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00章 占了大便宜
    “也没什么特别的,就问我和你是什么样的朋友,你这个人怎么样。”罗志刚擦着手,突然说,“奇怪的是,他竟然问我你怎么和孙蔓结婚的。这个曾泉,也真是奇怪,问这种事。”

    霍漱清愣住了,手在水龙头下面停住,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接过罗志刚递过来的纸巾,笑笑道:“是够奇怪的!不过,他怎么刚订婚就去了那么偏僻的地方?”

    “不知道,听说好像和他爸为了什么事争执过,就被放到云南去了,好像是从云城回来直接就去了那边。不过,你说的也对,是很奇怪,毕竟他刚订婚。”罗志刚道。

    从云城回去直接--

    霍漱清和罗志刚一起走向餐厅,却在脑子里想着这个问题。

    曾泉邵本是来江宁省锻炼的,一来覃书记和曾部长之间有特殊的关系,二来江宁省不算很富也不算落后,之前说他从外事办出来就去商务厅,却没想到一下子去了云南--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吗?霍漱清根本猜不出来。可是,从罗志刚的叙述中,霍漱清隐隐感觉曾泉好像知道他和苏凡的事,如果曾泉不知道的话,为什么要问他和孙蔓的过往?别说他和曾泉没什么交情,就算是有交情,被问这种问题也很奇怪啊!

    不管怎样,曾泉这个问题不是问题,现在他霍漱清面临的困难还很多。不是说一个赵启明被赶走了,他的头顶就一片蓝天,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就像覃书记说的,他想要接任市委书记,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覃书记和曾部长的关系,或许会帮他解决一些问题,可是,关键要他自己做出成绩才行,否则覃书记也没有办法为他讲话。

    从覃家吃完饭回来,霍漱清一路深思。

    由于要喝酒,霍漱清最后就坐了覃东阳的车子回去。

    “你和孙蔓--”半醉的覃东阳开口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事?”

    “她和你说的?”霍漱清虽然喝了酒,可是压力在心,清醒无比。

    “唉,你说你连家都不回,傻子都看得出来你们有事。”覃东阳道,“不过,你别忘了老爷子刚和你说的话,在任命没下来前,最好还是别出意外。你也知道有多少人盯着赵启明空出来的那个位置,要是这个时候被人抓住了你的把柄,就前功尽弃了!”

    霍漱清伸手拍拍覃东阳的脑袋,道:“你都醉成这样了,还能说这些话?”

    “你和我不一样啊!我出了问题,最多就是家里闹腾一下,你要是出了问题,可就影响大了。不过,我知道你这人做事谨慎,就算真的有人了,也不会让人发现的。可是话说回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为上!”覃东阳道。

    “你现在真是婆婆妈妈!”霍漱清道。

    “你好好儿的,我才有钱赚啊!”覃东阳说着,已经开始打起呼噜了。

    看着快到自己住的小区了,霍漱清便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准备走过去。

    “你现在住这里?”已经睡着的覃东阳猛地睁开眼,看了一眼外面,对霍漱清道。

    “嗯,多谢你的恩赐!”霍漱清笑笑,道。

    覃东阳笑了,摆摆手,道:“去吧去吧,我没来过这里。”

    霍漱清知道他的意思,叮嘱他的司机几句,就关上车门。

    等车子开启了,覃东阳坐起身看向那飘雪的窗外,自言自语道:“霍漱清啊霍漱清,也走到这一步了!可千万别出事啊!”

    雪花从漆黑的夜空飘洒下来,霍漱清把风衣的领子立起来,双手插在衣兜里,大步走向人行横道过马路,走进自己和苏凡的家。

    赵启明被“双规”是上午的事,苏凡也听说了,当然她也听说了霍漱清被暂派全权处理云城市工作的消息。一下午,办公室里就议论纷纷,大家猜测霍市长会不会就此接任市委书记一职。如果真的能接任,那么霍市长几乎算是全国最年轻的副省级官员之一了。

    苏凡的心情激动又忐忑,她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知道这对霍漱清来说有多么重大的意义。他还不到四十岁就有这样的地位,将来--她为霍漱清高兴,可是又感觉到了深深的压力。这压力不是来自于其他,而是她自身。

    赵启明落马源于情妇替他收取贿赂,而她苏凡虽然没有为霍漱清收取贿赂,可她是他的情妇,是的,她是这样的身份,因为他还没有离婚。那么,要是有人利用这个来针对他,该怎么办?他不是也会步入赵启明的后尘吗?

    这一下午一直到晚上,苏凡的心都慌乱不安。而晚上,邵芮雪又打电话恭喜她,恭喜她快要成云城市第一夫人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你还在这里拿我开心!”苏凡道。

    “哎呀,你这人就是啊,心比比干多一窍,迟早得把自己累死不可。”邵芮雪笑着说。

    “雪儿,我害怕!”苏凡坐在落地窗边,看着窗外那纷纷扬扬的大雪。

    “你有什么担心就全都告诉霍叔叔,他会替你解决的。你一个人瞎想,根本不会解决问题。”邵芮雪道。

    是吗,要和他说吗?苏凡心想。

    门,突然开了,她赶紧跟邵芮雪说了“再见”就关上手机跑向门口。

    门口玄关处,他披着一身雪花就站在那里,看见她的那一刻,他的眼里突然闪烁着欣喜的光彩,苏凡一下子就扑到了他的怀里,而雪花,从他的身上落下来,铺了一地。

    丰年好大雪!新的一年,会是一个丰收年吗?

