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6章 背负了太多的心愿
    晚上,苏凡就踏上了返回云城的行程。她不知道自己何时还能来这座城市,到那个时候,是不是可以和他一起重走一遍今天她走过的路?

    回到云城,苏凡买了些礼品,就坐上了前往翔水老家的班车。回家待了一天,她就接到了霍漱清的电话,他已经回到了云城,她只好跟父母说自己单位还有事,就赶回了云城。

    她记不清自己是如何狂奔到家里,如何期待着他的怀抱迎接她回家,可是,最终还是她自己开的门,家里,依旧是一片漆黑。

    似乎,她永远都是那个等待的人,等待他回来。

    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回来,回来就好!

    因为着急赶回来见他,她连饭都来不及吃就跑出了家门,路上只买了一瓶矿泉水带上就上了车,现在坐在空荡荡的家里,顿时感觉饥肠辘辘。

    等霍漱清进门的时候,客厅里飘荡着一股久违的方便面的味道。

    “你没吃饭?”他脱下外套,走到她身边,俯身亲了下她的额角,问。

    “你要不要尝尝?很好吃。”她含笑问道。

    “好久没吃过了,好像的确是不错的样子。你等等,我去洗个手就过来。”他说。

    没一会儿,他就挽着袖子过来了,拿过她递过来的筷子,坐在她身边。

    “你煮的方便面也这么好吃?”他吃了一口,笑道。

    “你那是吃惯了山珍海味,才会觉得这东西好吃吧!”她说。

    “才不是,你做的就特别香!”他又吃了一口,本来想和她抢着吃的,却还是放弃了。她这个点煮方便面吃,恐怕是饿了,要不然--他怎么能吃掉她的晚饭呢?

    “你怎么不打电话叫外卖?这东西吃多了会变成木乃伊!”他看着她,道。

    她笑了,没说话。

    霍漱清的手,轻轻抚着她的长发,那柔软的长发。

    “路上累了?我们今天早点休息!”他说。

    她点头,很快就把那半碗面条吃完,也许是饿了太久,现在吃了一点点也就觉得饱了,可碗里的汤--

    “啊,你--”她本来想端着碗把那半碗汤倒掉,却没想到他从她手里拿过碗,“咕咕”喝掉了里面的汤。

    苏凡惊愕地看着他,就见他放下碗,抽出纸巾给她擦了嘴巴,又给自己擦干净了,然后望着她。

    如果不是此时自己嘴巴里有方便面的味道,苏凡真想抱住他吻他。

    两个人默契地各自做着自己的事,霍漱清刷完牙就打开电视看新闻,苏凡去厨房洗碗锅。

    “几天没见,你怎么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等她走过来,他习惯性地揽住她的腰身,在她腰上摸了一把,皱眉道。

    “我想减肥,瘦了好看!”她偎依在他的怀里,道。

    “我喜欢你肉一点,摸起来舒服!所以,以后别说什么减肥的话了,养好身体最重要,明白吗?”他说,苏凡点头。

    眼里,只有这熟悉的娇俏的面庞,似乎,在看惯了她之后,任何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了。霍漱清心想,自己这辈子是栽在她的手里了,就像当初覃东阳说的一样,他这个孙猴子,迟早会被如来佛收到手心里。谁都知道孙蔓不是他的如来佛,而孙蔓也从来都没收住他。唯有身边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却在不知不觉间用她的神秘魔力降服了他的身心。

    都说小别胜新婚,霍漱清此时拥着她,也不禁心猿意马起来。

    他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嘴唇刚要靠近,她却躲开了。

    “怎么了?”他愣愣地看着她,道。

    难道她不高兴了?是不是因为他回来太晚?今晚他进门以来就感觉她的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没什么,我--”她其实很想吻他的,就是--

    她低头,不说话,只是拉着他的手。

    可她这样,让霍漱清觉得有些不安。或许,他从未如此,从未如此不安过。

    “你怎么了?是不是我--”他忙问。

    她轻咬唇角,抬头望着他,脸颊红红的,低声道:“我,我没刷牙--”说完,她立刻低下了头,耳畔却传来他的笑声。

    他紧紧拥住她,道:“傻瓜,我还以为是别的什么原因--你真是--”

    她偷偷看着他,低笑不语。

    “那你今天晚上要好好补偿我,这几天,想死你了,知不知道?给你打个电话,你还爱理不理的,这个世上,也就只有你这么对我了!”他亲着她的脸颊,哑声道。

    他,想死她了吗?

    苏凡暗暗望着他,她怎么能告诉他,自己曾偷偷跑到榕城去找他,去他学习过的地方寻找他曾经的身影?

