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04章 你比什么都重要
    等到饺子煮好上桌了,霍漱清迫不及待地夹了一颗尝了起来,也不管饺子有多烫,连连点头。

    “相信我了吧,绝对没错的!”她笑着说,坐在他的身边。

    “娶到你真是有口福啊!看来张阿姨可以回家抱孙子去了!”霍漱清笑道。

    娶?苏凡看着他。

    那一天,真的可以到来吗?

    可是,不管会不会到来都无所谓了,此生可以和他爱过,死而无憾!

    “哦,对了,我明天要去北京,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他突然说。

    “没事,你去忙吧,最近我们处里事情也挺多的。”她说。

    “快到过年的时候了,你要回江渔还是在这里?”他问。

    “我--”她看了他一眼,心想,他肯定是要回榕城去的。

    “每年都是回去和我爸妈一起过年,今年,也是。好多亲戚同学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有机会见面。”她笑了下,说道。

    他看着她,想起她告诉他的身世,心想,在亲眼看到了自己母亲留下的字条后,她还能做到心无旁骛地回去养父母家里吗?她也想和自己真正的亲人在一起吧!

    “有没有什么想去玩的地方?我们可以趁着过年出去玩几天?”他一边吃饭,一边说。

    苏凡看着他。

    “海南什么的地方就不要去了,人太多,其他的地方呢?我们可以选一个过年不是很热门的景点去--”他说。

    她的心里慢慢地柔软起来,放下筷子,头靠在他的肩膀上,霍漱清停下手,看着她。

    “谢谢你,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幸福!”她说。

    “我也是!”他轻声道。

    她抬头看着他,一言不发。

    有一首歌里唱,虽说每个人都是孤单的,却总是要去寻找某个人,一直在执着地追求那虚幻而易碎的一切。

    或许,歌词里描写的都是真的,因为孤单,才会努力想要寻找一个可以让自己温暖的人,不管要多少年,不管怎么样艰难。

    团聚的时刻,时间似乎总是不够用,时间的车轮总是走的那么快。当次日清晨的阳光穿透云层之时,苏凡的心头,却黯淡无光。新的一天到来,就意味着自己和他又要分开不知道多久,不知道多久才能见面。

    他的吻,从背后传来,她转过身抱住他,光洁的脸颊蹭上他下巴的胡茬。

    “怎么了?昨晚没喂饱你?”他咳嗽了一声,轻笑道。

    可她的身体完全贴上了他。

    “还想要吗?”他吻上她的肩头,问。

    她“嗯”了一声,接着便完全陷入他那浓烈的情海。

    他的精力是那么好,即便昨晚一直耕耘到了半夜,此时却还是精神百倍。她承受着,迎合着,哪怕自己的身体暗暗吃痛,却还是在让自己尽最大的程度接纳他。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可是,当苏凡坐在会议室听着主任的例行讲话时,不自主地梦起了周公。

    下午,霍漱清便和覃春明一家一道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

    覃春明让他和自己坐在一起,两个人一路上聊着说着,覃逸秋不禁笑着对母亲说“我爸和漱清的话真多”。徐梦华看向丈夫,只是笑了下。

    “妈,小飞没和您说他回来准备干什么?”覃逸秋问道。

    弟弟覃逸飞打电话说会在年前回到家里,不再去美国了。可是,并没有说他回来打算干什么,按照那个少爷的脾气,八成是继续逛荡吧!

    “你以为我说话他就听了?随便他要干什么吧,我也管不了了!”徐梦华道。

    “赶紧给他找个媳妇儿,看来他是要老婆管的,咱们都没办法。”覃逸秋道。

    徐梦华笑了,说:“他那个性子,我和你爸还不知道什么年月抱上孙子呢!”

    覃逸秋听母亲说完这话,看了一眼坐在父亲身边的霍漱清。

    现在的霍漱清全部心思都在工作上,虽然孙蔓在云城,可是,好像两个人基本属于分居状态。覃逸秋知道这个阶段对霍漱清异常重要,毕竟现在是他的一个好机会,可是,难道他和孙蔓真的就打算这么一辈子过下去了?覃逸秋想起自己前些日子和孙蔓在云城的会面,好像孙蔓自己也不是很在意眼下的分居状态,似乎孙蔓又在云城找到了自己事业的春天。覃逸秋也不便多问,心里却是隐隐的担忧。

    等到了北京,覃逸秋和丈夫一起带着母亲回了家里,而霍漱清和覃春明以及齐建峰等人则开始他们的工作行程。

    这是霍漱清第一次与那位吏部尚书见面,也许是因为覃春明之前就和那位大人物通话谈过霍漱清的事,这次见面只不过是加深印象,进一步了解。毕竟,从现在开始,霍漱清以后仕途的每一步都需要和这位大人物接洽。

    第一次见面是愉快的,那位大人物对霍漱清也表示了欣赏,只是那位问霍漱清“单独主政这一个月,有什么感触?”霍漱清听得出来对方是对他心存怀疑的,毕竟霍漱清的履历里,秘书生涯占了绝大多数时间。

    尽管那位心存疑虑,却还是答应覃春明,他会尽快推动此事的落实。只不过,要等一段时间才行,毕竟霍漱清现在要升任的不是普通职位,而是副省级的位置,那是需要上politicalBureau的会议讨论决定的。吏部尚书建议覃春明再找找另一位人物,多一个人帮忙还是有好处的,毕竟霍漱清此事的确是存在相当的困难。

    对于霍漱清来说,路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只能前进了,可是,等到夜里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总是怀疑,自己这样到底值得还是不值得?

