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0章 离他远远的
    “你跟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事,你也该明白。他这个年纪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相当不容易,不管是他自己,还是覃书记,还是他家里,都花了很多的心思付出了很多的努力,这次的升迁,对于他来说至关重要,这一点你也应该很清楚。如果他这一步顺利跨过去,就已经比太多的人占住了先机。可现在,你们的事把他卡在这里,运气好的话,他这次升迁泡汤,依旧坐着市长的位置,运气不好的话,被覃书记扔进冷宫,以后前途渺茫。”孙蔓说着,看着苏凡,“你说,你该怎么办?你能为他做什么?难道陪他睡几次就可以把麻烦解决了?”

    苏凡不语。

    孙蔓说的话,曾泉也这么说过,难道说,霍漱清的命运,就只能是如此了吗?

    苏凡低头看着水杯里漂浮的茶叶,那飘来飘去的茶叶,似乎就是她的心,来来去去,完全没有方向,浮不上来也落不下去。

    “刚才不是能说会道的吗?怎么遇上正事就变哑巴了?”孙蔓不悦道。

    苏凡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孙蔓所说的,正是她担心的,可是,她能做什么呢?仔细想想,和他在一起以来,她真的,真的除了添乱就一无是处,什么都帮不到他!

    刚才她还那么说孙蔓,此时,真的,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既然你不说,那就听我说。”孙蔓道,“没想到我孙蔓有朝一日竟然会跟你这样的人坐在一起商量。”

    “孙律师,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他?”苏凡问。

    “很简单,只有三个字:离开他,最好离的远远的!”孙蔓道。

    苏凡完全愣住了。

    孙蔓扫了她一眼,道:“你别以为我是为了我才这么说,你好歹在市政府工作,这点道理还是该懂的。就算霍漱清这次的麻烦过去了,以后他要再遇上升迁的事,只要你在云城,你觉得这次的事就不会再重演了吗?这次的事,会不止一次被人提出来,这是霍漱清的污点!他的对手会不停地利用这件事攻击他,你难道愿意看着他继续面对这样的困境吗?”

    苏凡坐在办公室里,脑子里始终是孙蔓的那些话。

    她该怎么办?事情,很有可能会像孙蔓说的那样发展,而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霍漱清郁郁不得志?

    中午只喝了点水,滴米未进。可她,还是没觉得饿。

    竺科长还没有来办公室,她起身走出办公室,来到走廊尽头的阳台上,看向他的办公室方向。

    去年,当她刚踏进这个院子的时候,就这样时常在那密密麻麻的窗户里,寻找着他的那一扇。她仰望着他,她崇拜他,她爱慕他,却不曾想自己那根本不敢说出来的爱得到了他的回应,不曾想自己被他那么呵护着疼爱着,把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一切都给了她。而她呢,又给了他什么?苏凡,你说你爱他,可是,你只有从他身上索取,只有挥霍着他对你的爱,却没有为他做任何付出。你对他公平吗?你还能说你爱他吗?

    不知不觉间,脸颊上感觉到清晰的冰凉,那潮湿,那冰凉,那咸咸的味道,是她的泪!

    春天啊,不是说冬天走了就会来吗?为什么今年的春天迟迟不来?

    手机铃声,在这凄冷的呼啸而过的风声里响起,她掏出来一看,是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号码。

    她的手颤抖着,泪水突然大颗大颗滚落。

    抬起手背,赶紧擦去,那手机铃声依旧在响。

    她回头看了眼阳台门外的走廊,好像没人走过来,这才接听了电话。

    “是我,在哪儿?”他问。

    她捂住嘴巴,什么都说不出来。

    “丫头,怎么了?”他觉得不对劲,又问了句。

    “没事没事,”她赶紧接话,却透着浓浓的鼻音。

    “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回家多休息休息,医院那边有人在照顾,你不要太担心,老跑来跑去的,你受不了。”他总是这样,总是为她考虑,而她,而她,那么自私!

    “嗯,我知道,我知道。”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他给她的爱和关心。

    他却在那边笑了,道:“傻丫头,这么认真地说话,我真想看看你现在的表情。”

    她紧咬着嘴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眼下情势如此,他却依旧这样轻松地和她说话,一定是怕她担心才这样的,对吗?

