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57章 果真不是亲生的
    尽管在京城的工作有各种各样的不顺,可是,那种有挑战性的工作才能让感觉到生命的活力。现在让她放弃,她,舍不得!

    可是,那个江采囡--

    算了,她何必把一个黄毛丫头的话放在心上?

    周一,霍漱清一大早就回去市政府上班,苏凡则返回了疗养院去办理手续离开。离开之前,苏凡特意去了霍泽楷夫妇的住处,跟桐桐约好补课的时间。薛丽萍很奇怪,看起来桐桐和苏凡很熟的样子,不禁问外孙女怎么和苏凡认识的?桐桐便把自己上次来云城看演唱会的事告诉了外婆,薛丽萍的心里,隐隐蒙上了一层阴云。

    医生和苏凡约好每天上午九点来疗养院检查、理疗,完了之后,苏凡就开始和桐桐补课,中午在疗养院食堂吃完饭就骑自行车返回山上的酒店。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流逝着,苏凡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而霍泽楷夫妇对她的态度,好像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苏凡也觉得有些不自在,可是她不好问原因,心中的不安慢慢的加重。

    在疗养院住了一周之后,苏凡离开了松鸣山,返回云城开始上班。不过,她决定在上班之前回家里去看看,看看弟弟的状况,看看父母。尽管不能把自己和霍漱清的事告诉家里,可她还是希望父母能为做些事,让他们不要为她担心。

    果然,如霍漱清所说,弟弟在云城的一家公司设在翔水市的分公司上班,工资待遇还可以。至于父母那里,父亲和其他几个一起种花的朋友同市里一家企业谈好了合作,签了协议,那家企业同意收购他们全部的玫瑰产品。有了这份协议,花的销路就不用愁了,而父亲去银行申请的贷款也办理下来了。

    一切都好,这就是最好的!

    晚上,母亲帮苏凡铺床的时候,问起她的婚事。

    “子杰说有个什么老板,是你的同学,很喜欢你,还给他安排工作,你们--”母亲问。

    “就是同学而已,没那么多事情。何况,他已经订婚了。”苏凡道。

    她的房间,是以前奶奶活着的时候住的那间,奶奶活着的时候,她和奶奶就一起住。去年,父亲把房子粉刷了一遍,看起来比过去又新了许多。

    “你现在也年纪不小了,我们呢,也不指望你找个富贵人家,那种人家,反倒是不好。老人说结婚要门当户对,咱们这小门小户的,攀不起他们。那个什么老板,订婚了最好,你就当没那么回事,好好找个男孩子过日子。”母亲道。

    苏凡知道这个母亲有些时候很势力刻薄,可是呢,在关键问题上,还没有糊涂到那个份上。

    苏凡揽着母亲的肩膀,笑了,道:“那我,我就找个世上最好的男人--”

    母亲笑道:“你就美吧你!”

    苏凡笑了,不说话。

    窗户里传来蝉鸣声,让夏夜更加燥热。

    “明年,就让你爸把你这个房间收拾一下,换个大床,装个空调。以后你带老公孩子回来,也住的下。”母亲抬头看了一眼房间,道。

    “不用那么麻烦了,把钱存起来给子杰结婚用吧!他结婚还得买房呢,现在房子那么贵--”苏凡道。

    母亲看着她,良久,才说:“小凡,你怨我们吗?”

    “妈,为什么这么说?”苏凡道。

    母亲叹了口气,道:“这么多年,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我们,”母亲欲言又止,“你现在也这么大了,有些事,我,我还是该跟你说清楚,不该再瞒着你!”

    苏凡静静望着母亲。

    “每次看着你,我就想,你的亲生父母该是什么样子?肯定也是很好的人家的人,要不然,要不然也生不出你这么漂亮的孩子--”母亲道,苏凡的嘴唇动了几下,这是母亲第一次主动和她谈起她的身世。

    “这么多年,我们让你跟着我们受苦了。”母亲说着,眼眶里不禁泪花闪闪。

    “妈,您别说这种话,我很感谢您和爸爸的,真的,从没怪过你们!”苏凡劝道。

    母亲叹了口气,说:“唉,当初,当初我和你爸一直都没孩子,到处求医,后来,人家说榕城那边的一个军医院治这方面的病特别好,我们就过去了。那一年,东拼西凑,借了好多钱,可是去了那边,也没查出个什么。”

    “榕城?”苏凡问,“是华东省的那个榕城吗?”

