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2章 不喜欢听人摆布
    “我的弟弟,您的儿子,什么脾气咱们会不知道?既然劝不动,那就别劝了,他自己的一辈子,他自己想办法去走。咱们能做什么呢?我现在是想通了,这结婚啊,还真是冷暖自知。好不好的,外人怎么看得出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霍佳敏叹道,“我可不想您被他怨着,到时候真把他逼急了,再也不回家了怎么办?他又不是没干过那种事!”

    “那时候他还小,现在都多大岁数了,还能那么不知轻重?何况,那个苏凡,哪里比得上刘书雅?要什么没什么的。”母亲道。

    霍佳敏笑了,道:“您可别这么说。我看啊,漱清这次的架势,和那次比起来真是没差别了。至于那个苏凡,我听桐桐说了,人也是挺不错的,性格又好,人也漂亮,哪是您说的要什么没什么?而且,您儿子的水准就真的沦落到找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女人的地步?”

    母亲看着女儿,道:“唉,这些话,真不知道和谁说。你爸那纯粹就是个什么都不管的人,孙蔓呢,唉!”

    “那您也就什么都别管了!我爸多聪明啊,知道管也没用!干脆就这么看着,也就您啊,非要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霍佳敏揽着母亲的脖子,道。

    薛丽萍发现,女儿似乎也变了许多,换做以前,她是不会讲这样的话的。也许,大家都看明白了现状和未来,唯有她还在固执地坚持自己的初衷。可是,她是她,孙蔓是孙蔓,时代不同了,两个人做的事都不同--

    难道就真的放手不管了吗?

    “妈,收拾东西,咱们回家吧!”霍佳敏劝道。

    霍漱清并不知道,姐姐和母亲究竟谈了多少,也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突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只是,在他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父亲说他们已经买了飞机票,准备返回榕城了。

    这是江采囡第二次和孙蔓单独见面,算起来,两个人见面只不过有两次,可是每一次都是剑拔弩张。相比较来说,今天似乎平静一些。

    然而,江采囡很清楚,孙蔓来找她,肯定不是没事。

    “怎么?不喝一杯?我记得你好像喜欢喝啤酒!”孙蔓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手指夹着一支烟、正在轻轻吐出烟圈的江采囡,道。

    烟圈,从江采囡的嘴里冒出来,轻轻腾空,江采囡吹了口气,那一圈烟雾便消失了。

    “被人当做小三的感觉如何?”江采囡拿起眼前的啤酒瓶喝了一口,似笑非笑地看着孙蔓。

    孙蔓不语,只是喝了一口酒。

    “上次你约我,说什么我和霍市长之间有那种关系。这叫什么?报应?”江采囡笑着。

    “我今天,找你是有件事和你说--”孙蔓道。

    “哦?什么时候你我变成闺蜜了?”江采囡笑了下,把烟蒂摁灭。

    “看来,你这嘴巴比笔尖厉害,怎么不改行?”孙蔓道。

    “没你厉害,做不了律师,只好干干这动手不动嘴的活。”江采囡道。

    “我们还是省省时间,不要在这里冷嘲热讽了。”孙蔓道,“他在外面有个女人--”

    江采囡正要喝酒的嘴巴,长大了却没闭上,很快又说:“你又以为那个人是我?”

    孙蔓摇头,神色凄然。

    江采囡苦笑着摇摇头,叹道:“你终究还是把他逼到了这一步!”

    “是啊,我现在很后悔!”孙蔓叹了口气,喝了一口酒。

    “那也是你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江采囡道。

    “你喜欢他,是吗?”孙蔓问。

    江采囡笑了下,道:“那是我的事!”

    孙蔓不介意江采囡的冷淡,说了句让江采囡震惊的话--“我们要离婚了!”

    “离婚?”江采囡问。

    孙蔓点头,苦笑了,喝了口酒,道:“我想起你之前和我说的那些话,”叹了口气,孙蔓又说,“觉得自己真是,真是活该!放着那么好的丈夫不要,到处跑个什么劲儿?到了最后,落得孑然一身,一无所有!”

