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85章 你只不过是个替身
    刚一见面,两家人客气地寒暄,根本没有说重点问题。老人们都心有灵犀地认为应该首先让两个孩子好好谈谈,把事情说开,这里面肯定是有误会的。孙蔓父母年纪都大了,孙芳陪同前来,一大家子人便都住在澜园小区的家里。幸好这幢小楼房间很多,霍漱清刚开始搬进去的时候,因为是自己一个人住,就感觉这三层楼的房子过于空旷,现在却没想到一点也不。这幢小楼,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当晚,霍漱清被迫和孙蔓住在同一间卧室,而这是他们自春节在榕城霍漱清父母家里同床以来的第一次。

    饭后,两家人主动地让他们两个回房间去谈,四位老人和孙芳则在客厅里聊天。

    薛丽萍从未见过孙蔓的父亲如此,有点低声下气的感觉,句句都是诚意,说什么“蔓蔓被我们给惯坏了,嫁到你们家这么多年,给你们也添了不少的麻烦,可这孩子,对漱清的感情,我们都是清楚的。孩子们还年轻,我们还是多帮帮他们,让他们不要犯错了。”

    孙佑生也是华东省的知名人物,华东省司法界有不少都是他的门生故友,如此在别人面前说话,恐怕也是人生第一次了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孙芳看着父亲如此,心里如此叹道。

    “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去谈,我们,还是不要插手太多了。”霍泽楷却说。

    在霍漱清和孙蔓的事情上,霍泽楷一直保持着中立,不偏不倚。在孙佑生那么说了之后,霍泽楷如此回应,难免显得有些不讲情面了。

    可是,能怎么样呢?霍泽楷说的也是事实。如果那两个人完全不能在一起生活了,难道做父母的非要把他们绑在一起不行吗?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实际做起来就不一样了。

    “霍省长说的对,这件事呢,的确我们做父母的不该插手太多。可是呢,这夫妻之间的事,有时候当事人也未必拉的下面子正确对待。咱们的两个孩子个性都是要强的,这个咱们自己都清楚,要是任由他们两个自己来,岂不是把事情越弄越乱?”孙蔓的母亲刘芸道。

    霍漱清和孙蔓不知道彼此父母在楼下具体说了什么,可他们交谈的内容,大致还是可以猜得出的。此时,两个人在楼上,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孙蔓看着在沙发上看材料的霍漱清,见他连开口的意思都没有,心里也气的不行。

    “没想到你自己给自己弄了这么大的绿帽子,真是可笑!霍漱清!”孙蔓道。

    霍漱清放下材料,看着她,道:“你认为这件事是我指使的?”

    “不是你还是谁?我知道你恨我讨厌我,可是,没想到你这么没脑子--”孙蔓冷笑道。

    “我没事干找人去你单位闹?把你们的丑事弄的天下皆知?我自己在这里被人嘲笑?我要是做这种事,还真是没脑子!”霍漱清说完,合上文件夹。

    孙蔓愣住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是呀,霍漱清怎么会做这种事?他很清楚,这件事一旦做了,被人嘲笑的可是他霍漱清!

    “那现在怎么办?”孙蔓的口气和气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道。

    “我不管你和陈宇飞之间--”霍漱清道。

    “我和他之间?你一直就怀疑我们,是不是?”孙蔓突然大声道。

    霍漱清扫了她一眼,道:“那是你们的事,我没兴趣!”

    孙蔓失声笑了,了悟似地点头道:“你一直这么想,你一直认为我和陈宇飞之间有问题,所以才对我不闻不问?既然你这么想,你又何必让我去京城?”

    “那是你自己的决定,我阻拦你有用吗?你孙蔓什么时候听过我的?”霍漱清道,“还有,你难道没有对我抱着同样的猜测和臆想吗?你自以为是的认为我在这边有别的女人,难道不是?”

    孙蔓的表情凝滞了。

    她,和霍漱清,莫非都是犯了同样的错?同样的错误,同样的怀疑,让他们渐行渐远?她和陈宇飞之间只有暧昧,她何时把陈宇飞放在心上了?就算是有了生理渴求,她也不会想到陈宇飞。那么,霍漱清呢?他是不是也同样?难道一直以来都是她的臆想、她的自以为是吗?

    可是,这可能吗?霍漱清不是她,他是个男人,对于男人来说--

    孙蔓想到此,立刻结束了内心里的自我批判。

    “那现在怎么办?”孙蔓道。

    “第一,我问你有没有什么把柄抓在人家手里,要是有,我们要想办法处理掉,然后发律师信让张兰向你公开道歉,挽回名誉。第二,等道歉信发了,你跟我一起去参加几个活动。第三,”霍漱清看着孙蔓,“我们,离婚!”

    “离婚?”孙蔓没想到,在他缜密布置的最后,竟然还是离婚!

