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8章 他是有骨头的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上次江邑那件事,小雪给我霍市长的电话,我以为,以为--”他望着她,“你在市政府这么长时间,有些事你是知道的。我爸是靠着丛主任和赵书记他们发财的,在这个社会就是如此,想要赚大钱,不能没有官方背景。可是,我把人家给得罪了,”他苦笑着摇摇头,“怎么说呢,说好听点,我是有点骨头,不愿给人下跪。说难听点,我就是不识时务,都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那帮人随便动动指头,我都受不了,却--”

    苏凡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只有沉默。

    “对不起,跟你说这些,我,”他叹口气,道,“我最不愿意在你面前说这些话,可是,除了你,我不知道该和谁开口。”

    “没事,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苏凡安慰道。

    “好了,我心里舒服多了,你呢,怎么样?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你的那一位?那个幸运的男人?”郑翰道。

    苏凡挤出一丝笑意,没说话。

    郑翰招招手,服务生推来一瓶红酒,请示之后给两人倒上。

    “你是个认真的人,我想,能让你下定决心接受的男人,一定是能给你幸福的人。我要祝福你!”郑翰端起酒杯,“来,干杯!”

    苏凡和他碰了下杯子,抿了一口酒。

    “霍市长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有什么评价?”郑翰切着牛排,突然问。

    苏凡愣住了,惊讶地抬头看着他。

    难道他知道什么了?

    “我想,你和冯继海那么熟,霍市长--随便说说感觉。”郑翰望着她,道,“我们朋友间聊聊而已。”

    苏凡抿抿嘴唇,想了想,说:“我觉得,霍市长是个做事很认真的,呃,待人也很好,没什么架子,和其他的领导不一样。”她只好把自己最初对霍漱清的感觉说给郑翰听。

    “你,信任他吗?”郑翰目光沉静,神情专注,望着她,问,似乎他是在等她给一个什么很重要的答案一样。

    苏凡看出了他的想法,猛然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静静点头,道:“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不管他是作为什么身份,都值得信任!”

    郑翰望着她,久久不语。

    “其实,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去找霍市长感谢他,可是,你知道吗?”郑翰道,“他什么都没有收,只说让我好好干,让我努力把成功集团带出低谷。”

    苏凡讶然。

    霍漱清从没和她说过这些。

    “这些话,的确是很官话,可是呢,也许就像你说的,他是和别的领导不一样。那个时候,我就想,他值得信任吗?”郑翰道,“结果,这个问题,我一直想到了今天。”他看着她,笑笑,道,“还好,你和我的答案一样,我也是和你一样想的。”

    苏凡不语,她不知道郑翰所谓的“一样想”究竟是什么意思。

    午餐,在两个人平静的聊天中结束。长久以来,苏凡和郑翰都没想过,彼此可以如此平静吃饭聊天。或许,大家的心里早就做出了抉择!

    晚上回到家,苏凡把今天和郑翰见面的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神色严肃看着她。

    他没有告诉苏凡,今天下午郑翰在和苏凡分开后没多久就找了他,把一份极为重要的文件交给了他。而那份文件,记载着成功集团的某位股东近五年违规收取的分红,数额高达七千五百万!而那位股东不是别人,正是云城市市委书记赵启明的情妇。

    秘密账本的暴露,将云城市的一场暗战推到了巅峰,一场看不见的血雨腥风,正在向着霍漱清和苏凡袭来!

    进入了十月底,霍漱清也有些着急了,今年是他就任云城市市长的第一个年头,眼看着要年终考核,可是他细算了一下今年的成绩,真是应了父亲之前的预测:赵启明要让他的第一个政府报告跌跟头!

    众所周知,他的上一任境遇不好,云城市的Gdp去年在全省都是排名第四,今年,从目前的数据看更糟!

    霍漱清发现的这个事实,省里也很清楚,省委书记覃春明和省长姚西林都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云城市连续几年都这个样子了,作为一个省会城市,经济增长远远落后于其他城市,省里的脸上也挂不住。为了避免今年再次尴尬,覃春明和姚西林商议后,决定取消今年的排名。这个提议在十月份的一次常委会上提出来,却遭到了丛铁男的反对。霍漱清是覃春明提拔的人,让霍漱清出丑就是覃春明出丑,丛铁男怎么能放过?特别是在眼下这个省委和省政府站在一起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赵启明是得意的,今年霍漱清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还让他失去了云城市政法系统这把铁手套,虽然最后把廖静生给空调了,可上面派下来的,竟是姚西林的人!如此一来,云城市的政法部门还是听不了他的话,更糟的是,这个新来的张方胜,比廖静生还棘手,抓着金泽南的那个案子不放,一副不查到底誓不罢休的样子,比廖静生还原则。这也难怪,廖静生是云城市公安系统土生土长出来的,就算他和前任金泽南有再大的仇怨,两个人也都是从一个坑里出来的,谁也不比谁干净多少,有着太多的利益纠葛,从而在查案上面存在掣肘。可张方胜不同,这就让赵启明心里难免不安。对金泽南的调查,很容易牵扯到他的身上。