    每年到了年底,时间似乎就以光速飞驰着,眨眼间几天就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年底大家就忙碌的缘故。

    霍漱清从北京回到云城,并没有同苏凡说自己的事,他不想让她为他担心,不管事情成与不成,还是平静应对比较好。

    年关将至,苏凡的驾照也拿到手了,她赶紧给霍漱清发短信告诉了这个喜讯。短信刚发过去,他的电话就来了。

    “有没有喜欢的车子?”他问。

    “我现在也不敢开啊,昨天开着雪儿的车在校园里遛了一圈,差点没吓死。”她说。

    他在那边笑了,道:“没关系,多练练就好了。你找机会和小雪一起去看看车,选一个你喜欢的买回家,算是我给你的新年礼物!”

    新年礼物?那也太夸张了吧?

    “不要,我怕撞坏了,不要!”她说道。

    “你的意思是想要一辆坦克?那东西绝对不会撞坏!”他说。

    她知道他是在开玩笑的,也跟着说道:“好啊好啊,要是开着坦克上街就不怕了,什么车撞过来都不怕!”

    “你这家伙!”他有点无奈地摇摇头,“好了,那就先这样,晚上我回家,你去家里等着我!”

    自从上次分开,这又是大半月的时间没见了,他就连周末都没有时间,简直比以前给覃春明做秘书的时候还忙了许多。

    苏凡知道他是不会和她一起吃晚饭的,便一个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了信林花苑的家等他。

    上周去看医生的时候,她的检查结果居然有了明显的好转,医生建议她暂时停药一周,观察一阵子再继续治疗。尽管如此,苏凡觉得自己身体真的好了不少,起码这两个月来月经的时候都不怎么疼了。

    一切,都会好的吧,她心想。

    然而,等到九点钟过了,门铃响了。

    她赶紧去开门,就看见他站在月光下看着她。

    “外面好冷!”她说了句,就赶紧拉着他进来,关上了门。

    他紧紧拥住她,冰冷的脸颊贴着她的,慢慢地温暖了起来。

    “有个好东西送给你!”他松开她,道。

    “好东西?”她却说,“先换衣服吧!”

    等坐在沙发上,霍漱清才把一个东西放在她的手心,苏凡睁开眼一看,竟是一把车钥匙。

    “这是--”她惊道。

    “新年礼物!”他含笑道,“明天去店里开回来就行了,手续全都办好了,这是钥匙。”

    “可是--”

    “放心,这辆车不是很贵,十六万,不会很扎眼的。”他说。

    她真是好开心,可是--

    想了想,苏凡还是把车钥匙放回他的手里,道:“你觉得十六万不贵,可是,我一个月才挣三千块,却开着十六万的车,别人会怎么想?我又没有有钱的父母,自己收入也不多--”

    “你啊,真是--”

    “你听我说--”她拉住他的手,道,“要是有人注意到了怎么办?要是牵扯到了你怎么办?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觉得,还是,还是小心一点吧!你说呢?”

    他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她。

    她说的有些道理,可是更多的则是她的胡思乱想。

    “你送我的礼物,我很开心,可是,我更想你平安,这比什么都重要。”她说着,看着他。

    她知道自己不该泼他的冷水,毕竟这是他送给她的。

    “呃,已经办好手续了,是吗?”她问,他点头。

    “那,不如先从店里开回来,放在什么地方,等过上几个月我再开,好吗?”她说。

    “几个月?你啊,好生生的新车就被你放成了旧车!不过,既然是你的了,随便你怎么处置吧!”他笑了下,道,“这边小区好像是有车库的,你明天开回来放车库。”

    苏凡点头,偎依在他的怀里。

    “谢谢你!”她说。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叹了口气,说了句“傻丫头”!

    第二天,苏凡约上邵芮雪去某品牌的4S店把那辆车子开了回来,停放在车库里,邵芮雪笑着说真是羡慕死她了。

    是啊,她的确是值得羡慕,有一个那么爱她的男人,哪个女人会不羡慕她呢?

    转眼间就到了年三十,单位都开始放假了,霍漱清中午和苏凡见面,一起去一家私房菜吃了个饭就分开了,晚上他便和孙蔓一起乘飞机返回榕城,各自回家过年,一如过去一样。

    尽管自己的新车在车库里安静睡着,苏凡还是乘坐长途车带着给家人买的东西回去了江渔老家过年。和过去一样,母亲准备了一桌的菜,只不过今年的菜,都是苏凡喜欢的。

    新的一年,在思念和祈祷中慢慢走来,在两个人远隔千里的电话里走来。

    也许,新的一年,一切都会变的更好,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