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7章 是不是有个红颜知己
    到了年底,干部们的考核也即将开始,有些个别的职位调整也要开始动作。让霍漱清最为意外的是,刚刚继任云城市政法委代理书记、云城市公安局局长的廖静生,毫无征兆地被调到省公安厅担任副厅长。廖静生的调动,虽然级别没有任何改变,而且看起来是从一个市的局长变成了省厅领导,可是职权被削弱了太多,这对刚刚在云城市插入自己力量的霍漱清来说是个极大的打击。廖静生被调走,马上就会有接替他的人上任。赵启明既然能这样做,就说明他肯定安排他信任的人来接替廖静生。霍漱清觉得,自己必须要卡住这个新任的人选,绝对不能让赵启明得逞,否则他前半年那么多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了。可是人事权在赵启明手里,只要赵启明和省厅达成共识,霍漱清基本上是无力改变。

    苏凡是不知道霍漱清每天都面临着怎样的难题,不知道霍漱清和赵启明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如何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时间的车轮,到了年底的时候似乎就跑得更快。

    不管你哭还是笑,生活,还在继续!

    而霍漱清,又遇到了另一个麻烦,江采囡!

    这不是江采囡第一次来到霍漱清的办公室,之前她来过几次都是做采访,今天也是为了采访任务来的。

    云城市在申报全国宜居城市,新华社对这个活动有专栏宣传,江采囡身为江宁省记者站的成员,有这方面的报道任务,于是便来采访霍漱清。一场例行的采访之后,江采囡突然说:“霍市长,我们现在能不能谈谈其他的事?”说着,她关掉了录音笔,把相机和录音笔全都装进包包,拉开门放在他办公室门口,然后才关门坐回原来的位置。

    “江记者想谈什么?”霍漱清端起茶杯喝了口水,礼貌地笑了下,问道。

    “我想谈点私事,不知道霍市长是否介意?您也看到了,我所有的物品都放在外面,现在我身上也没有任何的录音设备,您可以放心。”江采囡摊开手,道。

    霍漱清笑笑,道:“江记者如此认真,我要是再不让你说,岂不是太过分了?请讲吧!”

    江采囡看着他,清晨温暖的阳光从窗户里照进来,包围着他。那冷静俊逸的面庞--江采囡的心,还是不禁颤抖了一下。

    她淡淡笑了下,道:“我听说您有一位红颜知己?”

    霍漱清在心里愣了下,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儒雅笑容,端着水杯子喝水,道:“江记者从何说起?”

    “我这么说,自然有我的根据。”江采囡道,她望着霍漱清,顿了片刻,“霍市长,爱她吗?”

    “抱歉,恐怕我不能回答你!”霍漱清道。

    江采囡苦笑了下,道:“我也觉得自己这么问很白痴,您或许以为我是在套您的话然后做什么文章。的确,我很有可能那么做,可是,我不会。我跟您问这样的问题,纯粹是个人缘故。”

    霍漱清不语,双手交叉看着她。

    “我喜欢您!”江采囡道。

    霍漱清笑了,没说话。

    “您可能觉得我这样太蠢了吧!我也觉得自己挺蠢的,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小姑娘一样的?”江采囡顿了片刻,“我一直在想,您的妻子会是什么样的人?该是一位怎样幸运的女人成了您的妻子,可是,您也知道,见到了您太太之后,我--我真是很不喜欢她,所以,所以和她有些冲突,甚至还找人在商务部给您妻子找了些麻烦--”江采囡看了他一眼,“我有我的渠道,您放心,没什么大麻烦,她后来那件事和我无关,我就是想把她从北京赶走。”她看看霍漱清,突然有些不安,笑道,“抱歉,我说这么多。”

    霍漱清不语,起身给她的杯子里填满了水放在她面前。

    “可是呢,我直到现在才知道您有一位红颜知己,我以为,以为您不是那样的人,当然,我直到您不是那样的人,能让您接受的女人,恐怕也是扎到您心里的人吧?是吗?”江采囡道。

    “江记者请喝点水。”霍漱清道。

    江采囡笑笑,端起水杯子喝了一大口水,道:“我真是有点不甘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得到您呢?所以,我想问你的是,你爱她吗?如果你爱她,我心甘情愿离开,如果你只是,只是当她是床伴,我,抱歉,我会死缠你的,我会追到你答应我为止,不管用什么办法!”

    霍漱清无声笑了,依旧沉默不语。

    办公室里,长久陷入了安静。

    “谢谢你这么,这么看待我!”霍漱清打破了这片寂静,江采囡看着他,“上天会为每个人准备一个爱tA的人,只要你努力寻找,不会有人孤单!”

    江采囡笑了笑,点头,道:“是啊,是啊,没有人会孤单!”说着,她站起身,向霍漱清伸出手,微笑着说,“谢谢霍市长给我这个答案,我想,我明白了。您这个回答,也让我,死心了。”

    霍漱清和她握手,含笑不语。

    “我今天来之前跟自己说,如果你的答案是我希望的那一个,我就要留下来,而现在,”她笑了下,“我该走了,今天,是我在江宁省的最后一次采访!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的,是吗?”

