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61章 爱的直白
    “你是个愿意当逃兵的人吗?”她微微笑着,问道。

    郑翰愣了片刻,笑着摇摇头,道:“真是,真是你拿你没办法啊!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能说的。是不是一直都装着呢?”

    “那是因为你今天没话,我的话才多了点。”她说。

    “看来,你是嫌我话多?”他点点头,道,“男人话多,的确不好,婆婆妈妈的,怪不得你不喜欢我!”

    苏凡笑了,道:“哪有,挺喜欢你的--”看他要张口,她忙说,“不过,呃,是朋友,可以吗?”

    郑翰叹了口气,淡淡笑道:“虽然有些,呃,有些不乐意,可是呢,做朋友,总比彻底失去你要好!”

    他说完这话,苏凡向他伸出手,郑翰有点无奈地笑了下,和她握手。

    “你劝了我这么多,是不是要负责到底?”他松开她的手,含笑问道。

    苏凡不解,他却笑着宽慰道:“开玩笑的,虽然会很难,不过,为了你的鼓励,我会努力拼一把的!我郑翰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打垮的人!”

    说完,两个人走出去,来到众人中间,郑翰丝毫没有之前的颓废样子,其他人,除了邵芮雪,脑子里都想了不少东西。

    看着郑翰这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精气神,邵芮雪尽管心里宽慰了许多,却又涌出深深的担忧。郑翰对苏凡的心意和感情,一目了然,如果没有霍叔叔,她真是要强烈支持苏凡和郑翰,可现在有霍叔叔--

    唉,算了,还是别想这么多了,她是尽力帮助朋友了,至于两个朋友之间的私事,相信他们自己会解决好的。

    和郑翰他们坐了一会儿,苏凡就和邵芮雪离开了,拒绝了郑翰邀请她们一起吃完饭的邀请。到了傍晚,她们也不好打车,郑翰也不放心,就派人送她们回了市区。

    “你干嘛这么快就想走?霍叔叔又不在--”在市区的商业区下了车,邵芮雪才说。

    “和那些人在一起没话说啊,怪怪的。”苏凡道。

    “我怎么没觉得。你和郑翰好像很心有灵犀一样!”邵芮雪故意说。

    “你尽胡说,我什么时候和他--”苏凡反驳道。

    “小凡,今天是我带你过去的,我是想多一个人劝劝郑翰。可是,”邵芮雪停下脚步,看着苏凡,神色认真,“可是,你也看得出来,他对你的心思还是那么重--”

    “雪儿,你的意思我明白!”苏凡拉住雪儿的手,“我和他说清楚了的,我们只是朋友,其他的什么都不会有。而且,我现在很高兴!”

    “高兴什么?”雪儿问。

    “呃,多了个朋友啊!难道不是高兴的事?”苏凡说着,指着前面的一家店,道,“我们去那里?”

    “好啊你,见色忘友!不理你了!”雪儿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甩开苏凡的手。

    “小气鬼!你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位的好姐妹!要是为这个都吃醋,那我早就被你淹死在醋缸里了。”苏凡拉着雪儿的手,笑道,“每次你和罗宇辉一吵架就来找我,没一会儿罗宇辉电话来了,你就扔下我跑了。”

    雪儿有点不好意思,道:“我,没有吧--”

    “不是你,难道是我?”苏凡挽着她的胳膊,道,“我们是好姐妹,对不对?”

    雪儿笑了,道:“我也是跟你开玩笑的嘛!”又说,“不过,你现在和霍叔叔在一起,郑翰那边,还是多注意一点。”

    苏凡点头,道:“你放心,我明白!”

    两个人说说笑笑,去了一家米粉店。

    苏凡回到住处的时候,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因为她和邵芮雪吃完饭又去逛了一会儿商场,时间也就晚了。

    他去金陵开会已经两三天了,每天都会打电话过来,可是,苏凡觉得这几天好漫长,总等不到他要来的那一日。

    “你忙吗?”她问。

    “每天就是参观交流,不忙。你呢,今天干什么去了?”他问。

    苏凡想了想,道:“成功集团的那个郑翰,你记得吗?”

    霍漱清愣了下,他是知道郑家最近发生的事,因为郑翰退了和丛铁男侄女的婚事,遭到了丛铁男的打击,几个项目的贷款都中断了,公司内部更是分崩离析,赵启明的一个情妇率先从成功集团撤股,紧接着就有一大批股东撤资。不过,在霍漱清看来,郑丛两家联姻失败只不过是成功集团危机爆发的一个导火索而已,隐患早就埋下了。

    “嗯,我记得,他不是很夸张的在市府门口给你送花吗?”霍漱清笑道。

    苏凡的脸一红,觉得自己好像又不该和他说。

    “他怎么了?你想说什么?”他喝了口水,问。

    “呃,他快破产了,精神很不好,今天我和雪儿过去见了他--”苏凡想想,终究还是说了出来,话出口了,却赶忙说,“我们一起去的--”

    “你就是一个人去,我也不会怎样的,我相信自己的魅力。”他在那边笑了,道。

    苏凡轻轻笑了,没说话。

    “然后呢?”他问,“既然你特意说出来了,应该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吧!”

