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66章 婆媳一条线
    霍漱清讶然地盯着她,旋即就镇定下来,估计孙蔓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才来的云城,便赶紧走到母亲身边,发现母亲已经睡着。

    “妈还好,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你别担心!”孙蔓道。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的脸上没有熟悉的那种光彩,似乎,似乎蒙着一层深深的疲惫。

    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可是,此时的霍漱清满心都是对母亲的担忧,还来不及去关心孙蔓。

    “去洗个脸吧!我在这儿守着。”她轻轻按住他的胳膊,望着他。

    霍漱清看着她,脑子里突然有种错觉,似乎此时的孙蔓又回到了他们初识的那时--

    “辛苦你了,我马上就过来。”他推开她的手,转身走出母亲的卧室。

    等霍漱清从洗手间出来,客厅沙发的落地灯边似乎有个长长的影子,他走了过去。

    “爸--”他叫了一声。

    顾泽楷猛地醒过来,霍漱清坐在父亲身边,道:“爸,您去歇着,我陪着我妈!”

    “你妈的身体,现在也是大不如前了!”父亲叹了口气。

    “您别太担心了,可能是最近天气不好--”霍漱清劝道。

    父亲摇摇头,道:“这些事,你都别管了,你妈有我在。你呢?你打算怎么办?”父亲说着,视线投向母亲卧室的方向。

    霍漱清知道父亲说的是孙蔓。

    “我陪您回房间吧!”霍漱清说着,搀着父亲起身。

    关了房门,霍漱清给父亲倒了杯水端过来,问:“爸,今天是怎么了?突然就--”

    “你妈,可能心里还是记着小苏那件事,还是担心你!”父亲道。

    “小苏?”霍漱清一愣。

    父亲便把今天的事告诉了霍漱清。

    邵来,是桐桐陪着薛丽萍在外面散步,碰到了疗养院的几个工作人员说起苏凡,说她可能是什么领导的关系户,就是不知道是哪个领导的。工作人员在私底下偶尔聊起这里的客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是,薛丽萍的心里就觉得不舒服,她担心儿子被苏凡牵扯。

    “你妈心细,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你也知道,她是多么反感婚外情的。”父亲说道。

    母亲会有这样的思想,霍漱清很清楚。父亲为官那么多年,从基层一直做到华东省的省长,几十年下来,身边还没几个看的过眼的女人吗?可是,似乎他的家庭一直很稳固,霍漱清和姐姐从未听见父母为了这类事争执。直到成人之后,霍漱清才知道,父母家庭的稳固,只不过是一种假象,是母亲多年坚持的结果,母亲对付小三的手段,是别的女人望尘莫及的。不管是什么女人,最后都被母亲消灭于无形。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父亲对家庭没有责任感,不论母亲手段有多高,这个家,还是保不住。

    “你知道吗?今天孙蔓来的时候,你妈那么不喜欢她的,可是,今天看见孙蔓,心情好像好了不少。”父亲看着霍漱清,“如果孙蔓愿意留下来和你修补关系,我想,你妈还是会支持她的。那么,你怎么办?”

    霍漱清沉默了。

    “小苏是个好姑娘,可是,你要知道,任何事情,说的人多了,必然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你妈今天也是考虑到这点,担心小苏再度被人盯上。”父亲顿了下,道,“现在你和小苏的关系,一旦被人盯上,想要坐实不是难事。如果你和孙蔓离婚了,解决这件事倒也没什么难度,关键是你们还没离婚--”

    父亲静静看着霍漱清,接着说:“她那么年轻就升职,还有调动工作,你很清楚到时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相信你也能处理掉这样的麻烦,只是,你得费多大的劲?”

    霍漱清苦笑了,叹道:“难道您要让我和她分开吗?”

    “我不建议你怎么做,我只是想告诉你,激情和家庭,是一对矛盾!当你选择了一样,就只能放弃另一样,你不可能二者皆有。”

    霍漱清看着父亲,道:“如果事情真像您说的这样,那我,愿意跟您打赌!”

    父亲笑了下,道:“打赌?”

    霍漱清点头,道:“我一定会同时得到这两样,爸!您愿意打赌吗?”

    父亲摇头,道:“我不会和你打赌,不过,我愿意看你怎么做。放心,你的事情上,我会保持中立,前提是,小苏不要影响你,明白吗?”

    “嗯!”霍漱清道。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去陪着你妈吧!”父亲道。

    霍漱清给父亲盖好被子,就关门走了出去。

    顾泽楷的眼里,似乎看到了很多年以前的情形。

    激情!

    母亲的房间里,孙蔓坐在沙发上看书,霍漱清走到输液架边上,发现里面的液体还剩半瓶。

    “走廊的尽头就有护士站,这是最后一瓶,完了叫护士拔针就可以了。你去休息,我在这儿--”孙蔓对他低声说。

    “你这次是什么工作?”他坐在她身边,头朝后靠在沙发背上,闭着眼睛问。

    孙蔓侧过身,静静望着他,道:“没有工作的话,我就不能来吗?”

    他笑了下,道:“那你是来找我谈什么?”

