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83章 她还真是个白痴
    霍漱清知道别人说的就是他的事,他只是笑笑,并不搭言。廖静生心里气不过,他太清楚市里这帮人了,男盗女娼,哪家不是乌烟瘴气的?虽说孙蔓这件事是过分了,可是,孙蔓也不是个没分寸的人,就算真有那样的事,也不大可能被人家老婆发现。这里面肯定有文章!搞不好,就是赵启明这帮人故意陷害霍漱清的!

    这么想着,廖静生决定派人去了解一下和孙蔓有绯闻的那个男人,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好对霍漱清有个交代。事情出了,虽然不是公事,可霍漱清这边不能没有个动作。

    另一方面,那些和孙蔓相熟的、被孙蔓压住风头的江宁省官场的太太们,听说这事之后,几乎是欢欣雀跃了。没想到孙蔓和霍漱清那么一对伉俪,终究难逃这一关,而且,孙蔓还被人闹到单位,真是笑死人了!

    总之,霍漱清彻底成为了笑柄!

    覃春明得知这些传言,立即打电话给霍漱清,问他和孙蔓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此中另有蹊跷?

    霍漱清只好说他和孙蔓没什么事--

    “漱清,这件事给你的负面影响,你很清楚,这段时间,你最好用其他的事情把注意力从这件事上面转走,另外,我给商务部那边打电话了,让他们给孙蔓办停职,你尽快让孙蔓回来!你们两个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覃春明道。

    停职?那就是让孙蔓来云城?霍漱清心想。

    和覃春明挂了电话,霍漱清心想,自己离婚的事情看来是要暂缓了,而且不能传扬出去。如果现在他和孙蔓离婚的事被人知道了,对他的形象绝对是个很大的破坏。覃书记那边,迟早都要说,可是不是现在。现在他的问题是,要如何挽回此事对自己的影响,就像覃春明说的,要用其他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市长夫人的绯闻,市政府肯定私下早就传遍了,苏凡当然也听说了。她不敢相信孙蔓会做出这样的事,霍漱清怎么会--

    他们夫妻不是一直以来说关系很和睦的吗?甚至大家都说霍漱清是个多么好的丈夫,那么理解妻子、支持妻子的。可是,那么好的男人,竟然被老婆戴绿帽!这个孙蔓,真是可恶啊!市政府里,不乏霍漱清的爱慕者,同是女人,对孙蔓本来就不会有什么好感,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对孙蔓的仇恨自然更深一些。

    苏凡却没有仇恨孙蔓,她很是心疼霍漱清。她知道这件事会让他有多难堪,可是,她能做什么?

    开完常委会的那个晚上,霍漱清来到了苏凡的住处,天色已晚,苏凡正在洗衣服。

    霍漱清一进门就看见她抱着一堆衣服走向阳台去晾,看着他一脸疲惫,苏凡忙把湿衣服放在真皮沙发上,赶紧走到他身边。

    “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泡茶!”她接过他的公事包,道。

    霍漱清摇摇头,抱住了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

    她听见他在耳畔深深叹了口气,心里“咯噔”了一下。

    一定是因为孙蔓的传闻吧!

    苏凡一言不发,就这样紧紧被他抱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她,静静看着她。

    “累了吧?”她问。

    他轻轻摇摇头,道:“没事,就是有点心累。你去晾衣服吧,我喝点水坐会儿。”

    自从孙蔓走后,他只要在云城,每个晚上都会过来陪她,偶尔会过夜,可多数时候都是回去和父母一起住。苏凡已经习惯了两人如此的相处,即便是想念,也能适应了。尽管他夜里会在她睡着的时候离开,可是她知道他第二天晚上还会过来,这就足够了。

    今晚,他是要留下,还是回去?

    苏凡给他倒了杯水,就去晾衣服了,偶尔回头看向客厅沙发上歪躺着的那个人,心头一阵阵的难受。

    揉了下脸颊,她走进客厅,坐在他身边。

    霍漱清望着她那娇俏的脸庞,拉着她的手。

    谁都不说一个字,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对方。

    他不由得一笑,叹道:“你怎么长的这么耐看?怎么看都看不够!”

    她靠在他的怀里,一言不发。

    霍漱清摸着她那柔软的头发,道:“要是一辈子都可以这样安安静静过下去就好了。”

    她抬头望着他,道:“那件事,或许不是他们传说的那样--”

    他迎上她那柔柔的视线,道:“你都知道了?”

    她点头。

    他苦笑了,道:“恐怕现在没有几个人不知道那件事了。”

    “也许,也许孙律师是无辜的,不会--”苏凡劝道。

    “我都不知道事情会是怎样的,你为什么这样说?”他望着她,问。

    苏凡低头,想了片刻,抬头道:“能嫁给你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我想,没有一个女人会在嫁给你这样的人之后还想着去外面做那样的事,所以--”

    她说的是自己的心事,霍漱清却捧着她的脸,道:“你真的那么想吗?”