    就在赵启明头顶悬剑的这些日子,郑翰偷偷把父母转移离开云城市,和苏凡见面后的那一天,他把父亲这些年偷偷保留的秘密账目交给了霍漱清,当日,他就安排人送父母从上海上飞机直飞美国西雅图,直接住进自己老早就安排好的医院,为父亲治疗。

    郑翰那本秘密账本的出现,让赵启明的那位涉案情妇立刻被云城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带离协助调查。赵启明万万没想到郑家会有那个东西,此时已经来不及。而郑翰,作为污点证人被警方带走,郑家成功集团全面陷入危机。

    苏凡得知这些情况的时候,为郑翰的现状无比担忧,她没有想到郑翰几乎是在用自杀的行为来将赵启明等人拉下马。

    “他说他不识时务,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苏凡对霍漱清道,“他们家,是不是就彻底完了?”

    霍漱清叹了口气,拥住她,道:“经过这件事,郑家肯定会受到巨大的损失,可是,如果郑翰从头继续--”

    “他还有机会吗?”她问。

    “郑翰是个有魄力的年轻人!”他只是如此说,可是他很清楚,郑翰这次是没打算继续经营成功集团了。偌大的郑家,就因为这些说不清的纠葛,最终走向了灭亡。

    “他是个有骨头的人!”苏凡幽幽地说。

    骨头吗?霍漱清心里深深叹息。

    秘密账本对云城官场的震撼,引起了一系列的多米诺反应,彻底将各方的争斗推向高峰!对于霍漱清来说,和赵启明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拉开了最终的大幕。

    赵启明的情妇被抓、秘密账本出现是十月底,而整个十一月份,对于云城市的工作人员来说,日子一点都不好过。市委那边,赵启明本来就是一个威严霸道的人物,自己的情妇被调查,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市委上上下下胆战心惊如履薄冰,每个人都生怕出一点差错,大领导怕惹到书记,小领导怕大领导迁怒,普通工作人员更怕殃及池鱼。市政府这边还算好点,霍漱清依旧照常办公,赵启明被自己的事情搞的焦头烂额,也没心思去管霍漱清了。就是秦章整天坐立不安,他很清楚,一旦赵启明下台,他也离完蛋不远了。就连苏凡都能注意到秦章那阴沉的脸,生人勿近。

    十二月初,赵启明被“双规”。省委任命云城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霍漱清暂时全面处理云城市工作。赵启明的下台,对于霍漱清来说,心头和现实中的压力被扫去了大半,不管他将来能不能接任市委书记一职,至少在没有赵启明的日子里,他可以大展拳脚做一些事情了。

    赵启明的落马,让霍漱清的那些亲信和好友深深为他高兴,大家好像都出头喘气了一样。就在赵启明被纪委带走的那天晚上,霍漱清被省委书记覃春明叫到了家里吃饭。而恰好,他碰上了前来探望父母的覃逸秋夫妇。

    “恭喜你啊!多年媳妇熬成婆,你这下终于出头了!”覃逸秋一见霍漱清就笑着说。

    “你不要乱说话!”覃春明听见了,对女儿道。

    覃逸秋笑着,道:“我就在家里说说,外人又不知道。”

    霍漱清笑着问道:“孩子呢?”

    “在楼上和我妈臭美呢!”覃逸秋道。

    “漱清,来,今晚咱们陪我爸好好喝几杯!”覃逸秋的丈夫罗志刚拿着酒瓶和酒盅就过来了,“看,我刚搜出来的,不错吧!”

    霍漱清笑着拍拍罗志刚的肩,把脱下的风衣递给覃逸秋,自己走向客厅,覃春明正坐在那里。

    就在这时,门铃又响了。

    “准是东阳,这家伙就不能早点过来!”覃逸秋说着,开了门,覃东阳就夹着风雪进来了。

    “看看你,又在生我气了吧!”覃东阳一脸笑眯眯地对覃逸秋道,“好歹我是你哥啊,别老这样!”

    “你还说呢,漱清都来了!”覃逸秋关上门,覃东阳赶紧换鞋脱大衣,覃逸秋直接走了,覃东阳便在后面大叫,“秋秋,给哥挂一下衣服啊,你就偏心眼吧,漱清的衣服肯定是你挂的。”

    客厅里的三个男人听着都笑了。

    “等你什么时候长的跟漱清一样帅了再说!”覃逸秋给覃东阳泡茶,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