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99章 门当户对的一对儿
    “老罗,看看你老婆,两只眼睛就看着别的男人好看,你也不好好管教管教?”覃东阳挂好大衣,走过来,道。

    “没办法,爹妈已经让长成这样了,实在不行就只能去整容了!”罗志刚笑道。

    覃东阳屁股一坐下,就跟霍漱清说:“太白区那一片,你打算什么时候拆?”

    “困难很大,可是,要是不拆,城中心那么好的一块地方那么破败,也不好。”霍漱清端起杯子喝了口茶,道。

    “你想想办法嘛!井台县当时闹的那么厉害,最后还不是你给解决了?还成了典型。就太白区那一大片棚户区,我跟你说,你要是把那么大的地方拆了,那地皮一卖,你们市政府增收的钱,足够你一个月的Gdp了。”覃东阳喝着茶,看着霍漱清。

    “没事献殷勤,你是看上那地方了吧!”覃逸秋坐在父亲身边,对覃东阳道。

    覃东阳裂开嘴笑着,不说话。

    “我去看的时候了解了一下,那一片地方问题太多了,贫困、犯罪,什么都容易出。”霍漱清道。

    “所以说啊,你赶紧想办法把那边推平了,既能解决老百姓的生计,还能改变城市面貌,还能增加你们政府收入,当然,也能给我们一点饭吃。”覃东阳道。

    “这次的暖气问题,也得要个长久之计来解决,不能说每次出了问题就堵,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堵了这个口子,那个口子又开了。”覃春明对霍漱清道。

    “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如果真要拆迁,安置是大问题。现在谁都知道那块地方一拆有多少好处!”霍漱清道。

    “棚户区的整改,省里也准备出台个指导性意见,这是明年工作的一个重头戏。”覃春明道。

    “我打算了解一下别的地方是怎么处理类似问题的,然后我们市里再好好准备。”霍漱清对覃春明说完,又对覃东阳道,“到时候再跟你细说。”

    “看看,看看,你们就要这样为人民服务嘛!来,我赶紧敬两位公仆!”覃东阳笑着,给霍漱清和覃春明的茶杯里加水。

    “贫嘴吧你!”覃逸秋打趣道,“晚饭快好了,我去叫我妈和娆娆。”说完就上楼了。

    “赵启明完蛋了,那老霍你是不是就上去了?”覃东阳问霍漱清道。

    霍漱清不语。

    云城市这几年由于两位大头之间不和,不仅Gdp增长落于人后,就连正常的市政建设、民生工程都出现滞后,特别是到了冬天,供暖问题就是头号大敌。新建的居民小区没有什么问题,问题都集中在老街区和半坪区。云城市有不少重工业企业,多数在九十年代破产重组,存活下来的企业由于污染问题被市里搬迁到了市郊的工业园,可是市区里还是有不少的工厂旧址以及家属区。这些地方由于九十年代的那一场变故,多半变得萧条混乱,成为了城市新的贫民区。市里这几年动用力量进行拆迁,却是举步维艰,出了几次事故之后,被迫停了下来。

    而今年十月底,云城市东南面的太白区一个连片家属区供热管道破裂,将近三四万人供热出现问题。太白区政府协助解决,却因为各种问题纠结不清,半个月都没能解决。十一月的云城彻底是冬天的步调,今年冬天又是干冷的不行,温度也比往年要低。结果,事情就不闹到了市政府。霍漱清亲自带人去了出事的家属区上门调查,坐镇太白区区政府协调此事的处理。问题还是老问题,来来去去都是钱的事。为了让老百姓这个冬天熬过去,霍漱清亲自从市长基金里下拨了一笔钱,用来补贴这片区域管道的维修和供热资金。可是,谁都知道这是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的办法,老城区的改造,对于云城市来说,是个大问题。

    雪花,突然从天空飘落,而覃家的客厅里,温暖如春。

    “爸,是漱清接任,还是要另派他人?”罗志刚问道。

    “暂时是让漱清负责云城市的工作。”覃春明看了霍漱清一眼,道,“这几个月你不要出任何问题,我给上面推荐你,正好,过几天小秋和志刚要回北京,咱们一道去,带你去和曾部长见个面谈一谈。”

