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2章 关键时刻出乱子
    霍漱清坐在沙发上,拆开信封,当他读到信里的内容时,完全惊呆了。

    他早就该预料到这一步的,那帮人怎么会让他顺利接任?不给他找事,完全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是这件事?为什么是苏凡?

    覃春明看了霍漱清一眼,道:“这信里说的,是诬陷,还是确有其事?”

    书房里,陷入了一片静谧。

    霍漱清的手,攥着那两张A4纸,视线停在上面,久久没有移动。

    “早知道他们会找事,可我没想到他们找到这上面了。”覃春明道,“按说,依你的性格,我是不该担心这封信的,可是最近这一年你和孙蔓的状况,却让我不得不担心。”

    霍漱清明白,他很清楚,覃春明是为了他好,他能走到今天,完全是覃春明的指引。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恐怕覃春明比他更担忧。毕竟他是覃春明保举上去的,覃春明为了能让他继任市委书记,动用了多少的关系,花了多大的力气,霍漱清是知道的。正因为如此,他--

    沉默片刻,霍漱清抬头望着坐在侧面另一张沙发上的覃春明。

    “覃书记,这信上说的,是真的,我,我的确是和苏凡在一起,而且--”霍漱清认真地说。

    覃春明看了他一眼,就闭上双目。

    “其他的就不用说了,我只需要知道这事到底是真是假就够了。”覃春明幽幽地说,“看起来他们暂时还没有什么确定性的证据,如果有的话,他们一定会一起送上来的。既然这样,关键就在你那个什么苏什么的女人身上,纪委明天就要正式开始调查了,到时候,那个女人一定会被叫过去问询的,只要她不承认,这件事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覃春明看着他,道,“她,可信吗?”

    霍漱清点头。

    是啊,苏凡怎么会不可信?她在安全局经历了那么不可想象的遭遇都没有把他供出去,现在怎么会把他们的事泄露出去?

    “那我就不担心了。”覃春明道,“不管你和她是怎么回事,近段时间还是收敛一些。”

    “是,我知道了,覃书记!”霍漱清应道。

    “不过,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呢?”覃春明道,“举报信是刘华君送到蒋正东手上的,如果只是添乱,何至于让刘华君出手?刘华君能露面,说明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结束!”

    “是,我也这么想。他们应该能猜得出苏凡是不会说出他们希望的答案,如此一来,他们这么做就显得太蠢。即便这件事上报,也不会有任何结果。这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霍漱清道。

    覃春明点头。

    “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覃春明叹了句。

    覃春明是知道的,霍漱清做人有多么谨慎细心,这种事,霍漱清是绝对不会让别人抓到真凭实据。可问题是,那帮人既然能提出来,就肯定有后招。现在想不到的,才是更恐怖的。

    吃完晚饭,霍漱清就回家了。因为徐梦华不在,齐建峰便住在覃春明家里随时照顾。等霍漱清离开,覃春明问齐建峰:“霍漱清在外面有个女人,这事儿,你知道吗?”

    齐建峰点头,道:“前几天我们一起出去玩了两天,见到了。”

    覃春明看着齐建峰,齐建峰忙说:“看漱清的样子,像是认真的。”

    “认真?他是想和孙蔓离婚还是怎么着?”覃春明道。

    “这个,我不清楚。可是,感觉他对那个女孩子特别上心,完全不像是玩一玩那么简单!”齐建峰道,“至于他和孙蔓,上次孙蔓出了那事之后,好像他们就很冷淡了。”

    覃春明叹了口气,道:“这小子,平时都谨慎小心的,关键时候就出这乱子!”

    齐建峰不语。

    “那个女人,干什么的?”覃春明道。

    是啊,正是因为霍漱清平时都太小心,现在被人揭发这事就更让人充满疑问。

    齐建峰坐正身体,道:“是市政府外事办的,今年25岁,翔水人。”

    覃春明笑了下,不语。

    霍漱清怎么这么蠢?竟然搞什么办公室恋情?

    “您还记得那一次市政府有个工作人员被云城市安全局带走的事吗?”齐建峰道。

    “哦,你说的是曾泉插手的那个?”覃春明问。

    就是那件事,由于曾泉的介入,姚西林和他站到了一起,尽管他很不喜欢眼下这种局面,尽管他很清楚姚西林是那位尚书安悬在他头顶的利剑。

    “是的,那次被安全局带走的就是这个苏凡!”齐建峰说完,望着覃春明。

    覃春明的眉毛微微抽动了几下。

    他记得那件事,记得那个在安全局里咬牙坚持、宁可身受折磨也没有把霍漱清拉下水的女孩子!当时,他听到报告后,内心深深被震动了。没想到这个时代还有那样的人?简直,简直不敢相信!

