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3章 舍不得和他分开
    她和霍漱清,现在已经完全是一对夫妻的感觉。他只要在云城,只要不去参加那种必须的应酬,每天晚上都会尽量按时回家和她一起吃晚饭,主动洗碗。苏凡看着曾经那个连煤气都不会打开的男人此时挽起袖筒洗碗刷锅,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生活,或许就是这样的平淡,锅碗瓢盆,相视一笑,你侬我侬。

    她知道他是宠她的,除了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有过争执和哭闹之外,现在,他们完全不会为了什么事情争吵,就算他觉得她说的不对,也会耐心地纠正、解释。这样的日子,甜甜的,浓浓的,让苏凡有种自己被捧在掌心的感觉。幸福,或许到了这样的地步,就算是极致了吧!

    可是,越是这样,她的内心就越是不安。

    有时候她看着自己手上的指环,也会期待自己嫁给他的那一天。可现实是怎样,她很清楚。前段时间,雁台区的一个副区长和老婆离婚,结果被老婆闹到市里,说他有几个情人,还连区长和情人约会的短信内容都贴在市委市政府网站的留言板上,一时之间成为了全市的谈资。连一个副区长离婚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要是霍漱清离婚,还不得把江宁省都震动一遍?每次这么一想,苏凡就想起孙蔓那个女律师的身份。

    有时候无聊,她会翻开一些杂志周刊看看,里面偶尔却能看到关于孙蔓的报道。到了云城的孙蔓,继续抒写着她在律界的不败纪录。看着杂志上孙蔓的大幅照片,那气质,丝毫不逊于其他页面的明星。大波浪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肩头,有些照片里,她戴着眼镜让人感觉严肃,有些照片里又是面带笑容让人忘记她的律师身份。苏凡发现孙蔓的着装非常讲究,每一张照片都有不同的搭配,从衣裳一直到鞋子,哪怕是胸针耳环,似乎都是认真搭配过的。如果孙蔓不是霍漱清的妻子,她一定会把孙蔓当做偶像的。现在,哪怕孙蔓还是霍漱清妻子的身份,苏凡还是难以忽视自己心中对孙蔓自然而然的羡慕和敬重。相比较孙蔓,她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就连个驾照考试都要考两次。如果是孙蔓的话,别说是单边桥了,就是独木桥,恐怕都能一脚油门过去。

    有时候,她就会想,霍漱清为什么和孙蔓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为什么现在就这样了呢?霍漱清一定也是喜欢孙蔓那种事业女性吧,要不然也不会说直到今天才想离婚的。可她苏凡怎么就变不成孙蔓那样的人呢?她也不是没工作,可她的工作,似乎只是她谋生度日的工具,而称不上事业!

    现实中这猛烈的幸福,让苏凡总有置身梦境的错觉。她生怕自己就是在做梦,如果不是梦的话,自己怎么会和霍漱清这么完美的男人在一起?

    看着他坐在自己身边给她剪指甲,苏凡不自觉地把头靠在他的胳膊上。

    “别乱动,要不然指头就剪下来了。”他警告道。

    苏凡笑了,乖乖地不动弹,任由他拉着她的手小心地给她剪指甲。毕竟,他从没给别人剪过指甲,虽然给她剪指甲也不过是这两个月的事,可次数并不多,技术也不纯熟,每次他给她剪指甲的时候,她不得不集中全部的精力配合他,每次结束后,她就感觉跟跑完八百米测验一样,简直累死了。能把指甲剪到这种地步,她也觉得霍漱清是无敌了!

    “有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她静静地问。

    他看了她一眼,继续抓着她的手“干大事业”!

    “要是很奇怪的问题就算了,我和你有代沟!”他说。

    她笑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霍漱清停下手,注视着她。

    良久,他才亲了下她的侧脸,道:“我也不知道。”

    苏凡抿着嘴笑着,在他松开她的时候,猛地亲了他的脸。

    “笑什么?”他含笑望着她,问。

    她摇头,道:“不知道,就是,呃,”她想了想,“其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不知道你会怎么回答,所以,很,很想知道,你,”顿了片刻,她接着说,“你这样说,我,很,很感动。所以--”

    “傻丫头!”他摸了下她的脸,额头抵着她的,“什么都不要想。”

    苏凡点头。

    时间,就在苏凡的指尖流逝。

    很快的,国庆假期就到了。

    苏凡接到家里的电话,父母希望她能回家一趟,不知道她有没有安排。

    自从上次回家得知了自己的身世,苏凡就再也没有回去过,现在--

    事实上,她很想在这个假期里和霍漱清去外地什么地方玩一下,很想和他可以在人群里牵着手,放肆地爱着彼此。可是,霍漱清一直到了九月三十号都没有给她一个准信,他自己都不能保证假期会不会有空。

