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07章 就是他的心尖宠
    “小苏?”那三个男人重复道。

    “难道就没有名字?还是老霍你要保密?”覃东阳笑问。

    霍漱清含笑望着苏凡,对覃东阳道:“叫她小苏就可以了。”

    三个男人都哈哈笑了,齐建峰领头起身。

    “好了好了,我们就不在这里做大型灯泡了,先撤!”齐建峰笑着说。

    那位江邑市的刘书记点头,道:“老霍你们先休息,等会儿晚饭好了,我们再过来叫你们。”

    苏凡忙走向门口给大家开门,并说“再见”。

    最后和霍漱清一起走过来的是覃东阳,他一脸笑容,走到苏凡面前,道:“难得霍书记不再单刀赴会了,看来还真是转性了啊!”

    “就你话多!”霍漱清拍了下覃东阳的肩,道。

    覃东阳哈哈笑着,走出了霍漱清和苏凡住的房间。

    房门关上,苏凡才说:“他们,他们怎么过来了,我--”

    霍漱清走过来,揽住她的肩,一直走到沙发边坐下,道:“他们是听说我带了你过来,心里好奇才过来看看的。”

    “好奇?为什么?”她不解地问。

    他好一会儿都不说话,只是拉着她的手望着她。

    “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个人参加这种聚会的。”

    她没有明白,因为他在路上只说这是一个小圈子的聚会,并没有多说。

    他呼出一口气,道:“按照规矩,我们每次都要带一个自己信的过的女人来,其实他们几个带的女人,都是跟了他们好几年的,而我一直,一直一个人--”

    苏凡一脸错愕,这是什么聚会啊?

    他看出来她的疑问,想到等会儿的场景,觉得还是提前跟她讲清楚比较好,免得她说错话。

    “其实,这就是一个规矩,我们彼此把自己的女人带出来,算是把自己的把柄交给对方,是一个信任的方式。可是,我,我一直没有,所以就,”他顿了下,“本来我不打算带你过来的,毕竟他们带的女人都不是自己的妻子,我不想你多心,以为我把你只是当成那样的女人,你明白吗?”

    苏凡低头,沉默不言。

    良久,她才抬头,迎上他那征询答案的、略显焦急的双眼。

    “我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她说着,偎依在他怀里。

    霍漱清喘息一声,拥住她。

    “既然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参加,今天为什么又带我过来?”她坐正身体,突然问。

    “我要和你说的正是这个。”他认真地看着她,手指习惯性地摸着她那软软的头发,“覃书记和我说这次的任命大概不会出什么意外,可是,这种事,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敢打包票。不管这次能不能成,他们几个人都是我今后需要依赖的重要人物。虽说我们几个一直都有不错的交情,可以说是铁杆,可是呢,有句话说人心隔肚皮,就算是一条路上走的人也不见得就会一直一条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而现在和将来的几年,我比过去更需要他们,所以,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是完全把他们当自己人,才让他们见你。”说完,他顿了片刻,“你,会不会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这些就把你带过来?”

    她好一会儿都没说话,似乎是在消化他说的这些话。她并不是很明白他所说的这种信任关系,可是,既然他这么说了,那她就要好好配合他。

    苏凡点头,拉住他的手,道:“虽然我不是很懂你说的,可是,你放心,我会听你的话。”

    他轻轻亲了下她的唇,放开了,才说:“你只要在我身边待着就行了,要是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反倒是不好。”

    她微微点头。

    他的世界,她并不是很懂,可是,他要她做的,她就会好好做。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苏凡忙去开门,进来的却是另外两个陌生的人。那两个男人见了她都会心地对她笑笑,走进了客厅,霍漱清已经走过来的,同他们热情握手。

    “老严、老孙,你们怎么过来了?我该先过去拜访两位大哥的,见谅见谅。”霍漱清笑着说。

    “客气客气了,我们也刚到,听东阳说你已经到了,过来先看看你。”一个矮胖的男人道。

    霍漱清邀请两位在沙发坐下,便叫苏凡赶紧泡茶。

    “霍省长身体还好吧?”另一个中等个头约莫五十岁上下的男人含笑问道。

    “还好,现在每天都出去慢跑啊练拳啊什么的!”霍漱清道。

    苏凡觉得这两个人或许是年纪的缘故,在霍漱清面前说话似乎没有之前那三个人那么随便,她也不言语,把茶杯放在两人面前,就乖巧地坐在霍漱清身边。

    三个男人闲聊几句,门铃又响了,苏凡过去开门,竟是那位领着他们进来的中年男人。

    “您好,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覃总他们已经过去了。”男人道。

    “哦,好的好的,我们马上过去。不好意思餐厅在哪里?”苏凡忙说。

    男人微笑道:“那我在这里等等几位,带你们过去!”