    母亲点头。

    苏凡惊呆了。

    “后来呢?”她问。

    “后来,我们两个坐火车回云城,我说特别想吃榕城的那个绿豆糕,你爸就去给我买了,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好久,你爸都不回来,结果,等他回来的时候--”母亲看着她,“他的怀里啊,就抱着一个娃娃,你爸当时高兴坏了,见了我连话都说不出来。我赶紧抱过来一看,那个娃娃啊,粉嘟嘟的,两个眼睛啊,大大的,黑黑的,真是漂亮啊!”

    房间里,突然一片寂静。

    苏凡的眼前,好像出现了那样的一幕,在二十五年前的那一幕。

    “你爸跟我说,他在火车站外面的桥边捡到的,好多人都围着看,可是因为是个女娃娃,没人捡。你当时就哭的啊,你爸就难受的不行,赶紧把你抱回来了。”母亲说着,苏凡的眼睛,润湿了。

    “那,那我,我的亲生父母,就没有,没有留任何东西--”苏凡问。

    母亲起身,走出房间,苏凡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停滞了,好像世间根本不流动了。

    她竟然,竟然是从榕城,榕城捡回来的!

    那么,那么,她就是和霍漱清,和他在同一座城市--

    “你看,这是当年你那个襁褓里放着的东西,一张纸,还有一些粮票--”母亲说着,把一张纸给了苏凡,“粮票我们早就换了粮食,现在只有这张纸在。”

    苏凡接过纸,双手颤抖着。

    那张纸上,只写着一行字:给我最亲爱的女儿,迦因!

    迦因?

    原来,原来亲生父母给她一个这样的名字!可是,为什么给她留这样的一张纸,却要抛弃她?什么最亲爱的女儿,骗子!

    母亲望着苏凡,道:“对不起,小凡,我们改了你的名字,我和你爸没读过多少书,后来问了下别人,说你这名字很不一般,我们也怕万一将来有人找到你,我们就没有你了。孩子,你现在也这么大了,我和你爸商量过,还是应该把这些事都告诉你,你要是想去找亲生父母,你爸会陪着你去榕城,去当初捡到你的地方,也许,也许还能找到什么人有可能见到你父母的--”

    苏凡笑笑,把那张纸撕了,道:“都这么多年了,还找他们做什么?我,我也没想过去找--”

    “小凡--”母亲道。

    苏凡摇头,道:“妈,谢谢您跟我说这些,我--”

    “傻孩子!我这么多年也有对不住你的地方--”母亲道。

    “妈,什么都别说了,没什么,没什么。”苏凡道。

    “那,我先回去睡了,你也早点睡觉,明天不是还要回去上班吗?”母亲道。

    苏凡送母亲到了门口,自己坐在床边,却怎么都睡不着,心里乱糟糟的,把自己刚刚撕碎了扔在地上的纸片重新捡了起来,从书桌里取出一张纸,把碎纸片铺在上面,用塑料胶带粘上,拿在手里,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

    迦因?迦因?

    原来她叫迦因,原来--

    可是,连个姓都不留,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留,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就那么怕她找回去吗?他们是根本不愿意再见到她吗?

    猛然间,苏凡把那张纸卷在手里捏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躺在床上,她的脑子里始终是那一行字,想要知道过去的真相的迫切愿望,和对父母抛弃她的不解,在沉寂了这么多年之后,今夜突然燃烧了起来。

    她,要不要去找?

    这一夜,苏凡几乎没有睡着,天还没亮就起床给父母做了早饭,她却一口都没吃,背上包包就走了。

    夏日的一天总是来的特别早,苏凡来到汽车站的时候,最早一班开往省城的车就要开了。

    她的家,究竟在哪里?

    到了云城,刚一下车,她就给霍漱清发了条短信,说她已经回来了,信息发出去没一会儿,她的手机就响了--

    “我在安尊大院订了个包厢,揽月厅,你直接过去那边等我,我很快就过去。”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看了下时间,也快到午饭时间了,十一点半,等她到了约好的地方,估计也就差不多十二点多了。

    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到了那个安尊大院,这么奇怪的名字,司机都找不到,苏凡只好从手机里翻出地图给司机指路。

    车子停在一个巷子口,从地图上显示的来看,应该就是从这里进去了。七拐八拐站在了一个院子门口,才发现门上挂着一个横匾“安尊大院”。两棵高大的槐树将那巨大的树冠从院子里伸出来,遮挡出大片的阴凉。青砖的门当,黑漆的匾额,火红的大字,无不透露着一种古朴沧桑。

    她正在寻找哪里按门铃的时候,一辆车子就停在了门口。

    “来了?”霍漱清下了车走过来,含笑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