    她认真思考了一下,便把自己劝郑翰的事告诉了他,问:“我没有做错事吧?当时就是想劝他重新振作,可是,他的境况那么艰难,想要翻身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可别--”

    “不要给自己那么大负担,他是个成年男人,有自己的判断力。要是因为你一句话就轻易决定自己的行为,他迟早都是个失败者--”他顿了下,道,“我不是说你怎样,每个人做事都要深思熟虑,特别是这种事关人生的大事,一定要慎之又慎。别人的话,只能作为参考。不管是他,还是你,都是一样,丫头。”

    她“嗯”了一声。

    “要用自己的大脑思考,这才是一个成熟的人!”

    苏凡在那边笑了,道:“不经意的又被你说教了一通。”

    “啊,”他轻轻叫了一声,道,“我以后注意,尽量不‘说教’!是不是这样很让你反感?”

    她摇头,道:“没有啊,我这人做事没有头脑,你说教说教是应该的,免得我犯错。而且,我还要感谢你说教,最近我犯错的几率少了很多!”

    霍漱清无声地笑了,却说:“郑家的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过,只要郑翰他现在不要有那么大的野心,脚踏实地,从头开始,还是有机会的。”

    “但愿吧!”苏凡叹道。

    手机里,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丫头,想我了吗?”他突然问。

    她轻咬唇角,轻轻“嗯”了一声。

    “怎么想的?”他又问。

    “就是,就是那么想的。”她低声道。

    “那么是怎么?”他问。

    真是好坏,这么问,怎么说?

    她一句话都不说了,就那么静静坐着。

    “丫头,说,怎么想的?”他故意追问道。

    “我--”她的耳朵都烫了,“不和你说了,讨厌!”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在那边深深呼出一口气,对着手机屏幕笑了。

    可是,苏凡的心扑腾跳个不停。

    没一会儿,她的手机又响了。

    接通了手机,她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可他直接开口了,声音里透着深深的思念和暧昧。

    “我想你了,整个人都想,丫头!”他的声音,似乎是贴着手机话筒传过来的,她连他的呼吸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的心,颤抖着,连同她的手。

    苏凡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一下子就挂掉了他的电话。

    他想她了,她也那么想他!

    站起身,在地上走了两圈,苏凡做出了一件平生从没想过的事--

    她检查了一遍钱包,有钱有卡还有身份证,把钥匙和手机扔进包包,关掉家里的灯,冲出了家门。

    夜色中,一辆出租车朝着云城机场疾驰而去。

    霍漱清静静坐在沙发上,深深呼出一口气。

    和她在一起之后,这样直白的话,他总是不经思考就能说的出。

    真的想她了啊!这个丫头,什么时候把他的心偷走了,让他变的不像自己。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孙天霖的来电,他微微皱了皱眉,接了。

    “孙总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他调侃道。

    “我的霍大市长,您老还在为人民服务呢?”孙天霖也笑着说。

    霍漱清笑了,道:“什么事,这么晚的?好一阵子没你的信儿了,忙着赚大钱了吧?”

    “我赚什么大钱?就是养家糊口而已。”孙天霖道。

    “那你得养多少人?”霍漱清笑道。

    孙天霖嘿嘿笑了,说:“那个,老霍,确实是有事找你!”

    “嗯。”霍漱清道。

    这会儿,他大致已经猜出孙天霖要说的事了,从孙天霖这么吞吞吐吐的话语里。

    “蔓蔓跟我说了你们离婚的事,是真的?”孙天霖问。

    “嗯,她还没给我回信。”霍漱清道。

    “老霍,按说你们这事儿我不该多嘴,可好歹我算是你们的介绍人--”孙天霖道,“蔓蔓这些年是有些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也劝她了,你就再多考虑考虑?毕竟,她也是爱你的,只是那丫头--”

    “老孙,这事儿,你就别管了。”霍漱清道。

    孙天霖哑然,却又赶紧说:“我没想管,我只是--老霍,有句话说的没错,少年夫妻老来伴,你和蔓蔓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彼此也那么了解的,说句难听的,就算你们离婚了,你重新找一个,能找到那么了解你的女人吗?”

    “你怎么知道我找不到?”霍漱清道,“好了,老孙,你也别劝我了,这件事我想了很久才做的决定。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孙蔓她也很清楚,我们两个再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趁着大家都还年轻,放彼此一条生路,你说呢?”

    孙天霖深深叹了口气,才说:“咱们都是兄弟,聊点男人的话,你,是不是有了女人才--”还没等霍漱清回答,孙天霖忙说:“我就是纯属瞎扯,你别生气!”

    霍漱清笑了,问:“是孙蔓跟你这么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