    “没有人会永远等待另一个人的!”江采囡拿着酒瓶,喝了口酒。

    “是啊,我一直以为,一直以为他不会离开,一直以为--到了最后,才发现这一切都只是我的以为。你说的对,没有人会永远等待另一个人,他也是个凡人!”孙蔓道。

    江采囡看着孙蔓的样子,递给她一支烟,孙蔓接过烟,江采囡给她点燃。

    “既然都要离婚了,干嘛还要在云城工作?自取其辱?”江采囡道。

    孙蔓摇摇头,叹道:“有点不甘心啊!总想最后努力一下,可是,现在看起来--”

    酒吧里,女歌手那宛如王菲的声音,正在唱着“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用一种魔鬼的语言,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最后眉一皱头一点”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和我哥在一起打篮球,我本来是去找我哥的,却在人群里看见了他。你知道吗?在那么一群男人里,他是那么耀眼,就像最亮的星星,让周围所有人都黯淡无光、消失不见。”孙蔓的眼神,变得飘忽了起来,她脸上那种浅浅的笑意,似乎根本不该属于她一样。

    “他的每一次跳跃,每一次投篮,每一次传球奔跑,还有他的笑容,那么洒脱,那么的自信,那么耀眼--”孙蔓轻轻地说,“天使?我想,天使也不过如此。后来,我就经常去找我哥,只要他在的地方,我就去。我从没见过他那样的一个男人,从没一个人像他那样让我痴迷--”说着,孙蔓苦笑着,拿起酒瓶又猛喝了好几口。

    江采囡不语。

    她可以想象孙蔓初次见到霍漱清时,他是多么的让人心动。在她的眼里,霍漱清也是那样,那样的闪亮,如同黑洞一样,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在她的生命力,遇见的优秀男人不知道有多少,江采囡却说不清,为什么霍漱清就那么的与众不同,让她甘愿放弃骄傲不停地追逐。可是,他总是那样,和她保持着距离,哪怕是他的笑容,似乎都是有距离感的,这种距离,并非是那种居高临下,而是,情感的疏离,她感觉得出来。

    在云城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来自什么样的家庭,没有人知道她经历过什么。

    很多时候,江采囡总是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对霍漱清情有独钟?他这样的官员,她从小到大见了无数。可是,为什么他--

    或许,就是他的眼神吧,他看她的眼神,有种她陌生的感觉,说不清的感觉。没有谄媚,没有火热,平平静静的,就如同一汪清泉一般,平和却又深刻。

    世上,总有那么一个人点亮你的生命,哪怕他只是你生命旅程的一个过客。

    “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思?我不喜欢听!”江采囡道。

    孙蔓笑了,摁灭烟蒂。

    “你不想知道他喜欢的人是谁吗?既然你也爱慕他,这点好奇心总有吧?你就不想知道他明知你对他的感觉,却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别的女人?”孙蔓道。

    江采囡笑笑,道:“你想要我去找那个女人?”

    孙蔓不语。

    “我明白了,你兜了这么大的个圈子,就是想让我去找那个女人的麻烦,鹬蚌相争,最后是你得利?真够聪明的!不愧是孙律师!”江采囡道。

    “在这一点上,我们算是同盟吧!”孙蔓道。

    江采囡摁灭烟蒂,喝掉了自己的那一瓶酒,笑道:“抱歉,我不喜欢听人摆布!你想找个木偶,还是另找别人吧!”

    孙蔓讶然地看着江采囡。

    “你到底是什么人?”就在江采囡起身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孙蔓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江采囡看着她笑笑,道:“喜欢上你丈夫的女人!”

    孙蔓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看着江采囡从自己的眼里消失。

    这个江采囡,根本不是她看起来的那个样子。做律师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接触过?从这仅有的三次交谈中,孙蔓对江采囡的怀疑越来越深,尽管不知道江采囡到底是谁,可是,一定大有文章!

    本想怂恿江采囡,利用江采囡来调查霍漱清背后的那个女人身份的孙蔓,计划彻底失败!然而,江采囡口头上说她不会任人摆布,可她并没有完全把孙蔓今天说的事当成耳旁风。

    霍漱清要离婚?到底是为什么?难道真的有个情人?

    在江采囡的眼里,霍漱清总是有着无穷尽的吸引力,她想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爱上了什么人。如果他爱上了谁,那么,她甘愿退出。如果,那个女人只是他的床伴,那么,她江采囡的马达就要发动起来了,哪怕是倒追,她也要追到他!

    霍漱清当然是无从知道孙蔓和江采囡都谈了什么,在父母返回榕城后,他的生活顿时轻松了许多--尽管他知道孙蔓是个问题,可他现在不需要去费心考虑了。既然孙蔓那么喜欢在云城,那就让她自己待着去。她什么待不下去了,自动会离开。现在和她闹翻,完全不是明智之举!

    苏凡也从办公室同事那里听说了孙蔓在云城的事,有几次甚至还看见孙蔓进出市政府大院。市长夫人的存在感,就要这样显示吗?显示就显示吧,她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孙蔓走的那是阳光的半面,而她走的是阴雨的半面。

    就算阴雨连天又怎样呢?大雨过后才会有彩虹。在她的眼里,彩虹的绚烂远胜于孙蔓头顶的蓝天。

    快乐幸福的时间,似乎总是过的很快,又或者应该说这种自欺欺人的日子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如砂砾流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