    孙蔓看了婆婆的床一眼,低声道:“我们明天再说这些,万一妈听到了--”

    “嗯,也好!”霍漱清道,“你去休息,还有一间客房空着,守着我妈是我这个儿子的责任,你不用管了。”

    孙蔓强压着内心的怒气,道:“到这个时候还说什么责任?如果你真要谈责任,还离什么婚?”

    两个人声音都很低,可是,薛丽萍醒来了。

    “你们在吵什么?”母亲道。

    两人赶紧起身,来到老人床边。

    “妈,对不起!”霍漱清还没开口,孙蔓就赶紧跟婆婆道歉。

    薛丽萍看了孙蔓一眼,又把视线投向儿子,道:“我没事,你别太担心了。这一瓶液体输完了你们就都回去,不用管我。”

    “妈--”霍漱清道,“您别这么任性了,万一再有个什么事,您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可怎么办?”说完,霍漱清对孙蔓说,“等会儿你去叫护士,再把值班医生叫过来。”

    孙蔓“嗯”了一声,薛丽萍看着儿子媳妇,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霍漱清并不知道,母亲已经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听见了他们说的离婚,老人的心里,乱糟糟的。可是,该怎么办呢?这个儿媳妇,真的能指望的上吗?

    老人的睡眠本来就差,这会儿醒来了,想要再睡着也得等一会儿,薛丽萍便问起儿子出差的事,问问金陵的变化。

    “你还记得你二姨姥姥家的那个舅舅吗?”母亲问。

    “就是您说去了外岛的那个?”霍漱清问。

    母亲点头,道:“他当年在金陵可是风流人物呢,长的那么帅,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千金小姐!他家以前就住在新街口那边,后来家里人都没了,房子也都被收走了。”

    孙蔓听着,含笑附和道:“姥姥家那边的基因好!”

    尽管是句附和之语,可从孙蔓嘴里说出来,就让人很意外。

    薛丽萍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虽说她一直不怎么清醒,可是每次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人就是这个儿媳妇,现在儿媳妇又难得的附和她,她又何必再为难呢?

    “是呀,姥姥家那边的人,不论男女,的确没几个长的不好看的!”薛丽萍道。

    霍漱清笑了,说:“妈,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夸了?”

    “妈说的是事实啊!”孙蔓道,“妈现在上了年纪,可还是能看得出来年轻时候的风韵。等我到了妈这个岁数,还不知道能不能看呢?”说着,孙蔓笑了。

    “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那么注意保养的,肯定比我们这代人要好很多的。”薛丽萍道。

    这都多少年了,薛丽萍何曾夸过孙蔓?

    霍漱清和孙蔓,都隐隐感觉有些东西变了。可是,这样的变化,在两个人的心里有完全不同的结果:孙蔓不禁暗喜,觉得自己今天赶来是老天相助,而霍漱清,却深深担忧起来,看来,父亲的估计要成真了!

    “啊,这瓶药快完了,说着说着就把这个忘了。”孙蔓赶紧起身,按下了床头的呼叫器,叫护士过来拔针,又说,让值班医生也过来下。

    疗养院的每幢楼里都有护士站和医生值班室,很是方便。

    很快的,医生护士都来了,给薛丽萍做检查。

    “霍市长,薛阿姨没什么大碍,现在关键是要好好休息,保持平静的心情。”医生检查完毕,跟霍漱清说。

    “我想搬到市里再去检查一下,这两天可以走吗?”薛丽萍却问医生道。

    霍漱清和孙蔓都看着母亲,怎么之前没听母亲提呢?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医生忙说。

    跟霍漱清和孙蔓交代了几句,医生就带着护士离开了,霍漱清出去送他们。

    “妈,您想去哪里检查?我陪您?”房间里只剩下婆媳二人,孙蔓道。

    薛丽萍没有回答,却说:“你这次回来,打算什么时候走?”

    孙蔓愣了下,婆婆的语气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冰冷。

    “妈,对不起--”出乎薛丽萍预料,孙蔓猛地抓着她的手,哭了起来。

    薛丽萍不语。

    “妈,对不起,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好好照霍漱清--”孙蔓道。

    “过去的事,说这些干什么?我只问你,以后你怎么做?”薛丽萍道。

    “妈,您帮帮我好吗?漱清他要和我离婚,我,我知道我错了,您帮帮我好吗?我不想,我不想离婚,我爱他,妈--”孙蔓抹着眼泪,道。

    “这些话,你和我说没用!他就是那么一直纵容你,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离婚不离婚的,我管不着!”薛丽萍的态度,丝毫没有孙蔓想象的那么温和。

    难道婆婆也是站在霍漱清那边的?

    孙蔓噤声不语。

    而此时,霍漱清去了父亲的房间,把刚刚医生检查的情况告诉了父亲,让他安心,并说母亲想要回去市区。

    另个房间里,婆媳二人都不说话。

    “妈,我知道您对我有很多意见,这都是我自己做的不够好,我现在愿意去改正,可是,我,他不给我机会。”孙蔓顿了下,道,“漱清是个好男人,他不会这么绝情,是别人,别的女人在逼他--”

    薛丽萍的眼睛,猛地一亮。

    别的女人?难道孙蔓知道那个苏凡的事情了?难道是那个苏凡逼着清儿离婚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