    “好了,看电视吧!”她给他泼了一头冷水,道。

    霍漱清笑了,抚摸着她的发顶,拥住她。

    两个人静静地依偎在一起,房间里只有电视里播音员那枯燥古板的声音。

    “哦,忘记了,有个东西要给你看--”他说着,拉着她站起身,直奔书房。

    “看--”他推开门打开灯,一架小型望远镜就摆在房间的正中央。

    苏凡惊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他的脸上满满都是满足的笑意,拉着她走到望远镜边上,道:“我来的时候你不在,就顺手把这个给装好了,下个月的流星雨,我们就带上它去看,肯定比你肉眼看到的多。”

    “那我岂不是要准备好多的绳子?”她笑眯眯地望着他,问。

    “绳子?”他不解。

    “许愿要系绳子才灵啊!”她说。

    他哈哈笑了,揽住她的肩,道:“你需要许那么多的愿望吗?”

    她看着他,抿着嘴笑着,不说话。

    “不管你有什么愿望,我都会为你实现。干嘛还费劲找流星许愿?要是你们女生都找流星许愿,不给我们男人表现的机会,那流星不得累死吗?”他笑着说出这些不像是他该说的话。

    “好像是哦!”她笑了。

    好像有首歌里唱道:都是背负了太多的心愿,流星才会跌的那么重。

    “可是,那也是因为心疼你们啊,如果什么愿望都找你们实现的话,不就太累了吗?而且,不是所有愿望都能说出来的,一说就失灵了!”她想起这句歌词,接着说道。

    “放心,你男人身强力壮,累不着的,难道你忘了?”他含笑拥住她,道。

    你男人?他,是我的男人吗?

    看着他眼里那灼灼的视线,苏凡脸红了,心里却欢喜的不得了,低声道:“动不动就说这个,你也不害臊?”

    “反正又没人听见,我害什么臊?”他说道,却一脸委屈。

    苏凡不禁伸出舌头笑他。

    当她裸露的身体躺在那被暖气加热的地毯上时,身上的男人重重地压了上来,那一刻,她的眼里闪过一道亮光,整个人便迷失在他的情海之中。

    流星啊流星,让我和他永远在一起,一刻不离,可以吗?

    假期里剩下的几天,霍漱清每天都要出去应酬,可晚上睡觉前都会回来。那天和覃东阳、齐建峰还有覃书记的其他几个私密嫡系聚会,到了十一点他就准备走了。其他人还笑他“老婆不在,跑那么快做什么?莫非是有了新情况?”其实大家只是开开玩笑,即便现在霍漱清说他回家是因为有人等着,大家最多就说“你终于还是熬不住了”,至于相信不相信,都不一定。在这帮人眼里,霍漱清几乎都成苦行僧了。

    “哦,对了,咱们什么时候去松鸣山温泉玩两天?最好是找下雪的日子,泡在酒店里好好放松放松?”霍漱清临走前,覃东阳如此提议道。

    “好啊,也是好一阵子没去那边了,下雪的时候最好!”有人附议道。

    “不过,又要下雪,又要大家都空闲,日子怕是不好选吧!不如过年的时候?”齐建峰道。

    覃东阳点头,道:“建峰说的是!不过,”他环视一周,视线落在在场六个人的身上,笑着说,“带什么人,咱还是老规矩!”

    众人都心领神会,点头,霍漱清含笑不语。

    “你呢?今年又没情况?每次每次你都一个人赴会,没意思啊!”覃东阳对霍漱清道。

    “得了吧,我也从没打扰过你们啊!难道你们要我凭空变个人出来?”霍漱清笑道,说完,他站起身,按照规矩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以示歉意,喝完就和大家告别,离开了竹苑。

    “这个独行侠,真是,嘿嘿。”覃东阳无奈地摇头叹道。

    夜色中,霍漱清乘车返回自己和苏凡的住处。

    尽管他和苏凡已经同居了一个多月,可是,只有他的秘书冯继海和司机小刘两个人,还有张阿姨,只有这三个人知道这个秘密。他用一万分的小心呵护着两人的秘密,呵护着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

    事实上,覃东阳提议的聚会,他是可以带苏凡去的。因为大家每次都是各自带着自己另外的女人赴会,而且都是已经固定关系一段时间的女人,霍漱清这么多年都是单身,从一开始参加这个聚会就是他一个人出现,久而久之也成了习惯。他现在有了苏凡,却并不想让苏凡出现在那几个人面前,哪怕那几个人都是他的铁杆。原因很简单,苏凡是他的爱人,是即将嫁给他的人,和那些永远见不得光的女人不同,他不能让她心里憋屈。再者,既然他这个独行侠尽人皆知,那又何必破坏长久以来的规矩呢?突然间他带个人去,反倒会让别人不自在。

    酒精在他的大脑里酝酿着情绪,他多么渴望马上到家看见她!

    假期,渐渐走向了尾声。尽管没有和他出去旅行、逛街、看电影,可苏凡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遗憾,他至少带她出去吃饭了,两个人的饭局。而她的那个疯狂的秘密,将永远封存在她的记忆中。

    长假之后,工作日的到来,不管对谁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可是,再怎么难受都得按部就班去工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