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19章 这就是你们的真爱?新年快乐加更
    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可苏凡的内心完全没有一丝的欣喜。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被人发现她怀孕了怎么办?那么一来,她和霍漱清之前的一切努力就付诸东流了,他的任命就彻底没戏了啊!

    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不行,不行,苏凡,你要冷静,先不要慌,也许你根本就没有怀孕,你只是得了胃炎,就算,就算真的怀孕了,也,也要冷静,要是你慌了,别人就会发现了,明白吗?

    冷静,冷静,苏凡,要冷静!

    从洗手间走出来,她平复了自己的心情,面带笑容走进办公室。

    “你的手机一直在响!”对面的竺科长道。

    “我竟然忘了。”她说着,赶紧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哪位?”她问。

    “是苏凡吗?”这个声音--

    是孙蔓?

    苏凡立刻就听出来了孙蔓的声音,突然周身冰凉。

    “是,是我。”坐在她对面的竺科长起身,端着水杯子离开办公室关上门。

    “孙律师,您,您有什么事?”不知怎的,苏凡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孙蔓的畏惧,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没想到现在还是。

    “你中午有空吗?我们见个面。地点嘛,还是隐秘一点的好。松宁巷有个裕泰茶楼,这边中午人少,你直接过去,水云间包厢。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四十,希望你别迟到。”孙蔓道。

    果然是律师,考虑周到,做事严格。苏凡心想。

    尽管从没想过自己会和孙蔓单独见面,可是,这一天的到来也并非意外。她和霍漱清的事情都这样了,就算单位里的人不知道,孙蔓是他的法定妻子,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呢?

    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

    她是夺了孙蔓的丈夫,不管孙蔓和霍漱清关系怎样,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而她,必须要接受孙蔓的挑战,哪怕被孙蔓骂一顿,那也是她应得的!

    “好的,我知道了,孙--”她的“孙律师”三个字还没说完,孙蔓那边就挂了电话。

    孙蔓很生气,从这个动作就知道了。

    苏凡深深呼出一口气,右手按在自己的胸口,静静坐着。

    没一会儿,竺科长就来了,她赶紧收拾好自己的办公桌,准备下楼,现在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可是,她并没有去吃午饭。

    一早上什么都没吃,可是她并没有觉得饿,下楼直接走向大门口。

    是不是该和霍漱清说一声,告诉他这些事?还是先算了吧!怀孕与否,她要等确定以后再说。至于和孙蔓见面的事,这是女人之间的事,他要是插手了,恐怕孙蔓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出了市政府大院,她赶紧上了公交车,来到松宁巷附近下了车。正好车站后面有个大药房,她就走了进去,找了两张验孕纸,又买了几包感冒药,才来到收银台结账。虽然市政府附近有个药房,可那毕竟是她工作的地方,经常在那门前走来走去的,被店员认下就不好了,还不如在远一点的地方买呢!

    把药店买的东西装进包包,她才走进了松宁巷。

    松宁巷是省委西侧的一条仿古巷,整条街都是青色长条砖铺地,街口还有两棵大槐树,据说是道光年间的,树已经中空,却依然有纸条泛绿。巷子里,从头到尾都是明清风格的建筑,分布着各式茶楼酒肆、中西餐厅、咖啡店,还有服装店。走进巷子两百米左右,就看见了裕泰茶楼的招牌,苏凡走了进去,在服务生引领下直接来到二楼的“水云间”。

    门刚拉开,就看见里面坐在木质沙发上翘着腿打电话的孙蔓,她依旧是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见苏凡走进来,她跟电话那边的人说“好了,就先这样,我这会儿还有事。”说完就挂了电话。

    “孙律师!”苏凡问候了一句。

    “请坐,想喝什么?”孙蔓一脸平静,道。

    “不了不了,我--”苏凡忙说。

    “既然都来了,怎么能什么都不喝呢?我们还要聊好一会儿呢,还是随便点个什么的好。你自己点,省得有人怀疑我给你下毒!”孙蔓说着,端起自己面前茶几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这话说的也未免太--

    为了不让一旁的服务生记住她们,苏凡还是赶紧点了杯红茶。

    等包厢里只剩下两个人,苏凡才坐在孙蔓对面的沙发上。

    “没想到真是你!”孙蔓笑笑,放下茶杯。

    苏凡的双手,捏着背包的带子,低头不语。

    她今天就是做好准备来让孙蔓发泄怒火的,还有什么可说的?辩解?

    “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做什么不好,非要学做小三呢?”孙蔓道。

    苏凡不语。

    孙蔓扫了她一眼,右手在茶杯外壁上轻轻摩擦着,笑了下,道:“不打算辩解了吗?在纪委那里,你不是伶牙俐齿说的很好吗?是他教你的吧?”

