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73章 两个家奔波
    “死丫头,今天你又不能做,干嘛勾引我?”他咬着她的耳垂,狠狠地说。

    她“咯咯”地笑着,抱住了他。

    霍漱清松开她,平躺在她的身边,望着黑漆漆的房顶。

    她深呼吸一下,跳下床打开了床头灯。

    霍漱清微微闭着眼,一只手习惯性地放在额头,两腿垂在床边。

    “累了吗?”她坐在他身边,柔声问道。

    他睁开眼看着她,笑了,拉过她的手,放在唇边亲着,不语。

    “我去把门锁上。”她说。

    霍漱清便松开她的手,看着她走出卧室。

    等苏凡锁好了大门的时候,他已经从卧室出来了,从冰箱里取出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

    “今天去医院看了?”他问。

    “嗯。”

    “医生怎么说的?”他喝了一口,望着她,问道。

    “中医的话,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反正她说让我每个月都要去检查一下,现在就熬中药喝,还有药丸子。”她坐在他身边,答道。

    “程院长介绍的人没错,你乖乖听话,配合治疗,明白吗?”他说道。

    苏凡点头,却又抬头看着他。

    他不禁莞尔,道:“又怎么了?”

    她靠在他的身边,抱住他的胳膊,低声道:“医生说,治疗期间,那个,那个要,要少一点。”

    “什么?哪个?”他没听明白。

    她的笑脸立刻就飞起了两团红云,手指在他的手心画着,低低地说:“就是那个--”

    他低头看着她,她那羞涩的模样,让他立刻就明白了。可是,他故意装作不明白,道:“哪个?我不知道啊!”

    她轻咬唇角,盯着他,却说不出来。

    “你一看就不认真,这么关键的医嘱都不说。”他说着,摇摇头,叹气着喝了口啤酒,余光却在她的身上。

    苏凡看着他,咬咬牙,低声在他的耳边说:“就是那件事要少一点,而且,医生说,排卵期的时候,暂时不要做--”

    他的嘴角咧开一丝笑意,道:“我还没明白你说的什么。”

    苏凡急了,心想,这个人平时什么都知道,怎么,怎么现在却--

    他含笑亲了下她的额头,道:“小傻瓜,我知道了。可是,我忍不住怎么办?嗯?”他说着,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那个已经有了反应的位置。

    她抬头望着他,颤抖着手,去解开他裤子的拉链。

    他倒抽一口气,眼前浮现出往日的情形,却还是一把按住她的手,将她揽入怀里,道:“为了你能早日康复,我忍忍又有什么关系?”

    她看着他,快乐地笑着亲了下他的鼻尖。

    “哦,对了,房子决定了没有?我们要尽快搬过去,不能在一个地方住的时间太长,明白吗?”他突然说。

    “嗯,我觉得有一套房子很不错,装修啊环境我都喜欢,就是--”她说。

    “就是什么?”他问。

    “可能有点贵--”她低声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没关系,那是朋友的房子,我处理就好了。”他说道。

    苏凡望着他,她知道他说的对,不能在一个地方住太久,否则会被邻居注意到他的。现在他们的关系,还不能暴露出来。可是--他说那边的老板是朋友,那就,不用她多想吧!

    “你明天收拾一下东西,争取这两天就搬去那边住。”他说。

    “嗯。”她应道,看着窗外那浓浓的夜色,她不禁问了句,“你,今晚回家去吗?”

    他捏了下她的鼻尖,笑问:“你想赶我走?”

    这个夜,是两个人在一起以来最为平静的夜晚。

    苏凡觉得自己已经习惯了被他抱在怀里睡觉,而霍漱清,似乎也觉得这样很舒服,现在让他一个人睡觉,怀里面什么都没有,反倒是不自在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霍漱清只是在心里感叹,人啊,果然是不能太幸福,一旦拥有了什么让心暖暖的东西,就难以再回到过去那种孤独了。

    次日,苏凡和霍漱清像往常一样,分开去上班。两天没来,工作积压了一些,还好有竺科长分担了一部分,要不然可就挡住别人的工作了。十一点的时候,她接到霍漱清的电话,说信林花苑那边的手续已经办好了,让她中午过去把钥匙拿上。

    等苏凡拿着钥匙亲自打开那套公寓的房门,整颗心激动地跳跃着。当她的手摸到那家具上木材细腻的纹理,一种满足感跃然而生。

    果然,她是个俗的不能再俗的人,她也喜欢住漂亮的大房子,喜欢过舒适的生活。可是,片刻之后,她的心里就涌出一股莫名的感觉,也许,现在太过幸福,将来,将来的某一天,当她和他分开以后,她还能适应吗?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她就是那样的一个人,总是对未来有种莫名的担忧和不确定。尽管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怎样,可她很难抱有一种乐观的态度去看待未知的人生,特别是现在。现在越是沉迷了他带给她的幸福,她的内心同时就会有等量的不安产生。

    唉,苏凡啊苏凡,放轻松啊,放轻松!只要有他就好了,只要现在拥有他就好了,未来--当你此生拥有了他这样美好的一个男人,未来哪怕是阿鼻地狱,她也不怕。毕竟,她现在做的事,已经足够下地狱了!

