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74章 已经太迟了
    今天上午,覃春明妻子徐梦华来澜园小区探望住在这里的霍泽楷夫妇,临走时跟孙蔓交待说,让她和霍漱清说一声,今晚邀请他们全家一起吃个饭。此时,孙蔓跟霍漱清说这件事,霍漱清却想起自己答应苏凡明晚要和她过去新家住的事,不免皱眉,说了句“现在才跟我说,我明天已经安排了别的事!”

    孙蔓愣了下,道:“你现在才回家,要我什么时候跟你讲?”

    两个人的语气都不好,霍漱清意识到了,他看了孙蔓一眼,道:“你没必要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真是善解人意!”孙蔓笑了下,道。

    “你明知道这么做不会改变什么,又何必呢?”霍漱清道。

    “难道我也该像你一样,撒手不管,然后静静离婚?这样你就满意了?”孙蔓盯着他,道。

    霍漱清看着她,坐在床边,道:“说说吧,要我做什么,你才愿意签字?”

    孙蔓环抱双臂,站在衣柜门边上,道:“霍漱清,你很清楚我要什么,也许对你而言,我们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可对我而言并不是。”

    “孙蔓,你是个理智的人,你很清楚这样拖下去根本没什么用--”霍漱清道。

    “难道这些年,都是我一个人错了,你一点错都没有?”孙蔓打断他的话,道。

    “我知道我也有错,所以我不愿再拖下去,早点放手,对你我都好!”

    “都好?”孙蔓道,“你是担心你的那一位等不住呢?还是怕我太老了没人要?”

    霍漱清知道孙蔓的个性,他很清楚一旦直接说到这件事,两个人会面临着什么。

    “我们的事,和别人无关!”霍漱清说道。

    “无关?如果真无关,你会这样着急?”孙蔓缓步走到霍漱清面前,盯着他,“霍漱清,这不公平!”

    “那你觉得怎样才算公平?”霍漱清反问道,“这么多年,你对我公平过吗?你何时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考虑过?”

    “我没有吗?每次你说有什么重要的应酬,我就放下手里的工作大老远飞到云城来配合你,难道我不是为你考虑?”

    “那我还应该感谢你,是吗?”霍漱清的音量不自主升高了,孙蔓转过脸,看向门口。

    “你是我妻子,你以为陪我出席几次应酬,就算是尽到职责了?其他的时候呢?你何曾为我考虑过?你何曾想象过我在云城怎么生活?我娶你,难道就是为了几次可有可无的应酬?”霍漱清质问道。

    “你在云城怎么生活?不是挺滋润吗?花红柳绿的,也没见你少什么!”孙蔓说道。

    霍漱清盯着孙蔓,他几乎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了,又或许他从来都不认识她!

    好一会儿,他都没开口,房间里这种沉默简直要要了人的命!

    “孙蔓,你真是个贤惠的女人!”他说完,起身走到卧室门口。

    然而,他刚一开门,就发现母亲站在走廊里,就在他的卧室门外。

    “妈--”他惊诧地叫了声。

    “都吵完了?”母亲缓步走进儿子的卧室,看了儿子和儿媳妇一眼,便坐在小沙发上。

    孙蔓忙给婆婆倒了杯水,道:“妈,您怎么没休息?”

    “你们声音那么大,谁能睡得着?”薛丽萍道。

    霍漱清不语,站在门口。

    “妈,对不起,都是我们不好,您--”孙蔓忙说。

    薛丽萍看着儿子,道:“你们都是大人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吵的全家人都睡不着?”

    “妈,我们知道错了!”孙蔓乖巧地说。

    薛丽萍深深叹了口气,儿子是个稳重的人,哪怕在家人面前,也极少情绪激动,而现在--她想不起上一次儿子如此生气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清儿,别动不动就走人,夫妻之前,争吵拌嘴都是正常的,好好把事情说清楚。你这样甩手走人,是想什么问题都不解决吗?你们自己的婚姻,有什么问题,你们比我更清楚。话说开了,就都说完,压在心里,永远都是结!”薛丽萍说完,起身走向卧室门口。

    “妈,我送您!”霍漱清扶住母亲的胳膊,道。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母亲说完,从霍漱清身边走过。

    此时,霍漱清心中的怒气,已经平息了许多,既然今晚都说到了这里,那就好好谈。

    他关上卧室门,走到沙发边坐下,孙蔓则坐在对面的床边。

    “如果我身边有别的女人,你就可以安心不用在意我的需求了,是吗?”他问道。

    孙蔓有些心虚,她知道自己这样的思想是很不对头的,荒唐却又冷酷。他心里也一定是这么想的,一定是的!

    是就是吧,反正事已至此,何必遮遮掩掩?

    “我后悔了,霍漱清,我真的后悔了!”孙蔓道。

    “后悔?你把我交给别的女人,不是很放心吗?现在又后悔什么?你以为其他的女人都是可有可无,只有你孙蔓的心情才最重要?我是不是要谢谢你这么大度?”

