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59章 有了爱情滋润就是不一样
    “上大学的时候,我去旁听过两年的设计系的课程,也给老师教过作业,可是因为我没正式修双学位,所以没拿到学分学位。不过呢,还是学过一点的!”她很骄傲地说,“你要不要看看我以前画的?我上次回家找到了,全都快递回来了。我去给你拿!”

    说完,她就从沙发上跳下去,跑到一间客卧抱了一摞纸出来。

    “哇,你,还真是--”霍漱清一页页翻着茶几上的图纸,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没看出来啊,苏凡!”

    “其实,我想再去认真学习一下服装设计的,现在工作也不太忙,可以报个周末的班去学学。你同意吗?”她跪在地上,望着他,“我知道,学了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就是--”

    “喜欢就去学啊!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哪怕你现在用不到,有些技能会在将来的某个时刻起到关键作用呢!虽然我不懂服装设计,不过,我想,你会学好的!”他摸摸她的头顶,道。

    苏凡的头靠在他的膝盖上,道:“谢谢你!”

    “不过,以前从没听你说过,怎么现在又突然开始画了?”霍漱清问。

    “商场里卖的那些衣服死贵死贵的,要是我能做个设计师,兼个职,也能赚不少钱吧!”她趴在他的膝盖上,歪着脑袋望着他,道。

    霍漱清笑了,叹道:“你这傻丫头,做什么兼职?难道还怕我养活不了你?”

    她起身抱住他,一言不发。

    苏凡并没有说出实情。

    昨天,她陪着邵芮雪去一家婚纱店试婚纱--并不是邵芮雪要结婚,而是丫头心血来潮了--她就试了一件伴娘礼服,两个女孩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开心地笑了。可是,苏凡根本说不出,自己这辈子有没有机会穿上婚纱,都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回来以后,她就翻出以前的作业,重新拿起纸笔,开始寻找曾经的感觉。

    她没有说出来的,霍漱清就是再怎么明察秋毫,也并不能知晓。

    这一夜,和往日一样的热情如火,他的精力那么好,好的胜过了年轻小伙。

    当她的指腹滑过他那纹理清晰的肌肉,忍不住就亲了上去。

    “怎么以前就没看出来你是个小色女?”他含笑问道,声音里却透着深深的餍足。

    她赶紧缩回了被窝,眨着两只大眼睛望着他,低声道:“你,后悔了?”

    “后悔?后悔什么?”他的手指梳着她的乌发,道。

    “后悔你看错我了啊!其实,我这个人,这个人--”她说。

    “你这个人,外表端庄清秀,骨子里,骨子里却是骚得要命!”后面的几个字,他是咬着她的耳垂说的。

    “你,你不喜欢--”她低声道。

    他轻咬她的耳垂,道:“傻瓜,喜欢的要命!”

    黑夜,却总是觉得不够长。

    她在他的怀中颤抖着惊叫着,发出一声声细密的喘息,挠着他最细微敏感的神经。

    云收雨住,一切又归于平静。

    苏凡趴在他的胸口,不住地喘息着。

    “你说,我是不是个坏女人?”她低声问。

    “怎么说?”他问。

    “我,我总是想,想和你--”她抬起头,望着他,却是一脸羞涩。

    “想和我什么?”他含笑问道,眼里都是满足的笑意。

    “讨厌啊!”她轻轻捶了他一下,又趴在他的胸口。

    “傻瓜,我喜欢你这样子,恨不得这辈子每一天每一夜都和你在床上做这件事!”他抬起她的下巴,静静凝视着她的眼,“你愿意吗,丫头?”

    她没有说话,起身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霍漱清无声地笑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对于苏凡来说,幸福的生活到了这个地步,似乎就已经是顶点了,她还有什么苛求呢?她爱的这个男人,几乎每个夜晚都会陪她入睡,天亮时睁开眼就会看见他。这就知足了!

    都说人的心情好了,整个人都会变得不一样,从里到外。那天和邵芮雪逛街,雪儿还开玩笑地说“果然是有爱情滋润的人,一看就不一样,甜蜜死了吧!”

    “你呀,尽胡说!”苏凡道。

    “哪有胡说!你自己看看镜子嘛,皮肤这么白的,面色红润,充满弹性!”雪儿轻轻捏着苏凡的脸,笑着说。

    不过,仔细一看,真的是气色好了很多啊!苏凡嘴上没说,可心里根本无法反驳。

    谁知这个雪儿,平时对霍漱清“霍叔叔”前“霍叔叔”后的,此刻竟然说出一句让苏凡下巴都要掉到地上的话--

    “是你把霍叔叔伺候的好,还是他把你伺候的好啊?你的气色这么好,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他,也是比以前更帅更有型了呢!”雪儿贴着苏凡的耳朵,道。