    苏凡便折回客厅,发现那三个男人已经都起身了。

    “那就先不打扰了,等会儿咱们餐厅见。”矮胖男人道,说着就和霍漱清握手,霍漱清送两个人到门口,对门外那位经理一样的男人说:“没事,你去忙吧,我知道地方。”

    关上门,他才对苏凡说:“换件衣服,咱们就过去。”

    换衣服?苏凡看着他,却见他已经走到了更衣间,她便赶紧跟了上去。

    “这是--”看着眼前一件件的各式衣服鞋子,苏凡惊呆了。

    “我前两天派人送过来的,全都是给你准备的。毕竟是个聚会,也得稍微隆重一点。”他说着,给她挑了一件无袖收腰的大红色连衣裙出来递给她,又给她找了件齐腰的米色开襟毛衫,然后就是一双红色高跟鞋。

    苏凡愣愣地看着他如此娴熟地为她打扮,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这样穿上,非常衬你的年龄气质。”他说着,亲了下她的额头。

    “那个--”她的手摸着裙子,那柔软的布料一触手就知道是高级货,便转身看着他,艰难地启齿道,“这样的聚会是很正式的那种吗?就像电视里演的那种要穿礼服什么的那种?”

    他笑了,道:“没那么夸张,只是,”他揽住她的腰肢,“我想让我的女人第一次出场就惊艳,明白吗?呃,是我的虚荣心!”他说着,满面含笑。

    苏凡低头笑着,踮起脚亲了下他的唇角,赶紧开始换衣服。

    霍漱清坐在她身后,看着她穿好衣服,便过去给她拉上裙子的拉链,那件下摆有些微微蓬起来的连衣裙刚刚到膝盖。蓬起来的裙摆,让她的腰身显得那么的纤细,却又感觉很轻松活泼。

    镜子里的女孩,长发披肩,莹洁娇俏的面容被这大红色的裙子衬托的越发白皙,再搭上这件毛衫,完全就是青春活泼的感觉,有些俏皮却又不失大方庄重。

    “对了,还有这个--”他说着,赶紧出去从行李箱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快步来到她面前。

    “来,给你戴上,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怎么样?”他把小盒子里取出来的一条珍珠项链挂在她的脖子上,对着镜子里的她问。

    苏凡的手指,轻轻摸着那颗珍珠,心里又幸福却又有些忐忑。

    他,是不是太过隆重了?

    “好了,这样就好,青春又不失文静,真是我的小丫头!”他抓着她的肩,笑意深深地说。

    苏凡低头。

    “走吧,把头发梳一下就可以了。”他说。

    她赶紧按照他吩咐的做了,然后挽着他的胳膊,他却微微笑了下,推开她的手,就在她错愕之时,他抓起她的手十指相扣,一起走出了房门。她仰起脸对他笑着,跟着他的脚步。

    走廊的尽头是一座木质小桥,桥下是人工设计的流水,此时虽然外面是冰天雪地,可这室内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凉意,却好像完全是在春天一般。

    苏凡没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也和他这样挽着手一起去见他的朋友,而不是躲在他的背影里。

    老远的,就听见了那几个男人的说笑声,好像这个山庄里只有他们这几个客人一般。不过,仔细想一下,既然这几个人选在这里秘密聚会,就应该不会让别人发现才对,毕竟他们的身份都那么敏感。

    木地板上,那高跟鞋的声音格外清脆,从两个人走上桥的那时候开始,亭子里圆桌边的人们就知道他们来了。而当那一抹红色的身影越来越近,桌边坐着聊天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说话,视线全都落在霍漱清和苏凡的身上。霍漱清脸上的笑容,那样的轻松自然,似乎他从没那么笑过,而他挽着的那个年轻女孩,完全就如阳光一般明亮。

    “果然是郎才女貌,一对神仙眷侣啊!”首先入耳的是覃东阳的声音,苏凡听见这句话啊,脸颊立刻就泛起了红色,不自觉地捏紧了霍漱清的手。

    霍漱清轻松地笑笑,按按她的手心,意思是让她放松,便大步走向了那张圆桌边的人们。

    “老霍真是艳福不浅啊,羡煞我们这群人了!”那个矮胖男人笑着说。

    “后来者居上嘛,哈哈!”刘书记笑道。

    “老刘这话对了,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人啊,都被老霍给拍死了,惭愧惭愧啊!”齐建峰含笑应道。

    女人们也都夸起苏凡年轻漂亮,虽然她们并不比苏凡大几岁,可是,毕竟岁月不饶人,再怎么用化妆品也没办法和年轻女孩子相比。

    “大家都别取笑我了!不敢当不敢当啊!”霍漱清微笑道,说完就挽着苏凡的手给她介绍桌上的几位女士,大家互相认识了,才坐在他们两人的位置上。

    那四男四女都注意到霍漱清和苏凡紧紧挽在一起的手,心中滋味各异。不过有一点大家都清楚了,霍漱清带着的这个女人,真是他重视的。

    调侃了几句,大家也都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饭菜上桌,男人们开始聊起他们感兴趣的事,女人们则坐在一旁安静伺候。

    苏凡在这种场合向来是不会开口的,今天更加如此,她知道自己的作用就是一个花瓶,那就做个安静的花瓶。

    尽管霍漱清是在和饭桌上的人说话,却总是在苏凡不注意的时候为她夹一筷子菜,而且每次夹来的都是她喜欢的。她偷偷地看他,却发现他只是偶尔转过头对她笑一笑,并不说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