    “你不用这样冷嘲热讽!我知道我在你面前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都不会让你心情平静--”

    “不用这样小看我,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霍漱清翘着腿,两只手交叉在一起,视线投向窗户。

    “是,你很会控制,你霍漱清什么时候在别人面前袒露过心迹?别人想什么你都洞察明晰,跟个透明人一样。”

    霍漱清淡淡笑了下,神情无奈。

    “你一直以来可以不顾我的想法,现在一句你后悔了就想让一切恢复原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孙蔓,你怎么可以这样大言不惭地自私自利?”霍漱清看着她,道。

    “我承认我自私,这样是不是让你心里好受些?你一直站在道德的高峰上,只要你愿意开口,我就一无是处,活该堕入阿鼻地狱?”孙蔓毫不退让。

    “我看你的高度也从来没有比我低!”霍漱清说道。

    孙蔓冷笑了下,道:“有多少人在为你打抱不平、指责我孙蔓是个冷血的女人、怂恿你找个替代品,这些我都清楚,我也理解。你们男人,从来都是被社会宽容的,不管你们做出怎样背弃家庭的事,最终社会都会替你们找借口让你们获得原谅,而女人,却要被冠上各种各样的帽子,永世不得翻身!”

    “现在是要讨论男女不平等的问题?”霍漱清翘起来的那只脚,微微动了两下。

    “我只是说现实!”

    “既然我霍漱清身边有别的女人,你我离了婚,站在道德高峰的人,不就换成是你了么?就算是戴帽子,恐怕也不会戴到你的头上!”

    “我不需要你这样安慰我!”

    “好吧,那我们回到先前的话题,你说说,你后悔什么了?”他那修长的手指,在膝盖上一下下的敲击着,孙蔓知道这是他的习惯动作。

    她咬咬牙,道:“我后悔当初没有听你的话来云城!如果,如果我和你一起来了,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霍漱清有种说不出的惊诧,他想不到孙蔓会主动认错。

    孙蔓知道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之后,霍漱清会有什么反应,果然如她预料。

    她起身走到他面前,蹲在他的腿边,拉住他的手,一双美目一瞬不动地盯着他。

    “霍漱清,原谅我,好么?”

    原谅?

    霍漱清看着孙蔓的脸,心头猛地被什么击中了,他懵了,真的,他不会否认,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孙蔓会跟他说这样的话,而他该如何应对?他说没关系?还是继续走向离婚的终点?

    原谅?这场婚姻,谁都有错。

    孙蔓的冷漠,让他的身心备受孤独,而在他被孤独侵蚀地体无完肤的时候,那个让他眼前一亮、心头一颤的女孩出现了,她轻而易举地敲开了他的心门,走入了他的心中,在她以为只有自己单相思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她。而现在,孙蔓跟他道歉--

    可是,深入思考的话,孙蔓的错,和他相比起来,并不算什么,至少孙蔓没有出轨,而他确确实实出轨了,哪怕他认为他和苏凡之间是真爱,可是在他没有离婚的前提下和苏凡发生关系,就是背叛了婚姻,就是出轨。如此算来,是他应该求得孙蔓的原来。

    然而,他并不想再和孙蔓生活下去了,他现在找到了自己未来人生的目标,他找到了自己生活的真谛,他不想再像过去一样浑浑噩噩。

    那么,现在,他要请孙蔓原谅自己的出轨吗?

    “现在说这些,不觉得太迟了吗?”他说道。

    孙蔓怔住了。

    “原谅不原谅,已经毫无意义。你好好想想你要我做什么,需要我给你什么,这个,才是我们要讨论的。其他的--”他看了孙蔓一眼,“过去的事,我们不要再提了。还是把最后的一点尊严留住!”说完,霍漱清起身,毫无留恋地从孙蔓身边走了过去,拉开门。

    房门关上的时候,孙蔓还蹲在沙发边。

    她笑了,真是想不到,在她如此卑微恳求的时候,霍漱清依旧如此坚决!

    霍漱清,我们走着瞧,看看到底是谁先投降!

    孙蔓站起身,将垂在胸前的长卷发甩到身后,爬上了床。

    这一次,她是在赌上自己的尊严,以及后半生的幸福。

    有那么一刻,孙蔓觉得自己可以理解霍漱清如此坚决的原因,身为男人,特别是像霍漱清那种高傲的男人,在被她冷落了这么多年之后,哪里会突然原谅她?怎么会听到她说一句“对不起”就立刻冰释前嫌、激动地抱住她说不再离婚?他会坚持下去,不管他是真想离婚,还是想借着离婚的事情吓唬她,在目的还没有达到之前,他是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的。

    不过,对于她来说,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挽回自己的婚姻,也必须坚持下去才行。他这里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效果,那就从其他的方面入手。

    多年律师的经验,让孙蔓很是清楚该如何做才是最有效方案!

    而霍漱清,躺在客房那张宽大的床上,脑子里却是一团乱。

    想了一会儿,他一下子坐起身,从衣柜里随便取了一身衣服套上,拿上手机和车钥匙就出了门。

    然而,等孙蔓听见院子里有异样的动静,立刻意识到是霍漱清,便快速下楼开门去看,留给她的只有绝尘而去的车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