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5章 一对璧人
    这个声音,难道是--

    曾泉?

    “曾泉?是你吗?”她的内心,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在这些灰暗的日子里,提防着暗箭,思念着亲人,那么多的压力,让她几近形神俱毁。弟弟的突然出现,让苏凡感到一丝安慰的同时,却也被深深的自责浸透着。而曾泉,这个朋友,虽然相识时间短暂,却让她刻骨铭心的人,此时听到他的声音,对于苏凡来说,不啻于天籁。

    电话那边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怎么,你不会已经把我忘了吧?我还大老远来找你,真是伤心啊!”

    真的是他啊!

    苏凡突然笑了,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好了,你在哪儿?赶紧请我吃饭,或许我还可以考虑既往不咎!”曾泉笑着说。

    如果是平时,她肯定会毫不犹豫答应,可现在,弟弟刚醒来--

    她看了一眼病房的里间门,想了片刻,道:“我这会儿在省一院,你呢?”

    “医院?”曾泉愣了下,“你,病了?”

    “不是我,是--”苏凡换了话题,道,“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哦,”曾泉看了一眼车窗外,那漆黑的夜空,那闪烁的霓虹,“没事,你在医院等等我,我到了那边就给你打电话。等会儿见。”

    挂了电话,苏凡坐在沙发上。

    曾泉,曾泉,他--

    起身走进里面的病房,却发现弟弟又睡着了。她这才想起医生说的,这是因为使用了镇静剂的缘故,药效还没完全过去。恐怕今晚都会是这样半梦半醒的吧!

    给弟弟掖好被子,苏凡跟护工交代了一声,把自己的号码留给了他,并叮嘱说,要是弟弟有什么动静就给她立刻打电话。

    曾泉的电话还没来,苏凡却已经下了住院部的大楼,缓缓走在院子里。

    弟弟的回来,对她而言绝对是个喜讯,这也意味着霍漱清的那件事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可是,她的心里,丝毫没有轻松的感觉。

    真是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呢?到底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阵风吹来,钻进她的领子,她打了好几个喷嚏,站在树下,望着路边那发散着昏黄色光线的路灯,冷寂极了。

    前面有个小超市,她走过去买了一瓶热牛奶,插着管子,靠着路灯的柱子站着喝着牛奶。也许是牛奶的作用,她慢慢觉得身体也暖和了起来。

    手机响了起来,她掏出来一看,是曾泉!

    “我在省一院正门外,一辆车牌是江A*的出租车。”曾泉道。

    “好,我马上过去,你等一下。”苏凡说完,赶紧把牛奶瓶还给超市老板,跑步来到正门口,很快就发现了朝着她走来的曾泉。

    她笑笑,大步走向他。

    “瘦了--”两个人一见面,就异口同声道,说完都忍不住笑了。

    “走吧,我都饿扁了!”他笑着说,拍拍她的肩,就走向了出租车,为她拉开后座的门。

    “谢谢!”她笑了下,坐进车子。

    等曾泉坐了上来,她问:“你想去吃什么?”

    他想了想,道:“我今晚在酒店订了房间,正好那家酒店的楼上有一家很不错的餐厅,我已经打电话订了个位置,咱们就去那边。”

    “好啊!”她含笑看着他,道,“你这是从哪儿来?在云城待多久?”

    他笑笑,道:“你也不是完全不关心我啊!”

    苏凡却只是笑了,没有回答。

    曾泉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把视线移到车窗外。

    “你喜欢这里吗?”他突然问。

    她不解,看着他,片刻之后,答道:“挺喜欢,你呢?”

    “刚来的时候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呃,仔细对比一下的话,还是比北京舒服。”他笑笑,道。

    “小地方嘛,和大城市是没法比的!”她说。

    “其实,小地方也挺好啊!自由自在的,我挺喜欢。”他说。

    “那就别走了啊,留下来!”她看着他,道。

    他笑了,说:“你一看就不是真心留我,我才不留呢!”

    “哪有啊!我可是很认真的,这世上也就你不相信我这种老实人了!”苏凡道。

    “你敢说你没骗过人?”他笑问。

    “切,不说了!”她转过头。

    曾泉哈哈笑了,道:“好了,我们到了,下车吧。”他说着,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钱给了司机,下车从后备箱里去行李。

    “你,刚下飞机?”苏凡看着行李箱上贴的纸条,问。

    “姑奶奶,你是不是压根儿就忘了我啊!一点都不关心我!”曾泉说着,拉着行李箱就朝着酒店门口走,苏凡赶紧跟上去,一进大厅,就看见了那个知名的酒店标示。

    “大哥,你要不要这么奢侈啊,住这么贵的地方!”她惊道。

    “包容我一次吧!好久都没有睡过舒服觉了!”他笑道,拿过房卡,拉着苏凡的胳膊走向了电梯。

    “哎,知道吗?听说五星级酒店的那个什么很漂亮的!”电梯里,他突然说。

    “什么?”她问。

    他笑着,在她的耳边轻轻说出两个字,她的脸立刻红了,双眼狠狠地在他脸上剐了一层,转过脸不理他。

    从这时一直到走出电梯,她都没有理他,曾泉赶紧求饶了。

    “好了好了,姑奶奶,是我错了,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识逗啊!”他说。

    “有你这样逗的吗?”她说道。

    他却止不住地笑,道:“走,我先去放行李,洗个脸咱们去吃饭,我请你,就当是赔罪了,行不行?您就大人有大量,饶了我?”