    当晚,她还是在上清佳苑的家里住,霍漱清也是在吃完晚饭后过去了她那边。他并没有告诉她,自己是为了能够来见她,所以才去了自己原本不需要必须去出席的应酬。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回了父母所在的那个澜园小区的家,就很难找借口出来了。

    苏凡依旧没有料到他会过来,尽管心里满满的都是喜悦,可是她没有特别明显地表现出来。霍漱清看着她认真地整理两个人的日常用品,不禁说了句:“你哪天去给咱们俩买些平常穿的衣服,这边的就别搬了。”

    “太浪费了,这些还--”她想说,还都好好的,买新的又要乱花钱。可是,看了他一眼之后,她觉得还是应该听他的,她是无所谓穿什么,可他需要上镜,衣着什么的,必须要注意。可问题是,她从没买过男人的衣服,怎么买?

    “没事,我把卡给你,你喜欢什么,就给咱们买什么,明白吗?”他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给她。

    苏凡接过那种银行卡,心里好开心。她可以打扮自己爱的这个男人了!

    虽然一直以来没有给他买过什么,可是,每次和雪儿逛商场的时候,看见那些男装店的广告牌,她就开始想象,霍漱清穿上那样的衣服会是什么样子呢?绝对比广告里的那些人更帅更有型!

    “既然你都学过服装设计,买几件衣服应该不是难事,对不对?”他拉着她的手,道。

    “你就不怕我把你给打扮地不伦不类?”她歪着脑袋笑问。

    “不怕!我是你的男人,该怎么打扮,是你的权利!所以,苏凡同学,好好发挥你所学的知识,我不介意当你的试验品!”他无声地笑着,望着她,挂了下她的鼻尖。

    他,是我的男人?苏凡的脸,羞红了。

    他是她的男人了吗?真好,真是,太好了!

    霍漱清轻轻揽着她,道:“等会儿我就要去澜园那边了,你明天晚上就搬过去,明晚,我陪你一起去新家住!”

    苏凡不语,只是点头。

    他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很难得了,不是吗?她总不能让他不顾他的父母,只陪着她吧?

    “哦,我忘了问你了,你母亲的病,检查的怎么样?”她抬起身,问道。

    “好像比之前有些严重了,不过,那种病,只能好好的养着,想治好是不可能的,那个岁数了,还是尽量少折腾一点,否则身体承受不了。”他说道。

    “嗯,那你别太担心了,慢慢养着,说不定就好了,对不对?”她说。

    他点头,一只手摸着她的头顶,两只眼睛一瞬不动地注视着她。

    房间里安静极了,两个人被包围在彼此浓烈的爱意之中,惬意温馨。

    终究,他还是回去了,如他所说的。苏凡送他到门口,紧紧抱着他,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就赶紧折回了屋里。

    霍漱清望着那扇关上的门,深深叹了口气。

    他必须,必须要和孙蔓尽快离婚了!

    然而,霍漱清没有料到,又或许是夫妻之间心有灵犀,又或许是孙蔓太关心他,他刚刚和苏凡说过给他买几件衣服,一回到家里就发现衣柜里挂着崭新的衣裤,内衣、外衣、袜子、领带、皮带、连皮鞋都买了,全都整整齐齐摆放着那里。

    “谁买的?”他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这件事,诧异地问身后站着的孙蔓。

    “怎么?不行吗?按照你的标准,低调的奢华。我看你最近上镜那几件衣服都有点过时了,今天特意出去买的。”孙蔓道。

    的确,孙蔓的品味,绝对是低调的奢华。

    霍漱清说了声“谢谢”,就进去浴室洗澡了。

    当他走进浴室后,孙蔓拉开他的衣柜,手指捻起他刚刚换下的那件衬衫,放在鼻尖闻了下,依旧是他身上特有的檀木香,没有任何女人的味道。

    可是,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等霍漱清出来,孙蔓就说:“明天晚上你有安排吗?”

    他想了想,没有回答,却问:“有什么事?”

    “今天徐阿姨打电话过来,说是明晚请咱们全家吃饭,覃书记也在。你要是有别的安排,还是尽量推掉!”孙蔓道。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

    明晚,他要去苏凡新家,他们的新家,现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