云城,局里的事务就交给了廖静生这个政委加第一副局长,正是因为廖静生有了这样的代理权限,后面的事情着手起来才顺利了许多。再加上金勇华的飞扬跋扈和目中无人在省厅也结了不少的梁子,当云城市公安局大戏开场时,省厅里那些对金勇华不满的力量,或多或少对整件事的进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然而,金勇华十几年的经营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的,当整场战役的形势略显明朗时,廖静生遭到了巨大的反扑。

    为了支持廖静生,霍漱清在视察了雁台区区政府的办公大厅之后,指出“公务人员要时刻注意自己的执法和行政方式”、“要做老百姓的仆人,戒骄戒躁”之类的。随同前往的省电视台记者还有驻江宁省的中央新闻机构记者,都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随后,江采囡发了长篇报道,主要针对云城市公安局近期进行的专项行动,特别指出了几件被社会广泛关注的重点案件的办理情况。在江采囡的报道出炉后,其他的新闻媒体进行了转载和跟踪报道,让云城市电视台和《云城日报》陷入了窘境。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省厅派调查组来到云城市公安局,针对公安局内部的一些错误执法进行调查,关键就在那几件案子上面。

    经过这一系列的强大攻势,金勇华处于了斗争的劣势。

    云城市公安局的艰难战役,对于霍漱清来说是个考验。可是,他很清楚,即便自己这一次成功了,后面的事情更加麻烦。金勇华是赵启明在重要帮手,收拾了金勇华,就就相当于砍掉了赵启明的一条胳膊,势必会引来赵启明的反扑。那么,赵启明会把目标定在哪里呢?

    苏凡出事,还是因为他霍漱清把赵启明的私生子给处置了。为了救苏凡,霍漱清要打掉金勇华,为了挽回在金勇华身上的损失,赵启明就会对霍漱清的亲信动杀机。那么,这亲信会是谁?霍漱清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以防事件发生时措手不及。

    原以为赵启明会在金勇华出事的时候就动手,霍漱清却发现别的事缠住了赵启明的手脚,那就是安全局的动荡。姚省长的人马涉入了安全局的事,针对云城市安全局采取了行动,这对赵启明来说,绝对是个梗刺在喉的事件。

    霍漱清坐在落地窗前,静静地望着窗外那平静的夜色。

    自从踏入官场,他的心就不曾平静过,神经总是要绷着,稍有不慎,后果不可设想。可是,人的神经就如同弹簧,总是处在紧张状态难免会产生金属疲劳。他不能休息,只能需要一剂润滑剂,而她,就是他的润滑剂!

    霍漱清发现,姚省长牵扯进这次的事件,问题就处在那个曾泉身上。曾泉是何许人?他霍漱清不是不知道,他接触过,曾泉来江宁,霍漱清也很清楚。可他万万没想到,曾泉会和苏凡扯在一起,并且,曾泉还主导了姚省长此次的行为。这么说的话,姚省长是彻底投靠到了曾家了吗?

    曾泉,曾泉!

    霍漱清看向床上那个被温柔床头灯光包围着的女子,眉头紧蹙。

    苏凡啊苏凡,你怎么会招惹上那样的人呢?

    夜色深深,苏凡却不知道身边的男人究竟在想什么。

    次日一大早,霍漱清就去了单位,苏凡和张阿姨则去了松鸣山疗养院。

    然而,中午的时候,苏凡还没有到疗养院,就接到了同事丁雨的电话。

    “苏科长,太好了!”手机一接通,苏凡刚问了一句,丁雨就惊呼道。

    “丁姐,怎么了?”苏凡问。

    “你家里没事吧?”丁雨问。

    “挺好的。”苏凡道。

    “那就好,主任说你家里出了点事,你请假去了。我一直想问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是你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既然没事就好。”丁雨道。

    苏凡无声笑了,她没想到真有人会在意她,心里暖暖的。

    “我是想跟你说件事--”丁雨压低声音道,“宋科长刚刚被纪委带走了。”

    “啊?为什么?”苏凡大惊。

    “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李秘书长和冯主任带了好多人来咱们处里调查什么泄密的事,每个人都被查问了,你呢,他们是不是去找你了?”丁雨问。

    也许是因为和苏凡走的近,而且苏凡对她也很好,丁雨这才敢问这样的事。

    “呃,问了。”苏凡撒谎道。

    “宋科长刚刚被带走了,高岚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还有,还有那个曾泉,你知道的吧,也不上班了。”丁雨道。

    什么?

    苏凡简直不敢相信,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高岚去哪里了?她又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特别是宋科长,宋科长怎么会被带走?至于曾泉,她是知道的,他出差了--不对,曾泉出差了,高岚说不定也出差了呢!

    “高岚是不是出差了?”苏凡问。

    “不知道,前几天她还在呢!昨天上午就没来了--”丁雨道。

    苏凡的大脑快速运转着。

    如果是因为泄密一事,高岚不大可能会被牵连,因为高岚根本没有权限看那份文件。难道说,陷害她的人是宋科长?为什么?她和宋科长一直关系还可以的,怎么宋科长会下手陷害她?不过,仔细想一想,能做到那些事,能准备好安全局那些证据的人,宋科长嫌疑很大--是的,准备证据,苏凡感觉那些证据就是被特意准备好的一样,一步一步,一环扣一环,让她根本找不到漏洞,找不到辩驳的地方。

    “没事,可能,是去出差了吧,应该不会有什么--”苏凡道。

    “我不是担心她!”丁雨声音越发地低了,“最近这是怎么了?咱们处里,从没出过这么多的事,最近就跟天塌了一样!”

    “你别担心,不管什么事,总会有过去的一天的。”苏凡安慰道。

    丁雨深深呼出一口气,道:“唉,我也知道不该和你打电话说这些,就是想知道你怎么样。家里的事,要是需要帮忙,随时跟我说呀,别跟我客气!”

    苏凡谢过丁雨,挂了电话。

    如果是在以前,苏凡一定会奇怪丁雨干嘛要和她说这些话,可是在安全局被关了几天,好像她的脑子猛的就清晰了,跟重生了一样。丁雨说这些,无非就是想和她更加亲近一些。这次来外事办调查泄密事件的人是冯继海,而处里谁都知道她苏凡和冯继海关系近,市长让冯继海介入调查,足以说明市长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丁雨在机关里的时间比她苏凡长,这点行情还是看的明白的。宋科长被纪委带走,那个科长的位置空出来,即便不是苏凡接任,可苏凡绝对不会吃亏。

    如果真的是宋科长陷害她的,苏凡的人生观几乎要被挑战到颠覆的程度了。宋科长对她也那么好,经常嘘寒问暖--

    到了休息站,苏凡去给自己和张阿姨各买了一瓶冰镇的饮料,坐在阴凉处喝着。

    “累了吧?我们快到了。”张阿姨道,“那边条件很不错,你要是喜欢种些花花草草的,也是有花园的。”

    苏凡笑笑,不语。

    “别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霍先生都会解决的!”张阿姨劝道。

    “我同事刚刚和我说,一个对我很好的领导被带走了,可能这次的事就是她干的。如果真是她,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苏凡摇摇头。

    “一个人在顺境的时候,会有很多人跑来围着他,说很多好听的话。可是,当你身处逆境的时候,不落井下石的,都是有情义的。”张阿姨说着,看着苏凡,“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雪中送炭的人少,锦山添花的人从来都不缺!你那个领导,或许是觉得你对她有用,所以才对你好。你也不要想太多了,知人知面不知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