    门上,传来敲门声,孙蔓看向窗外,等服务员放下苏凡的茶杯关门离开,才看着苏凡。

    “抬起头来!”孙蔓的声音不大,却透着威严,一下子就惊到苏凡了,她猛地抬头看着孙蔓。

    “仔细看看,的确是够姿色,怪不得能把霍漱清给迷住,还迷的不轻!”孙蔓看了苏凡一眼。

    “孙律师,对,对不起!”苏凡低声道。

    “对不起?”孙蔓冷笑下,“你现在跟我说对不起,不觉得太迟了吗?把我的丈夫从我身边抢走,怂恿他和我离婚,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顿了片刻,孙蔓又说,“不过呢,我要告诉你,我和霍漱清是不会离婚的,他,是不会离婚的,明白吗?”

    苏凡一言不发,看着孙蔓。

    “你们这些年轻女孩子,以为自己有点姿色,以为自己年轻,就想着傍个有权有势的男人,用自己卑贱的身体去换取你们想要的金钱。男人嘛,都是耐不住寂寞的,能管得住自己老二的男人有几个?妻不如妾,妾不如嫖,哪个男人不想出去找几个年轻女人嫖几把?你们要的无非就是钱,那些男人给的起,你们就迫不及待地脱了衣服。你说说,你至于吗?”孙蔓面不改色,说着这些让苏凡听起来耳红的话。

    苏凡低下头,捏着包包带子的手,越发地用力。

    “哦,对了,你们家很穷,我忘了。种花的农民,能有几个钱?何况还有那么一个不成器的弟弟。找到霍漱清,是不是就以为这辈子衣食无忧了,对吗?不过呢,霍漱清还算是个有道义的,嫖了你,给了你不少钱,这也是应该的。况且他在那方面本来就比别的男人强,看你这身子骨,陪他睡也吃力。不管怎么说,固定用你一个总干净些,他给你多少钱,我也就不计较了。我们既然嫖了,就花得起那个钱。总不能在传出去说我们姓霍的白白嫖了你,对不对?”孙蔓顿了下,看着苏凡的眼神充满了鄙夷,“不得不说,你这副模样,天生的婊子相,柔柔弱弱,充分满足了霍漱清那种大男子主义的心态,让他得到了他在我这里没有得到的东西。尽管我不想承认,可是呢,我的丈夫就是那样的男人,虽然时时处处让着我,骨子里那种大男人的心态是磨不掉的。你正好对他的胃口!从这一点上来说,我还要感谢你,毕竟,你在我不在的时候陪他睡了。可是,苏凡,那是偷,明白吗?我们是付钱给你的,我们的钱买的只是你的身体,而不是让你怂恿他离婚,懂吗?怂恿别人离婚,在这世上有个词就叫偷男人,你,偷了我的男人,现在我来找你讨债了。你说,你是还,还是不还?”

    “孙律师--”她抬起头看着孙蔓。

    孙蔓不语,静静盯牢她,居高临下。

    “我今天来和您见面,没想着和您争执什么,辩解什么。您对我有怒火,我明白,所以,不管您说我什么,我都会承受。可是,您何必用这样肮脏的词语?您这么说,是在贬低我,还是他?您把他说的这么不堪,您自己能接受吗?”苏凡道。

    孙蔓的嘴唇抽动着。

    “您这样说,是贬低了我,还是他?”苏凡盯着孙蔓,道。

    孙蔓冷笑下,道:“你觉得自己很高尚吗?”

    “没有,我从没觉得自己有多高尚,我只知道他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人,这一点你自己很清楚。如果他是那样随随便便的男人,恐怕你很早就要去和别的女人面对面了,对不对?”苏凡道,视线没有一丝回避,紧紧盯着坐在对面的孙蔓。

    似乎,孙蔓那高高在上的气势,不知不觉间开始虚弱。

    孙蔓不禁笑了,道:“伶牙俐齿,以前真是没看出来!”

    “他是什么样的人,孙律师你比我更清楚。我不想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今天我坐在这里,也是真心恳求你的原谅,我的行为的确伤害到了你,可是,我,并没有存心要破坏你们的婚姻--”

    “不是存心的?难道你要告诉我,你们是真爱?你们是情不自禁、相见恨晚?”

    “孙律师,你怎么说都可以,可是,现在他出了事,有什么话,我们是不是不该现在坐在这里说?要是他再有什么意外--”苏凡道。

    “这么为他考虑?你是怕我去拆穿你们的谎言,是不是?你是怕你们的关系一旦暴露,他的升迁就泡汤了,你就做不成书记夫人了,是不是?”孙蔓打断她的话,道。

    “难道孙律师你不希望他跨过这一步吗?难道你就愿意看着他被坏人陷害、失去一切吗?”苏凡道。

    “你觉得你是在为他好,是吗,苏凡?你觉得你去纪委说几句谎话骗骗人,他就顺利过关了?苏凡,你太蠢了,你当别人都是傻瓜吗?”孙蔓道。

    苏凡默然。

    孙蔓呼出一口气,看向窗外,道:“我们的恩怨,暂且不提,今天我叫你过来,为的就是眼下这件事。”

    苏凡一脸错愕看着孙蔓。

    难不成之前把她骂成那样,就是一个开场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