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78章 她偷来的幸福
    苏凡站在门口,目送着他的背影远去,心里,却凉凉的。

    终究是没有开口问他孙蔓的事,终究还是选择了逃避!

    想想和孙蔓以前的接触,怎么不让她肝儿颤?可是,他总是来找她,孙蔓想要发现她,恐怕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万一被孙蔓发现了怎么办?该怎么应对?

    唉,不想了不想了,现在想也没用!

    霍漱清走出小区,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家里,在车上甚至还和出租车司机聊了很多。因为天黑,司机并没有认出他是谁,或者是司机认为市长压根儿就不会坐出租车,也就放松了警惕。

    果然,等到第二天,孙蔓还没起床呢,覃东阳电话就来了,说是邀请她和霍漱清去坐一坐。孙蔓哪里知道这是霍漱清和覃东阳商量好的,便说她今天答应了要带桐桐去野营。覃东阳便说:“听说你过来了,建峰他们都想见见你聊聊呢,孩子的事嘛,以后再说也没关系!我昨天刚到云城,要不然早就请你了!大律师,给我个面子吧!”

    孙蔓想想,覃东阳邀请的人恐怕都是霍漱清的圈子里的,比如齐建峰等,那么,她要是和霍漱清一起去的话--

    对呀,她干嘛一天到晚死守在家里呢?霍漱清又不在,他总是在上班,她要是出门去和他的旧友同事多聚聚,岂不是更能牵扯霍漱清?这么久不出现,恐怕大家都要忘了云城市还有个市长夫人呢!

    于是,孙蔓便很“为难”地答应了。挂了电话,她却开始思考该如何劝说霍漱清和她一起去参加覃东阳的聚会,以及如何向桐桐解释。她记得很清楚,昨晚她一说要去野营,霍漱清也不霍家里有小孩和老人,直接就说他不去了。那么,今天呢?他会不会也因为她要去参加聚会而不去呢?还有桐桐,小家伙可是公公婆婆的掌中宝,可是万万不能惹的。不过,这点小问题,难不倒她!

    孙蔓起了床,首先去找霍漱清,问他有没有接到覃东阳的电话。

    她去霍漱清房间的时候,霍漱清正好从洗手间出来,她还没开口,他就说“东阳约我们去坐一下,我答应了,桐桐那边等会儿跟她解释,你去吗?”

    孙蔓没想到霍漱清这么主动,便答应了,却说:“桐桐那么想去野营的,我们都不去,她会不会心里难过啊?毕竟我们都答应她了--”

    “没关系,让小雪他们陪着去,她更开心!等会儿我给小雪打电话。”霍漱清说完,就开始准备换衣服了。

    然而,等霍漱清和孙蔓跟桐桐说起他们无法陪同去野营时,桐桐丝毫没有不高兴,反倒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们自己去玩好了。”

    于是,这个周末,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得到了满足,尽管有些遗憾,但是,对于霍漱清和苏凡来说,他们认为这种遗憾有的是时间弥补。眼下,霍漱清只想安安静静和孙蔓离婚!

    当然,周末也让大家感到很欢乐。

    在霍漱清的老朋友面前,孙蔓对霍漱清表现的很呵护,大家都注意到了,各自暗想这夫妻是不是有什么动作?不过,霍漱清对孙蔓还是和以往一样的态度。

    但是,让霍漱清想不到的是,自己这一次的“急救之举”,竟然给孙蔓提供了另一条挽回他们夫妻关系的通道。从聚会回来后,接下来的整个一周,孙蔓以霍太太的名义,宴请或者参与了省里市里多位高官夫人的聚会。孙蔓是相当会选择的,得知她在云城后,省市两级不少官员的太太都邀请孙蔓去聚会,还有江宁省商界的一些人物也向孙蔓发出了邀请,但她做出了最优选择。有时候需要夫妻共同出席的,孙蔓就给霍漱清打电话让他一起去。如果邀请他们的人是可以拒绝的,霍漱清是绝对不会和孙蔓一起去聚会出现的,可每次,他都无法拒绝。这样的事,发生了两次之后,霍漱清就知道了,这一定是孙蔓的策略,孙蔓只不过是借着霍漱清不能得罪那些关系来挟持他。霍漱清明知如此,却无法拒绝!

    从这一周开始,孙蔓的境况从被动逐渐转变,在外,她是贤惠优雅的市长夫人,在内,她是体贴孝顺的儿媳妇。霍漱清逐渐陷入了孙蔓为他编织的一张大网之中,一时之间找不到脱身之法!

