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63章 真是个喂不饱的
    他松开她,静静注视着她,眼底眉梢都是浓浓的欢喜。

    “那,我该叫你什么呢?小雪叫你小凡,你家里人叫你什么?”他问。

    “小凡,或者凡凡!”她答道。

    他认真地想着,道:“这些都不好,呃,不如,叫你雪初?”

    “雪初?”她看着他,“好奇怪的名字,这是人名吗?”

    他不说话,只是含笑望着她。

    “为什么叫雪初?”她问。

    他的手指,在她的眉上轻轻摩挲着,眼神似乎飘向了很久的远方。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那天正好是云城去年下第一场雪的日子,初雪的日子。那天,你穿了一件浅蓝色的大衣,系着一条白围巾,可能是外面太冷了,我看见你的时候,你的脸红红的--”他说着,不禁笑了,可是,苏凡的眼中,模糊一片。

    “当时的你,就跟一个雪精灵一样,虽然不说话,可是这双眼睛,乌黑乌黑的,好像会发光。”他深深地注视着她,道,“我想,也许,我是一见钟情吧!”说着,他不禁有点自嘲一样地无声笑了。

    泪水,不经意从她的眼角滚落下去。

    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看待她,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重视她!

    她没有想到,他竟然把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记得这么清楚,她更加不敢相信,他竟然,在她迷上他的时候,也把她刻入了心里!

    初雪的日子啊!去年的那天--

    可是,她明明记得他刚开始只是和她客套地握了下手,后来,也许是她不敢看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他那么细致地观察着她!

    她的嘴唇颤抖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从眼里涌出来。

    “傻丫头,哭什么呢?”他擦着她的泪,道。

    她只是抱着他,不停地摇头,泪水也没有停止。

    长久以来,她一直将自己放置在一个无关紧要,甚至是就此消失了也没有痕迹的位置上,尽管心底里无比渴望有个人把她捧在手心,悉心呵护她,用他的体温温暖她,可是,她很清楚,这些只不过是她的一个幻想而已,她这样的人,被父母都不愿意珍惜的人,还会有人那样呵护她吗?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那个男人会如此看重她,如此在她不注意的时刻关注她--

    她小声地在他怀里呜咽着,她想要让自己清醒,这一切究竟是她的幻象,还是现实。

    “雪初--可以吗?”他擦着她的泪,柔声道。

    她不停地点头,泪眼蒙蒙地望着他。

    雪初,从今以后,她不再是苏凡,她是他的雪初!

    “我的雪初,可是不能这样哭的,不漂亮了!”他含笑道。

    苏凡一言不发,含着泪吻着他,从他的眼角,一直向下吻去。

    这个男人,是她一辈子的天,就算是她死了,化成了灰,她的头顶也是只有一方名叫霍漱清的天。他是她的主宰,不管能和他走多远,不管将来是怎样,他,永远都是她苏雪初的男人!

    她的胸中,长久以来被安静压制着的那份本能,彻底爆发了出来。她不是个乖乖女,她不愿意再看别人的脸色,低眉顺眼服从别人的意志,她是他的雪初,是他的女孩,她,只为他而活!

    “雪初--”他抬手擦去她嘴角乳白的液体,低呼道。

    她一言不发,只是望着他,眼里满满的都是温柔。

    “傻瓜,快点吐了。”他催促道。

    可是,她猛地笑了,张开嘴巴--

    “笨蛋,你怎么--”他嘴上这么怪怨着,可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狂喜。

    她的嘴巴里,居然什么都没有了。

    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根本不能体会她这样的心情,可是,他知道的是,自己的心,已经彻底被眼前这个女孩俘获,而且,满满的只有她了!

    此生,从未有一个女人这样为他做过,除了她!他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笨,还是--

    可是,他清楚地知道,她爱他的心!

    他抱起她,来到洗漱间,给她接了杯温水,让她漱口。

    “好吃吗?据说很养颜!”他拿起毛巾给她擦着嘴巴,道。

    她听出他语气里的责备,却只是歪着脑袋看着他。

    “既然这么好,以后你就多奉献一点?”她笑眯眯地说。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

    霍漱清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难过,这丫头,唉!

    “还笑!”他捏捏她的脸颊,满眼都是宠溺的神情。

    她一言不发,眼中笑意更深。

    “丫头,我爱你!”他的舌尖,滑进她的檀口中,低语道。

    她踮起脚,环抱住他的脖颈--

    我也爱你,爱死你了!

    夜色渐深,夜色迷蒙。

    夏天的早上,总是来得很早,金陵的朝阳,比云城要早。

    苏凡还没有习惯这样的早晨,就被晨曦的光线刺开了双眼。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他就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

    想起昨夜,她一下子就坐起身,兴奋地抱住他的脖子,却没注意到被子滑落,春光外泄。

    他亲了下她的脸颊,道:“今天我没安排,陪你去好好逛逛金陵,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真的?”她兴奋地笑道。

    其实,她一直都想着可以和他去某个城市旅行,穿梭在人潮中,和其他的情侣一样分享着各种小吃,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发现!