    “在这样的关口,我们还是私底下办手续,等事情平息以后,再公布离婚的事。”霍漱清道。

    “你想的真周到,霍漱清!我是不是该为你鼓掌祝贺一下?”孙蔓拍手道。

    卧室里,想起一下又一下的拍手声。

    “我希望你最好同意,至于财产分配,我会给你列一个新的方案,等事情结束后,我们就去榕城办手续。以后,你想干什么,随便你,我都不会再干涉。可是现在,在离婚之前,你最好还是配合我,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霍漱清道。

    “霍漱清,你真阴险!”孙蔓道。

    “是吗?”霍漱清起身,收拾好文件。

    孙蔓看着他,久久不语,直到他要走出去,才开口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让家里人知道?”

    “等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再说!”霍漱清道,说完,他就拉开门。

    “霍漱清,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吗?”孙蔓问。

    “你孙蔓的眼光,还不至于到委身陈宇飞的地步!”他回头看了她一眼,道。

    孙蔓的心里,猛地一阵痛。

    “你既然知道,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逼我?”孙蔓捂着脸,哭了起来。

    “你和陈宇飞之间,迟早会有今天。不要以为别人都会任你摆布,没有人会一直忍气吞声下去的。”霍漱清道。

    房间里,孙蔓抽泣的声音清晰可闻。

    “孙蔓,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瓜,兔子也会咬人!”霍漱清道。

    “霍漱清,我恨你!”孙蔓一下子扑上去,抱住他。

    “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霍漱清,是你!我那么爱你,那么爱你,可你呢?你的心里,永远都是那个刘书雅,你从来都没有给我一个位置!”孙蔓哭泣道。

    刘--书--雅!

    霍漱清的手一松,门,关上了。

    “我哪里比不上她了?霍漱清,你告诉我!”孙蔓冲到他的面前,泪水早就止住了,盯着他。

    哪里,比不上?

    霍漱清看着孙蔓,记忆里的另一个影子,猛地窜了出来。

    两个人就这样盯着彼此,良久不语。

    时间,在黑夜里滴滴答答流逝着,谁都听不见。

    “你们,太像了!”霍漱清说完,推开孙蔓,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你们太像了?

    孙蔓惊愕地望着前方。

    她,她和刘书雅,太像了吗?

    相貌?不对,她见过刘书雅的照片,她们不像。那是什么?什么像?

    孙蔓一直以为自己不能完全得到霍漱清的心,是因为霍漱清的心里装着刘书雅,可是,如果是她们太像了--太像了?

    猛然间,孙蔓笑了,却怎么都发不出一丝声音,泪水却从眼里涌了出去。

    曾经,她明知他的心里有另一个女人,可她还是顽强地用自己的毅力征服了他,让他娶了她,却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多年来,多年来,竟然一直在充当着那个女人的替身?!

    替身,难道不是吗?

    你们,太像了!哈哈,孙蔓啊孙蔓,你只是个替身!

    如果你和刘书雅不像,霍漱清为什么会娶你?他有那么多的仰慕者,为什么单单娶你?你以为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吗?你只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泪水,无声地在黑夜流下。

    霍漱清从卧室出来,去书房放好了自己的材料,坐在书房的沙发上,闭上了双眼。

    记忆中,似乎有个人不停地在他的眼前走来走去,对他笑,跟他说话。

    “清,你看这个怎么样?”

    “清,你想我了吗?”

    “清,我爱你,你爱我吗?”

    可是,猛然间,这个影子变成了苏凡!

    “清,我爱你!”

    苏凡是不知道霍家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霍漱清心里的那个人发生了什么,这一切,似乎还没有到她来关心的地步。而孙蔓,作为一个女人来讲,在婚后十四年的时候终于发现自己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打击可想而知,尽管她是孙蔓,特别她是孙蔓,那么要强,那么骄傲自信的孙蔓!

    霍漱清在书房坐了一会儿,把那挖出来的记忆又重新塞了回去。有些事,既然已经决定放下了,又何必再去想呢?人,总还是要往前看的。

    起身下楼,两家的父母还坐在一起聊天,只不过,地点从客厅转到了院子里。

    自己的这个院子,几乎从来没有人利用过,只有最近家里人多了,利用率就上来了。

    然而,当霍漱清走到院子里时,发现孙蔓也坐在那里,陪着四位老人聊天。

    “你的事忙完了?”孙蔓见他走出来,含笑起身,迎了过去。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看了一眼她挽着自己胳膊的手,不着痕迹地推开,道:“姐姐呢?”

    “她累了,我就让她休息去了。”孙蔓道。

    孙蔓的脸上,丝毫没有刚刚哭过的痕迹,霍漱清甚至有点怀疑,之前在卧室里哭的那个人不是孙蔓一样。

    “哦,你这玫瑰花茶从哪里买的?口感和平时喝的不大一样。”孙蔓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