    曾部长?就是那位掌管着全国官员升迁命运的吏部尚书?霍漱清看了罗志刚一眼。

    “前几天我去那边,见了曾泉,他还跟我问起你。”罗志刚对霍漱清道。

    “他回家了?”霍漱清问。

    “没,去云南的一个县里了,据说很偏僻的一个地方,在云南、西藏和缅甸接壤的哪里,很多少数民族的,交通也不是很方便。”罗志刚道。

    “这曾部长够心狠的,就那么一个儿子,还扔到鸟不下蛋的地方!看看人家总设计师家,把孩子派去广西,还全国宣传一番。曾泉虽说是比不上人家,可好歹也是--”覃东阳道。

    “年轻人不去最基层锻炼,怎么知道这个国家的现状?不了解这个国家,将来怎么执政?你以为都跟你似的?一点苦都吃不了?”覃春明对侄子道。

    覃东阳低头,一言不发。

    “不过曾泉的确是在那边吃了不少苦,又黑又瘦的。”罗志刚道,说着,罗志刚笑了,对覃东阳道,“你也别说他曾泉吃苦,他前阵子才订婚。”

    “订婚?”霍漱清也讶异地看着罗志刚。

    罗志刚点头,道:“新娘子是那个方家的女儿,纪委的方书记的女儿,他们都是青梅竹马的,方小姐我也见了,真的是--”

    覃逸秋笑着打断丈夫的话头,接着道:“那方小姐简直是美艳不可方物,漂亮又有气质,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人家打小儿就跟着爷爷出国访问,气质能差到哪儿去?要我说啊,倒是曾泉高攀人家了。”

    霍漱清沉默不语。

    “不过呢,听说是方小姐对曾泉一直都是一往情深,他们这婚事,好像也有什么内情。”覃逸秋道,看了丈夫一眼,“小姑和我说起过,只是没有细说。”

    覃逸秋所说的小姑,就是罗志刚的小姑罗文茵,曾部长的续弦曾泉的继母。

    “那还用得着细说?联姻呗!曾家和方家联姻,”说着,覃东阳不禁叹了口气,“自古联姻没有多少好的,也不知道是谁苦了。”

    霍漱清见覃东阳难得这么认真,笑着推了他一下,道:“你怎么又感慨上了?”

    “就是哦,你啊,有什么好叹气的,我倒是觉得曾泉那小夫妻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人家不知道幸福成什么样儿了。”覃逸秋笑着说覃东阳道。

    “老婆说的对,大哥你要是娶了那么一个跟天仙一样儿的老婆,睡觉都能乐醒。”罗志刚笑道。

    覃东阳哈哈笑了,道:“你还真说对了,我是没那个命啊--”

    几个人聊着,霍漱清心里却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曾泉对苏凡,肯定是有什么内情的。可他刚一离开云城就订婚--

    此时的霍漱清,只是这么怀疑了一下,却根本猜不到这里面的内情是怎样的。可是,他很清楚,如果曾泉真的是很幸福的话,如果曾泉对自己那样完美的婚姻和妻子绝对满意的话,怎么会去云南那么偏远的地方?他父亲曾部长估计也不会答应。

    “再怎么好,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那苦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覃东阳说的是曾泉的事,覃逸秋和丈夫点头。

    “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是有好处的。”覃春明打断了几个晚辈的闲聊,道,“漱清你马上就三十九了吧?”

    霍漱清点头。

    “还不到四十岁,之前也没有独立执政的经历,想要接任云城市市委书记难度很大。省里最近也讨论了几个人选,相比较起来,你这边还不够。财政厅的孙正宇,各方面条件也都差不多,我想着让他上,还是你上。如果是他,估计各方面接受起来不会有太大问题。可是呢,他今年已经五十二了,干不了几年就得换地方,可是他那个人太过中庸,云城市的工作这些年已经滞后太多,再派一个孙正宇那样的人,恐怕工作很难有突破。让你给他做副手的话--”覃春明慢悠悠地说着,可他那威严的声音丝毫没有因为音调低而失去力量。

    “不管是什么人,都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哪怕你们关系很亲密,也不一定事事都会想到一起。所以呢,”覃春明看着霍漱清,“我还是想让你上。省里面,我会想办法,不过,到时候一定要去北京找曾部长支持,否则根本过不了。”

    霍漱清点头。

    “你和曾泉有接触?”覃东阳问霍漱清,“我以为那公子哥和谁都不来往呢!”

    “没有什么接触,只见过几次面。”霍漱清答道。

    这是实情。可是,霍漱清却想,曾泉为什么在罗志刚面前问他?是顺口一问,还是--

    曾泉和苏凡之间的来往,霍漱清很清楚,他知道曾泉去安全局救苏凡。如果不是特殊的缘故,曾泉那样的人,怎么会跑去那里?怪不得苏凡说曾泉好久都联络不到了,邵来是去了云南。

    这时候,覃逸秋和母亲女儿都从楼上下来了,覃东阳赶紧起身去迎接。

    一番寒暄之后,晚饭上了桌,霍漱清和罗志刚去洗手。

    “曾泉他怎么跟你问我的?”霍漱清随意地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