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01章 都是为了他
    “那,我们,是不是不能见面了?”她仰起脸,望着他问道。

    不能见面吗?霍漱清的心头,冒起疑问的泡泡。

    “现在是非常时期,我理解,所以,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她低下头,抓着他的手,顿了下,道,“要是我们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你就麻烦了。所以,所以,我们--”

    说这些话,她的心里也有说不出的难受。她怎么舍得和他分开?可是,现在是关键时刻,是他的关键时刻。她不是傻瓜,她很明白,眼下对他有多重要,跨过了这一关,他的仕途以后会有质的飞跃,毕竟,从市长到副省级的市委书记,这一段路,很多人都要花很多年去走,而且走不过去的人是多数。他现在还不到四十岁,相比较其他同级别的人年轻了许多,这年龄也是他的优势,至少他会少奋斗很多年。她怎么可以让他因为他们的关系而冒险呢?

    “丫头--”他深深呼出一口气,将她拥在怀里。

    “黎明前的黑暗?”她突然说。

    他笑了下,有点无奈,松开她,手指挂了下她的鼻梁,道:“你这家伙,现在真是--”那如墨的双眸注视着她,是怜惜,是不舍?

    “我说了,只要你平安就好,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她搂住他的腰身,将脸埋在他的怀里,道。

    “你真觉得我的官职那么重要?如果我不是现在这样的霍漱清,你还会爱我吗?”他问。

    苏凡松开他,眼神没有丝毫的犹豫:“只要是你要做的事,我都会支持你。不管你是市委书记,还是普通人霍漱清!可是,你问问你自己的内心,官职对你重要吗?”

    他的眼神凝滞。

    “其实,这是你的事业,对不对?”她望着他,道。

    他深深叹了口气,道:“有时候脑袋闲下来,总是会想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整个人生好像被绑在一个转盘上面不停地转,呃,用个比喻很恰当,就是拉磨的驴。当驴的双眼被蒙上,拉着那个磨不停地转啊转,什么都感觉不到,就好像人生就该是如此,可是,一旦把蒙眼的布拿开,就会--”

    她笑了,道:“你又不是驴,你怎么知道呢?”

    “差不多啊!”他捏了下她的鼻尖,道,“这一条路,根本停不下来,只能向前走,不管再怎么难,都不能停下脚步。因为,一旦你停下,立刻就会被别人顶上去。可是,走着走着,走的时间长了,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看看自己的过去,自己的曾经,就会想,这样的人生,真的是我的选择吗?”他叹了口气,“这是一条不能回头不能停歇的路,只有一个方向。”

    “那你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呢?”她不解地问,“难道是跟我一样?肯定不是吧!”

    他笑笑,道:“如果我跟你说,我以前是个,呃,不学无术,差点被学校开除的人,你会怎么想?”

    苏凡说不出一个字,张大嘴巴看着他。

    他点头,揽着她,靠坐在沙发上。

    “我大二的那一年,应该是第二学期吧,整个一学期都没去上课,和家里闹翻了,我爸妈直接给我断了经济来源,一分钱也不给我,连我的银行账户都冻结了。”他说。

    “为什么?”她问。

    他没有解释,却说:“你知道我那个时候是怎么生活的吗?全靠这双手--”他说着,抬起自己的双手,“那时候榕城一些高档的酒店餐厅都有人弹钢琴,我就去那里应聘,每个晚上弹两个小时,挣三十块钱,还有那些乐器店,还去那里做过销售,你知道我怎么跟人家推销的吗?我就给客人现场弹一下,可其他的销售员都不那么做,所以我卖的就比别人多,提成也就多一些,呃,一个月算下来也有两千块。那个时候的两千块,换到现在也是高收入了。”

    苏凡笑了,继续听他讲。

    “可是后来,我爸知道了,他当时刚做了省长,结果,他就通过他的关系让我完全失业了,连喝水都没钱。我再去别的地方应聘,也没人敢要我。”

    “后来呢?”她问。

    她喜欢听他讲过去的事,她是那么渴望了解他的过去,了解他那些没有她的人生。

    “呃,我总得吃饭啊,于是就去了麦当劳肯德基那种地方打工,点餐啊、拖地啊、送外卖啊,骑着个自行车顶着大太阳送外卖,还要戴个那种工作帽,”他说着,忍不住笑着摇摇头,“真是很难受的,你知道吗?那真是--”

    真是痛苦的经历,痛苦,可是那阵子觉得好甜蜜。因为,他可以在下班的时候给那个等待他的人买一支花,每天给她买一支。

    “不会吧!你?”苏凡简直不敢相信,他却点头。

    “那后来呢?你不是大学毕业了吗?”苏凡问。

    “后来啊--”他的视线,望向远方,望向遥远的过去--

    后来,那个女孩,终究还是离开了他,离开的那一天,他们在他们那个狭小的家里大吵一架,本来就不是很整洁的家,被弄的乱七八糟。那脆弱的爱情,终究在现实面前彻底破碎!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现实,现实的让人感觉到残酷。就是那个时候,邵老师来找我,就是小雪的爸爸,他是我的大学班主任,他把我领回学校去了。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呃,重新做人!”他说着,不禁苦笑了,“大学毕业后,我爸就给我安排进了榕城市市政府办公室,当时覃书记是榕城市的市长,我就从那时候开始一直跟着他,从榕城市市政府到了榕城市市委,后来到了华东省省政府,再后来就到了这里。”