    霍漱清紧紧抱着她,脸颊贴着她的,那冰凉的脸颊。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两颗心,激烈地在胸膛跃动着。

    窗外的雪,依旧静静飘落,而屋子里,暖暖的灯光包围着两个人,温柔又祥和。似乎外面的那些腥风血雨丝毫没有沾湿他们的身,整个世界留给他们的只有美好和幸福。

    “怎么还没睡?”他亲了下她的脸颊,松开了她,问。

    “你喝酒了?”她闻了闻他的身上,问。

    他笑笑,弯下腰开始脱鞋,道:“去覃书记家吃了饭,怎么能不喝酒呢?”

    可是,他还没脱掉鞋子,眼前就出现了她那乌黑的发顶。

    她一言不发,蹲在他面前帮他脱鞋,他无声笑了,扶着墙极其配合地站着。

    帮他脱了鞋子,她才起身帮他脱去厚风衣。这件风衣是她上个月新买的,价钱不用说,可是穿在他身上真是帅到极致了。此时,衣服上沾着的雪花都已经融化,羊绒大衣有些潮潮的感觉。

    “你想喝什么?我给你倒?不过,我要先把你的衣服挂起来。”她笑着说。

    “没事,我自己倒杯水就可以了。”霍漱清走向客厅,先去厨房洗了个手,才拿出杯子给自己倒水喝。

    她刚刚的那个拥抱,已经足够说明她内心的情感,她也为他高兴,可是她控制地恰到好处,没有丝毫过分的喜悦。而不像孙蔓--

    今天下午接到任命后,他就接到了孙蔓的电话,孙蔓说他们事务所刚刚签下了一家大型企业在江宁省的法律业务,一年光是佣金都有五百万。

    “我们跟人家谈了半个月,原以为没戏了,结果人家今天上午约我们下午过去签合约。”孙蔓在那边很高兴,“谢谢你,霍漱清,我知道这都是因为你的缘故!”

    霍漱清什么都没说,只是挂断了电话。

    赵启明怎么完蛋的,谁都怕步后尘。而孙蔓的公司能突然拿下合约--因为她是他霍漱清的妻子!他是知道的,像这类合约,孙蔓自己除了可以拿到身为合伙人分到的那部分红利之外,还能分到额外的钱。这些事儿,只要不被人盯上都不叫事儿,可一旦盯上,就会像赵启明一样的结果。他在政坛混了这么多年,像这种戏码早就见怪不怪了。现在的官员,特别是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有几个是屁股干净的?不抓则已,一抓谁都不冤枉。可孙蔓,难道不懂得这个道理吗?以前在榕城的时候,他只不过是省长的秘书,还不至于被人盯着不放,孙蔓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出面或者电话解决的。而现在--且不说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就说孙蔓这样的行为,唉,罢了罢了,他都要和孙蔓离婚了,还在乎这点干什么?

    离婚,离婚,覃书记今晚的意思很明确,不希望他在被正式任命之前出任何的差错。而离婚,绝对是不利的。

    算了吧,孙蔓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她这单生意,就算是他的缘故也没关系,一来他们夫妻向来经济独立,二来他也没打电话给任何人关照孙蔓的生意,事实上,从孙蔓来到云城后,他就没有为孙蔓做过任何的公关,除了孙蔓第一天上班他陪她参加过事务所的午餐会之外。

    苏凡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坐在沙发上,手指拎着杯沿,时不时地在茶几上转动着杯子。

    他一定是在想什么,突然之间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他的压力一定也是很大的吧!

    她沉默不语,静静坐在他的身边。

    霍漱清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她拥在怀里,手指轻轻抚摸着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

    “等过些日子,呃,明年的什么时候,你也要给我买一个才行!”他幽幽地说。

    她抬头看着他。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高挺的鼻尖磨蹭着她的鼻梁,道:“挺过这段日子,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

    苏凡点头。

    “只要你平安就好了!”她静静说。

    “嗯,我会小心的。”他应道。

    良久,他才说:“覃书记说,想让我正式接任市委书记,可是现在难度很大。最近事情只会越来越多,只能小心应对!”

    苏凡没想到会是这样,他,要做云城市的一把手了吗?

    “他们都说,赵书记一直欺负你,是吗?”她问。

    他笑了,道:“欺负?那倒不至于,只是我们之间有很多分歧。”

    “那么,他现在被带走了,你就应该会轻松一些了吧?”她继续问。

    “傻瓜,看得见的危险总会有办法避开,只有看不见的敌人才恐怖,防不胜防!所以--”他抚摸着她的发顶,眼里充满了宠溺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