    然而,到了三十号下午下班的时候,苏凡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说他假期可以休息几天,可是要回去榕城,因为他父母打电话给他了。

    那一刻,苏凡的心,顿时跌落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小家子气,不该霸占着他,他也有他的家人朋友。在云城的时候,他已经尽量和她在一起了,尽管他们不能像普通的恋人一样,尽管他有很多的事情要忙,从早到晚,从周一到周日,有时候即使回到了家里也会被电话叫出去,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可是,是她占有了霍漱清多数休息时间。

    “嗯,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走?”她问。

    “机票已经订好了,今晚就走。”他说。

    她“哦”了一声,接着便沉默了,听着他那边有人在说话,是冯继海的声音,苏凡忙说:“那你先忙吧!我等你回来!”

    “等等!”他止住她挂电话的动作,道,“你呢?这几天都没说你要去做什么--”

    “呃,逛逛街或者回家。”她说。

    “好,我回来之前会给你打电话的。”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冯继海进来是跟他说,等会儿就要去市委参加今晚的国庆庆祝活动。所谓的庆祝,只不过是邀请市里的离退休领导、全市各界的优秀代表来参加庆祝晚宴,看看节目,一般会在八点半结束,而霍漱清的飞机是在九点半起飞。

    苏凡知道他今晚在市委参加活动,她也查了今晚飞往榕城的班机的时间,有好几趟飞机,她不知道他几点会走,也不能问他,下了班就赶紧坐着机场大巴去了机场,在那里等着他。

    外面的天空,从蓝色变成了橘色,变成了黑色,当夜空爬满星辰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现。

    她担心自己会不会错过了他,会不会他是从别的通道来的机场而她并没有碰见,便一直守在安检口附近。不管他从哪里来的机场,要登机总是要过安检口的吧!

    苏凡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做这种守株待兔的傻事,到了这时,她才知道,守株待兔原来不是故事。

    时间,在人们忙碌的脚步中一点点流动着,直到她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看见了他朝着安检口走来,却是和旁边的人在说话,根本没有看到她。

    苏凡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想让他看见自己,却又害怕,万一他看见了问她来这里干什么,她该怎么回答?

    然而,就在她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走到他身边时,孙蔓出现在了苏凡的眼中,而孙蔓,比霍漱清更早看见了她--

    “咦,那个,不是--”孙蔓不禁有些讶异,对霍漱清道。

    当霍漱清顺着孙蔓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果然在安检口附近看见了苏凡!

    谁都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不管是霍漱清还是苏凡。

    在苏凡的设想中,她来机场就是想看他一眼,看着他走过安检口,看着他去登机,却没想到孙蔓也和他在一起。她以为,以为他们不是在一起的。

    而霍漱清,完全没想过苏凡会来机场。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很清楚,他的心里,勃然而生的感动和喜悦。那一刻,他真想跑过去抱住她,可是--

    说不出什么缘故,苏凡的眼里,突然泪花闪闪。她不是个好演员,不会控制自己的感情,泪水一旦流出来,就会止不住。

    可是,她还是意识到了自己面前的是谁,意识到了自己这样的行为会让孙蔓怀疑,便忙擦去眼泪,挤过人群,快步走到他和孙蔓等人面前。

    “霍市长、孙律师、冯主任!”她挨个问候了一遍。

    霍漱清没说话,孙蔓却看着苏凡,笑道:“你怎么好像哭了?在送什么人吗?”

    苏凡忙尴尬地挤出一丝笑,道:“嗯,送一个人,刚,刚刚进去了。”

    孙蔓注意到苏凡手上的指环,道:“是不是你老公?”

    苏凡愣了下,余光落在霍漱清身上,不知如何回答。

    “真是羡慕你,年轻就是好,新婚燕尔就分开,的确是会让人难过。”孙蔓道。

    冯继海见霍漱清没开口,本想解围,也不好开口说话,万一自己说错了什么怎么办?世上的事情啊,怎么就这么巧?巧成这样也太夸张了!

    “时间不早了,你怎么回去?”霍漱清问苏凡道。

    “坐大巴就可以了,我问过了,只要坐满了就可以走,一直有车的。”苏凡忙说。

    见到他就好了!苏凡心想。

    “孙律师,霍市长,再见,祝你们假期快乐!”苏凡说完,就准备离开了。

    孙蔓说了声再见,就拉着霍漱清的胳膊走向安检口,苏凡停下脚步,转身朝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看去,看见了那两个背影,看见了他的背影,看见了他回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