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88章 该有个分寸
    阳光,透过阳台外浴池的石头墙,照进了房间。

    这一天,苏凡没有回去开会,和霍漱清在周围逛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返回会议酒店的房间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跟着他一起回家。

    对于苏凡来说,每次和他相处的时间,总是那么短暂,感觉就是偷来的一样。可是,看着他那么开心的,她总觉得不管怎么样都值了,真的值了。

    返回云城,霍漱清并没有回去澜园小区,而是和苏凡一起回了他们的家。苏凡忙着准备两人的晚饭,却不知道他在书房做什么。

    这次孙蔓绯闻风波带来的麻烦,已经逐步在他的掌控之中了,接下来,他要调整离婚协议,和孙蔓正式离婚。尽管他感觉孙蔓不一定会爽快答应,可是,他必须加紧步骤,他真的再也受不了和孙蔓在一起生活了。

    然而,霍漱清还没列好新的协议,就接到了孙蔓的电话,说是她这两天和云城的一家事务所谈好了,以冠名合伙人的身份加入那家事务所,细节已经敲定了。

    “我们现在在一起吃饭庆祝,我跟爸妈已经说了。”孙蔓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

    可是,霍漱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电脑的屏幕上,“离婚协议”四个字那么明显,似乎已经刻进了他的脑子。

    孙蔓,孙蔓,何必这样呢?明知道他不愿意和她在一起,又何必非要这样做?

    “这边的话,需要四百万,我在榕城那边事务所的股份和红利,他们给我结算了五百七十万,下周三就可以到账,到时候两边一转,就没问题了,还多出来一百多万。该怎么用,等你回家咱们再商量。”孙蔓道。

    霍漱清没想到,在自己离开的这个周末,孙蔓竟然做好了这些事,他之前完全没听她说过--

    是他一直太低估孙蔓了,还是他太自信,还是他被孙蔓卡住了脖子?霍漱清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孙蔓在这边找到了新工作,是她不走了的意思?

    霍漱清如此生气,可是,他的母亲并不是这样的心情。

    孙蔓和陈宇飞那件事,让薛丽萍很是不满,却没想到竟是那样的原委,薛丽萍也觉得孙蔓有些冤。这两天看着孙蔓那么积极在云城找工作,薛丽萍的态度,也渐渐软化了。不管怎么说,孙蔓在为挽救他们的婚姻努力,这是好事。而且,在孙蔓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她和霍漱清最好还是维持婚姻,如果霍漱清这个时候和孙蔓离婚,几乎就坐实了陈宇飞妻子对孙蔓的指责。这对霍漱清是极为不利的!而现在孙蔓的表现--算是可以了!

    于是,在接到儿媳妇的电话后,薛丽萍难得地说了句“那你好好玩,不用急着回家”。

    尽管薛丽萍一直认为孙蔓是为了工作而忽略了霍漱清,不过,在云城工作,在霍漱清身边工作,应该还是没问题的,你总不能让孙蔓闲待在家里吧!至少现在是个好的开头,开头好了,后面也就会顺一些。

    也许,一切都会变好吧!

    “这下,你满意了?”霍泽楷坐在一旁看书,道。

    “清儿好好过日子,难道你不想?”薛丽萍道。

    “你们这样强逼着他,他心里会舒服吗?”霍泽楷道。

    “难道要让他为了那个女人离婚?”薛丽萍道。

    “该怎么选择,是他自己的事,你们这样--”霍泽楷道。

    “我不会任由他做错事,那个苏凡,能害他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不能再让他们在一起了。”薛丽萍态度坚决。

    “随便你们,我看你啊,一辈子说是心疼儿子,到老了就是这样心疼他的。”霍泽楷叹道。

    原本,霍漱清打算今晚回家,可是,一想到回去就要面对孙蔓,他就不愿意回去了,吃完晚饭,苏凡在厨房洗碗的时候,他走了进去,挽起袖子从她手里接过刚刚用洗洁精洗过的碗,在水龙头下面冲着。

    苏凡看了他一眼,笑了,道:“今天这么主动?”

    他笑了下,没说话。

    可是,她看出来了,他的笑容有些沉重。

    该怎样让孙蔓同意离婚,这是霍漱清眼下面临的重大问题。

    洗完了碗,霍漱清主动提出要陪她看电视,两个人便坐在沙发上看着国产剧,可是看了看,苏凡实在忍不住了,便说:“这剧情慢死了,我们换其他的看吧!”

    霍漱清点头,手机却突然响了,起身走到书房去接,苏凡关了电视。

    她站在书房门口看着他的背影,听着他接电话,知道他是在谈工作的事,不禁叹了口气,取出茶壶给他泡茶。

    花瓣,在水里次第绽放,宛如夜空的烟花。

    “那个郑翰,你还有联系吗?”他从书房出来,问道。

    “好久没有联系了,怎么了?”苏凡道。

    “我刚刚接到一个电话,是郑翰的,说他江邑那边的一个矿出了事,找到我这里了。”霍漱清坐在她身边,道。

    江邑是江宁省最西面的一个市,以丰富的有色金属矿场着称。

    “他,怎么找你?”苏凡问。

    “江邑的市委书记,跟我关系很好,可能他是从哪里听说了,才找我的。”霍漱清道,“他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苏凡摇头,道:“不过,他知道邵叔叔和你的关系。”

    “奇怪,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就直接说事情--”霍漱清道,拿起茶碗喝了一口,道。

    的确是奇怪,哪有第一次给一位市长打电话就开门见山说帮忙的事,而不是先拉拢套近乎呢?