    苏凡也奇怪,为什么这一周霍漱清不来找她了?每天晚上他都会跟她打电话,可她就是无法开口问。

    有什么可问的呢?他不是她一个人的,他还有家人,他要选择和家人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对。可她,真的好想他。

    每天夜里,她总是睡不踏实,玄关里的灯一直开到天亮。明知道他不一定会过来,可她总是控制不了自己的习惯,总是在等着他进门。半梦半醒间,只要有一点动静--事实上,家里安静的什么动静都没有,外面也是--她就会以为是他回来了,就立刻惊醒,从床上跳下去,跑到门口去看,可是,每次都看不见他。

    如此持续了一周,到了第二周的时候,情况依旧如此,霍漱清好像再也回不来了一样,没有踏入这个家半步。

    她好想他,好想见见他,抱抱他。

    相思,如同小虫子一样啃噬着她的心,如同黑洞一样让她坠入深渊。

    很快的,半个月时间就过去了,苏凡努力让自己适应没有他的生活,可效果似乎没有那么太好。

    排卵期的时候去看医生,医生问她是不是最近心情不好,她只有否认,难道她要告诉医生,自己和恋人已经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说出来不被人笑死才怪。

    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着博弈,围绕在每个人身边的那张大网,不同的结点在不同的时刻会将你向不同的方向拉扯。这样的博弈拉扯,最终也会达到一个平衡。可是,当一个方向的力量太大,那便变成了一条绳索,拉着你走向那个方向。此时的霍漱清,便在自己的大网中挣扎着,他要努力跳出孙蔓的设计。可是,他越是努力摆脱孙蔓,就发现自己陷的越深。而得意的那个人,正是孙蔓!

    到了此时,霍漱清才知道,自己的这个妻子,已经爆发出了她全部的力量来阻止这场离婚。她如此用尽心机,就说明她根本不会离婚,如果他继续坚持,这件事恐怕--

    孙蔓也很清楚,霍漱清的软肋不是他那个情妇,而是他根本不愿意把离婚的事情闹大。这年头,官员离婚又不是什么新鲜事,也不是不可以的,只要不闹大,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而现在,她越是如此高调扮演市长夫人,霍漱清就很难和她撕破脸。霍漱清是个什么人,她很清楚,他是绝对不会拿着自己的仕途冒险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当弱点被对手抓住,那将会有致命的后果!

    霍漱清明知如此,可他该怎么办?现在的孙蔓,完全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冷冰冰的高傲女人,不管走到哪里,见到什么人,不管是职位比他高的还是低的,都是一副温婉大方的模样,完全就是社交女神。再加上孙蔓从未生育,身材简直好的不是一般,和其他那些官员或者老板的原配们比起来,不知道甩出几条街,哪怕其他的夫人是年轻貌美的,在孙蔓这样的熟女面前,莫不显得幼稚。

    每次应酬完了回家的时候,霍漱清听着孙蔓在车上侃侃而谈,心里就烦到了极点。

    不行,他必须想办法把这件事结束,否则,自己还不得被孙蔓牵着鼻子走?

    他的苏凡,他的小丫头,这么多天他都没有见过她--虽然每次打电话的时候,她都说她很好,也没说想他,可他听得出来,至少他听得见彼此的心声,他想她了,太想了!

    这夜,就在苏凡继续无望地期盼他可以回来的时候,家门,终于开了!

    她像是疯了一样地扑向他。

    他用力的吻着她,剥去她身上的衣物--

    相思,在积聚了几天之后,开始迸发出来,如火山岩浆一般,吞没了彼此,燃烧着彼此!

    久久的,房间里只能听到两个人渐渐恢复平静的呼吸,直到一切恢复了平静,他才不舍得从她身上起来。

    感觉到他离开,苏凡慢慢爬起身,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他,月光下的男人,那身躯宛如大卫雕像一般完美,她抱着自己的双膝,一言不发。

    霍漱清回头看了她一眼,眼里满满的都是笑意,走过来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我去放水,咱们洗个澡。”

    “没事,我去吧!”她赶紧下床。

    她知道他刚才有多激烈多疯狂,她知道他在这方面的渴求想来都是直接的,尽管每次都会被他折腾的感到疼痛,可她似乎越来越眷恋这样的痛。她喜欢他这样占有她,她喜欢他这样为她疯狂,她喜欢看见他那满足的表情,喜欢他事后的温柔体贴。

    这个新家,与之前的那个相比,浴室要大很多,特别是浴缸,圆圆的,她喜欢在里面泡着,好舒服。

    看着浴缸里的水慢慢漫上来,苏凡却脑子里空空的。

    她喜欢和他在一起,每一天每一夜,可是,越是这样喜欢,内心里另一个声音就越是强烈。好像这一切都是她偷来的一样,她就是个小偷,在偷取孙蔓的幸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