    霍漱清愣了下,却还是说:“谢谢你对我的帮助,铭记在心!”

    “霍市长客气了,我做那些都是心甘情愿的!以后如果有用到我的地方,给我打这个电话。”江采囡从茶几上的便签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下一串数字,双手捧着放在他的手心,“希望将来有一天,我可以帮到你!”

    “谢谢你!”霍漱清道,江采囡微笑着说了声再见,走向门口。

    “哦,等一下!”霍漱清叫了声,她回身。

    “不如,中午请你吃饭?为你践行?”霍漱清道。

    江采囡笑着摇摇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调皮地笑了,道:“还是算了,要不然我会舍不得走的!”

    霍漱清默然。

    “哦,对了,霍市长,千万不要让你太太发现你的任何秘密,算是,我,最后一点善意的提醒!”江采囡道,说完,她就很潇洒地说了声“再见”拉开门离开了。

    江采囡,这个莫名其妙闯入他视野的女人,她的身上带着许许多多的谜团,霍漱清隐约觉得她是someone,却一直没有去印证,而他也没必要去印证了。坦然来说,江采囡是为数不多让霍漱清感觉与众不同的异性,像一阵风一样来了,又像一阵风一样走了,却在这段时间为他帮了不少的忙,他从内心里感谢她。

    或许,在某一段时间,霍漱清也认为江采囡的不适行为会给他带来某些困扰,而且,的确是有这样的传闻。江宁省的官场的确这样传说着,说江采囡记者是霍漱清的红颜知己。霍漱清是知道这样的传言的,偶尔有关系密切的朋友聊及此事,他只是一笑而过。传说,只不过是得不到证据的谣言,传一阵就没了,特别是此时江采囡还离开--

    霍漱清是该感谢江采囡是这样个性的人吗?至少在他的生命里,江采囡的短暂出现,还是留下了记忆。她的个性,值得欣赏,她最后的决定,值得敬佩!只不过,今天这个话题你为什么会被江采囡如此认真地提出来?从她的决定来看,她是知道一段时间了,知道并思考了一段时间,那么,她是捕风捉影还是--

    莫非是孙蔓?江采囡给孙蔓找过麻烦的话,孙蔓会找她吗?

    霍漱清看了一眼江采囡留给他的那个号码,放进了抽屉。

    江采囡如一阵风一样离开了云城,霍漱清再也没有去追查她身上的那些疑问,他没有那个精力。而苏凡,也在这个时候,莫名地接到了郑翰的电话,说是想和她见一面。

    电话里,郑翰的语气有些沉重,苏凡下意识感觉有事,也没去想霍漱清会不会不高兴,答应了郑翰。

    相约的是中午,苏凡提前离开办公室,来到市政府门外等着郑翰,没一会儿,他的车就开了过来。

    “怎么突然想请我吃饭?”苏凡坐上车,含笑问道。

    郑翰笑了下,道:“好久不见你了,看起来,你精神很好啊!”

    “你也不错嘛,还是那么帅!”苏凡笑着说,“哦,对了,上次不是听雪儿说你江邑那件事嘛,怎么样了?”

    “那都几百年前的事了,你现在才想起来问我,太不关心我了!”郑翰笑道。

    苏凡含笑不语。

    看着他的侧脸,那收敛的笑容背后,似乎,似乎有着太多的难言,苏凡心头一揪。

    郑翰载着她来到附近一家西餐厅,中午客人不是很多,餐厅里柔美的音乐让人的心也平静许多。

    “我,”点了餐,郑翰望着她手上那枚指环,开口道。

    苏凡望着他。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他微笑了,问,“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就是,作为一个人来说--”

    “你?很好啊,嗯,非常好!你给雪儿那么便宜卖了一套房子,真的,真的很好!”苏凡道。

    郑翰笑了,说:“顺水人情而已,能帮到朋友总是好的。”

    “可是,很多像你这样的人是不会那么做的,不过,除了你,我也没见过什么有钱人,所以,纯属瞎猜。”苏凡道。

    郑翰笑了下,道:“上次你跟我说,要最后努力拼一次--”

    她静静望着他,不语。她知道,他今天一定有事。

    “我努力在拼,我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只要自己足够努力,可以把所有的损失挽回,可是,”他叹口气,“时间慢慢推移过来,我才发现,现实的世界,总是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做任何一件事,都比我们在学校里考试要艰难多了。”他顿了片刻,“所以,我想,或许我是个失败者,我不配,没有资格--”

    苏凡的手,伸过桌子,猛地放在他的手背上,郑翰愣住了。

    “我们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有很多人会伤害我们,也会有人帮助我们。只要你自己不放弃,没有人会把你打倒!”她的语气沉静,目光牢牢锁在他的脸上。

    他苦笑了,道:“我让你失望了!”

    苏凡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