    越是这样想,苏凡的心,就越是痛。

    “哦,对了,我明天要去出差,去一趟北京,晚上你去信林花苑那边,我们一起吃饭,你就别做了,打电话叫外卖,我记得家里应该有外卖的电话和菜单的,你选自己喜欢的。我下午还有个会,可能要在七点左右到家,你等等我。”他说。

    “嗯,我知道了。要不要我帮你准备明天要带的行李?”她问。

    “那边家里有的衣服什么的,你帮我准备几套,要去三天。”他说。

    “好。”她木木地答应。

    “那就先这样,我要开会去了,要是身体不舒服就请假回家休息一下。”他叮嘱道。

    等他挂了电话,苏凡的视线,再度穿越了眼前的空气,飞向了他的那间办公室。

    她知道他今天应该是不在市政府,而是在市委那边办公。

    的确,此时的霍漱清在市委会议室主持一个重要的会议。这几天,他除了要应付纪委的调查,还要忙着工作。因为正式任命还没下来,他依旧是在市委市政府两头跑--原本就兼着市委副书记的他,在两边都有办公室,只不过是一直在市政府,鲜去市委而已。自从去年年底开始,市委那间办公室才真正派上用场--每边待一天。

    由于他的任命没有定,云城市新任市长也没法上任主持工作,再加上他的继任者是来自于另一个市的市委书记,对云城的各项工作并不是很熟悉,市委市府两边的工作,也就只能是霍漱清一人全权负责。

    苏凡坐在办公室,想起今晚要和他见面,心情却并不像以前这种情况下的那么喜悦。

    她该如何面对他?他要去北京,难道是和任命有关吗?

    胃里,突然一股搅着痛的感觉,传遍她的周身。她立刻想起自己包包里的验孕纸,不行,一定要在晚上见他之前确定是不是怀孕了。

    这么一想,半日未食的她,开始努力喝水,让自己可以早点去洗手间。

    结果,不言而喻!

    当苏凡看着那两张试纸上清晰的两道红线,嘴唇不住地颤抖着。

    她,她有了他们的孩子了吗?再一次?

    为什么,为什么是这个时候?

    她靠着洗手间的隔挡站着,闭上了眼睛。

    没有喜悦,心里满满的都是恐惧。

    她很清楚,如果她怀孕的消息传出去会发生什么后果,她会彻底毁了霍漱清!

    怎么办?

    孩子啊孩子,你让我怎么办?

    想起第一次无故失去的那个孩子,想起那时霍漱清失望的神情,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小腹。

    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孩子的笑声,她猛地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此时就站在狭小的洗手间里。

    孩子的笑声?政府大楼里,怎么会有孩子的笑声?

    她低头,看着自己扶着小腹的双手,视线落在了马桶上那两根试纸上面。

    现在,她有孩子了,在失去了一个孩子之后,上天又一次让她做了母亲,让那个流着霍漱清血脉的孩子在她的身体里开始发芽成长!

    她掏出纸巾,把那两根试纸包起来揉成一团,冲进了下水道,洗手离开洗手间。

    下班后,她乘公交车去信林花苑,按照他交代的,给附近的餐厅打电话订餐。

    家里依旧是干净整洁,似乎他们两个人始终住在这里,根本没有分开一样。

    她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等着他回来。

    等霍漱清开门进来的时候,她像往常一样地扑到了他的怀里。

    他一脚踢上门,扔掉手中的公事包,抱着她一路走到客厅,面带笑容,狠狠地亲上了她的双唇。

    她主动环抱着他的脖子,与他的纠缠着。他的手扣在她的脑后,将她紧紧箍在自己的怀里。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着。

    空气,却并不那么安定,在根本不知道的角落,发出去“嘶嘶”的声音。

    “想我了吗?”他终于松开她,脸颊贴着她的,满心欢欣地问。

    她抱住他,下巴搭在他的肩上,点头。

    他轻轻抬起她的脸,细细审视着她俏丽清秀的面容,过了好一会儿,鼻尖轻轻抵着她的,含笑道:“你说,我们如果有孩子的话,是像你呢,还是像我?”

    孩子?

    苏凡的身体,猛地一震,双眼一瞬不动地盯着他,她一定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么的,多么的意外。即使他怎样的明察秋毫,又怎知她心里深藏的秘密?

    “怎么?难道你不想?”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笑问。

    她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终究,她还是开口了。

    他认真想着,好一会儿,才有点无奈地笑了,道:“这个,好像很难说出答案,不管是男孩女孩,我都喜欢,只要是你生的!呃,鉴于我们国家的人口政策,我觉得最好我们一次就生两个,龙凤胎,这样的话,儿子女儿就都有了,而且,你不用再疼第二次!”

    她的手,贴着他的,低下头。

    如果,如果,真的可以那样,就好了啊!

    “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他问。

    她轻轻摇头,却望着他,道:“你的事,怎么样了?上面的人相信你了吗?”

    他捏着她的脸蛋,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啊!你啊,别再为这件事烦心了,一切都会好的!”

    “可是,要怎样才能变好?要是你的任命被搁置了怎么办?”她突然提高了音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