    苏凡点头。

    “其实,和我结婚,是很痛苦的一件事!”他却说。

    “为什么?”她睁大眼睛,问。

    他苦笑着叹道:“其实仔细想想,我和孙蔓这么多年,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有很大的错。我从来没有把心思放在家里,总是想着工作工作,结果,就这样越来越远。你知道吗,这两年我和她很少见面,见了面也没什么话说。好像,好像她做什么事,和我没有关系一样。可事实上,她不可能和我没有关系的,至少从法律上来说,我们还是夫妻!”

    苏凡不语。

    他望着她,道:“抱歉,我不该和你说这些!”

    “没有没有,我没事。”她偎依在他的怀里,摇头道,“她是你的妻子,这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而我,我--”

    霍漱清摸着她无名指上的指环,道:“眼下出了这样的事,我却还不能和她离婚--”

    “离婚?”她猛地直起身,惊愕地看着他。

    他点头,道:“在遇到你之前,婚姻是什么样的,对于我来说好像都无所谓,和孙蔓在一起不冷不热、不生不熟的过着,也是一辈子,至少孙蔓不会给我添乱,而且很多事她都处理的很好、配合的很好。我经常一个人躺在床上想,这辈子也许就这样了,怎么样都没关系了。”他顿了下,手指轻轻抚上她的脸,“可是,现在,有了你,我,就不想再那样过了,我想和你每天都在一起,看着你,看着我们的孩子--”

    苏凡低下头,双眼模糊了,把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霍漱清感觉到自己的手中有液体流下,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我不想再和孙蔓生活下去了,现在只要让我想想以前的生活,就觉得呼吸都困难--”他说着,苏凡抬头注视着他,他眼里,不再是她熟悉的神色,而是,一种落寞孤苦。

    她的心,如同被刀搅着,说不出的痛。

    苏凡从未想过,他是如此描述他以前的生活,她以为他和孙蔓的夫妻生活就是别人传说的那样和睦、那样的幸福,却没想到是这样!

    “所以,我想和她离婚,而且,”他望着她,“前阵子我跟她提出了离婚,可是她不同意。”他苦笑了,“我想不通,这样的婚姻,还捆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大家分开,各自放对方一条生路不是更好吗?可是,不管我给她什么条件,她都不答应。”

    她握住他的手,紧紧地握着。

    像他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哪个女人愿意放弃他?

    从一定程度上,她理解孙蔓的做法。

    “也许,是她愿意和你继续生活下去,所以才不答应的?”她说。

    霍漱清摇头,道:“她想的什么,我很清楚。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和她结婚。”

    “你们,不是恋爱结婚的吗?”此时的苏凡,心里虽然对孙蔓的身份有极大的隔阂,却还是尽量平静客观地和他聊他的婚姻。

    “孙蔓的堂哥,和我是大学的舍友,我们关系很好,一直在一起玩,玩着玩着就认识孙蔓了。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和她交往,她父亲是华东大学的党委书记,家里条件各方面都还不错,我父母很看重这一点,觉得孙蔓家教不错,孙蔓本身条件也好,就答应了我们的婚事--”

    “你,当初不爱她吗?”她不禁问道。

    “忘记了,我都忘记当初是什么感觉了,好像就到了该结婚的时候,正好身边有一个人,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家里也接受,就结婚了。”他端起水杯子喝了口水,“可是,现在想想,如果当初认真一点就好了,起码,最开始认真对待的话,后面的态度也不至于会到无所谓的地步!”

    苏凡默然。

    每一段婚姻都有它的秘密,幸福或者不幸,都各自不同。可是,苏凡觉得他说的很对,如果一开始态度不端正的话,后面怎么会认真起来?爱情和婚姻,都是需要用心去呵护的东西。

    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讲述自己的婚姻,苏凡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

    那个让她羡慕的女人,嫁给了他的女人,却没想到真相竟是如此。可是,她能做什么呢?不管他们曾经为何结婚,孙蔓都是他的合法妻子,哪怕她发生了绯闻,他也要和她一起应对过去!

    苏凡觉得世上再也没有自己这样的白痴了,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鼓动他离婚吗?现在不离婚,更待何时?只要他离婚了,她就有可能嫁给他了,那不是她一直都梦想的事吗?可是--

    她握住他的手,双眸定定地注视着他。

    “不管这次的事情是真是假,你都要和孙律师一起扛过去!”她的语气,没有一丝的犹豫和掩饰,那样的果决坚定。

    霍漱清讶然地望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