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7章 你想嫁给他吗
    “你怎么知道?”她笑了下,问。

    “从我今晚见到你,你的表情就一直,很,呃,有些低落,有时候和我说笑话在笑,可是,笑完了之后,脸上又--”他望着她,道。

    不知怎的,她的鼻头一酸,突然想哭,眼里泪花闪闪的。

    曾泉给她递过一张纸巾,静静望着她。

    “我今天就是来做你的垃圾桶来了,有什么难受的事,在我这里倒完,就不要再去想了,明白吗?”他认真地说。

    她擦去脸上的泪,笑着说:“你就不怕装不完吗?我要说很多很多!”

    “放心,我这肚子里能装很多东西!”他上半身向后一靠,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她忍不住笑了,道:“有这么夸自己的吗?想说你是宰相?”

    “我和宰相中间也就隔着三级而已!”他说。

    她笑了,问:“那你现在是什么级别?”

    “镇长啊!不错吧!是不是很佩服我?”

    “这也叫差三级?”

    “当然啊,你算算,宰相下来是省长,然后是市长,再下来是县长,我是镇长,这不就是三级?难不成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他很认真地扳着自己的手指头数。

    苏凡发现他的那双手,不像记忆中那么白皙了。

    这家伙,在云南也是吃了很多苦吧!

    “我的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你不用管,我知道你的数学绝对是美术老师教的!这也太能省略了吧!”她说。

    “做科学实验的时候,要先确立一个模型,从简单入手,减少变量,这样才能找到结论。要是一开始就把所有的变量加进去,爱因斯塔的脑袋也会爆炸!”他打开啤酒,道,“唉,跟你这种文科生说这么深奥的话题,真是浪费我的高智商!”

    “滚!你再歧视我,就把你从窗户里推下去!”她说。

    “那你最好祈祷我醉了,只要我醒着,你就休想!”他端起啤酒罐,隔空和她碰了下,就喝了一口,望着她。

    她隐隐能感觉到他在逗她开心,越是这样,她的心里就越是--

    “你说的对,我是,是有很多话,可是,我不知道跟谁去说!”她看着他,他一言不发,只是听着。

    “你说,我该怎么办?”她从包包里取出那枚指环,放在茶几上。

    “他跟你求婚?”曾泉问。

    她点头。

    “他和我说,他在和他妻子离婚,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恐怕他们想离婚也很难了。而且,就算是他们离婚了,我和他又该怎么办?人家举报我们两个,我在纪委那里说我和他没有那种关系,可是,转过头又和他结婚--”她望着他,道。

    曾泉陷入了深思,道:“你想嫁给他吗?”

    “我不知道。如果是在这件事之前,我绝对不会犹豫,说实话,我其实一直都在等着那一天。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而且,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上次安全局那个时候,也是,也是因为有人密报我们的事,他们才抓我去拉他下水。我不知道这样的事以后会不会继续发生。上次,被抓的只是我一个人,而这次,连我弟弟都--”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低下头,双手紧紧捏着瓶子。

    “你想听我的真心话吗?”他问。

    她抬头看着他,点头。

    “客观来说,我会建议你和他分开。原因很简单,霍漱清没有足够力量应付那些针对他的流言,而眼下的机会,对于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机会,对于从政的人来说,相当重要,特别是这种直接改变命运的机会,一旦错过了,就很难有下一次。这是一方面。第二,你们的事,估计这次已经快结束了,毕竟现在霍漱清占了上风。可是呢,他的这次任命有很大的争议,不管是上面,还是江宁省内部。现在那些反对的人,抓着的就是你们的这个事,就算你们现在洗白了,发生这种纷争,上面的人是不会不管的,霍漱清的任命,很有可能会被撤销。”他说。

    她攥着水瓶子的手,指甲泛白。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是他这次的任命被撤销,他之前的职务是不会受影响的,因为他没有犯错。可是,在现在的官场,就算你没有犯错,出了这样的事,你也很容易被你的上级和同志抛弃,从而失去以后的机会。作为覃书记来说,他那么大力支持提拔的霍漱清,在关键的时刻出了差错,以后再想提拔他的时候会不会再出这样的事?他就会开始顾虑,甚至会放弃霍漱清作为自己的接班人,哪怕他培养霍漱清多年,他也不愿意给自己惹麻烦的,到那个时候,他就会选择别人来替代霍漱清的位置。霍漱清的仕途,很有可能会就此终结,失去飞黄腾达的机会。以后,或许他就这样按部就班升职,却再也不能就任要职。”曾泉认真分析道。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静谧。

    “是我,是我害了他,对不对?”她苦笑道,眼里泪花闪闪。

    “这是两个人的事,不是--”他劝慰道。

    她摇头,叹道:“其实,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我,他是不是更顺利一些,过的更好?我一次次给他添麻烦,这次又是--”