    “要死了你,说的什么话啊!”苏凡拍了下雪儿的手,道。

    可是,说话间,她的脸上就腾起一层红晕。

    雪儿捂着嘴笑着,那表情,极为夸张,苏凡觉得自己像是被看穿了一样,无地自容。

    “好了好了,知道你脸皮薄,那种事,你就算做的出来,也说不出来,闷骚的家伙!”雪儿笑着,挽着苏凡的手走出了刚刚那家店,径直来到旁边的一家蛋糕店,点了两杯冷饮和一小杯慕斯,坐在里面吃着喝着。

    “哎,我忘了,有个很帅很帅的男生,来找我问过你的,怎么没听你提过?又一个追求者?”雪儿坐在她对面,问道。

    “曾泉?”苏凡问。

    “他又没说叫什么名字,我哪里知道。唉,真是想不通,你这家伙,桃花运来的时候就这么多,眼花了吧!”雪儿道。

    苏凡想起曾泉那张笑脸,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他说他要去出差,可是我们处里根本没有他的消息,谁都不知道他去哪里出差了。”

    “真是可惜!”雪儿叹道,“不过,你有霍叔叔了,那个曾什么的帅哥,还是赶紧消失了比较好,反正你又不会看上他,这世上有郑翰一个伤心人就够了,你可别再误杀另一个!”

    “郑翰?他怎么了?”听到这个名字,苏凡甚至感觉像是上个世纪认识的人一样。

    “他的婚事又吹了!”雪儿吸着吸管里的冷饮,道。

    “吹了?为什么?”苏凡愣住了,郑翰不是要娶省人大主任的侄女吗?怎么又--

    “谁知道呢?反正我听别人说,他最近挺不顺的,好几个招标都被别人挤走了。”雪儿道,“你也知道,郑翰他爸还在床上植物人,他们家里现在就指望着他了--”

    “不是说他舅舅什么的都在公司里主事吗?怎么他--”苏凡问。

    “你可别说他舅舅了。”雪儿向后靠着沙发,叹道,“郑家现在分崩离析的,之前和他爸一起打江山的老臣,这次因为郑翰和丛家联姻失败,都撤资了,好像听说银行那边也卡着,资金不到位,郑家的好几处公司也都易人了。”

    “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不是说好要订婚的吗?怎么又失败了?”苏凡不解地问。

    “我也不知道,”雪儿顿了下,说,“你还记得以前老跟着郑翰的那个张耀辉吗?”

    苏凡点头。

    “郑翰回国后,张耀辉就跟着郑翰给他跑腿。前几天我们几个聚会,张耀辉跟我说的,说郑翰,郑翰也不知道怎么就跟丛家解除婚约了,把丛家气坏了。你想想啊,丛家那是什么人,那么大的订婚广告都刊发出去了,郑翰就这么把人家给涮了,换了谁,谁受得了?现在还不知道郑翰后面有多少麻烦呢?张耀辉跟我说,那个丛主任可是出了名的麻烦人!而且,”雪儿身体前倾,低声道,“听说,和郑翰订婚的那个丛芊芊,根本就是丛主任的女儿!”

    “啊?不会吧,不是说侄女吗?”苏凡惊道。

    “欧阳克还把欧阳锋叫叔叔呢!”雪儿说完,端着杯子继续喝饮料。

    怪不得!郑翰把人家人大主任的女儿给拒绝了,他在江宁省可怎么混?

    想到此,苏凡的心里生出深深的惋惜和担忧。

    雪儿看着她,道:“张耀辉和我说,为了这事儿,郑翰他妈已经彻底不理他了,你幸好前阵子回家去了不在,否则,那老太太肯定要杀到市政府去找你算账的!”

    “跟我算什么帐?又不是我让郑翰--”苏凡道。

    “明知故问,谁不知道郑翰喜欢你?他还明目张胆追求你,给你送花。发生了那样的事,傻子都能想到郑翰是因为你才拒婚的!你还想逃脱干系?”雪儿看着她,道。

    苏凡不语。

    “唉,真是可惜了郑翰,痴情的男人。要不是有个霍叔叔,我肯定会把你打晕了送到郑翰那里去,先让他把你吃了再说!”雪儿道。

    “邵芮雪,你真够狠的!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样--”苏凡伸手拍了雪儿一下,道。

    “我这是就事论事啊!真替郑翰可惜!”雪儿叹道。

    苏凡低头不语。

    邵芮雪说的可能是有些夸张,可是,苏凡的心里,依旧充满了对郑翰的歉意和担忧。

    这时,邵芮雪的手机响了,她接了,挂断之后,对苏凡道:“是张耀辉打的,约我去金堂会馆,你要不要去?”

    苏凡摇头。

    看着苏凡,雪儿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去一下吧,我知道这么劝你对不住霍叔叔,可是,郑翰他现在那么可怜,你去劝劝他,说不定,说不定能让他重新振作呢!小凡,去吧,好吗?就算你不爱他,可大家毕竟是老朋友了吧!你就忍心看着他那么颓废,一辈子就这么完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