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62章 打个飞的去爱他
    “她的确是这么和我说过,她说你一定是有了别的女人才和她离婚的。不过,我不信,你不是那样的人--”孙天霖道。

    “我和孙蔓的问题,不是别人引起的。”霍漱清顿了顿,道,“老孙,你是孙蔓的大哥,你劝劝她,如果她对协议有什么不满,我们再找机会谈,不管她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前提是,我必须要离婚!”

    孙天霖听霍漱清这话,就知道霍漱清的心意是不会回转了,铁了心要离了。

    那么,孙蔓怎么办?这个妹妹,真是让人不省心!一方面不愿意和霍漱清离婚,一方面又不向霍漱清示好,男人啊,都是好面子的,你越是和他对着干,他越是不理你。他也劝了孙蔓好几次了,可她总是说自己工作很忙,没空管这件事,还催问他“那个女人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查?怎么查?霍漱清做事滴水不漏,谁都清楚,想要查霍漱清的女人,谈何容易?唯一就查出来一个外事办的女科长,前阵子好像是因为霍漱清的关系被赵启明给收拾了一顿,不过后来查了下,好像是姚省长那边的人出手救的。霍漱清和姚省长又不是一伙的,应该不会找姚省长救人。这个女人,这个姓苏的女人,是唯一一个有线索的,查来查去又不是。

    孙天霖便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孙蔓,只说自己还在派人查。

    现在看起来,有没有这个女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妹妹这桩婚姻,是要到头了。

    “唉,你们啊,这又是何苦呢?早些年两个人都不把家当回事,现在过不下去了,就这样!”孙天霖道,“老霍,你自己凭良心说说,你们走到这一步,全都是蔓蔓的错吗?”

    霍漱清深呼出一口气,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很清楚我也不对,因为这样,我才愿意给她更多的补偿。可是,补偿她并不是要把这样的婚姻继续下去,我们两个继续生活,才是对彼此的伤害。你不觉得吗?”

    孙天霖冷笑了下,道:“你能这么说,也算是仗义了,当初蔓蔓也没看错你。你知道她第一次来找我打听你的时候说什么吗?她说你是个真男人,是她这辈子想嫁的人。唉,虽然你们走到这一步,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可是,自己的日子是自己的,婚姻的现状,你们自己最清楚,我们旁人也只能是叹气。只不过,老霍,你们根本不好好坐下来谈谈你们的问题就这样离婚,好吗?你这样子,负责任吗?就算是你给蔓蔓判死刑,也得容许她为自己辩驳一下吧?”

    霍漱清知道,孙天霖说的没错,他和孙蔓从没有认真坐下来谈谈婚姻的问题,是以前没时间呢,还是不愿意呢,还是觉得没必要呢?这么多年就这样拖下来了,最后却这样爆发!

    “老霍,和蔓蔓找机会好好谈谈吧,别这样就离婚了,以后会后悔的!”孙天霖道。

    “嗯,我知道了,老孙。”霍漱清答道。

    “那我不吵你了,早点休息!过阵子我来云城找你喝酒!”孙天霖道。

    挂了电话,霍漱清的房间里又陷入了一片寂静。

    他不是没想过和孙蔓认真谈,可是他没有机会,或者说,他以前没想过未来要怎样,就这样一直拖了下来。试问,哪个对未来抱有希望的人会这样消极?他之前完全是在消极地对待自己的婚姻,自己的人生,他所有的精力都在工作上,他关注的只有自己的前途。可是,一旦歇下来,看着父亲今日的样子,前途又算个什么呢?不管你做官到什么位置,时间到了,人家还是让你回家去,能够全身而退的都是幸运的。那么,等他回家的那一天,他又剩下什么了?孑然一身面对着空荡荡的屋子,那时候或许还有个孙蔓。可是,年轻的时候都没几句话的人,到老了能是恩爱夫妻吗?

    他不愿意过那样的日子,他想要的未来是有个自己爱的女人,有自己的孩子,哪怕到时候不能和孩子在一起生活,可是心里总是个念想,不至于无牵无挂。现在,他找到了这样的未来,他又哪里有耐心继续和孙蔓过着名存实亡的夫妻生活?

    深深的思绪缠绕在霍漱清的心头,不知到了何时,他的手机响了--

    “我在夫子庙--”那个熟悉的声音猛地穿进霍漱清的耳朵,他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丫头,等我!”

    古都的夜晚,被这份浓浓的相思浸透着。

    金陵的夜,夫子庙一带总是热闹非凡,即便到了这个时间点,也丝毫不见人潮有散去的趋势。全国各处来的游客,在这千年的秦淮河边寻找着古代那些才子佳人的缠绵爱情,寻觅着李香君和陈圆圆的芳踪。

    身边游人如织,秦淮河上彩船飘飘,没有几个人像苏凡一样心急。她站在贡院的门外,站在那棵大树下,不时地看时间四霍,不知道他会从哪个方向过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

    时间,在秦淮河的灯影里摇动着,从千年前,一直到了今夜此时。

    “丫头,等我!”这四个字,不时地在她耳畔萦绕,让她的耳根热热的。

    可是,到了现在,他怎么还不来?