    而现在,他才得知那个女孩子才二十五岁!二十五岁啊,比霍漱清整整小了十四岁,还真是,真是小!

    好一会儿,客厅里安静得似乎连鱼缸里小鱼吐气泡的声音都听得见。

    “这么说,那个时候他们就在一起了?”覃春明问。

    “可能吧!如果不是那个原因的话,那个女孩子恐怕也不会扛住不说的!”齐建峰道。

    覃春明一言不发,深深叹了口气。

    接下来怎么办呢?这个霍漱清,竟然不知不觉间就搞出了这种事!不过,也许就是霍漱清这小子,才能让一个小丫头拼死护他呢?安全局的手段,岂是那么一个小丫头能扛得住的?

    现在这事一出,上面几个部门会要行动了。

    想了想,覃春明让齐建峰把自己的手机拿过来,打了个电话--

    “首长,对,是我这边事情有些麻烦”覃春明对电话那边的人说,把公示当天发生的事情汇报给了首长。

    “曾元进那边,你没说吗?”首长问。

    “还没有!先跟您汇报--”覃春明道。

    “我会派人盯紧的,你那边也要想办法尽量把事情弄清楚。不过,曾元进那里,你给他打电话说一下。”首长道。

    “是,我明白了!”覃春明道。

    挂了电话,覃春明又给吏部尚书曾元进打了过去。

    然而,尚书的态度显然不比那位首长那么耐心,听覃春明这么一说,直接说“你跟我保证说他是个怎么干净、找不到麻烦的,今天刚刚一公示就出这乱子!”

    “要是真找麻烦,谁能保证自己没一点毛病呢?”覃春明道。

    “好了,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的。”曾元进说完,挂了电话。

    妻子罗文茵端了一杯水过来,道:“看你,生哪门子气?赶紧把药吃了!再这样下去,吃多少药都降不了你的血压!”

    曾元进从妻子手里拿过药片,一把扔进了嘴巴,喝了口水咽了下去。

    喝完药,曾元进当着妻子的面给姚西林打电话,问姚西林知不知道覃春明说的那件事。姚西林早就知道覃春明会找曾元进,而曾元进肯定会打电话问他,于是,在看到举报信之后,他就派人去了解信里提到的事情了。

    听姚西林说完,曾元进挂了电话。

    “既然是春明大哥提的人,你直接问他不就行了,干嘛又找姚西林?”罗文茵坐在丈夫身边,翻开书看着,道。

    “覃春明提的人,他还能不护短?”曾元进道,“要是他当初就把可能的麻烦告诉我,我还至于去问姚西林吗?明明那个人的提拔就很成问题,好嘛,现在--”

    “你啊,什么都从你的立场想。换个角度想一想,你和春明哥的关系谁不清楚?你明知如此,却还要支持那个姚西林,春明大哥心里能舒坦吗?把你换成他,你想呢?现在出了事,你们两个敞开了把事情说清楚,该怎么解决,你们商量着办,你却偏要找姚西林问。要是春明大哥知道了--”罗文茵耐心地说。

    “你只觉得是我多心,他覃春明背着我干的事,你又知道多少?”曾元进道,“以后,我们的事,你少说几句。”

    “你以为我喜欢说啊!”罗文茵说完,继续看书。

    “对了,泉儿哪天回来?”曾元进问。

    “你看你又忘了,下周二是叶大姐的忌日,泉儿和我打电话说他会赶回来的。你呢,今年能去一趟吗?”罗文茵问。

    “再说吧!”曾元进起身,走向洗手间。

    而此时,苏凡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拿着手机不停地在地上走来走去,该怎么和霍漱清说呢?怎么说呢?

    手机,响了起来,是他的号码,她却还没来得及接听,就听见门上传来一阵敲门声。

    她赶紧走过去,从猫眼看去,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奇怪!

    然而,刚转过身,敲门声又起。

    她不禁有些害怕,赶紧开门。

    门外,的确没有人,可是,地上放着一个盒子。

    大晚上的,谁会--

    她这么想着,却还是蹲下身看了下,却见盒子上写着“苏凡亲启”。

    给我的?应该不会是炸弹吧!她想了下,抱起盒子走进屋里。

    而手机铃声,已经停下了。

    她给霍漱清回拨过去,拿出剪刀开始剪开盒子上的胶带。

    “刚才做什么呢?”他问。

    “拿了个包裹,也不知道谁寄的!”她说着,盒子也打开了,里面有个塑料袋,她拿起来一看。

    这,是什么?

    血糊糊的,一段--

    “啊--”她一下子把袋子摔了出去,惊恐地连连后退。

    什么,那是什么?

    “怎么了?”霍漱清一下子惊坐起身。

    “手,手--”她结巴着,嘴唇不住地颤抖,却说不出来。

    那个塑料袋,如同一个魔鬼一般,向她发出狰狞的凶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