    苏凡看着这个人高马大的男孩子在自己面前如此表情,忍不住笑了,却说:“我不要进去,我就在这里等你。”

    “你怕什么?怕我吃了你?”他说。

    “你敢!”

    “不敢不敢,你这么凶的,一点都不可爱,我不喜欢!”他说。

    “谢谢了,太感谢了!”她说道。

    曾泉笑着,道:“走吧,你这么漂亮的女生站在酒店电梯口,那些男人会以为你是--”

    想起他刚刚在耳边说的那两个字,苏凡立刻警觉了起来。

    “这就对了,走吧!小爷不会害你的!”他笑道,推着苏凡走向自己订的房间。

    开了门,苏凡完全惊呆了,这五星级的酒店,果然是非同凡响。不过,应该他这种房间是更贵的吧!

    站在窗边,云城的夜景尽收眼底。

    曾泉把行李箱放进更衣间,见她站在窗边看外面,笑了下,就走进浴室去洗脸,过了一会儿,等苏凡回头的时候,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站在她身后。

    “怎么样?不错吧!”他问。

    她点头。

    “那,要不要今晚住在这里和我一起看呢?”他站在她身旁,笑问。

    “几个月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痞了?”苏凡道。

    “变了吗?我本来就这样啊!还是说,你以前暗恋我,情人眼里出潘安?”他坏笑着,问。

    不得不说,这小子真的是很吸引人的,他在外事办那会儿,就听不少女同事心仪于他,可他偏偏对所有人都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唯独对她--他这张俊秀的脸,以前简直就是一张漂亮的面具,毫无表情,生人勿近的样子,哪个女同事敢和他多说话?谁知,他现在竟然如此熟练地说出这么多不知分寸的话?

    “自恋狂!”苏凡说了句,“走吧,吃饭去吧,再不去,人家餐厅就打烊了。至于你的美丽夜色嘛,还是找酒店里那些漂亮的什么陪你看吧!”

    说完,她就走向门口。

    曾泉在她身后笑笑,跟了上去,为她拉开门。

    “哎,苏凡!”走向电梯的路上,他叫了声。

    “什么?”

    “以后,不要跟着男人进酒店房间,很危险的,明白吗?”他说着,苏凡看了他一眼,竟发现他的眼神是难得的认真,便按下电梯的下行键。

    “不是你跟我说不能在电梯这里等你的吗?”她说。

    “我是例外,别的男人可不行,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曾泉神色严肃,道。

    苏凡不语,走进电梯。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镜子照出两个人的样子。

    曾泉看着镜子里的两人,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词“一对璧人”。那一刻,他不禁笑了,自己怎么会这样想呢?

    “你说的对,我,太大意了。最近脑子里乱的不行,什么都--”她说着,双手不自主地捏紧了手提包的带子,低下头。

    他的手,放在她的肩上,轻轻拍了下,道:“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

    她没有看他,低着头点头,泪水却在眼里打转。

    曾泉看不清她的表情,想了想,拥住了她。

    “对不起,我来晚了!”他的语气沉重,苏凡瞬间惊呆了。

    她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的眼里,似乎是她曾经熟悉的神情,她赶紧擦去眼里的泪,对他笑了下,不着痕迹从他怀里离开,笑笑道:“我们去吃饭吧,饿死了,我也没吃晚饭。”

    曾泉愣了下,旋即笑了,道:“你之前说你在医院,病了吗?”

    她摇头,和他一起走出电梯,道:“我弟弟在医院,我在陪他,这会儿他还没完全清醒,那边先有护工照顾。”

    他“哦”了一声,事实上,他也听说她弟弟被绑架的那件事。从她的脸上看,她最近真的是,憔悴了太多。

    到了这个点,餐厅里客人已经很少了,却有一种特别的气氛。

    两人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苏凡环顾四周,突然觉得这里好像自己和霍漱清第一次单独吃饭的那间餐厅。

    “我已经提前点好菜了,让他们早点做上。”曾泉跟服务生说上菜之后,对苏凡解释道,“反正没有辣的了,我已经受不了那东西了,你就忍耐一下,权当是陪我!”

    苏凡笑了,没想到他还记得她的口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