    他点头,却没有告诉她,其实他今天是有应酬的,只不过早上刚刚全都打电话推掉了。

    “呃,我想先去夫子庙那边吃东西,游一下秦淮河,然后,呃,还要去中山陵,呃,这样就差不多了吧!时间也不多--”她仔细想着,道。

    “差不多了,不过,还有总统府和洪秀全的天王府花园,也值得去一下。”他提议道。

    “那我就坐最晚的飞机回去好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可不能半途而废!”她说着,笑眯眯地推开被子,打算穿衣服洗漱,可是,双脚刚挨上地面,就疼得“啊呀”大叫一声,紧接着就听到他的笑声。

    “讨厌啊,你还笑!都是你害的!”她转身坐在他的腿上,假嗔道。

    “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家伙一直喂不饱的!”他捏着她的鼻尖,道。

    她嘟着嘴,不说话,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哪怕他说的是事实,她也不开口。

    梳洗完毕,苏凡走出洗漱间,这才注意到这套客房的奢华程度。

    这一定就是总统套吧!她心想。

    “那我们今天第一站去哪里?”看着她出来,他放下水杯子,问道。

    “当然是去吃东西--”她说道。

    “馋猫!一切都听你的!”他起身,笑着刮了下她的鼻子,挽起手走了出去。

    即便是大清早,城市早就沸腾了起来。

    游人如织的秦淮河畔,再度迎来了这一对玉人。

    各色的小吃,夹杂着城市的历史,一并掉进了苏凡的肚子。

    她驻足望着康熙御笔,顿时感觉历史就在眼前。

    “这个字,有人说是高士奇写的,并非康熙本人!”霍漱清站在她身边,道。

    “为什么呢?野史吧!康熙本人学识渊博,书法应该也是很好的吧!”她说。

    “怎么,你是康熙的粉丝?”他侧过脸,看了她一眼,笑问。

    她转过身,拉着他的手,抬头看着他,道:“以前是康熙的粉丝,可现在是你的!要不要给我签个名?”她说着,笑了。

    他含笑,俯身靠近她,在她耳畔说了句话,她顿时羞红了脸,甩开他的手,继续前行。

    尽管是在金陵这远离云城的地方,霍漱清还是戴着太阳镜,毕竟,现在这个世界太小,走到哪里难免会碰上认识他的人。

    逛完夫子庙一带,两个人便去了中山陵。

    若论旅游,金陵有许多的景点,可苏凡似乎唯一坚持要去的就是这里。

    甬道两边的绿树参天,在炎热的夏日让人感觉一片凉爽。

    即便不是黄金周,可是中山陵的游客依旧不减。

    “能跟我说说为什么非要来这里?金陵城那么多可参观的地方,你怎么--”两个人并排走在那无边际的台阶上,他突然问了句。

    苏凡撑着阳伞,停下脚步,喘着气。昨晚那么激烈的运动之后来爬台阶,的确不是明智之举。

    “那,你真的就没有自己的理想吗?”她还是忍不住问。

    他望着她,良久之后,深深地笑了,然后一把搂住她的腰身,她的阳伞的伞柄直接掉在了肩膀上。

    “我的理想就是--”他的嘴唇贴向她的耳畔,低声道,“就是可以天天和你在一起做那件事。”说着,他的手指在她的嘴角抹了一下,含笑道:“昨晚,真棒,丫头!”

    她的脸通红不已,推开他,赶紧跑上了台阶。

    这个坏男人!

    他在身后笑了,大步追上她,拉住她的手腕,低声问道:“昨晚怎么想起做那个的?一直没问你呢!”

    “讨厌!”她说道。

    他揽住她的腰身,继续贴着她的耳畔,道:“真没看出来,你这家伙一脸斯文的,竟然,竟然能做那种事!”

    “讨厌,你还说!”她低声道。

    他的脸上,是越来越深的笑意,轻轻亲了下她的耳朵,道:“我喜欢,丫头,不管你做什么都喜欢!”

    她停下脚步,歪着脑袋看着他,踮起脚猛地亲了下他的脸颊,拉起他的手,笑眯眯地说:“赶紧走吧,再磨蹭下去,天都要黑了!”

    霍漱清笑笑摇摇头,跟着她一起走上台阶。

    站在先生的坐像前面,苏凡认真地鞠了躬,霍漱清则一直站在一旁看着她。

    理想,她的理想,是什么呢?难道还是像过去一样,结婚嫁人,挣钱买房?

    从中山陵回来,霍漱清带她去了总统府参观。

    看着身边这个冷静的男人,突然有种感觉,自己根本不了解他,或许很多人都不了解他,而她,也突然有种愿望,那就是他可以走的更远,走到更远更高的地方,来改变我们这个社会,让更多的人可以生活地更有尊严更有幸福感!

    那么,她呢?在他走向更远地方的时候,她,会不会成为他的绊脚石?

    苏凡的心头,为自己所爱的这个男人感到骄傲的同时,又陷入了深深的担忧!

    而她的担忧,也开始在现实的世界里探出了头!

    飞机徐徐从禄口机场腾空而起的时候,霍漱清站在高大的航站楼那巨大的玻璃墙边。

    她的到来,给他增加了无尽的惊喜,同时,也让霍漱清体会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再也离不开她。

    可是,和孙蔓的离婚迟迟没有得到孙蔓的回应,自从那次之后,他打了两个电话个给孙蔓,一次未接,一次说了两秒钟就挂了,什么都没说。从那一晚孙天霖的电话里,霍漱清得知到了孙蔓的想法,这也如他所料,孙蔓迟迟不给答复,也是她不愿意离婚的意思。

    那个电话里,他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全都表达给孙天霖了,相信孙天霖会给孙蔓旁敲侧击说明。说起来真是可悲,他和孙蔓十几年的夫妻,到了最后竟然连坐下来交流的机会都没有,还要通过孙天霖来做这件事。不过,也许这么尴尬的局面下,孙天霖出面会比他好。

    即便如此,他不能就此等待孙蔓的回应了。这段婚姻对孙蔓来说,不至于那么重要,如果重要,孙蔓做事就不会根本不在意他的想法。不管怎样,他要加速这件事的进程,拖的越久越不好,这很清楚。他和苏凡是未婚同居,如果被揭发出来--尽管他一定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对彼此都会带来不好的影响。他必须增加离婚的筹码,而要增加到什么程度,他要和孙蔓面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