    “那,你后悔这样的选择吗?”她问。

    他摇头,却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除了走这条路,我还会做什么,其他的什么都不会,要是不做这个,连活下去都困难--”

    “不会啊,你还可以去卖钢琴!”她笑着说,捏着他的脸颊,“当年卖钢琴恐怕就是用这张脸把那些女顾客给催眠了的吧!”

    霍漱清笑了,道:“被你说的好像我是靠出卖色相赚钱的,告诉你,我可是用自己的双手--”

    苏凡笑着,两只眼睛望着他,一言不发,只是笑。

    他笑着,薄唇贴上她的唇,道,“那,今晚就出卖一次色相,看你给我多少钱?”

    “好啊,要是活儿好了,给你多赏一点!”苏凡仰起脸,含笑道。

    “死丫头--”他盯着她这张娇俏的脸庞,狠狠地吐出这几个字,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时断时续的嘤咛之声,在空气里荡漾开来,窗外的雪花,似乎开始停了下来。

    半夜,苏凡睁开眼,微微转过了自己酸痛的身子,在黑暗中凝望着他的脸庞。

    或许,他们之间,已经有些东西发生了改变,这些好的改变,才是走进彼此心里的门窗。

    她轻轻地亲了下他的唇,枕在他的胳膊上,闭上双眼,继续入眠。

    霍漱清睁开眼,注视着她的脸。

    曾经,在那段艰难岁月里,怀里女孩的睡脸也是他的动力,让他可以坚强地开始每一天的生活,陌生的生活。可是--

    究竟是他错了,还是年少时的爱情总是那么禁不住考验,他们就那么轻易被打败,那么轻易就放弃。

    可是,霍漱清,你现在会放弃么?

    现在面临的环境,比曾经艰难了不知多少,曾经的问题只是钱,而现在--

    窗外的雪地,被路灯照着反射出雪白的光,冷冽地迎接着新的黎明。

    次日晚上,当霍漱清再次回到这个家里时,迎接他的,只有一片黑暗。

    她,终究还是离开这里了!

    他坐在沙发上,深深闭上眼。

    她爱他,他知道,所以,他理解她的决定,可是,苏凡啊苏凡,没有你的生活,我该如何继续?

    苏凡重新搬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子,幸好她一直没有把这个房子退掉,要不然和他分开了,还没地方落脚了。

    一个人住在这狭小的房间里,她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悲凉。她爱他,现在这点分离算什么呢?只要他平安就好!

    他今天的一切,是他奋斗了那么多年才得到的,她怎么可以让这一切付诸东流?绝对不可以!

    没有了赵启明的云城市,乱象依旧,甚至比以前更甚。领导干部们人心惶惶,很多工作都陷入了瘫痪。赵启明在云城经营多年,突然之间出事,云城怎么会不乱?

    对于霍漱清来说,赵启明的双规并不是他的胜利,他要面临并解决的问题繁多,难度超出了他的预想。如果不能安抚人心,让大家都把心思放到工作上,云城市的机器就彻底停止运作。为此,赵启明被带走后的第二天,霍漱清就开始在各个单位调研,安抚大家,一天马不停蹄到处走。

    然而,就在江宁省上下以为赵启明被抓是个句号之时,一个人的出现,把省人大主任丛铁男也拉入了这一场旷日持久的争斗,这个人就是消失了将近半年的高岚!

    谁都没有料到高岚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她这半年去了哪里,去做了什么,成了许多人心里的疑问。

    十一月底的一个下午,高岚出现在省纪委的大门口,实名举报省人大主任丛铁男。高岚的举报信里,写了丛铁男多条违法行为,并拿出了部分证据。同时,遭到举报的还有云城市常务副市长秦章!

    云城市乃至江宁省的官场几乎天崩地裂。

    高岚提供的证据并不充分,却涉及了江宁省多名高官,影响重大。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个消失了半年的云城市市政府的工作人员,是如何掌握的这些材料?又是谁让她出来举报的?不是在其他时间,恰巧是在云城市市委书记涉案的时候?这是明显一窝端的动作啊!如此大手笔,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后导演?

    再说高岚,苏凡那件案子之时,她就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了,可是,就在她家人报警找她的时候,接到了她的电话,说她在外地度假,暂时不回来。手机是她自己的号码,家人也没再怀疑,而丛铁男派人查找高岚的下落,也再无音讯,直到高岚此次现身。

    似乎,江宁省的混乱,才刚刚开始。深处漩涡中心的霍漱清,究竟能否掌控眼下的局面,还要拭目以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