    “苏凡?”他打断了她的话。

    “我不了解霍漱清,可是,我了解他那种地位、有那样家庭的人,就像我父亲一样。权力的斗争让他们渴望内心的一种平静,可以说是救赎,而他们如果无处可以寻找这样的救赎,就会放任内心卑鄙肮脏的欲望,做出各种各样的邪恶的事以填补他们内心的缺憾。这些,是我父亲跟我说的,我并不认为这是他对自己曾经出轨的借口,这是现实的客观存在。身处高位的男人,内心里住着一只邪恶的怪兽,他们需要一种力量遏制怪兽去控制他们的灵魂,这种力量必须是善良的、纯洁的、无欲的,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把他们从那无穷的权力诱惑中解救,这种力量,或者是纯粹的梦想,或者是亲情,或者是爱情。可是,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也有多少人可以拥有这些东西?霍漱清是如此,我父亲也是如此,和他们一样的很多人都是如此,就连我们普通人,不也一样吗?内心的邪恶得不到安抚,最终就会沦为欲望的奴隶,走上万劫不复的道路。我父亲说,他找到了他爱的那个女人,他找到了内心的平静。其实,霍漱清不也是吗?因为有了你,他才有了幸福,对不对?”曾泉抓着她的双肩,注视着她含泪的眼眸。

    苏凡的心,一下下被重锤击打着。

    “所以,如果你真的爱他,如果你觉得他就是你一生要找的那个人,就不要放开他的手。他也是爱你的,对不对?”他补充道。

    她低下头,泪水一颗颗打在她的手背上,不停地点头。

    “苏凡,你,信任他,是吗?”他问。

    她点头。

    “那就好!要是他敢辜负你,不管千里万里,我都会飞过来把你抢走!”他的声音凝重。

    “曾泉,你,为什么--”她抬头望着他,问。

    他苦笑了一下,道:“我?我好羡慕霍漱清,就是羡慕,如果此生有一个女孩子像你爱他一样爱我,我想,我会不会抛弃一切和她一起走呢?”

    “你--”苏凡不解。

    很多时候,她觉得曾泉离自己很近,就像是隔壁办公室的那个大男孩,有些时候,又让她觉得和他相隔了万水千山。此刻,她不知他在她身边,还是在千万里之外。

    “别再胡思乱想了,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你爱他,我也--但愿他可以度过这次的难关!”曾泉叹道。

    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否嘈杂,苏凡却再也听不见那些烦乱的声音。

    可是,她又该何去何从?

    耳边的空气,安静极了,苏凡紧紧攥着手中的塑料水瓶子,心里,却乱糟糟的。

    抬头,曾泉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静静喝啤酒,依旧是一言不发。

    “或许--”她开口道,他看着她。

    “或许,我是有点自作多情了,可是,我想问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这么好?我,我不想无缘无故--”她这么开口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又再度低下头。

    “其实,我也说不清。”空气中,飘来他的声音。

    沉默片刻之后,他像是陷入了回忆一样。

    “第一次在外事办的走廊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觉得很眼熟,可是,我说不清在哪里见过你。”他顿了下,喝了一口啤酒,“如果,我说救灾的那一次,我是听说你要去,才主动申请和你一组的,你会不会,会不会笑我?”

    她不语。

    “我真是疯掉了吧!”他自嘲道。

    “你,没有女朋友吗?”她问。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你这么好,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的。其实,你在外事办的时候,咱们那一层楼里就有很多女同事爱慕你的,只是你老一副扑克脸,谁也不敢靠近你。”她说。

    他笑了,不语。

    她低下头。

    “哎,不如,我们聊点别的?”他觉得应该改变一下此时的气氛,道。

    “好啊,你说?”她看着他,道。

    “是郑翰把赵启明给告了?”他问,苏凡点头。

    “我没想到他会那么做!”他叹了口气。

    “他本来已经准备重新开始振兴家业了,却没想到步履维艰!”她喝了口苏打水,道。

    “世事就是如此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像他们这些商人想要发大财就要和官员拉上线,可是拉上之后,就很难再控制自己的未来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过,郑翰家的事也奇怪,丛铁男简直就是个白痴,以为自己通过打击郑翰就能逼迫郑翰把他的私生女娶回去了--”曾泉道。

    “私生女?不是说侄女吗?”她惊讶道。

    曾泉笑笑,道:“那个丛铁男,就是个人渣中的人渣!他要嫁给郑翰的那个侄女,实际上是他的亲女儿,和他弟媳妇生的。至于你那个师姐高岚--”

    “高岚?她找过我,她和我说过一些事。可是,你怎么知道--”她打断他的话,问。

    “那些人的事都太恶心了,我也不想再让你知道。”他说,“我想,霍漱清也不愿意你知道那些事,他也是不想你变了吧!”

    她不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