    苏凡的心,慢慢静了下来。

    是她太急切了吗?平生从未如此焦躁过,现在,竟然为了他,大老远从云城飞过来--幸好,也许是老天爷眷顾她,刚到机场的时候就碰上一架飞往羊城的班机要停靠金陵,她就直接上去了,否则要等飞金陵的飞机,估计就到后半夜了--现在傻乎乎地站在这里等着他,唉,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都是因为他说他想她,都是因为身体里旺盛喷发的荷尔蒙控制了她的意识,苏凡啊苏凡,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这么想着,她不禁深深叹了口气。

    不时地有人从身边走过,有人说话叫着名字,可她总感觉是他在叫她,每次回头,却是失望。

    直到--

    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她反射性地回头躲闪,却被他一把拉住胳膊,拽到他的怀里。

    鼻息间,是那熟悉的檀木香,她抬头,迎上那双熟悉的眼睛,那深邃的眼神,让她痴迷。

    也许是因为身在外地,不会被人认出来,也许是因为她想了好久做这件事,猛地,她踮起脚,嘴唇贴上他的唇,冲着他笑了。

    霍漱清的胸膛里,犹如万船齐竞、波涛汹涌。

    他拥住她,下巴贴着她仰起的额头,眼里嘴角都是浓浓的笑意。

    “傻丫头!”他在她的耳畔低语道,将她的丰盈紧紧挤在自己的胸前。

    耳畔,依旧是游人的声音,可是苏凡有种双脚着地的感觉。

    的确,双脚着地。如果说之前和他的相爱是虚无、是飘在空中的,那么现在,她真切地感觉到了彼此的爱恋。

    不食人间烟火的爱情,总归会让人心底不实。也许她终究是个俗人,只有在俗世才能找到自己的真实。

    “我好渴!”她突然说,抬起头静静看着他。

    他的脸庞,在灯光的一明一暗间被剪切出清晰的立影,俊逸却又刚毅。

    都说男人如酒,岁月会让这坛酒散发出诱人的醇香,尝一口就会上瘾。苏凡望着霍漱清,才知道这句话所言非虚。

    她的脸上,荡漾出深深的梨涡,霍漱清望着这美丽绝伦的笑颜,心头不住地颤抖,吻了上去。

    辗转间,唇舌纠缠,耳畔不再是安安静静的屋子,而是真实的人间。

    苏凡并不知道,霍漱清的内心也和她一样的快乐,这种真实爱着的快乐,让他暂时遗忘了自己的身份,遗忘了自己的年龄,如同一个年轻人一样放肆地在这人潮中吻着自己心爱的人。也许,这就是情不自禁吧!情深之处,谁又会去顾忌那么多呢?

    这烟花之地,在现代依旧是一个荡漾着甜蜜爱情的地方。

    夜晚的秦淮河,在两个人相拥的背影中渐渐远去,那桨声灯影,似乎依旧随着河水流向未来。

    她的手,一直被他握着,从街口的车上,到了一幢高大酒店楼下。她什么都不问,只是默默地跟着他走,他去哪里,她就去哪里。

    电梯,在黑暗中如箭一般飞向夜空,当电梯停下来的时候,苏凡的手,全都是汗。

    脚底下,是厚厚的地毯,走上去一点声音都没有。

    头顶的灯光,摇曳着,似乎随着空调的冷风在空气中打着旋。

    她从未进过这样的酒店,之前双脚着地的那种踏实感,在她的凉鞋踩在这厚实的地毯上时,又飘忽了起来。

    从进门开始,她的理智就离开了她的身体,伴随着他的吻一直到了那张宽大舒适的床上,她根本无暇去欣赏这高级酒店的内置,整个人便陷入了他的温柔手掌。

    他太熟悉她的身体,他知道她的那里会兴奋,知道哪样的姿势会让她失控,他知道,他太了解她了,因此,苏凡觉得自己完全沦为了他的玩偶,彻底失去了自己的思想。可是,她要思想干什么呢?只要有他就够了!

    黑夜,被这不断上涨的情潮晕染着,他的喘息,她的惊叫,在这凉爽的房间里荡漾开去。

    说到底,男人终究是下半身主宰的生物!

    她的手指,缠绕在他的指间,静静地平息着自己狂乱的心跳,尽管脸上依旧滚烫不已。

    他忍不住再度亲了下她的唇,她却推了他一下,说了声“好坏”,他望着她这样娇羞的样子,含笑道:“不是你大老远过来找我的吗?怎么就是我坏了?”

    她低眉,却又抬头看着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想我了?”他支着身体,侧躺在她身边,问。

    她点头。

    他的脸,贴着她的,道:“跟我说说,怎么想我的,嗯?”

    想就想了,还怎么想的?

    她咬唇,抬头看着他,却又低下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