    霍漱清心下狐疑,会不会是郑翰从哪里得知了苏凡和他的事,才这样直接找他的?如果说这样的话,一定是有人指点过他了。那他帮还是不帮?万一让别人以此--

    “那你怎么办?”苏凡问。

    “我说最近很忙,改天帮他了解一下情况。”霍漱清道。

    “那,我要不要去找他问问,为什么他来找你?”苏凡道。

    霍漱清摇头,问:“小雪和他是不是也有来往?”

    “嗯,雪儿和他很熟,前几天他还在他家公司开发的一个高级楼盘里,给雪儿特价出售了一套公寓呢!很便宜的,雪儿高兴的跟什么似的。”苏凡道。

    “好,那你让小雪先了解一下情况,我再派人从其他渠道打听,郑翰自从拒绝丛家的婚事后,一直被丛家打击--”霍漱清道。

    “是啊,我知道。”苏凡叹道。

    霍漱清并没有告诉苏凡,郑翰要是知道了他和苏凡的关系,受到赵启明一伙的逼迫的话,也许会让他和苏凡的事曝光。而眼下,这件事还必须不能让别人知道。

    霍漱清坐在一旁,听着苏凡和小雪通话。

    挂了电话,苏凡说:“雪儿说,郑翰出事后找过她,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把你的电话给他了。”说完,她望着他低声道:“你,是不是怪她?”

    霍漱清摇头,道:“既然是小雪说的,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小雪受了人家的恩惠,又是好朋友,想帮忙也是应该的。”

    苏凡呼出一口气,一脸轻松了的表情。

    对于霍漱清来说,邵芮雪跟郑翰建议去找他,比别人要安全许多。毕竟,他和郑翰之前没什么来往,郑家一直是很明确的赵启明派,每年都不知道要给赵启明多少的红利。现在两家分道扬镳,郑家陷入危局,难免会重新回头去找赵启明。倘若是赵启明利用郑翰来试探他和苏凡之间的事,那就得另想办法了。不过,既然有小雪这一层关系在--

    “那你怎么办?你会帮他吗?”苏凡忙问。

    霍漱清笑笑,伸手拉住她的手,道:“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她低头,然后又抬头看着他,“我不想干涉你的决定,影响你,所以--”

    他深深望着她,良久,才问:“你,喜欢过他吗?”

    苏凡脸一红,抽出自己的手,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他看出她是不高兴了,便抱住她,道:“我就是想知道而已,没有怪你的意思。”说着,他抓起她戴着戒指的左手,放在唇边亲了下,“不管你以前喜欢过谁,以后,你的心里只能有我,要不然,我会生气的。”

    她扭过头看着他,不禁笑了,道:“你吃醋了?”

    “才没有!”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世上没有一个男人值得我吃醋,因为我知道你完完全全就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对不对?”

    她笑了,不说话。

    是啊,她完全是属于他的,可他呢?现在还是孙蔓的丈夫。

    孙蔓在电话里说,她的融资需要三百万,可是,据他所知,那家事务所是江宁省顶尖的事务所,想要做那里的冠名合伙人,岂止三百万?没有五百万是下不来的。何况,除了钱,还要有名望。像孙蔓这样的,顶多就是进去在里面做个高级律师,哪里能到冠名合伙人的地步?要知道,冠名合伙人就是事务所的老板啊,一年光是红利都是上百万的。可孙蔓,怎么就轻轻松松的--

    霍漱清知道这里面有文章,不过,想来应该是把孙蔓当做是一个投资品了吧!

    苏凡看着他一脸深思的模样,不忍打扰他,而他的手机却响了,是家里打来的。母亲问他是不是不回来,他说“我今晚在外面住”。

    电话那边,母亲顿了片刻,道:“清儿,有些话,也不该我来提醒你,你这么大了,做事该有个分寸,别前脚刚站起来,后脚又崴了。”

    “妈,我哪有前脚后脚?又不是驴!”霍漱清说着,笑了。

    “就你嘴贫!”母亲道。

    霍漱清笑着,不说话,苏凡看着他。

    “你什么都清楚,该怎么做,你也该知道。人这一辈子路还长着呢,别老是记着过去的是是非非,往前面看!”母亲道。

    “妈,我知道了,您早点睡吧!明天我姐要过来接桐桐回去呢,您可养好精神!”霍漱清道。

    “行行行,我不讨你烦了,反正你啊,现在是身处温柔乡,什么都不想了。”母亲道。

    霍漱清没想到母亲会说那个词,看来母亲是知道他和苏凡在一起的,便说道:“妈,您不为我高兴吗?”

    “高兴?高兴你在外面给你找了一个?”母亲道。

    手机里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苏凡也不敢出声,只是静静坐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